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锦曜带着花不柔在茶园里左转右转,美其名曰找茶园那个俊俏小哥,其实是在不断搜索茶园。

    几乎将整个茶园转了一圈,锦曜终于找到藏在池塘底下的五十万两白银。

    这个池塘显然是精心设计,池塘最底下的软土上面铺满石头,石头上面是木箱,木箱上面是土和碎石,土里面似乎被刻意种了许多水草。

    “海浪,将木箱收进空间时池塘里的水流动静可否屏蔽?”

    “底下箱子一动,整个池塘水流波动很大,让整个池塘静止一会需要耗费不小的空间之力,比拆城墙难多了,海浪暂时做不到。”海浪为难道。

    这个结果锦曜猜到了。

    锦曜眼珠滴溜溜一转,在花不柔毫无防备下咬住花不柔的唇。

    “嘶……”花不柔瞪着锦曜。

    锦曜趁机拉开花不柔的手跳下池塘。

    花不柔冷冷看着池塘里波动的水流,锦曜又在闹什么幺蛾子?

    海浪趁水流波动时将池塘底下的木箱收入空间。

    “宿主可以上岸了。”海浪高兴道。

    锦曜在脑海里道:“等我娘子着急的时候我再上去。”

    海浪撇嘴:“人类的恶趣味。”

    花不柔虽然感知不到海浪操控空间之力,但以她的内力通过听水流的动静感知到水底有许多物品似乎移动了位置。

    花不柔好笑摇头,锦曜这家伙不知道去水底找什么悄悄摸摸的不让她知道,居然忽悠她要来茶园帮龙阳马找俊俏小哥,以为她真会信?

    不过是她纵着锦曜罢了。

    花不柔没想去打探锦曜的小秘密,她觉得锦曜在她面前耍心眼的模样挺有趣。

    花不柔歪歪脑袋,大概看着自己喜爱的宠物闹腾生不起气?

    锦曜如果知道花不柔的恶趣味非得气死不可。

    花不柔耐心等待,过了一会却仍然不见锦曜上来,水流波动越来越少。

    花不柔皱起眉头,莫非在下面体力不支溺水了?或者被水草缠住了?

    花不柔想到锦曜那软弱无力的身体,心中担忧起来。

    很快花不柔忍不住担忧,笔直坠入水中。

    花不柔坠入水里后不断游动寻找锦曜,找了一会怎么都没找到锦曜,眉头越皱越紧。

    锦曜见花不柔着急生怕把人急坏了,悄悄从水草里出来游到花不柔身后拉住花不柔的胳膊往上游。

    花不柔怒视锦曜。

    锦曜满脸讨好之意,凑过去亲花不柔的脸。

    花不柔推开锦曜的脸。

    锦曜又凑过去亲。

    花不柔彻底恼了一脚将锦曜踹开自己往上游。

    “呜呜呜……”生气了?

    锦曜在后面狂追。

    等花不柔爬到亭岸上,锦曜从水中冒出头邪魅一笑:“花将军,这似乎是我第一次看到你生气的样子,刚才你找不到我是不是很担心我?是不是怕再也找不到我?是不是终于发现我对你有多重要?”

    “呵……”花不柔冷淡撇锦曜一眼。

    锦曜觉得花不柔炸毛恼怒的样子十分鲜动活泼。

    刚才花不柔担忧寻找他的样子让他十分高兴。

    锦曜从水里爬上岸一把将花不柔抱在怀里:“花将军,我想吻你,我认真的。”

    “别闹。”花不柔对锦曜这个缠人的家伙有点没辙。

    “我没闹,我就是想吻你。”锦曜一只手强势按住花不柔的后颈,一手握住花不柔的半边脸,用力吻住花不柔的唇。

    男人肾上腺爆发的时候都有些疯狂,锦曜将花不柔压在亭柱上疯狂侵略,以一种不容忍拒绝的强势撬开花不柔紧闭的唇勾住花不柔的舌头疯狂交缠。

    花不柔用力推开锦曜:“你找死……”

    “找死我也愿意。”锦曜不管不顾再次吻住花不柔。

    感觉说来就来,没法控制。

    锦曜自己都惊讶他会有这般疯狂兴奋的时候。

    花不柔手指动了又动,她想捏死这个胆大包天的混蛋轻而易举,可是内心深处却知道她舍不得。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身在地狱,没有阳光没有温暖也能活下去,可是谁会拒绝阳光拒绝温暖?

    锦曜,真的很温暖。

    只有她知道锦曜的温暖。

    锦曜和花不柔吻得难解难分。

    …………

    黑鲜带着一队人悄无声息进入茶园。

    雅兰埌被两个武林高手半死不活地拎着。

    雅兰埌本来心灰意冷想自杀,这样他或许能为逃出去的嫡子嫡女保住茶园的银子。

    可他没机会自杀,面对大刑又没坚持住,到底还是把只有几个人知晓的茶园位置说出来了。

    黑鲜冷冷道:“雅兰家主到这时莫不是仍然心有不甘?我劝你最好自己将银子藏匿地说出来,我们拿了你的银子,自然会讲道义,以后锦曜若是追杀雅兰腾和雅兰白,我们一定会帮助一二。”

    “你发誓!用尚如兹的命发誓!”雅兰埌虚弱道。

    黑鲜眼睛冷冷眯起,看着雅兰埌充满杀意。

    “死到临头你还不自量力敢攀扯尚大人?你若是不老实交代,我立刻派杀人去追杀雅兰腾和雅兰白!”

    雅兰埌眼神凶狠道:“那你永远也得不到那五十万两白银!没有我,你永远都找不到!”

    黑鲜见雅兰埌眼神坚定不似虚张声势勾唇道:“我用我的命发誓,以后雅兰腾和雅兰白被锦曜追杀我会尽力帮助他们。”

    “这是我给出的最大诚意。”黑鲜手上的铁爪嗖一下牢牢抓住雅兰埌的脖子。

    雅兰埌心知事到如今只能相信黑鲜,闭上眼道:“银子藏在莫愁湖底。”

    …………

    锦曜憋的难受在花不柔脖子上不甘心啃来啃去:“什么时候成婚圆房?”

    花不柔好笑道:“你属狗的?别闹,有人往这边来了。”

    花不柔推开锦曜的脑袋拎起锦曜就走。

    锦曜:“……”指望娘子浪漫风情是不太可能了,刚和他缠缠绵绵亲完马上就脸不红气不喘完全没有羞涩之意。

    果然女人也有用完男人就丢的。

    锦曜臭着脸怨念无比。

    黑鲜等在莫愁湖寻摸半天,根本没有发现水底有箱子。

    黑鲜掐住雅兰埌的脖子狂怒道:“你在耍我?”

    “我没有,我真的将银子藏在莫愁湖底,我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有说谎,湖底有很多箱子,箱子里全是银子,不可能出错。”

    “那你倒是下去找出来。”黑鲜一脚将雅兰埌踹进莫愁湖。

    雅兰埌飞速往水底游去,他一定能找到箱子,然而直到雅兰埌快憋不住气都没找到箱子。

    雅兰埌冲上水面疯狂摇头:“我的银子呢?我明明将银子藏在水底!我的银子不见了!”

    黑鲜咬牙切齿道:“给我找!把水底翻过来找!”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