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楚大闻看到锦曜笑得十分荡漾以为锦曜在嘲笑他,气得心口疼。

    “愣着干什么?难道还要本官教你们怎么做?快验物证,不许让锦曜碰到物证,以免锦曜搞鬼。”楚大闻刚才耳朵里响起一个声音提醒他不能让锦曜碰地上的东西。

    “不能验不能验。”锦曜回过神后准备往玉佩等物件上面趴。

    两个衙役飞速将锦曜拉开。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锦曜拼命挣扎蹦跶。

    楚大闻见锦曜似乎狗急跳墙的模样顿时大喜:“按住锦曜别让他破坏物证,速速验物证。”

    衙役们闻言急忙上前捡起地上的东西仔细查看。

    衙役们心里十分没有信心能找到兰花暗记。

    锦曜这家伙实在太邪门,难道他会妖术?

    几个衙役将物证仔细查看后心道果然没有兰花暗记。

    哎,他们配合县令搞锦曜可以,但县令的手段实在太差劲,就算他们是低等衙役也不能当猴子一样被百姓参观!

    衙役们对楚县令颇有怨气。

    经常跟着楚大闻的衙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如何?”楚大闻睁大眼睛急问道。

    衙役看着楚大闻面露苦色。

    楚大闻心中咯噔一下,难道那几样新出现的物证上还是没有兰花暗记?

    楚大闻心中憋气,雅兰家派来的人莫非是故意来坑他的?这是针对他的一个阴谋?

    可是他没有得罪过雅兰家!

    楚大闻在心里不自觉开始思索是不是有人要故意坑害自己。

    衙役见楚大闻面色难看都不忍心说话。

    只是那么多围观百姓看着,他们也不可能不开口。

    “回大人,新出现的四样物证已仔细查看过,没有发现兰花暗记。”衙役声音低沉道。

    楚大闻挥挥手:“你们退下。”

    “是。”

    楚大闻看着锦曜。

    锦曜看着楚大闻眼底的愤怒与恨意心中十分痛快,我就喜欢别人恨我却拿我没办法的样子。

    锦曜推开拉住他的两个衙役,扑到花不柔身边一把抱住花不柔的腰:“花将军,我虽是一介草民但也不该被如此冤枉,今天若不是你来为我主持正义,我今天必然是要被他们栽赃陷害成功然后被他们千刀万剐,我好害怕……”

    锦曜一边说一边悄悄捏花不柔的腰。

    啧啧……腰真细。

    嘿嘿……肌肤真有弹性。

    哦哦……肯定有马甲线,这腰线弧度肯定特别漂亮。

    花不柔眼神微闪,她差点被这个一边说着我好害怕却一边胆大包天占她便宜的家伙气笑了。

    花不柔弯下腰靠近锦曜用只有两个人听见的声音道:“若非我看到你眼里没有下流奸邪之意,你的手现在已经不属于你。”

    锦曜手一哆嗦,顿时不敢乱动。

    呜呜呜……未来娘子有点太凶猛!

    花不柔站直身体声音满含威严道:“若非亲眼所见,本将军简直不敢相信如今的文官居然如此粗暴草率的审案,锦曜被三番几次陷害如同惊弓之鸟,着实是可怜。”

    楚大闻气得差点吐血,没想到花不柔话少却也是牙尖嘴利的。

    锦曜是可怜人?锦曜为何可怜?似乎是他这个县令整的。

    锦曜是惊弓之鸟?他怎么看这小子脸上特别小人得志?

    事情到这个地步,楚大闻没办法下台。

    楚大闻身体不断晃动,仿佛椅子上有针一样坐不稳。

    楚大闻绞尽脑汁想办法,突然想到什么,楚大闻眼神一亮。

    “啪……”楚大闻用力一拍惊堂木:“锦曜,你刚才说这是雅兰清送你的封口费,那本官倒是要请雅兰清来公堂说明事实。”

    锦曜眨眨眼惊讶道:“大人,我刚才被你们千方百计陷害,我怕我被栽赃成功随口说句话想为自己找条活路而已,你不会把我的话当真了吧?”

    锦曜摇头表情可怜道:“大人刚才说凡事讲证据,就算我说的话算口供,那我也是有修改口供的权利的。我现在说这些东西与雅兰清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是被严刑逼供不得已说句软话,我今日算是见到严刑逼供的厉害,怪不得古来有那么多屈打成招的冤案,可惜民告官太难告,自古官官相护……”

    “你给我闭嘴,你别信口雌黄狡辩,我问你,既然这些金银财宝不是雅兰清送你的,你一个穷苦赘婿,身上哪来那么多金银财宝。”楚大闻咄咄逼人道。

    锦曜挑眉道:“大人应该知道,这人走运,走几步就能见到黄金,这人倒霉,做个官都能丢人现眼,这些是我捡到的有问题吗?”

    “你说谁丢人现眼?”楚大闻喘着粗气道。

    锦曜咳嗽一声道:“我可没说大人你,我只是泛指只是比喻,大人可千万别误会。”

    锦曜说着站起来眉飞色舞道:“说起来人长的俊美就是被老天爷钟爱,别说我走在路上能捡到黄金是常事,就连我去听戏,那些花旦见了俊美如仙的我,不但不收银子还要送银子给我。”

    锦曜抬头看了楚大闻一眼继续道:“若是貌丑如……某些人,他们去听戏,就算花五倍的银子,那些花旦也是咬牙切齿强颜欢笑为某些人敷衍地唱一唱戏。”

    “你……”楚大闻想骂锦曜,可他又不是某些人,为何要骂?

    外面的百姓嘻嘻哈哈指指点点,楚大闻觉得自己的脸烧的慌。

    楚大闻将怒火对准中年男人:“大胆刁民,竟敢诬告良民,本官念你是初犯,对你杖责二十,若有下次,直接将你流放。”

    中年男人不断磕头认错:“都是小人的错,小人与锦曜有私仇,小人被猪油蒙了心一时想不开就设计诬告锦曜,哪知道没能骗过青天大老爷般的楚大人,求大人饶恕小人。”

    楚大闻见中年男人还算识相,脸色好看些许。

    楚大闻拿起惊堂木正准备喊退堂。

    结果锦曜突然大声道:“大人,我有状要告。”

    楚大闻眼皮一跳:“你有何状要告?想告状先递状纸。”

    “状纸什么的问络西风要。”锦曜微笑道。

    站在外面的络西风:“……”

    络西风无奈走进公堂走到师爷旁边:“师爷,可否让让,让我写个状纸?”

    师爷嘴角抽搐着让开。

    楚大闻看到络西风这混蛋居然配合锦曜耍无赖,气得头脑发昏。

    “你要告什么?”楚大闻咬牙切齿道。

    “我要告此人与雅兰清通JIAN,我要告他盗窃雅兰清的库房!”锦曜指着中年男人道。

    中年男人浑身发抖:“大人,小人绝对没有做这些事,请大人为小人做主。”

    楚大闻气得鼻子差点歪了,看看,这才是被栽赃陷害的人该有的反应。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