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之所以会猜测自己被天道排斥,是因为杨溯很清楚朝春秋这个身份在原著中是应该死去的角色,因为自tsxsw.com己的穿越才活到了现在,还搞出这么多事;所以很有可能自己每多活一天,多做一件事,都会加深天道对自己的排斥。

如果这个假设成立的话,为什么之前没有这么强烈的危机感和排斥感呢?是因为这种排斥是慢慢积累的,超过某个程度就会给予什么惩罚吗?还是说因为自己做了什么特别的事,触发了这种惩罚机制?

杨溯皱眉思索着,要说自己做了什么特别的事,那就是从宁沛手中抢走了那把神剑,还让对方损失了许多气运;因为这个事,所以天道对自己忍无可忍了?

杨溯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因为这把神剑在原著中是很重要的‘道具’,宁沛后期有好几次都是靠着这把神剑才化险为夷,自己现在将神剑抢走,算是极大地影响了‘原剧情’。

杨溯想了想,觉得可以暂时这样假设:自己的存在本身就会让天道产生排斥,这排斥是慢慢累积的,如果自己什么都不做,排斥累积的速度就比较慢,而随着自己不断地搞事情,排斥累积的速度就会开始加快,一旦自己做的事严重影响了‘原剧情’,或者说影响了宁沛这个‘主角’,那排斥增加的量就会瞬间飙升。

而天道排斥对自己的影响,杨溯先简单地将其归纳为会让自己运气不好。

也就是做什么事都会不顺利,总会遇到各种意外,各种危险;现在自己有这么明显地危机感,是不是说明这次的‘运气不好’会格外严重?

想到这里,杨溯脸色难看,要运气不好到什么程度,才会让有一个武圣跟随的自己都有危险?

虽然一切都还是杨溯个人的猜想,不过强烈的直觉告诉他,事实多半就是如此。

杨溯直接下了马车,找到不再隐匿的古明,“古师,朝帮在这附近有高手吗?”

古明一怔,“高手?沧州没有分舵,只有几个据点。”

杨溯沉吟一会儿,开口道:“两件事,一件是立马将消息传出去,就说我有危险,调动朝帮距离最近的高手过来;嗯,武道至少也要是半圣境界,天道要道基境,神道就得是分神境。”

听到这里,古明怪异地看了杨溯一眼,这样的高手哪怕在朝帮也是坐镇一方的大佬,不是说调动就能调动的;不过如果理由是帮主的儿子陷入危险,让他们过来救人,倒是可以紧急调动,但问题是杨溯现在安全的很,又有一位武圣在身边,能有什么危险?

要是换成刚出通州城那会儿,杨溯这样的命令古明肯定是不会听的,太胡来了;但经历了这么多事,杨溯的种种表现已经充分证明了自己不是那种纨绔子弟,相反,在同龄人中他都算出类拔萃,日后继承朝守义的位置也未必没可能,所以古明没有反驳杨溯,而是默默地听着。

“第二件事。”杨溯说到这里从怀中拿出那块在比试中沾染了宁沛血迹的石头,递给古明,“那个叫宁沛的天才武者,古师你应该见过他的相貌了,这石头上有他的血迹。通知暗堂的人,盯紧此人的踪迹,我要随时都能掌握他的动向。”

古明接过石头,点点头:“这个好办。”

“就这两件事,拜托古师了!”

古明见杨溯神情凝重,便不再多问,点点头,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朝帮在沧州是有据点的,每个据点都有暗堂的人,他现在就要去联系这些人,将消息传出去。

看着古明消失,杨溯这才稍微放松一些。此时这只队伍中,除了元战非和钱多,就只剩下五名虎卫和韩知春;当初那个剑修黄杨,早在曲州城司马家休养的时候,杨溯就让他跟着来接伤员的朝帮成员一起回去了,并且承诺他,只要他愿意留在朝帮,一应修炼资源管够。

那个黄杨资质是足够的,能够靠自修成为一名引灵境的剑修,有了朝帮的资助后,以后未必不能成为一名道基境的剑修,到时候就算是替朝帮多培养出了一名顶尖战力。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了,现在杨溯能够期待的顶尖战力,其实也有一个。

“应该快到了吧。”杨溯看了看身后,果然,片刻后,一道人影快速地朝这边赶来。

来人靠近后便拱手一礼道:“戚长威,见过朝公子,见过元前辈。”

此人正是在凌霄大会上被杨溯用不死药忽悠过来的拳法宗师‘九死拳‘戚长威。

元战非看了一眼戚长威就将目光移开,不怎么感兴趣;比试中杨溯竟然能打赢对方,元战非就知道这其中一定有猫腻,现在看来是那个小子不知用什么方法将此人拉上朝帮这艘船了。

其余人也都好奇地打量着戚长威,散修中成就宗师境界的本来就很少,“九死拳”的名头,众人都听说过,只是想不到自家公子出一趟远门,不仅拐回去一个修道天才,现在又拉拢了一位拳法宗师。

戚长威也在观察杨溯身边的人,看得他暗自咂舌。

元战非这位武圣不去说,那位笑眯眯的胖子很明显是一位宗师,而且境界很高,戚长威看不透,另外五名虎卫,竟然个个都是练窍一品的大成境界!这样一个阵容,哪怕元战非不出手,也能灭掉一些弱一点的大门派了。

不愧是天下第一帮!戚长威感叹着,他没有像元战非那样直接从山巅往下跳,一来没那个本事,二来他还有许多朋友要一一道别,所以他是慢慢走下山的。

一路上他都在犹豫到底要不要直接去找杨溯,他担心对方会翻脸不认人。

而现在见面后,杨溯就直接让韩知春帮忙给戚长威检查身体,并且承诺到了通州城后会拿出一样延寿的药物,这就让戚长威放心很多。

事实上以戚长威的本事,如果要加入门派,哪怕是去最顶尖的大门派也绝对是身份最尊贵的那类客卿,只不过他习惯了独来独往,不喜欢被拘束,这么多年才一直都是散修,只是没想到最后还是加入了朝帮。

朝帮当年血洗江湖,名声太差,这样的情况下,还愿意给朝帮卖命的江湖高手,大多都是些声名狼藉或者公认武德有亏的人。一旦戚长威加入朝帮的消息传出去,恐怕他这么多年在江湖上积攒的声望瞬间就会毁去大半,不知道会被多少人在暗地里痛骂。

这也是一路上让戚长威犹豫的原因之一,但最终他还是来了,和性命比起来,一点虚名又算什么?

戚长威的加入让杨溯放松了一些,他现在只能感觉到有危险,但是危险具体是什么时候来,以怎样的形式来,他一点都不知道。

如果是有高手单独截杀,他可以立马让元战非带着自己飞去丰州,找到朝守义。而如果直接是天劫降临呢?元战非可以帮自己扛天劫,而其余人也得在旁边谨防别人捡漏。甚至也有可能是突发疾病,那十个武圣也比不上一个韩知春……

杨溯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他只能做好自己能做的所有准备。

两天后的一个傍晚,古明回到队伍,告诉杨溯消息已经传出去了。

杨溯松了口气,正想开口,就见元战非突然站起身,看向远处的山峰。

“有人来了。”

杨溯一惊,“武道高手?”

“不,是天道高手。”

话音落下,只见远处的山峰上有一道白色的人影正御风而来。

所以这次的“运气不好”,是莫名惹上了什么高手吗?难道是当初那个琼台宗的报复?杨溯正思索间,那道白色的身影已经到了。

对方速度极快,眨眼间便到了众人眼前。这是一名一身白色纱衣,身材高大的女子,女子神色愤怒,双目通红,漂浮在空中死死地盯着杨溯。

“是你!是你!除魔卫道!除魔卫道!”

什么鬼?杨溯被女子盯得头皮发麻,正打算开口,对方已经一指点向杨溯,一道乳白色的光辉从她的指尖射向杨溯。

元战非已经来到杨溯面前,伸手挡住这道光辉。

叮!有锁链震动的声音,白色的光辉在元战非的掌中消散。

“阁下是何人?”杨溯高声问道。

半空中的女子愣了愣,随后说道:“昆仑上清池,当代守镜人!”

上清池每一代守镜人都没有名字,只能以守镜人自居。

听到这个杨溯也是一愣,上清池守镜人的名号他是知道,关键自己怎么会惹到对方?莫名其妙啊!

“不知阁下为何出手?”

空中的女子眼神复杂,神情挣扎,但最终全都化为凶戾。

“除魔卫道!”

谁特么是魔啊?杨溯想骂人。

元战非冷笑一声,直接拔地而起。

管你什么守镜人,装神弄鬼,打趴下就是了!

与此同时,在一条小路上,一名男子突然抬头看向远方,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他将背后被麻布包裹的两截短枪取出,拼接在了一起。

有人持枪而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