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美妇的堕落_爱我,给我,我要你最新章节:日本吃奶摸下面视频_体育老师把我抱到他的房间

墨色的锦袍,身形笔挺修长,黑发被白玉簪高高束起。鼻梁高挺,薄唇紧抿,唯有那一双英俊无匹的眉眼清冷疏离。

 

 文学

    那男子生着一张极盛的颜,金冠华服,矜贵自持,此刻就坐在她对面。

 

    阮菱看着那张熟悉的的脸,一颗心几乎是提到了嗓子眼,又惊又怕,就像失了魂一样,不敢,也动弹不得。

 

    她,重生了?

 

    不然怎会看见他,他……

 

    太子坐得端直,眼神睥睨着她,似是看她多时了。

 

    阮菱猛地别开目光,拄着廊板的手有些发颤。

 

    男人薄唇挂着抹讥讽,突然:“你们侯府的姑娘,就这般急不可耐?”

 

    对面传来一声淡淡的嗓音,阮菱这才猛然回神。

 

    像是做了一场噩梦般,她下意识抬眼,才发现掌心一片冰凉,冒起了一层薄薄的汗。

 

    她唇瓣张了张,却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生前景象不断幻灭而过,她的死太过于疼痛,一瞬间她好像又回到了那个破旧的大殿,裴澜绝望的眼神,和那灭族的锥心之痛。

 

    阮菱抬手抚了抚月胸前,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她尽量让自己正常些:“没,没有。”

 

    太子冷笑,他今日公务至长平侯府,甫才从长平侯的书房走出来,便瞧见影壁下的凉亭中的女子,睡姿酣甜不假,可巴巴的等在这儿妄图勾引他却是真。

 

    除去先头假意落水的,摔跤的,这已经是第三个了。

 

    这些女人到底长没长脑子?

 

    阮菱突然想起此刻的裴澜还不认识她,她亦不是他的外室。她抬头偷偷瞥了他一眼,却被那探究的眼神撞个满怀。

 

    男人咄咄逼人的视线,四下无人的廊亭,掌心黏腻的触感,都无一不提醒着她赶紧离开这里。

 

    阮菱强迫着自己别开了视线,匆忙起身,脚踝却因睡久了僵麻,整个人直直摔入太子的怀抱中。

 

    太子抬手接住了她,肢体接触间,一抹柔软的丰盈贴了上来。

 

    他眯起眼,大掌勾着那细得不成样的腰肢,眼尾染了一抹风流,仿佛对这送上门来的娇软身躯,丝毫不意外。

 

    他按着她腰肢的手提了提,冷笑道:“告诉孤,这样的招数,还给过谁?”

 

    阮菱疼的说不出话,双腿麻的提不上力气,好像不是她自己的一样。只眼泪汪汪的看着裴澜,无助的摇头。

 

    少女的眸子湿漉漉的,像是淋雨的小鹿,剪水温柔。只是那眸底深处,好像还掺杂着一丝颤抖与害怕。

 

    “殿下,您真的误会了。”她没力气站起身,屈辱的窝在他怀里,身子每一处都僵硬的不像话。

 

    两人距离那样近,她的反应太子自然也能察觉得到,心中的不屑又多了几分。已经投怀送抱了,还矫情成这样给谁看?

 

    太子没心思再跟她演下去,声音冰冷:“既是误会,为何还不起身?”

 

    听了这话,阮菱就是再起不来也得硬着头皮起。

 

    阮菱强扶着廊凳,膝盖一软险些跪在地上,可她还是迫使自己站起来。右脚酸麻,她站着的姿势十分别扭。

 

    太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没再开口。

 

    阮菱微微福了福身子,又道:“今日之事绝对只是意外。臣女日后绝对不会出现在殿下视线。臣女告退。”

 

    说完,不管裴澜再说什么,她便落荒而逃。

 

    背后灼灼的目光带着深究与探视,阮菱都顾不得了。

 

    方才的话都是真的,她绝不会再与他纠缠了。那样的一生,每一息她都觉得难熬万分。

 

    天边不知何时下起了小雨,夹杂着瑟瑟秋风,一缕一缕的寒意,直往人脖领子里钻,像极了方才那人清冷的目光。

 

    阮菱快步离开了凉亭,匆匆回了院子。

 

    里间,清音见她急匆匆回来,便知是淋雨了。她笑着递过巾帕道:“姑娘,奴婢兑好了水,这会儿可以沐浴了。”

 

    阮菱接过巾帕,径直走向了净室。

 

    与外面的疾风骤雨相比,净室内温暖如春。

 

    阮菱褪去了小衣,露出了玲珑有致的身形,虽不丰满却也隐隐瞧见沟壑,风景秀美,初见端倪。

 

    她抬腿迈进了浴桶,氤氲升腾的热气只一瞬熏湿她的眉眼。她靠着浴桶,温润的水流将她包裹,一点一点洗刷着她的心里的恐惧。

 

    许是突然放松,她阖眸,缓缓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梦。与其说是梦,还不如说是她的上辈子。

 

    那年母亲入宫参加宫宴被陷害毒杀皇后入狱,父亲不闻不问,甚至还要与母亲和离撇清关系,以求自保。妹妹尚且年幼,她没有指望,没有依靠,她被舅母拒之门外,走投无路时遇到了外太子裴澜。

 

    那日东京城的雨格外猛烈,砸湿了她的眼,也凉了她的心。

 

    他一身墨色的常服,天上神仙般的俊朗容貌,可说出来的话却连豺狼虎豹都不如。

 

    太子捏着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对上那双漂亮又无措的眼,他声音哑了几分:“孤可以救你母亲,可以护着你妹妹,你想要的,孤都能成全。”

 

    阮菱那会儿才多大,十七的年岁,正是不谙世事的花朵样子。

 

    她咬着唇,害怕极了,身子也抖个不停,雨水顺着她形状美好的锁骨,一瞬淌入白皙的脖颈里。

 

    面对一个男人,尤其是那么一个地位尊贵无比的男人,即便阮菱在闺阁待了十七年,也明白头顶那炙热的目光意味着什么。

 

    可阮菱到底是抱着一丝希望的,她希望太子不会真的想要她,他想要的另有所图。

 

    可还没等她开口问,对面的男人似是耐心耗尽,淡淡问:“想好了么?”

 

    雨还在下,磅礴的雨水落在阮菱身上,薄薄的一层纱裙早已湿透的干净,紧紧贴着身形,勾勒出玲珑有致的曲线。

 

    阮菱笑了。是了,如今的她早已不是高高在上的侯府姑娘,还敢奢求什么呢?

 

    她还在傻傻的幻想他另有所图。可如今她还有什么值得太子所图的,唯有这具身子了。

 

    阮菱甚至在想,如果她拒绝了,那么她今天还能都走出这巷子口么?

 

    太子身侧的近卫纮玉瞧见自家殿下气定神闲的脸色,便知收了阮姑娘做外室这事已是板上钉钉了。

 

    阮家嫡女,玉软花柔,般般入画,放眼整个东京城,也是一般无二的人间富贵花。

 

    这样世家大族教养出来的女子,要她去做连妾都不如的外室。纮玉一时间有些猜不透殿下的心思,可能他就好这口?

 

    秋雨萧瑟,阮菱随着纮玉踏上了马车。

 

    掀开车帘那刻她便已想好,比起母亲的性命,妹妹的以后,牺牲她一个,什么都不算。

 

    周遭风景在慢慢倒退,踩着辚辚之声的马车绕了几圈后来到了一条巷子。

 

    马车在一所院子门前停下,阮菱下了车,她知道自己是外室,见不得人的,不可能去东宫,这显然是太子殿下的私宅。

 

    阮菱调整呼吸,她抬头看了眼院子的名字——梨苑。

 

    胸口像是被人猛地揪起一样,本就痛楚万分的心再度疼的厉害。

 

    她牵起唇角,嘲讽笑笑。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这院落的名字竟与她在家里的院子一般无二。

 

    梨院,梨苑。长平侯家娇生惯养的四姑娘站在那儿,双腿灌了铅一般,提不动力气。半晌,阮菱闭上眼,脑海里一下子想起了母亲病弱连连囚在牢狱,妹妹在府里天真无邪的样子,她突然后怕的睁开眼。

 

    漂亮纤细的指甲蓦地刺入掌心,阮菱没有半分犹豫,抬腿迈进了梨苑。

 

    进了门,清音被院里的嬷嬷带走了,纮玉冲阮菱福了福:“姑娘自便。”说完,便又回到马车上。

 

    而那边,太子自始至终都没有下马车。

 

    院子不大,却一应俱全。院里种着几颗梧桐树,辟了一个小池塘出来,里边还有锦鲤。穿过长长的回廊便是她的屋子。

 

    阮菱一张小脸苍白的厉害,顺着影壁一步步朝里走着。

 

    她看着屋里陌生的陈设,黯然失魂。这里的东西完全不属于她,可她又完全的属于这里。她看着拔步床上雨过天青色的帷幔,莫名的想哭。

 

    阮菱上了榻,紧接着,就抱着膝盖把自己蜷缩成一团,埋下了头,连带着心里那点苦涩一起埋下。

 

    不多时,小姑娘便在这偌大的屋里低低的啜泣起来。

 

    显然,她还接受不了这样的落差,接受不了她已经是太子外室的事实。

 

    傍晚时分,裴澜处理完政务,从书房出来。

 

    纮玉问:“殿下在书房待了一天,眼下可要回长定殿?”

 

    裴澜看了眼宫门外的方向,淡淡道:“出宫。”

 

    纮玉点头,裴澜复又补了一句:“换常服。”

 

    这一句常服,背后的意图不言而喻。太子出宫,是要留档备案的。纮玉知道自家主子要去哪了,顿时出了大殿。

 

    暮色遥遥而上,下了一天的雨停了,院子里静谧了许多。马车停在了梨苑门前,裴澜进屋时,屋里暗沉沉的,连根蜡烛都没点。

 

    黑暗中,猛然推门而入的声音,刺激的阮菱心脏一紧。

 

    她下意识的攥住了桌子,刚想问是谁这么大胆闯了进来。可只一瞬,她便意识到,这里是梨苑,不是侯府。

 

    能这般堂而皇之闯进来的,除了那个男人,还能有谁呢?

 

    果不其然,似是配合她般,几丈外传来男人略带嘲讽的声音:“灯都不点,你是在和谁闹情绪?”

 

    男人淡漠薄凉的声音宛若一把刀子悬在阮菱头顶,她不敢抬头,亦不敢去想。

 

    一息的功夫,阮菱吸了吸鼻子,絮乱的语气夹在着一丝鼻音,糯糯的:“殿下,我这就去开灯。”

 

    裴澜自幼习武,便是夜里也视力奇佳。透过朦胧的月色,他清晰的看见阮菱没有穿鞋,莹白细嫩的足就在冰凉的地上走来走去。

 

    白皙纤小与暗沉沉的地面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带着一丝撩人的妩媚。他动了动眉,没说话。

 

    烛火点好,屋子里顿时漾着一股暖黄色的柔晕。裴澜不说话,阮菱也不敢出声,她恭顺乖巧的站在他身前,垂着眉眼,露出一截瓷白的脖颈。

 

    两个人都不说话,渐渐的,阮菱身子有些微微轻晃,一双好看的柳叶眉蹙起,她暗忖道,这地上实在是太凉了,她又没穿鞋,还不敢动。如此的姿势,对她来说实在是煎熬。

 

    裴澜盯着眼前的姑娘,几次想动动身子却又认怂的站正。想动又不敢动的模样,可怜可爱都有,他不禁微微抿唇,方才来时的那股火也消下去了。

 

上一篇:宝贝我们边上楼梯边做_我可以尝一下你下面吗? 章节目录 下一篇 :老公那方面很厉害_从镜子里看我怎么C你

相关推荐
标题 更新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