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不要嗯弄得我好爽_么公的粗大征服了我小说最新章节:啊宝贝我想听你大声叫_中国人能适应老外的尺寸吗

夏曰的夜sè浓郁深沉,窗外是此起彼伏的蝉鸣声,非常催眠,也很好地掩盖了她砰砰的心跳声,青cǎo气息透过窗户飘进来,清shuǎng的味道和他身上一样好闻。可能是之前的举动过于大胆,心蕾再次面对钟瀚时总有些目光躲闪,畏手畏脚的。两人之间相安无事,什么都没有发生。她也只能安分地在家里等着开学的那一天,等待着她的新生活。

 

 文学

好不容易盼到开学,然而该来的总会来。新生开学第一课就是烈下长达一个月的jun训。丝毫不输三伏夏曰的秋老虎,太阳火沕热dú沕辣,路面似乎都在冒着青烟,训练场上的新生就像架在架子上的烤肉串,被摆得整整齐齐,随着教guān的口令左转右转,抬手提tún,左边烤了右边烤,前面烤了后面烤,洒上孜然粉就可以出锅了。

 

不光是细皮nèn沕肉的女孩子,连男生们都忍不住抱怨。逃离了令人窒沕息的高沕考,刚从安逸的暑假里回归的新生哪吃得了这种苦。白白净净的弱基男生们在皮肤黝沕黑身材健硕的教guān面前,别说偷懒,多说一个字就会被训,紧接着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责备。心中的cāo沕你沕mā只敢对着空气发作,有再多的不满,碰上了教guān这种铁xuè硬汉子,也立马萎了。

 

这些天心蕾每天一个甚至好几个电沕话打向钟瀚,哭哭啼啼地抱怨教guān多么坏。

 

钟瀚体验过jun训的可怕,每次都笑着配合心蕾对教guān的控沕诉。

 

心蕾可以想象,电沕话里的男人说话的时候一定是嘴角渐弯,一双清朗干净的眼睛完全不显年龄,她舍不得挂掉电沕话,但更想早点见到他。

 

只是钟瀚不知道,深夜的心蕾躺在宿舍的床沕上,听着室友均匀的呼xī声,脑海中却止不住地思念。焦灼在心底肆意地疯长,将她囚沕jìn在一个名为钟瀚的笼子里,无fǎ向他人诉说的爱恋,遥远得像是一个诅咒。

 

直到半个多月后,恰巧碰上这一年的中秋节,学校放假,学沕生和教guān都休息一天,头一天晚上心蕾就脚底抹油一阵风似的开溜了,等着钟瀚来接她回家。

 

他套了一件深sè的夹克,心蕾远远地就看到了他,独一无二的风景在涌动的人潮中格外扎眼。

 

到了钟瀚跟前,她扑进了惦记很久的怀抱:“终于见到你了。”

 

钟瀚轻拍她的背:“上车吧,先回家。”

 

心蕾固执地选择了坐在后排靠右的位置。

 

因为只有这样她才敢大胆tān婪地一直盯着他的侧脸看。

 

学校离家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踏入家门的那一刻,熟悉的气息密不透风地将她wēn柔包围。她躁动的心顿时安分了许多。此时已经是快晚上九点了。

 

钟瀚进屋随手丢给她一条浴巾说道:“东西都被你带走了,这是新的。先去洗个澡吧,夜宵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整个夜晚都是闷热而潮沕湿的,心蕾摇摇头,通透的眼睛望着他:“这么晚了我不想吃了,就是有点渴明明是二人相见wēn馨的场合,她脸上的表情却是晦暗不明的,钟瀚也没说什么,转身给她倒了一杯水。心蕾一滴不剩地把水喝掉后就关门进了浴沕室。蕾换上了从学校带回来的浅sè睡衣,合上宽松的领口再在系上前面的腰带,拿着芦荟胶走到了钟瀚的房间门口,砰砰砰敲了三下。

 

“进来吧。”他靠在床头,放下手边的书望向门口。

 

一道纤弱的白影飘了进来,心蕾又反手关上了门。

 

只是心蕾没等钟瀚的同意就径直爬上沕床靠近他,把芦荟胶塞到他手上:“bàbà你帮我擦一下吧,我好像晒伤了。”

 

洗完澡的她,头发蓬松而柔沕软,微光透过发沕丝,每一个细胞仿佛都散发着年轻。只有那双看似纯净的眼瞳,涌动着不为人知的诡谲暗liú。床边一陷,钟瀚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她又是这样,带着无辜的眼神和少沕女特有的体沕香,在他毫无防备的时候突然凑近他,让他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怪异和不自在。

 

心蕾毫不气馁,盘tuǐ坐在钟瀚身边,拉住他的手,也捉住了钟瀚的视线:“你帮我一下嘛。”蕾扬起下巴,像是无形中在对他达下命令,安静地等待着他的反应。

 

钟瀚无语片刻,抬头刚好与她对视上,想逃离却被她捉了个正着。

 

他叹了口气,终究还是妥协了:“行吧。”

 

心蕾顿时抿嘴偷笑起来,眼睛里是zàng不住的得意和欢喜。

 

钟瀚捞起她还有点湿沕润的长发,露沕出细腻的皮肤。他抹了一点芦荟胶,冰凉的液沕体触到她皮肤的一刻,她一个激灵。

 

随即又是他wēn暖的手指,轻轻地游走在后颈,指腹上的茧刮着她jiāo沕nèn的肌肤时,冰与热的刺沕激交错着,有一阵阵的愉悦的酥沕麻感。

 

“是不是很心疼。我还要晒半个月呢。”

 

“头一次见你被晒成这样。”钟瀚试图与她闲聊,打破尴尬的安静,“学校生活还xí惯吗?”

 

“嗯,室友都挺友好的,食堂也还将就,不过没你做得好吃。”心蕾煞有介事想了想,决定要赞美一下钟瀚。

 

“好了。”他迅速将她滑在肩两侧的衣服拉上去合上。门外的心蕾神sè黯然凄凉,站在空旷的走廊她忽然觉得这薄薄的睡衣有点冷,她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但她不想继续优柔寡断,多愁善感下去。她是钟瀚手里的风筝,现在还牵着线,但总有一天他会放开她,她不甘心就这样与他擦肩而过渐行渐远,哪怕这是场注定暗无天曰的感情。第二天一早,秋风吹起了屋内的窗帘,扫在她的脸上养养的。她睡眼惺忪地睁开眼睛,那股闷闷的一团糟的思绪又罩了过来,在自我否定和肯定中,满腔热xuè一分一分冷却。

 

一开门便看见钟瀚。两人对视,不约而同地选择沉默,闭口不提昨晚的事。

 

钟瀚本来和她错开时间吃早饭,没想到碰了个正着。心蕾一不做二沕不休,厚着脸皮面对面和他坐下。她喝牛nǎi的时候悄悄用余光扫了一眼钟瀚。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上一篇:校园H湿_爷爷的果园1–12 章节目录 下一篇 :短裙卷起来趴办公桌上_芭蕾被打的文章

相关推荐
标题 更新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