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让你来,我只是做个交易罢了,我也相信你会答应的,我呢,什么都不要,就要你的梦想,只要你把你的梦想给我,别说你那小小的快递了,这屋子里的所有的东西,甚至所有你想要的我都能满足你,怎么样,心动了吧”
陈立仁呆滞了半天,无法想象他说的都是真的,但眼前的一切又是那么的真实,那怪人似乎知道自己心中所想,眼前的所有全是自己渴望的却难以得到的,它们突破了陈立仁心中的底线,让他想到那些自己想都不敢想的,触犯法律底线的,陈立仁不敢往下想了,他害怕沉沦下去,对,要离开这里,要离开这里!
他清醒了过来,看到近在咫尺的怪人,他害怕了。

 文学

“不了不了,我快递也不要了,我还是走吧。”陈立仁回头去推门,奇迹般的是原本锁死的门可以推开了,陈立仁顾不得想那么多,推开门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跑出去很远才发现已经来到了食堂,周围的人来人往让他安心了许多,不过他一路疯一样的跑来,引来了不少人的目光,陈立仁不想去管这些,他只想回到宿舍冷静一下。
回到宿舍,他便看到他的室友刘顺玩着电脑,他凑上前去看,让他惊讶刘顺玩着的电脑是非常昂贵的型号,他认得出来,这个电脑不正是室友一直惦记着的却买不起的吗?
“你哪来的钱能买得起这个电脑?”陈立仁想问清楚,而且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唉,我管我妈要的钱。”刘顺说到。
陈立仁还看到地上同样放着刘顺曾经根本买不起的鞋子,他完全不敢相信这些都是他父母给的,想到白天的经历,不会和那个怪人有关吧。
“你是不是今天去取快递了,而且还碰到了个怪人,这些是不是他给你的?”陈立仁盯着刘顺的眼睛,质问道。
“你在说什么啊,什么怪人啊,我看你够怪的,都说了是我管我妈要的钱了嘛。”陈立仁看到刘顺神色正常,完全没有撒谎的样子。
太奇怪了,太奇怪了,陈立仁这样想着。白天的怪人,是室友突然变得有钱了,都太奇怪了。
这一夜,陈立仁难以入睡,他始终想着白天的事,那个怪人是谁?为何刘顺完全不知道那个怪人?他又哪里来买东西的钱?想着想着,困意袭来,睡了过去。
早上,陈立仁在闹铃中惊醒,一阵头痛,完全没有睡好。他刚下床,眼前看到的让他立马没了困意,刘顺突然不见了,一起不见的还有那些昂贵的物品。
他立马叫醒其他人,询问刘顺哪里去了,其他人的回答更是让他感到惊恐。
“嗯?你在说谁啊?咱们寝室根本没有这个人啊?”
陈立仁又争辩了很久,最终发现除了他,没有人知道消失的人的存在。他不相信这和那个怪人毫无关系,甚至有很大关系。
陈立仁仍正常去上课、吃饭,不过每见到认识的人甚至是老师,他都要询问是否记得消失的刘顺,不过让他失望的是,没人记得,不光如此,陈立仁还查找学校的学籍系统,同样没有找到。刘顺从所有人的记忆里消失了,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接下来的两周里,他所认识的人陆陆续续有消失的,无一例外,每个人在消失前都变得非常有钱,他也询问过每个人,没有人说见过一个怪人。
陈立仁知道这一定和那个怪人有关,但他不敢去确认,一个个活生生的人消失了,让他根本不敢想象再次面对那个怪人会怎样。
两周之内,陈立仁问过无数人,最开始是认识的人,到后来他每见到一个人都要去询问是否还记得每一个消失的人,甚至他变得有些疯癫,以至于学校里流传着学校有一个怪人,碰到谁都问些奇怪的问题。
陈立仁麻木的走在道上,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徒劳,他们是真的消失了,没有留下一丝痕迹。他不想再这样的如行尸走肉般了,没有人知道他的痛苦,他无法对消失的人毫不在意,他想要结束这一切。心中下定了决心,他奔着一个方向走去。
再次来到这里,没有什么变化,周围还是没有人,一个孤零零的店面,门上贴满了广告纸,看不到里面。陈立仁望着面前的房间以及牌匾上“梦想交换处”几个字,静静地站着,脸上的表情掩饰不住忐忑的心情。最终,深呼一口气,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同样的场景,一张桌子,和一个暗红色的柜子,以及那个让他畏惧的怪人。
“我就知道你还会来的,我也知道你有很多疑问。”怪人首先开口。
“所有消失的人都是你做的吧?”陈立仁问道。
“当然是我做的,不过你也看到了,他们每个人同样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可是他们全都消失了啊!那可是活生生的人啊!”陈立仁近乎咆哮道.
“那又怎样,得到自己想要的,总要付出代价的,你来这里不可能仅仅问我这些吧?”
陈立仁慢慢平复下情绪。
“我来这里当然是为了交易,你说的,你能给我我想要的。”
怪人站了起来,绕着陈立仁走着,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陈立仁感觉到怪人一直盯着自己,好似要把自己看透。
怪人突然停下来,没有说一句多余的话,问道。
“你想要什么?”
陈立仁同样盯着怪人,慢慢地说出口。
“我要你的梦想。”
……
还是平常的一天。
铃声响起,教室里的声音静了下来,老师走进教室。
“首先点一次名啊。”
……
“刘顺”
“到!”
“陈立仁”
“陈立仁!”
“陈立仁!!”
“陈立仁哪个班的啊,没来吗?”
“老师,我们学院根本没有这个人,搞错了吧。”
“对的,老师,从没听过这个名字”
“可能是搞错了,或许是别的学院的。”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