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天庭成立了治理孽山联合指挥部,由玉皇大帝担任总指挥,下设宣传造势部,组织实施部,三界调度部,后勤服务部。由于天庭各位大神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要做,治理孽山的工作只能进行配合,而不能脱离本职工作全为以赴地去参与治理,顶多抽个把人参与,充当指挥部成员,这样,治理孽山的指挥部,其实就是一个鬆散型的组织,这样的话,治理孽山的工作怎能落实到位呢?

就在成立指挥部的当儿,天庭的工作就遇到了不少阻力。那天玉帝亲自拍板作出了决定后,大家也都表态对孽山治理工作要高度重视,保持与玉皇大帝设度一致,可到了落实任务的时候,却软钉子一个接一个的来。

玉帝将指挥部搭架子的事交给太白金星去落实,太白金星嘴上说好,却眉头皱了一大把。这个指挥部是天庭下面的临时指挥部,临时的谁愿意来这儿白干工作呢?而且治理工作牵涉到方方面面,指挥部的总指挥是玉皇大帝,好像很重视,可玉皇大帝是管理天庭的主宰,他哪会天天蹲在指挥部里,他不在指挥部,那各位部长也就不会在指挥部,现在的问题是,各个部的部长人选都没有落实。

太白金星带着玉皇大帝的旨意去找托塔天王李靖,李靖见了太白金星很高兴,当时,李靖正与三太子下棋,见太白金星来了,而且是带着玉帝的旨意来的,就将棋子一呼啦,将太白金星迎到了正厅,奉上刚採摘的仙茶。

太白金星啜了一口喷喷香的好茶,夸了一句好茶心却不在茶上,就说正题。太白金星说:「李天王,治理孽山的事那天你也发言了,大家都认为你站得高看得远,说的话中肯,态度坚决,现在到了落实玉帝号召的时候了,天庭决定成立孽山治理联合指挥部,下设四个部,玉帝考虑你能力强,工作有魄力,对待事业业积极负责,想让你来担任组织实施部部长,让我先打个招呼,徵求一下你个人的意见,你觉得如何?」

李靖啜了一口茶,左手端着茶杯,右手拿着盖子,不停地在茶杯上蕩漾,好像茶叶永远烫不好的样子。思考了好一会儿,李靖才回答太白金星的问话。李靖深情地说:「我非常感谢玉帝对我的关心和信任,将天庭这样重要的工作交给我李靖来做,这说明玉帝心里有我,看得重我,一个天庭里的普通官员,能得到玉帝这样的重视,我还有啥话可说呢?我觉得我值了。可是,我眼前却很难脱身。眼下,我正训练五十万天兵,这五十万天兵都是新招的,老兵已经退伍,新兵刚招上来,武艺都还在学习阶段,没有一定时间的培训,就很难形成战斗力。」

太白金星说:「不能让二郎神分担一些吗?」

李靖说:「二郎神已经任务非常重了,他已担任二十万兵马的训练,还要亲自当教官,还要替我到九州巡逻,我怎好将我手中的三十万再交给他训?」

「这、、、、这、、、、」太白金星一时找不出理由来说服李靖。

李靖却又说:「这且不说,更重要的是,眼前东魔国的妖气渐升,那里的妖精很可能死而复生。前几年,我对他们进行了征剿,杀了几万个妖精,可那地方是个岛国,死鬼都藏在石洞中,很难说全部剿灭得乾乾净净,前一段时期,我带着部分人马来到东魔,就见到一伙仙妖,练铁头铁臂功,当我们去查问时,他们竟然与我们天兵天将对决,我们与他们交战半日个时辰,仍不见胜负,他们使手的长刀锋利无比,铁头铁臂功也果然不同一般,天兵天将用他们的兵器与其厮杀,并没有什幺优势,最后我不得已调三太子过来,三太子使出他的风火轮,才算将他们打败,杀了不少妖仙。可仍有一部分逃匿。如今,这些妖孽可能又成气侯了,若不即时消灭他们,后患与当前的孽山一样,动摇天庭,三界不安,作为保卫天庭安定团结的我,怎好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离开这个重要的岗位呢?」

李靖的一番话,说得太白金星没有了话,李靖不愿干这临时的官差,他心里明白,可他说出的这些理由,又怎好反驳呢?太白金星只好又沉闷地离开了天王府。

李靖藉故推托了治理孽山的重要任务,这使太白金星心里非常不爽,甚至到了生气的地步,作为玉帝的助手,他也觉得亲自代表玉帝与李靖徵求意见都不给面子,这不仅使玉帝丢了面子,也显得自己没有能力。太白金星心里说,别以为你托塔天王立了一些战功就觉得自己了不起,给商量个事倒哆嗦起来了,嗲得不得了,你以为天庭里就你李靖有本事呀?比你高明的大神多了去了。你不识抬举最后吃亏的是你,等到孽山治理成功后,我向玉帝上个建议,凡是指挥部成员一律官升一品,奉薪加倍,到时候看你后悔不后悔。我就不信了,离了你这棵大树还就找不着吊死人的树了?

太白金星胡思乱想的走着,不自觉地来到了赵公元帅府前。太白金星心中一亮,咦?怎幺没有想到财神爷呢?赵公元帅对治理孽山态度可是不一般呀,说他是财神,其实是说小了,赵公明哪里只是财神,管理公平交易,帮人聚财,只是他工作中的一项,其实他大量的工作是神霄副帅,他巡视九洲,驱雷役电,呼风唤雨,为百姓免灾,还治瘟孽雾障,抑制民间瘟疫暴发。他为皓廷度天慧觉昏梵气化生,其位在乾,金水合气之象,水中金之火,体则为道,用则为法,法则非雷霆无彰其威。赵公元帅,是位人才啊,也是位负责任的大神臣啊。

想到这里,太白金星不自觉地就叩响了赵公元帅的府门。

门开了,出来的是赵府的管家,他认得太白金星,他向太白金星深施一礼,问道:「太白尊师,这幺早来赵府有何事?」

太白金星说:「通报你家主人,就说我太白金星特来造访。」

管家苦笑着回答说:「太白老前辈,不是我不愿意通报,我家主人在天庭开完会就到一线去了。」

「什幺一线?我听着这字眼怎幺这幺生疏?」

「一线就是工作的第一线,就像打仗摆

阵,阵地的前沿就是一线。我家主人常常就将他工作的基层比喻为一线。」

「噢,那算我孤陋寡闻,他管理的基层工作那幺广泛,到底他在哪个一线呀?」

「这个?我也不知道,得到通气楼焚香接气才能得知。」

「那就去通气楼,我奉玉帝指令,有要事找他商量。」

于是,管家便说:「老前辈你先在前厅稍候,我到后院稟报赵公娘娘。」

不一会儿,赵公娘娘拖着稍肥的身躯来到了前厅,对太白金星行礼:「是太白老太师呀,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

太白金星说:「弟妹,你我都不是外人,闲话我也不多说了,就是你能不能想办法与赵公元帅取得联繫,我是奉玉帝的意思找他说事的。」

赵公娘娘说:「噢,是奉玉帝之命呀,可是俺当家的现在在外头呢?那也是玉帝的指令啊。」

「是,是,是,谁说不是来着呢,就是奉玉帝之令在一线工作,也不能不回来一趟吧?」

赵公娘娘说:「你也是知道的,俺家老赵,他可是个工作狂啊,我一位妇道人家,哪能当了他的家,他是以大禹神为榜样的,三过家门都不入,我叫他回来他就回来啦?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我也是没有办法。」

「那你就到通气楼,焚香通报,就说我太白金星找上门来了,这个面子总得给啊?」

赵公娘娘笑了,说:「啊哈,是这样啊,那好办,管家,快快将通气楼打扫乾净,将香案摆好,一会儿给你主子焚香,通报家中有贵客来了。」

赵公娘娘陪着太白金星喝了一杯茶,就听到通气楼那边传来管家的脚步声,不一会儿,果然就见管家来了。

赵公娘娘问:「都拾掇好了?」

管家答道:「拾掇好了。」

赵公娘娘对太白金星说:「那咱们就到通气楼,给俺当家的通报?」

太白金星说:「多谢赵公娘娘。」

通气楼是赵府东厢的一座侧楼,高高地立起,上有八角亭台,亭台上设有香案,香炉是黄金精雕而成的,镂空花图,十分观。香炉里燃的是沉香精油香料,香气能瀰漫整个院落。香炉旁摆放四枝蜡烛,烛光闪耀。

太白金星在赵公娘娘的陪同下上了通气楼,赵公娘娘让太白金星坐在太师椅上,然后就让管家向赵公元帅通报情况。

这时候,只见管家带着两位小帮手,换上了道服,管家手执法剑,口中唸唸有词,然后取一张黄裱纸,用毛笔在上面写着:「赵公元帅吾主:太白金星奉玉帝之命前来造访,约你回来商量事情,当否?请予回复。」

写好之后,管家将执法剑戳住那黄裱纸条,然后点燃生烟,口中又作一番念叨,只见那青烟袅袅,飞昇而去,一会儿就化得无影无蹤。这当儿,管家带着四位助手,边舞边唱,歌词不知所云,歌调也闻而未闻。太白金星正诧异着,就见奇迹发生了,从空中飞来一纸鹤,鹤嘴叨着一张纸片,那纸鹤将纸片放上香案,就化作飞烟而去。

管家将那纸片取出,交给赵公娘娘与太白金星,太白金星接过一看,只见上面密密麻麻,全是蝇头小字,却又如蚁脚蚊腿,不知是什幺字。赵公娘娘笑了,就对管家说:「念给太白大师听听。」

管家说遵命。于是,他又将执法剑往那纸征上一指,然后将纸片拾起,读着上面的字:

「太白金星玉帝特使:卑职赵公明履职在外,未能前迎当有得罪。太白先辈亲临寒舍,并传玉帝旨意,想必是徵求本人担当孽山治理指挥部一事,玉帝皇恩,前辈信任,让公明倍感亲切和激动。我对孽山治理非常期待,如今已到实施阶段,天庭环境危机将有望剪除,这是大快人心的好事情,卑职怎能不积极参与,努力工作,加速推进,迎难而上呢?这是玉帝的期待,是天庭大神的期待,是天庭三界的期待,更是我的梦想和期望啊!可是,非常不好意思,我的这个梦想和期望不能让我亲自去实施,又使我感到非常遗憾。可能太白老前辈要问了,怎幺回事呀?你在天**表态振振有词,铿锵有力,怎幺到关键的时候打了退堂鼓、掉了链子呀?」

念到这儿,管家咳嗽了一声,帮手忙递上一杯清茶,给他润了润嗓子,管家又接着念道:

「这件事说出来也是蹊跷。那天我按照卑职的本位工作要求到三界巡查,当我越过泰山,往西巡查到雉河岸边,却见一股妖风飞旋,不一会儿,只见雉河神带着一帮人马飞在河面上,与那妖风中的妖精打了起来。这时候,却见那妖孽将嘴巴张开,呼呼呼吐出一股股恶气,那气味奇臭无比,逼得河神节节败退,退入河中,那妖精哈哈大笑,对着雉河放了几个臭屁,雉河那清清河水顿时发黑变臭,雉河神便不得不又从水里钻出来。

我看到雉河神将要遭到不测,便大喝一声,哪里来的妖孽,还不快快前来受死。那妖精见是我来了,吓得飞奔而去。我带着几位天失兵一路追赶,那妖精在无路可走时钻进了黑虎山的一个山洞,我追到那山洞里,将它杀死,却见它肢体变成了碎片,藏匿在石缝之中,里面却散发着恶臭。待我出来,已是次天天亮,再回到雉河,却见雉河神正为众百姓煮药治病。我下了云头,问雉河神到底发生了什幺事?雉河神见是赵公元帅来了,忙行礼大拜,感谢他的救命之恩。雉河神说,赵公元帅,你不知道,这些日子,我们被这个瘟神可害苦了。前年这河泛了洪水,不知从哪个山上冲出了一条蟒蛇,在河里祸害过往船只,被我杀死,那知这条蟒蛇的阴魂不散,腐臭的尸体气化成妖,走到哪里哪里就发臭发瘟,将瘟疫带往人间。它只要往这河里来一次,这河水就要发黑变臭一个月,沿岸百姓、人畜饮之,便生瘟病倒。你

这次巡查,正好遇到了他再次骚扰,我与他交战,却不是他的对手,亏得你将他战败,搭救了我的性命。

我对雉河神说:现在不要怕了,它已经被我杀死在黑虎洞里了。一听说那妖孽被我杀死了,雉河神就要去看,于是,我便带着她前往黑虎山,却见黑虎洞中一条小溪由清冽的山泉变成了黑色的溪流,那溪流绕过山脚,流进田野,最后流入雉河。雉河神说:不好了,赵公元帅,这妖孽已化整为零,由瘟妖变成了瘟役,如果不治理的话,雉河沿岸边甚至发展到全国,都有可能发生瘟疫,百姓和牲畜都要死光。

那可怎幺办?我焦急地问,雉河神说,只有一种办法,就是到崑仑山去取仙草,用仙草放入黑虎洞中,将瘟疫从源头治理乾净,才能使雉河黑水变清,百姓的健康和生命才有保障。

听了雉河神的诉说,我便到崑仑山去取仙草,可那仙草是太上老君种的,生在悬崖峭壁上,避阳喜阴,生长五年才能使用,否则药力不济,达不到消灭温疫的效果,我只得向太上老君求救,太上老君答应让我採一个山壁的应急,同时又给我许多种苗,让我选在黑虎山山阴峭壁处移栽,我现在一方面要救百姓,一方面要移植仙草,真的是不好意思,不能覆命参与治理孽山的事情了,望太白金星先辈谅解。」

管家念完赵公元帅的黄表,深深地歎了一口气,没想到又一次碰了钉子,赵公元帅的托词似乎比李天王的理由还要充分,让他不得不服气。

此时,赵公娘娘说:「俺家老赵就是这个脾气,干起工作来不分你我,不分昼夜,不分份内份外,只要是对天庭和百姓有利的事,他绝对是冲到前头,九头牛也拉不回的,你说这咋办?」

太白金星苦笑了一下,说:「是呀,眼见着众百姓在水深火热之中,总不能袖手旁观吧,赵元帅做得对,做得好,值得我们学习。」

说罢,太白金星就靠别了赵公娘娘,打道回府了。

太白金星回到家里,叫夫人弄几个下酒菜,独自喝了几杯小酒,便呼呼睡了一觉。睡梦中,他听到了门响,起来一看,是南极仙翁带着他的学生来了,说是要感谢玉帝的栽培,学生要毕业了,你看分配到什幺岗位合适?

太白金星一下子就被这梦惊醒了,他起来,揉了揉眼睛,半天才醒过睏,便起身来到前厅,喝了一气浓茶,又洗了一把脸,这才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刚才梦里的南极仙翁再次在脑海里显现,是的,天庭顶极大神学堂的学员就要毕业了,毕业之后,他们该怎幺安排呢?如果玉帝要我拿主意,我该怎幺办呢?这边为孽山治理指挥部的事正烦脑着,一个梦又增添了天庭极顶大神学堂学员分配的烦脑,便很无奈的唉了一声。

这一声歎气,被夫人听到了。夫人笑吟吟地走到太白金星面前,问道:「夫君身为百神之首,玉帝的得力高参和助手,有何难事,愁得哼哼唉唉的,说出来让贱妾听听,也让贱妾为你出出主意。」

太白金星说:「天庭之中的事,夫人还是小掺合的好,给你说也是没有用的。」

夫人不服气的说:「三个臭皮匠还顶个诸葛亮呢,你怎幺就轻看了妾的能耐?」

太白金星只好将这几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向夫人说了。

夫人听了,哈哈哈哈大笑了一阵子,这才说:「这事好办呀!」

太白金星一愣,他觉得夫人真的有办法了,于是他就急切切地问:「怎幺个好办法?快点说给我听听?」

夫人诡秘地一笑,说:「我这个办法肯定管用,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幺条件?你儘管说。」

夫人说:「就是那件事,你半年多都不做了,你忙我可不忙呀?」

太白金星说:「我都老成这个样子了,哪还有心做那种事,你还是收了这个心吧。」

太白夫人其实是一位仙女,太白金星修道成仙又成为玉帝的助手,是在凡界戒了五戒的,所以对房事早已忘怀。后来还是玉帝撮合,让他与玉女仙人结为百年,可太白金星忙于公务,时常将此事忘怀,而夫人又羞于颜面,不敢提及此事,今天实在是忍不住了,才攥了个抓手,要他配合。

太白夫人说:「天河水浪打浪,我们是神仙,又不会像人间那样老的干腰枯精,我们喝的是长生不老水,吃的是长升不老粮,用的是长生不老药,就是要快活的,而你呢,天天陪着玉帝,忙着天庭大事,将俺的身子都冷落了,你怎幺不考虑俺的寂寞难奈呢?」

「好好好,晚上我陪你,你现在说出来吧。」

「不行,晚上你一改主意,我可就没有办法了,现在就兑现。」

没有办法,太白金星只好强打精神,陪夫人进了卧室,按部就班地与她作了一场爱。

「现在该告诉我了吧?」太白金星整理好衣衫,这才问他的夫人。

夫人得了老公的崇幸,心里十分愉快。此时,她的脸上还带着潮红,意忧未尽的样子,她对太白金星说:「你不会让南极仙翁当治理孽山的组织实施部部长,让孙悟空、牛魔王、猪八戒当其他部的部长,这样省得天庭的在职官神这个那个的磨叽了,他们临时在指挥部工作,也不会向你们要岗位安排了,同时,也给那些在位的天庭官员提个醒,不要以为在位就不得了似的,这里有接班人和后备军呢,小心更新换代。」

太白金星听了夫人的一席话,果然觉得她讲的有道理,是个好主意,便搂着夫人又亲了一口,说:「夫人呀,你真是聪明啊,好好好,等到玉帝採用了这个办法,我一定加倍地犒赏你。」

&nbs

p;有了夫人的这一建议,太白金星心花怒放,满身轻鬆,便起身备上车马,直接去找玉帝。

玉帝听了太白金星的稟报,沉思了一会儿,问:「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只是,天庭里别的大神有看法该怎幺办?用什幺话堵他们的口啊?」

太白金星说:「天庭要改革,要革除旧弊,这是在朝上议了多少次的,创办天庭大神学堂也是为了这个目的。比如,天庭神臣普遍老化,老就老了,你是神又不是人,也无大碍的,但你别僵化呀?思想僵化的害处很多,如不思进取,墨守旧章,抱着条条框框不放,做事畏首畏尾,大事不能做,小事出差错,这样的庸神实在太多,哪有天庭这些新学员活跃,他们才是天庭的未来和希望啊,我们怕谁说三道四呀,谁都不要怕,只要你玉帝不怕,我相信大部分神臣都是支持的。」

玉帝经太白金星一番鼓动,终于下定了决心,说:「好,就照你的办,你拟一个组织名单,我批复下诏就是了。」

看天庭奇事最新章节到长风学.t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