翁熄粗大第48篇|翁熄粗大太爽最新章节:虐 强迫 粗暴强j 高H NP 虐_成熟美妇开发耕耘菊蕾

医生可不可以帮我:检查精子怎么弄出来

按照刘能的说法,宋思就是这类人。

 

 文学

“我靠,那她就在男寝接客啊?张合也乐意?”

 

“都是张合拉的活,俩人分钱的!听说价钱不贵,活还可以,你要不要试试?”

“别了,我虽然饥渴,但还不想把我雏男之身贡献给一个公交车。”

“其实那宋思也挺可怜的,这些完全都是听了张合的话,听说她的第一次被张合卖给李厂长了。”

“卧槽,叔侄俩一样的不是人啊!但这个张合更不是人!”

“可不嘛,行了,不早了赶紧睡吧!”刘能说完一头倒在床上就开睡,真不知道这哥们体内是不是住了一只猪,刚躺下就传来了此起彼伏的呼声。

我不算个好人,但听到这样的事情我觉得不可思议,怪不得宋思穿成那样在男寝闲逛,摊上这样的男朋友真是要命了。

是不是顾媚也有一样的难言之隐?比如被人害了之类的?

想到这,顾媚骑在胸毛男身上给他按摩的样子又一次的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中,我简直不敢想象这样一个男人骑在我女神身上抽插的画面。

跟宋思比起来,顾媚起码好一些。

她起码还有大别墅和豪华的软床,被干的时候也能舒服些,如果像宋思这样只能在男寝吱吱嘎嘎的铁床上卖命,那是多么的凄凉。

我发现我脑神经不太好,竟然这个时候还在为顾媚担心,担心她被干的时候会不会不舒服,漂亮女人真的是红颜祸水!

嗡,手机响起,是一条微信。

词主夫人:“在么?”

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我有一些兴奋,飞快的打出一行字:“当然在了,我的宝贝儿,你痒了么?”

“痒,痒死了!昨天晚上被混蛋撩的水流成河了。”

我看到王洁发来的这话,心中一惊,莫非他口中的混蛋就是我?

“哦?怎么?想被弄了么?”

“是啊,昨天我喝多了,被我小叔子背了回来,我就干脆装醉,结果我被他一顿上下其手,然后他就走了,我痒的不行。”

“啊?”

“哎,人家的胸都被他抓肿了,红肿红肿的估计几天都不能消肿了。”

原来王洁是装醉!

她一直都知道发生了什么,敢情昨天她是故意引诱我的啊?

MD,我昨天真应该直接就干,不然都对不起她这一番苦心!

没想到她真的憋到连自己的小叔子都勾引的地步了,等着吧,很快我就要给你推倒,让你尝尝上天滋味。

“肿的严重么?快发来我看看!”我不记得我昨天用了多大的力气,所以很好奇。

微信里发来一张图片,是那深深的事业线,事业线两旁的雪白竟然通红通红的,不过好像显得更大了。

额,看来我真的抓的太用力了!

“你被抓的爽么?”这句话配上一个色色的表情发了过去,当然,这是我内心最想问的。

“爽有什么用,下面痒的要死哦,你什么时候来满足人家呢?五次郎?”

“就这几天,这几天就回去了!等着我狠狠的给你解痒!”

“哎,可是人家现在就饥渴呢!”

“怎么?昨天被你表小叔撩的么?”

“可不是嘛,平时看他窝囊废一个,没想到碰到女人这么粗暴。”

“哟,那你是喜欢温柔一点的还是粗暴一点的呢?”

“人家喜欢粗~暴~一点的!”

“等我吧,宝贝儿!”

词主夫人回复的是一个表情,一个色的表情。

真没想到王洁的内心是这样的,我觉得我一直等待的时机已经成熟了,过几天再休息,就约她出来,嘿嘿嘿。

一遍遍看着王洁刚刚发来的图片,那白色罩罩包裹下的两座山峰好像随时都要蹦出来一样,原本雪白的肌肤现在是大片的红肿,一副被蹂躏过的样子。

这幅景象看得我心潮澎湃,这种大灾难过后的残相对我的诱惑比洁白整齐还要大,或许我真的是个变态吧。

眼看着就要舔到屏幕了,被旁边刘能的鼾声打断了我的意淫。

想着这毕竟是别人寝室,还是别太放肆了,就抱着手机进入了梦乡。

日子依旧平静的过,电子厂的工作依旧很忙,我们车间已经连轴转了一个多礼拜没有休息了。

再这样忙碌的日子里,我几乎忘记了顾媚。

虽然都在一个车间可我们两个却在不同的班组,这个星期加了任务,大家都很忙,就算碰头也只是相视一笑。

我一反常态的没有迟到,而且很认真的完成工作。

经历过那次王洁给李浩赔礼的事件之后,我觉得很对不起嫂子,所以就痛改前非了。

而王洁,对我也一反常态,下班之后会给我准备好饭菜,说话也温柔了许多。

不知道是我最近的表现让她对我有了改观,还是上次的色狼之手……

平时的我在下班回家之后,还是会利用一切时间去调戏词主夫人,希望能搞到她漏点的照片。

不过却屡屡失手,不过相册里基本存满了她各种姿势的撩人图片,平时我上厕所的时候也会拿出来看一看。

今天下午,厂子贴出了公告:

由于机器每天二十四小时超强度运转,厂家决定利用明天好好调试机器,以免对工人造成伤害,故放假一天。

嗡嗡~裤兜里的手机震动,我知道这是微信。

“在么?晚上有空么?我想体验一下五次郎的神勇哦!”

是王洁的微信,刚刚知道明天放假今天就按捺不住了。

我抬起头,寻找着王洁的身影,只见王洁正站在公告栏前发呆。

看样子她是在等我的回信。

我想了一下,飞快的打出一行字:“有空,但是宝贝儿,想不想玩点刺激的?”

王洁看了看屏幕,又警惕的看了看四周,踩着高跟鞋扭着丰硕的屁股向办公区走去,过了一会,我的手机再一次的震动了。

“怎么刺激呢?”

“野战!”

“啊?”

“我可听说你们电子厂后面有个公园,野战圣地啊,我好想带你尝试一下。”

发出这段话之后,我的内心是忐忑的,我不知道王洁是不是会拒绝。

可想想俩人同住一个屋檐下,要去开房的话太浪费了,再说,我TM舍不得那个开房的钱啊。

“哼,还说五次绰绰有余呢,就想搞个野战糊弄人家啊!”

“宝贝儿,先来场野的爽一下,之后我们再开房五次,保证干到你上天!”

我现在的想法就是先把王洁骗到地方,然后……

“姑且相信你一下,晚上九点,按照地图的位置见!”

卧槽,真没想到王洁竟然答应了,刚刚对她有改观的印象瞬间又崩塌了,骚货就是骚货,今天晚上我一定让你服。

“好,记得短裙、丁字裤,我要好好舔舔!”

“等你哟!”

想想晚上的情景我就有些火热难耐,其实我一点也不怕王洁发现有钱有势的五次郎竟然是我假扮的。

我手里现在握着她这么多裸照,随便一个威胁她也得从了我,然后成为我的X奴。

啧啧,真是天上掉了大馅饼砸到了我的头上。

正想着即将要发生的美事,厂花顾媚却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晃着柔若无骨的玉手在我眼前,打断了我的思路。

“王狼,你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

“没没,嘿嘿,没想什么。”

虽然知道了顾媚是被有钱人包养了的事实,可我内心深处对她还是有些复杂的感情,而且竟然并不那么反感,如果她金盆洗手,我还是会要她的。

“明天休息诶!”

“是啊,明天休息!”

顾媚看着我的反应有些诧异,眨了眨看似单纯的大眼睛,对我说:“要不要一起出去看个电影什么的?”

“啊?”没想到厂花竟然主动约我。

“嗯,你要是有事我就约别人了。”

说着,顾媚转身就要回自己的班组,我干嘛喊住她:“有空有空!”

“那这么说定了,明天下午一点,我们厂子门口见!”

“诶?那你上午干嘛啊?”

“嗯~上午我家里有点事!”

我也不在多问,上午八成是要去应付雇主吧,我在心里冷笑着,为自己感到悲哀。

屌丝是什么?

屌丝就是只能在女神不谙世事的时候给女神买个冰棍、抄个笔记,在女神情窦初开的时候当个备胎,在女神被高富帅玩够的时候接盘娶回家。

如果我能娶个女神,那八成是别人玩剩下的。

不过,在当接盘侠之前,我也可以多祸害祸害别人未来的媳妇。

反正顾媚也没有我心中的那么纯洁,电影院那黑漆漆的环境发生什么都有可能。

今天我可真是走了桃花运了,被两个大美女约!

在心猿意马中结束了今天的工作,回到家发现王洁正在洗手间里洗澡,我就装模作样的在沙发上看电视。

不一会,王洁出来了,穿着那套黑色的睡裙,看了我一眼说道:“我晚上要去一个姐妹家,可能今天就不回来了。”

“嗯,不用跟我汇报,你跟我表哥汇报就好!”我特意再表哥两个字上加重了。

“呵呵。”王洁干笑,脸上露出一抹尴尬,很快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回到房间就把门关的严严实实的,可以听出来各种瓶瓶罐罐的声音。

看来她是在打扮咯,趁着这个时间,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换上一套舒适的便装。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王洁出屋了!

我赶紧穿上鞋子,尾随着她。

这个王洁还真是听话,果真穿了一个黑色的短裙,这短裙真是短啊,好像分分钟都会露出底裤。

不知道是不是也听话的穿上了丁字裤。

进入公园已经快到九点,公园里只有昏暗的灯光,这灯光只能看清路的方向,根本看不清人脸。

这正是我要得效果!

不远不近的悄悄跟着王洁,只见她找了一处隐秘的草地,周围还有黑漆漆的小树,的确是个野战的好位置!

我隐蔽在小树后面,远远的看着她,感觉自己好像一个跟踪狂。

她掏出手机,不用想都知道是给我共享了位置,我拿出自己的电话,回道:“五分钟!”

王洁一直在那处她精心挑选的位置东张西望,太黑了,看不出她的表情,不过却可以感受到她有些紧张。

看来真的是第一次偷情。

感觉时间差不多了,我蹑手蹑脚的走过去,一个箭步从王洁的背后抱住了她。

角度刚好,她无法回头,两团柔软在我的胳膊挤压下变了形。

“哎哟,好讨厌啊!”

王洁轻轻的挣扎了几下,象征性的拍打着我的胳膊。

这种欲拒还迎使我更加大胆,松开了胳膊直接从后面用手抓住了她的两只大白兔,这手感啧啧,真的是让我朝思暮想啊。

王洁今天穿的是一个纱质的半袖,摸起来麻麻的手感别有一番风味。

“要不要这么急啊?”王洁有些挣扎,不知道是真的挣扎还是装的矜持。

我还是不吭声,一只手继续在她上围施展我的色狼之手,一只手直接从后面撩起了她的裙子。

我了解一夜情的步骤,就是简单粗暴、速战速决。

不过我并没有想现在就上,我只是想求证下她是不是穿了丁字裤。

被我抱的紧紧的王洁没有办法挣脱,也没有办法从后面控制住我撩起她裙子的手,只是一直扭动着身体。

我的手直接摸到了她的屁股,真的是丁字裤!

两半圆润的蜜桃之间夹着一根细细的绳子!真是听话啊!

就在这时,我的小狼已经燥热难耐,一股热流好像随时都要喷涌出来一样。

我还是处男,如何受得了这样的刺激,为了更好的战斗,我只能松开我的双手,不然我的小狼一定会在未达到战场的时候就直接缴枪投枪了。

这次我绝对失策了,明明知道自己是第一次就不应该设计一个如此刺激的桥段!

王洁见我突然松开了手,楞了一下,转过身来。

“王,王狼?”

看到王洁惊讶的模样,我觉得很好笑,说道:“嫂子,你不是去姐妹家么?难道你姐妹住这?”

我一屁股坐在草地上,盘好腿,准备听王洁的解释。

“我……”王洁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不过,王洁你还真是听话啊,短裙、丁字裤还真的都穿了出来!”

没错,我就是这样一个小人,明知道王洁曾经的侮辱没有恶意,我还是想要侮辱回来,这句话说完,我曾经心里的压抑也终于得到了释放。

“你怎么知道?”王洁捂着小嘴连连后退,可穿着高跟鞋的她在草地上后退的确是个难题,碰的一声闷响她就摔在了地上。

短群下面露出了一块小布,这丁字裤的设计师真是神奇,这么一小块就能把所有关键部位都遮住!

王洁干脆不起来了,调整了角度坐在了离我不远的地方。

“你猜?”

“真没想到竟然是你。”王洁苦笑,脸上划过一丝凄凉的神色。

“真不知道这些图片如果发给我表哥她会怎么想?”

“王狼,我是一个正常女人,你应该理解我才是,我有需求!”王洁的语气突然从绝望变成了一种冷漠。

“你这样对得起我表哥么?”

“你摸我的时候想过对得起你表哥么?”王洁这句话堵的我哑口无言,的确,那个时候我也没想过我表哥。

“没话说了么?王狼,既然已经这样了,那我们不如继续好了!”

王洁说着,挪到了我的身边,直接摸到了我的大腿内侧。

“额?”这时候懵逼的反到变成了我,我下意识的推开了王洁的手。

“你不是一直很想上我么?来吧,这位置刚好!”

说着,王洁直接跨坐在我的腿上,将我推倒躺在了草坪上。

她伸手解我运动裤上的绳,我真没想到让王洁知道之后,王洁竟然选择这样的方式。

看着跨坐在我大腿上的王洁我竟然懵了,彻彻底底的懵了,她的短裙全部卷在了腰上,露出那神奇的小裤裤。

“不,不行!”我伸手企图抓下她的短裙,遮挡她露出来的底裤。

“不行?王狼,你那天抓我的时候可没说不行,跟狼一样,搞得人家肿了好几天!”王洁一笑,媚态百出,将我的手拿起来放到了她的双峰上。

“不行,你是我嫂子!”

“哦?难道你不想么?”

我的小狼离她的小裤裤只有不到十公分的距离。

这不正是我做梦都想要做的事情么?

可就在我的裤子已经被他解开的瞬间,我一把将她从我的身上推了下去,害她整个人叠在草地上。

别说我还真有些心疼。

“嫂子,请你自重!”

不知道为啥,表哥的脸一遍遍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还是干不出这么不是东西的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上一篇:宝宝几天没做都湿成这样了|大尺度到肉黄文 章节目录 下一篇 :短裙卷起来趴办公桌上_芭蕾被打的文章

相关推荐
标题 更新时间
舒婷1一20全文阅读,用劲太爽了再深一点 2021-04-14
放在里面不出来走路连在一起:无套刚进去时候太爽了 2021-04-07
美妇夹得好紧太爽了_宝贝射出来乖射给我看 2021-02-20
肥臀浪妇太爽了快点再快点_呻吟 颤抖 2021-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