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这是林潇在另一世界的一个关于侦探的故事。

他转生来到了霓虹,这里发生了一间悬疑**,而他也被卷入其中。

一间律师事务所。

“嗯,是这样啊,我们当然会为你小璃,请放心。”田远说。

“嗯?你希望委托我们的律师林潇啊?”

“实在非常抱歉,他负责的案子已经满档了。”

“这股林潇说。旋风要多久啊。”

“你说是不是小沙。”

‘林潇说。是我们这的。’小沙说。

“又要指定他啊,真是的。”阿虎说。

“这让我很伤脑筋。”林潇说:“可以赢的都是赢的。”

“所以就算是幸运,判定无罪也很厉害。”

“能胜利的律师可是英雄、”

“对啊。”林潇说。

“你可别得意忘形啊。”阿虎说。

“我告诉你,平常不可能每次都赢。”

‘你有再听吗?’

“多谢你的忠告。”林潇说。

“是的,他是经验比林潇更丰富的。”

‘怎么会,是真的吗?’

“嗯,不过。”小沙说。

“他从没有拿过无罪,你知道吗,霓虹审判百分之99是有罪啊。”阿田说。

“你们好吵啊。”小沙说。

“真的没有弄错吗?我明白了。”小沙在电话中说:“我会转告他。”

‘怎么了。’

“有人委托林潇,委托人是新平。”小沙说。

“不对啊,不是已经无罪释放了吗?”林潇说。

“是和之前不同的案子,就在刚刚,他杀死女友,点燃了房子。”

‘怎么可能啊。’林潇说。

‘你说他刺杀女友,他为什么要杀小美。’

“怎么可能啊,为什么?”

现场,被燃烧的房子中,新平被抓。

“已经抓捕凶手。”

“让开,这里很危险。”

就这样,林潇的律师生涯就葬送在了连续杀人狂新平的手上。

三年后,林潇加入了侦探事务所。

在霓虹的东京。

“这里是林潇,海腾哥你那边如何。”

“快到了你放心吧,你看到他了吗?”海腾说。

“看到了。”

“我都开始害怕自已的才能。”海腾说。

“侦探居然调查侦探,在连续剧很傻偶见。”

“别闲聊了,谨慎一点。”林潇说。

“接下来我会跟在你身后。”

“大叔别挡路,你很碍事啊。”

一群混混过来冲撞了林潇。

“混蛋你要做什么?”

“喂,林潇你在做什么?”

“一群小混混找我麻烦。”林潇说。

“你说谁是小混混。”

“不好意思,我教训他们之后,在来。”

“这哪门子姿势,认真的吗?”

“OK,很有干劲啊。”小混混A说。

“这混账,胆子不小啊,揍他。”

一番交战后,林潇击败了所有的小混混。

“结束了,海腾哥,你在哪儿”

“通往小巷子的地方。”

很快林潇跟过来了。

“不行他已经发现有人跟踪,接下来交给你。”

“不是吧。”

‘我有什么办法,总之动作快点,丢了的话,就是你的错。’海腾说。

“你等等,差不多该付清房租了。”

“再给我一星期。”

“真的吗,不会有下次了。”

“我一定会付的。”

“那么麻烦你了。”

“哎,好险好险。”侦探说。

“还疼个,侦探朝着接到那边去了。”

“或许那就是他的目的地。”

“好派遣鸽子过去吧,好监视他。”

‘我明白了。’

“你不要兴奋的将机器弄坏了。”

“少啰嗦,你可不要将人跟丢了。”

“海腾哥,侦探跑到空地了,那里是思路,现在追过去被发现。”林潇说。

“那家伙,跑那种地方干嘛。”

“大概是要和某人见面,特别约在不引人注目的地方。”

“原来如此,我让鸽子飞过去了,你看。”

“你拿手机出来,我将鸽子的画面传给你。”

“海腾哥,你这操作水平真不错。”

‘还有其他人。’

“果然是和洽谈人约定好了。”

‘那个我记得神组的头领。’

“也就是说那个侦探欠钱不还,而将钱拿去赌博,他未免太大胆了。”

林潇说。

“而且他竟然会选这种地方见面,大概是要交钱。”

“也就是说,不会空手而归。”

‘我们的任务是什么?’林潇说。

“原来如此,现在就是绝佳机会。”

“好,我现在就过去。”林潇说。

“你好,真是美好的夜晚,侦探先生。”

什么、。”

“神组的头领服务不错,只要压中,奖金加一成,没中的马卷也会退回一成给客人。”

“对赌博的人来说,这样的机制很棒,我也想要买。”

“你已经要走了?侦探还没给钱把你吧?”

“怎么了,你是谁。”

“我的客人的客人,希望你将钱还给他。”林潇说。

“趁着你买东西前。”

“来讨钱的小混混居然跟踪我。”侦探说。

“小混混,这称呼太抬举我了,我是你的同行。”林潇说。

“也就是说你也是侦探?”

‘听说你逃跑速度很快,所以委托人才会找上我。’林潇说。

“我很确实你现在有钱,你已经逃不掉了,快点将钱叫出来。”

“哼,我身上确实有钱,不过,先等我度一笔,赚钱后在还给你。”

“再会吧。”

“这是什么玩意。”

“海腾哥,他逃跑了。”

吞噬小说网 tsxsw.com ‘我看到了你在搞什么。’

“可恶,绝不放过你。”林潇说。

林潇很快追上去。

“我有自已的还钱计划。”

“事到如今不用交换名片了吧。”

“快将钱叫出来,含手续费15W双方都拿出诚意。”

“开玩笑,哪有这么讨钱的,我要告你。”

“你这混蛋!”海腾说:“还钱别废话。”

“放弃吧,他发起火来很可怕。”林潇说。

“我知道了。”侦探说。

“可以吗,你要是真敢拿走这笔钱,我真的会告你。”

“明明是你先动手的。”

“我是律师。”林潇说。

“真的要去公堂,我觉得你还是惹错对象了。”

如果要享受热闹的夜晚,这条街道是最适合不错。

这三年来,在这里但侦探。

但是霓虹灯越是闪耀,阴影越是漆黑。

掌控这个地方名为东城势力,越深入,会发现越来越多的危险。

“还有年轻人们组成的盗窃阻止。”

“借用地下势力保护,为所欲为。”

“至今还是没捉到任何人。”

不过近来,这个社区最大的话题是连续沙然。

这三个月来已经有三个来自其他地方势力头目给杀了。

据说这是他们是得罪东城才死的。

并且他们的眼球都找不大了。

林潇现在在这附近开了侦探事务所。

自已的律师徽章,已经如同装饰。

“这是这个月薪水,欠的部分之后在说。”

“你的份额呢、。”海腾说。

“我还好。”

“我会再去看看,那边的还有工作吗?”

“那个不良大叔也在工作。”

“你可以不要说我这样的常客。”林潇说。

“好了,去买个点心看他吧。”

“谢谢。”

“别这么客气,我的衣食父母。”海腾说。

“对了,阿田他喜欢吃的点心,你可一定要去那家便利店。。

“好的。”

“小哥,你买了铜锣烧吧,给铜锣烧留下来。”小混混说。

‘为什么?’

“这是最后一份,我们都吃不到了。”

“你们脑袋不正常吗?”林潇说。

“你说什么。”

战斗一触即发,林潇将他们教训了一顿。

“还要打吗”

“哦。”

‘你在干什么啊,林潇。’

“羽先生。”林潇说。

“你不可能找小混混麻烦啊。”羽先生说。

“你们知道自已为谁出手,这家伙是我们头领的亲儿子,明白吗?”

“这种事情,是我们的威严问题。”

“非常抱歉。”小混混说。

“你还没有见过他们吗?这位是林潇侦探。”

“以前组长替他出学费后来当了律师,只可惜他的手段太优秀,居然连真正的杀人狂都无罪释放。”

羽先生说。

“真的吗,好厉害。”

“很优秀,呆在这种地方实在太浪费了。”羽先生说。

“而且没想到那个杀人魔一出来,就傻了自已的女友。”

“是哦。”

“最后被判了死刑,据说他已经上绞刑台了。”

“还没有。”林潇说。

“早点执行,你早点解脱。”羽先生说。

“委托完成了,那名侦探那里拿到的钱给你。”林潇说。

“你这个家伙,越来越有架势了。”

“托你的福气。”

“海腾还在吗?”

‘在的。’

“你帮我问他,被我们赶走的人,为什么还留在这个社区?”

“你也一样,看在头领的份上,我可以给你点面子。”

“老爹他身体还好吗?”

“外人就不要多管闲事。”羽先生说。

“小沙小姐,这是铜锣烧,是限定食品。”

阿田事务所是自已的老曹,和三年前不同,这里已经换了好多人。

“哦,林潇先生。”

“是,小白啊。”林潇说。

“怎么样喜欢这里吗?”

‘大家都很好。’

“你很优秀,可以换更大的的地方。”

‘为什么说这个。’

‘阿田你好。’林潇说。

阿田是照顾自已长大的人。

在当律师之前自已就在这里工作。

“大兴人呢。”

“出去了。”

‘这不正好,你们反正认为对方都是笨蛋。’

“如果想借工作,就来我这里。”

“老师,我想铜锣烧你一定会喜欢的。”林潇说。

“啊?全部吃完了?”

“要的话还剩下半个。”小沙说。

“那个小沙小姐,有没有什么给我们的工作。”

“没有。”

“有什么工作给我们吗?”

“我倒是想问你还打算在这么危险的地方,但侦探多久。”

“侦探在和平的时候没有工作的。”

“这不是侦探该作的你现在。”

“我原本就是抱着有工作就好的念头。”林潇说。

“你还打算当律师吗?”

“不要。”

“你看看我这双眼睛,我这眼睛完全没办法分辨人的善恶,怎么能然我做律师。”

“如果是三年前的事情不要在意,那是意外。”阿田说。

“即便是意外,那也是不可原谅。”林潇说。

“没有工作吗?”

“每当我闲下来就会浮现起不好的事情,所以什么工作都行。”

“替离婚官司如何?”

“案子的情况需要潜伏在宾馆拍照。”

“不错啊,我很在意。”

“拿你没办法,资料传给你。”

“下次来的时候不用买礼物,除你钱多的花不完。”

“知道了。”林潇说。

“这里是阿田事务所,是的,他在,我明白了。”小沙说。

“林潇,新平打电话说,拜托你帮忙一个案子。”

“我们有这个案子吗?”

‘刚才的离婚忘记吧,去办新平吧,我们事务所已经三年么接命案了。’

‘他在酒吧等你。’

“好的。”林潇说。

来到酒吧,这里的老板还是没什么变化。

“是林潇啊,新平律师就在里面。”

“你不要喝太多啊。”

“我的工作客户,就是你。”林潇说。

“想借我这边的工作,你动作要快点。”

“明明是你突然叫我,还怪我迟到,别摆前辈架子。”林潇说。

“来一杯。”

“用我的钱吗?”新平说。

“羽先生你应该很熟悉吧。”

“我刚才是见过他,他是嫌疑人?”

“他被抓了。”

“真的?”

“嗯,需要我们委托,以往都是委托阿田老师的。”

“这次怎么会找你呢。”

‘阿田好像给了他们我的名片’

“真是的我为什么要帮他们。”

“看开点。”

‘我接下来要去见羽先生你也一起来,和我不同你很习惯应付吧。’新平说。

‘在接见之前,我和你说清楚,首先被害人是其他势力的人。’

“一星期前有人发现他死在垃圾场。”

‘喂,那案子?’林潇说。|

“认为御先生是凶手。”

‘如果是同一名凶手的连续沙然的话,应该有不少蛛丝马迹。’

‘而现在只是主张凶手。’

都死了个人还不破案,可是很难过的。”

‘’反正被害人,也没什么人追究。”

‘对方抓捕的理由是什么?’林潇说。

“被害人是其他势力,和羽先生斗争很久,也就是说凶手十有仈Jiǔ是羽先生。”

‘另外一个理由呢?’林潇说。

“那一天他们有争吵和被害人。”新平说。

“虽然他表示自已是无罪的,但是对方不相信。”(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