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妇堕落开发调教|合租 张建 林倩刘媛最新章节:附近人妇女:最刺激的人妻互换

    孟雨瞳开门见山:“从现在开始我支持你所有的选择。”

    孟寒骇然:“妈妈……”

    孟雨瞳说:“别急着感动,我还有话要说。”

    还是记忆中那个冷冰冰严肃的母亲,孟寒喉咙突然不涩了。

    孟雨瞳说:“这一年的你和前几年不同,做什么事,出发的目的都是因为你自己。”


 文学

    孟寒低下头:“是我以前不懂事。”

    “不是这样的,孟寒,”孟雨瞳说,“我承认我之前的教育方式不对,但如果这次你带回来的人是陆迟砚,今天我不会坐在这里。”

    陆迟砚的名字出现得触不及防,孟寒抿抿唇,捏着手指,说:“他已经是过去式了,从今往后,我不再和这个人有任何瓜葛。”

    孟雨瞳沉默了会,说:“孟寒,首先以前我不是反对你早恋,现在也不会反对你和别人谈恋爱,感情的事是你的自由,我尊重你,但我不想看到你因为一个人,压上你的人生。你不论做什么事,首先出发的目的,应该是为了你自己。”

    孟寒嗯了声。

    她又说:“周淮生愿意尊重你,理解你的任何决定,我很欣赏这种男人。但是,我同时要叮嘱你,就算这个男人再好,该是你自己的人生,永远不要低头。”

    最后这句话,孟寒没有之前回答得那么快,她静默了很久,最后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反问孟雨瞳:“就像您当年为了事业不向爸爸低头一样吗?”

    孟雨瞳微皱了下眉:“不,这不一样。”

    孟寒好奇。

    孟雨瞳轻声说:“你爸爸从一开始就没尊重过我,现在无论他做什么,也不会得到我的尊重。”

    良久,孟寒说:“我明白了。”

    孟雨瞳起身,离开前,她留下一句:“一个良好的伴侣是会让你感知生活的快乐,同时让你做更好更自由的自己。”

    周淮生接完电话回来,候机室只剩孟寒一个人。

    他走到孟寒身旁,问:“阿姨走了?”

    孟寒嗯了声:“说是不放心实验室,先回去了。”她怕周淮生看出异样,说,“刚才是工作上的电话?”

    周淮生犹疑了下,说:“可能会是我接下来的新工作。”

    上回他说要换新工作,孟寒有所怀疑,毕竟都是别人给他打工,现在他竟然要去给别人打工。但因为回临城一事,打乱了她所有的节奏,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时间问他。

    现在,是他主动提起,眼看离登机还有些时间。

    她问:“是什么工作?”

    “风投相关,暂时还没确定,要等详谈之后再定。”

    孟寒想了下,问:“那以后是不是要很忙了?”

    周淮生看了她一眼,意味深长地说:“我会好好平衡和家庭的关系。”

    孟寒:“……”

    他最近提及家庭这个词的频率是不是有点高了?

    -

    回北城休息几天,中途孟寒参加了一场通告,随即她又迎来了《刀藏月影》的开机仪式。

    孟寒和宋楚楚的戏份虽然不多,但实打实地要在剧组待两个月。

    中途不能脱组。

    也就是说,直到十二月,她和周淮生很难再见面。

    对此,周淮生倒觉得没什么,他说:“早在认识的第一年你已经让我提前习惯这样的生活模式。”

    口吻再正常不过。

    孟寒听了却觉得怪怪的:“你这是算老账?”

    他淡淡笑着:“我是在陈诉事实,我适应得不错,你也应该早点习惯。”

    孟寒无语:“怎么什么事到了你这里都变得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

    “嗯,”她琢磨了许久,不想承认自己确实不能快速习惯长时间见不到他,就说,“下次想到了再跟你说。”

    周淮生没异议,尽管下次孟寒并不一定记得。

    正式进组《刀藏月影》后,孟寒和周淮生的联系渐渐减少,一开始还算频繁,基本两天联系一次,后来是五天联系一次,到了现在几乎是半个月联系一次,每一次通话也是草草聊几句。

    有时是孟寒这边拍摄地信号不好,有时是周淮生那边临时有公事进来。

    繁忙时,日子流逝得特别的快,转眼就到了十二月初。

    孟寒杀青的时间在中旬左右。

    这几天剧组辗转于雪山和平原之间。

    孟寒的身体在两种两极分化的天气下,渐渐吃不消,好在就快杀青了,她和宋楚楚给彼此打气。

    杀青的那场戏正好是场大夜戏。

    孟寒从下午拍到第二天中午,她吊威亚吊得都出现了幻影。

    最后一次时,甚至不小心擦到了手臂,好在衣服是深色的,隐去了血迹,镜头下,根本不怎么看得出来。

    孟寒站在监视器前,回看了一遍最后一场武打戏,得到顾耀南的点头后,她松了口气。

    她和宋楚楚抱着剧组人员送的花,和一众待了两个多月的剧组同事一一拍了杀青照,坐上房车,她累得几近虚脱。

    回到酒店,唐小年要给她揉肩膀,孟寒摆摆手:“别,我先睡一会,醒来再洗澡。”

    这一睡,就睡到了夜里一点多。

    她是被渴醒的。

    唐小年给她留了温水,她靠着枕头,一边喝着水,一边拿过手机。

    竟睡了一个下午。

    孟寒忍住了要给周淮生发消息的冲动,下床,找了套睡衣,进盥洗室。

    洗完出来,已是两点。

    手臂上的伤口不深,在剧组做过简单清洗包扎,现在换洗一遍后,又要重新擦药。

    她擦着头发走到客厅,以为客厅没人,她也不怕吵到人,啪的一声打开了灯。

    忽地,沙发上有颗乌黑的脑袋背对着自己。

    她以为是郑森,等到了人面前,才发现是许久未见的周淮生。

    两个多月没见,周淮生并没有比她好哪里去。

    神色间皆是疲惫。

    难怪,刚才她那么大的动静他竟然没醒。

    此时,她也不急着擦药了,将一头湿发简单包住,盘腿坐在地毯上,手肘抵着大腿,手掌撑着下巴,就这么瞧着他。

    再仔细一看,周淮生下巴青渣微露,不知怎么就想到了那句‘尘满面鬓如霜’。

    其实没那么夸张,但是贴切。孟寒忍不住轻笑。

    这一笑,竟是惹得闭着双眼休息的周淮生睁开了眼。

    他声音微哑:“什么事这么好笑?”

    像是做坏事被当场抓到了一般,孟寒摇摇头:“没什么。”

    长时间未见,开口第一句,并不见什么疏离感。

    周淮生伸出手,说:“地上虽然有地毯,但还是凉,上来坐沙发。”

    “哦。”

    孟寒握住他的手,借力起身,本想坐在他身旁的沙发上,却被他轻轻一带,坐在了他的腿上。

    熟悉的味道绕在鼻尖,孟寒到了嘴边的话,突然就被她吞下了。

    她双手缠住周淮生的后颈,上下左右地瞧着他。

    然后低下头,窝在他肩膀处,说:“明明也才两个半月,怎么感觉像是两年了呢?”

    周淮生亲了下她的唇角,说:“原来不止我想你。”

    他下巴的青渣刚冒尖,刺着孟寒,有种微痒的怪异感,孟寒躲开他:“去洗洗,再刮刮胡子。”

    周淮生静静地看着她。

    孟寒被凝视得有些忐忑,半晌,她叹了声气,退让一步:“好吧,我真的很想你了,再抱一会,可以待会再进去收拾你自己。”

    他寻着她的呼吸,声音沉沉缓缓,近似呢喃:“给我半个小时时间。”

    乍一听到还有时间限制,孟寒承认她想歪了。

    她不好意思:“你这么快吗?”

    不对,她微恼:“你不累吗?”

    周淮生略带笑意地看着她,良久,抬起孟寒低得不能再低的脑袋,问:“你想到哪里去了?”

    孟寒辩解,看着两人此时的姿势,她义正言辞:“你觉得是我想歪了吗?”

    虽然她确实歪得不行。

    周淮生说:“好,是我想歪了。”

    孟寒顿时心平气和。

    半小时后,周淮生从行李箱拿衣服进盥洗室梳洗,孟寒从包里找出剧组医生给她的药膏,拿着棉签涂了涂。

    涂完药膏,她拿起周淮生放在一旁的吹风机,开始吹头发。

    两人再次坐在沙发上,拿起手机一看,已是三点。

    孟寒问:“要不要吃点东西?”

    周淮生说:“定一点吧,你想吃吃什么?”

    他拿起一旁的手机。

    最后两人叫了粥和一些清淡的小菜。

    没剩多少时间便会等来天亮。

    两人吃完东西也睡不着,但因为身体确实累,也没精力再折腾,干脆窝在沙发里,一边聊着一边做着自己的事。

    忽地,孟寒在财经页面刷到了一则消息。

    之前她察觉自己对周淮生的感情后,有时间便会浏览下财经论坛。虽然不一定能看得全懂,但也不失为了解周淮生的一个途径,再者还能间接了解周淮生工作上的一些近况。

    只是,这梁斯晏是怎么回事?

    周淮生说:“家里公司他来掌管,他刚接手,多少要做一些举动让下面的人服众。”

    话是这么说,可是孟寒扫了一眼页面上的名字,说:“这些人好像都是你父亲以前的下属。”

    周淮生手横在沙发上,闻言,盯着她看了好一会。

    孟寒扑到他身上,用手挡住他的目光:“别看别看,每次都看得我发慌。”

    他轻轻笑着,捏住她的手。

    虽是什么都没说,又像什么都说了一样。

    孟寒的心思都彻彻底底地暴露在他面前,藏无可藏。

    她慢吞吞解释:“不是要了解你吗?我总不能直接问吧,那都没诚意,只好从跟你相关的地方注意你的动向。”

    他嗯了声。

    孟寒感慨一声:“没想到梁斯晏还真的挺有能力的。”

    周淮生没接话,而是用另外一种方式来回答她。

    很久之后,窗外微亮,孟寒偷笑:“是不是吃味了?”

    周淮生淡淡说:“我不介意用其他方式来传达我的意思。”

    孟寒不敢动了。

    -

    次日下午,两人回北城。

    《刀藏月影》杀青后,孟寒的行程暂时空了。

    郑森问她对接下来有什么想法。

    孟寒想了下:“《消失》那部剧什么时候上?”

    上一部剧《青云传》播出后的效果还不错,孟寒的媒体指数一下子飙升,宋楚楚的也不相上下。正好两人在《消失》一剧里又再次合体,平台那边是想趁热打铁,迎着这股东风,将《消失》赶紧播出来。

    尽量将利益最大化。

    郑森说:“应该是明年年初,平台那边想上首页推荐,需要二次审核,暂时还没得到消息。”

    孟寒说:“你手头上的剧本我都看过了,开机都在明年,12月没多少天了,我先休个假,你自己去谈,这次我听你的。”

    郑森乐了:“不怕我给你推个烂本子?”

    “那你要做好双重准备。”

    “什么双重准备?”

    “砸了招牌和被粉丝撕碎。”

    郑森笑了,说:“放心,这次我慢慢选,慢慢谈,如果到时《消失》的成绩更好,我还能拿它去谈更多的东西。”

    孟寒点点头:“近期我可能会去德国一趟,也年底了,你和小年好好跨年。”

    之前周淮生让她把十二月空出来,虽然只剩半个月,不过如果是出国旅游,时间还是够的。

    郑森走后,孟寒拿出手机给周淮生去电。

    响了两声,那边接起。

    孟寒先声夺人:“这会忙吗?”

    那端传来纸张翻页声:“还可以。”

    “那我过去找你?”

    “好,我让薛其过去接你。”

    周淮生所谓的新工作,即成为一家风投公司的合伙人。

    孟寒也不意外,他再怎么转,应该也转不离金融圈。

    两人在周淮生公司隔壁的餐厅吃饭。

    孟寒切了块牛排,放进周淮生餐盘里。

    周淮生看她一眼,说了声谢谢。

    孟寒抿了口红酒,问:“上次你说的话还作数吗?”

    周淮生手中的刀叉一顿,末了,他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角,说:“去德国?”

    她点点头:“嗯,我已经安排好工作了,剩下的就看你了。”

    他沉吟了下,说:“想什么时候出发?”

    “这个看你,你安排好工作再说。”

    两天后的一个晚上,孟寒正在别墅后院和秦姨学习怎么做焦糖饼干,周淮生风尘仆仆归来。

    孟寒看到他的时候,他站在门口已经有些时候了。

    孟寒双手都是面粉,脸上更是蹭到了焦糖的糖浆。

    她也顾不上了,装了块刚从烤箱出来的焦糖饼干,送到他面前:“尝尝?”

    周淮生用嘴去接,尝了尝,味道还可以,他说:“很不错。今天刚学的?”

    得到他的赞许,孟寒甚是得意,“嗯,正好没事,和秦姨学习学习。”

    桌上有水,是孟寒的杯子,周淮生拿起来喝了一口,嘴里的甜味淡了些,他说:“想什么时候出发?”

    他说得没头没尾的,一开始孟寒还纳闷出发去哪里,在他的注视下,才想起,说好去德国的事。

    她说:“都可以。”

    周淮生又拿了一块焦糖饼干,说:“明天可以吗?”

    秦姨刚才去前厅准备晚饭,这会甜品屋只有他们两个人,孟寒也不避嫌,径直说:“这么急?”

    周淮生嗯了声:“过几天是圣诞节,那边最热闹的时候,研究生时期的几个同学都有时间,大家想着聚一聚。”

    原来是这样,孟寒乐了:“你们这些同学都结婚了吗?”

    周淮生沉思几秒:“差不多。”

    孟寒点点头:“那我不去好像有点过不去。”

    周淮生很是赞同:“还要麻烦你这位家属过去给我撑撑面子。”

    秦姨从前厅过来,叩了叩门。

    她说:“准备好了,先来吃饭。”

    孟寒解下围裙,看向周淮生,说:“今晚吃火锅。”

    周淮生拿过一旁的毛巾,替她擦去脸上的糖浆,一边擦一边说:“就这么喜欢吃火锅?”

    孟寒将围裙叠好,放到柜子里,闻言,说:“外面雪那么大,吃饭多冷冰冰啊。”

    路过走廊的时候,周淮生朝远处扫了一眼。

    雪,比刚才回来时落得要大。近处的草坪和远处的山峰,已被大雪重重覆盖住,看不出本来的面貌。

    目之所及,全是白皑皑的一片。

    走在前面的孟寒见旁边落空了,她跑回来,手攀着他的手臂,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疑惑地问:“看什么呢?”

    周淮生收回视线,揽住她的肩膀,笑了笑,说:“没什么。”

    其实他刚才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是,去年这个时候,他去北城电影学院接孟寒下课。

    风雪中,孟寒拾阶而下,一步一步朝他走来。

    那会,他想什么?

    他想的是,这漫长的一生,他已决定要和她一起度过。

    命运待他不赖,又或者是他运气好。

    又是一年风雪,这次,她确实是朝他走来的。

    心甘情愿。

    孟寒说了一堆,没得来旁边的人的一句回声。

    她微微不悦,拿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见他看她了,她直犯嘀咕:“外面的雪有那么好看?”

    周淮生拉住她的手,别有深意地说:“那要看和谁一起欣赏。”

    一旁的秦姨闻言,摇头笑笑。

    孟寒脸红,小声怪他:“再不吃就凉了。”

    火锅炉子冒着白烟,汤汁一直在小幅度沸腾。

    周淮生很不给面子地来了一句:“火锅一直通电。”

    所以,怎么会凉?

    孟寒不开心了,招呼秦姨吃丸子,就是不搭理周淮生。

    周淮生摇头失笑,又是一顿安抚。

    窗外,雪不停地落,似乎要将人间盖满白头。

    屋内,一番欢声笑语,无边温馨。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上一篇:女主从小被调教到成年: 他的巨大填满她的 章节目录 下一篇 :老公那方面很厉害_从镜子里看我怎么C你

相关推荐
标题 更新时间
办公室里的屈辱女教师:我被老板在办公室里调教 2021-12-22
从后面进入:男男调教扩张菊小说 2021-12-21
古代全是肉的糙汉文推荐知乎|震动调教绑湿 2021-12-20
色诱已婚男h文~厨房喂奶田笑笑 2021-12-17
女教师补课补到酒店:固定在调教椅上扩张h 2021-12-17
燃晚r18车|情趣办公室调教高H 2021-12-15
换q经验|娇妻穿各种丝袜被调教 2021-12-14
公交车后车座的疯狂:日常调教(H) 2021-12-06
我胯下同学的麻麻:麻麻穿各种丝袜被调教 2021-12-02
火车露出调教:医生调教校花玩 2021-1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