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杨拴儿又和我谈了老半天,我这才摸清了他的意思。

原来这只是一个误会。他以为我得到的那些个东西,都是来路不正当的。那也难怪。他当然不明白我现在的情况。他不知道我已经是一个特殊幸福的人了,能够要什么就有什么,都可以给变出来。我完全有权利享有这些东西,丝毫没有什么不正当。

他虽然那么误解了我,可是他倒的确是打心底里佩服我的。你瞧,他专心诚意要跟我交朋友,就宁愿从他学校里溜出来找我,这一片好意难道不令人感动么──只是他认错了人。

可是,这一切怎么能告诉他呢?我怎么跟他解释呢?

所以我只是劝他回他学校里去,别三心二意的。我还对他讲了一些大道理,因为我没有别的什么话可以说。我说明一个青年必须学习,因为学习对于一个青年有无比的重要性。他杨拴儿既然是一个青年,那么就应当回去学习,而不应当溜出来不学习。最后,我希望他能把我的意见好好想一下,说不定可以在思想上提高一步。

可是他有他的见解。他说:“我要是没有别的门路,那我当然──没的说,只好乖乖儿的去学好,去读书,可是一有了别的门路──比如说,能跟上你这么一位角色,咱们就能过上自由自在的好日子,那我──你想想,那我又何苦再圈在学校里傻学习呢!我如今特为来找你,我豁出去了……”

“呃呃!”我不让杨拴儿再往下说。“你别把我误会了,我可不是……”

“你是真人不露相,我知道,”他亲切地拍拍我的肩膀。“可是咱们哥儿俩

──这,这!”他怪里怪气地翘翘下巴,还扬了一下眉毛。“你刚才小小儿露了那么一手──可真,呵!神不知鬼不觉,连我也没看出你在哪儿做了手脚。我对你只有四个字:五,体,投,地。这是真话。”

接着杨拴儿还赞不绝口,认为我的本领简直赛得上什么“草上飞”,他还说,我这号人物儿该有个名副其实的称号,可以叫做“如意手”,再不然就叫“通天臂”。

你瞧!就这么着,跟他实在说不到一块儿。他说的那一套又还有些我听不大懂的。我急了,再三劝他别跟我,跟了我没好处。他也急了,红着脸直赌咒,说他并不是闹着玩儿的:“我要有半句戏言,立刻就五雷轰顶!”

我们站着谈一阵儿,又走一段儿(怕路上的人注意我们)。然后又站着谈一会儿。

时候可已经不早了,我就说:“咱们以后再讨论,行不行?我劝你还是先回你学校里去……”

“不行了,”杨拴儿忽然垂头丧气的,“学校我可回不去了。我也回不了家。我没路可走了。”

“那你……”我也觉得十分为难,不知道要怎么往下说。

“住的地方倒还好办,什么角落儿里都成,可是没得吃的。我身上一个大子儿也没有。”

“啧,你瞧你!”我忍不住要怪他。“可怎么办呢?”

“可怎么办呢?”停了一会,他才又告诉我:“我连晚饭都还没着落呢。”怎么,原来他还是饿着肚子找我来的!──

“嗨,你不早说!”

于是我拉着他上了夜宵店,让他吃了一个饱(反正我兜儿里随时可以变出钱来)。他可高兴了,一面吃着,一面谈着,还喝了两杯白酒。我们走出店门以后,他就问:“王葆,你会抽烟不会?”

“谁会那个!”

“我教你,好不好?”

“谁学那个!”

“可我真想抽两口儿,怎么办呢?请请我吧。”

我不同意。

他叹了一口气,说:“我可真摸你不透。你一会儿那么大方,一会儿又那么小器。”

“嗯,我小器呀?我只是……”

“嗯,我知道了!”他两手在肚子上一拍。“敢情你是要让我自己来想办法。你想要试试我的手段,看我够不够得上做你的小兄弟,是不是?”

“什么……?”我还没听明白他的话,从他的举动里可看出他的意思来了:他想要去偷!

我使劲拉住他的膀子:“那可不行!你还是学生呢。我可不许你……”

“呃呃呃,”他悄悄地挣扎着,“瞧我的,瞧我的。”

“不害羞么,你,”我几乎拽他不住。“我嚷了,噢!”

我真是有点儿着急。心想,这么着倒还不如给他买一包了。我觉得我有责任来制止他那种不正当的行为。……

我刚这么一转念,手上就突然出现了一盒双喜牌的纸烟,要藏都来不及藏。杨拴儿可鼓起了一双眼睛把我傻盯着,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

“真可恶!”我暗暗地骂着宝葫芦,恨不得有个地缝好钻进去。

忽然我觉着我的手给人抓住了,──那是杨拴儿,他亲亲热热地捧着我的手,压着嗓子叫:“真是真是!……啧,如意手!我这才知道,是你自个儿要露一露

……”

“别瞎闹!”

他脚一跺:“孙子跟你瞎闹!我知道我刚才错了:我太不自量了。我只是要尊你为兄,其实我还不配。我得──我得──要是你不嫌弃,我得拜你为师。”

他还赌咒说,他从来没见过一位像我这么高的本领的,只不过在剑侠小说或是侦探小说里读到过一些。这回──

“这回可给我访着了!”

我哀求他别往下说,他可越说越来劲。

我要走开,他可老是跟着我。

同志们!假如你们做了我,不知道你们会有怎么样个感觉。当时我只是觉着热得难受,脊背上还好像有什么虫子在那里爬似的。其实我这个人并不难说话:谁要是说我本领好,说我有成绩,我倒没有意见。我也并不太讨厌人家赞扬我。可是现在──瞧瞧我!──一身的白毛汗!我这才知道,受人赞扬也不一定就很舒服:这得看看赞扬你的是哪一号人,所赞扬的是哪一号事儿。

我还是得想个法子脱身:“对不起,咱们可不能多谈了。我还有点儿事。”

杨拴儿挺热心地问:“什么事?要不要我帮忙?”

“我是──我是──我得去看电影,”我想出了这么个理由。“我跟郑小登约好了的。票都早买了。”

这总不能再跟着我了吧。

他问明是什么电影院,哪一场(我胡诌了一套),他就拉着我的手:“走,我送你到门口。”

接着他叹了一口气,又说:“我知道你瞧我不起,我知道。”

我没言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