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我的口腔受伤了,为什么要说口腔?因为我从牙齿到牙龈,从舌头到腮帮都疼,整张嘴都肿了起来。据医生说是我最近工作压力太大,内火太旺的缘故。“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这句俗语现在作用在了我的身上,何况我还不仅仅是牙疼。我连说话都要尽量保持嘴唇、舌头最低限度的运动,所以说出来的话都是含含糊糊的,听不清楚。这个时候,米小妮的作用得到了完全的发挥,因为只有她能听得懂我说什么。

现在吃饭对于我来说比说话还要可怕,我只能对着自己喜欢的菜“望菜兴叹”,喝粥喝汤保持食物清淡是我现在必须做的事情。和米小妮坐在饭堂里,看着她吃得不亦乐乎的样子,我就生气,因为明摆着她是故意的。

“老大好,美女好。”汪兆冰这家伙凑了过来。

“嗯。”我哼了一声作为回应。

“听说老大你生病了。”汪兆冰很关切地问道,还算这小子有点良心。

“牙疼。”我回答道。

很明显汪兆冰不知道我说什么,茫然地看着我,我用眼神示意米小妮给我翻译。

“他说他牙疼。”

“哦。”汪兆冰很疑惑地看了看我们俩,“老大,我听说总监最近又要有新动作了。”

“他又想干什么?”这位总监什么都不懂还经常要搞点事情,想证明自己还有点能力。

“他又想干什么?”第二句是米小妮帮我翻译的。

“他要停掉我们正在做的项目,去搞一个什么新项目,听说是他联系的合作单位。”这位总监什么也不懂,但是懂得怎么给自己捞好处,不用想,这个什么新项目的合作单位一定又给了他什么好处。

“王八蛋,白痴,什么也不懂,就会自己捞好处。”反正别人也听不懂我说什么,我总要发泄一下这段日子心中早就积压许久的不满。

“王八蛋,白痴……”米小妮一边吃饭一边直译我的话,说到白痴才意识到不对,可惜的是在这儿停下来就只剩下脏话了。

汪兆冰还能理解她是在翻译我的话,隔壁临桌的人可不明白,一起转头看着米小妮。米小妮气得用指甲在我腿上狠狠地掐了一下,毫不示弱地看着周围看她的人群:“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骂脏话?”

我请了三天假,连上周末我可以休息五天,话都说不清楚,工作起来实在不方便,我不能总带着米小妮在身边。当别人休息的时候我在工作,我就会有一种特别的成就感,觉得自己特别知道努力奋斗;当别人工作的时候我在休息,我就会有一种特别的优越感,觉得自己特别懂得享受生活。反正不管是我休息还是别人休息,我都觉得我的状态是最好的。

睡在阳台椅子上,哼着小调,不用计较待到什么时候,反正明天不用上班。我听见米小妮拉玻璃门的声音,就冲着隔壁说:“你来了。”

隔壁没有声音,但是我确定米小妮已经在阳台:“米小妮我知道你在,干吗呢?”

“话都说不清楚,你就少说两句。”米小妮还在为中午餐厅的事情生气呢。

“好了,我又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了哈!”

米小妮哼了一声不理我。

我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是老总来电。

“喂,米小妮,快点帮帮忙。”我紧急呼叫我的专业翻译。

“帮什么忙?”

“帮我接电话啊!”

“不干。”

“别闹了,快点帮忙。”我把电话从阳台隔着墙递过去。

“喂,什么事?”米小妮接过去冲着电话毫不客气地喊道。

“你轻点,那是我们老总。”

“你找陈超啊?他现在话说不清楚,我帮他翻译,他在我旁边,你有什么事儿请说吧。”还好米小妮知道这关系到我的前途,声音缓和了下来。

“你老总问你身体怎么样,要你多注意休息。”米小妮转述老总的话。

“哦,你帮我谢谢他。”

“他说谢谢你关心。”米小妮这个翻译还是非常不错的。

“你们老总问你和××公司合作的案子在哪里?”

“我已经交给小王负责了,问小王拿就可以了。”

“他说已经交给小王了,你找小王就可以了。”

“你们老总问××项目的分析报告怎么还没做好?”

“那个是售后部门负责的事。”我有点抵触情绪,好不容易放个假,还什么事都问我。

米小妮迟疑了一下:“他说,这个是售后服务负责的,你可以找他们询问一下。”

“你们老总问你在家的时候能不能想一下关于××项目的事情,写份建议书。”

“搞什么,我现在是放假哎,还要我做这做那的。”

我刚才只是发牢骚,还没给正式回答,米小妮已经帮我翻译了:“他说他现在在放假,不要叫他做这做那的。”

我很想抢回手机,可是没法抢。我还在发呆,米小妮把电话递了回来:“你们老总说那你好好休息吧。”

……——

放假的时间总觉得过得太快,我每天都睡到中午才起来,吃点东西,再晃荡一下,翻会儿电视,看会儿杂志,收拾下屋子,就晚上了。

晚上是一定要去米小妮家蹭饭的,不然我就只能吃泡面了。不过最近米小妮的厨艺似乎越来越长进了,绝对不像以前只会热热成品,现在简单的菜式已经全部自己来了。为了让米小妮保持这个良好的兴趣,我毫不吝啬地将夸赞之词都给了她,以鼓励她再接再厉。

“不错啊,现在荤菜也可以烧得这么好了。”我边吃着肉圆,边夸奖着。

“那是饭店买的。”

“哦,这个凉拌海带丝酸中有甜,恰到好处啊。”

“那也是饭店买的。”

“你能不能告诉我哪个不是饭店买的?”

“都是饭店买的。”

“今天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谁规定一定要我做饭给你吃的?你现在整天放假在家,就不会做顿饭给我吃啊。”米小妮说得也对哦,我蹭饭蹭习惯了,都忘记米小妮没有做饭给我吃的义务了。为了让米小妮有更好的兴趣以后继续做饭给我吃,我确实应该在这两天好好表现一下,反正我也闲着。

作为一个男人逛菜市场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反而应该是一件光荣的事情,说明这个男人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不过也是件无奈的事情,说明现在社会对于男人的要求越来越高了,我真怀疑现在所谓的男女平等的说法根本就是女性特权的掩饰。(这么说会不会有人想扁我?)

你不要小看我,我从小就极其具备当一个厨师的天赋,看过老妈做过一次的菜我就可以自己做出点样子。记得有一次下大雨,我父母和米小妮父母都被困在单位回不来,米小妮又饿得和我耍赖,拉着我的衣服哇哇大哭。我对米小妮的哇哇大哭从来都是举手投降的,所以我只有下厨给她做饭。我记得当时我做了一道甜得过分的糖醋白菜和一道咸了一点的青椒土豆丝外带一锅半焦的米饭。你问我饭怎么会烧焦?那你一定岁数不大或者很有钱,我小的时候根本没有电饭锅这样东西,就是一般的锅煮饭,水量掌握不好,时间烧得过长对于我这样的新手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饿坏了,米小妮对于我做的饭菜给予了极大的赞赏,因为她吃得比平时至少多了5成,就连我自己也把烧焦的那部分饭吃得精光(没焦的那部分让给了米小妮这个小丫头啦)。

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又要给米小妮做饭,不知道这次她会不会像以前那么给面子。我买齐了各种需要的食物材料、配料以及作料。我现在的水准早就不再是当年那么矬了,怎么也要做几道像样的菜式让米小妮见识一下。

“米小妮,你在干吗?”我边洗菜边打电话给米小妮,怎么看都有种家庭妇男的感觉。

“上班啊,好无聊哦。”

“下班有约会吗?”

“现在没有,不知道一会儿有没有。”

“一会儿也没有了,我先约你了,下了班乖乖地给我回家。”

“为什么?”

“回来不就知道了,记住啊,谁再约你都给我推了。”再三交代米小妮,不然我辛辛苦苦做的菜没有人分享多可怜啊!厨师最大的成就不在于做菜给自己吃,而是做菜给别人吃,看到别人吃得满足就是厨师最大的心愿,这样说来厨师这个职业还蛮伟大的哦。

所有准备工作就绪,躺在沙发上休息。再等20分钟,我就开始动手,米小妮下班到家正好可以品尝到刚上桌的美食。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大厦的固定电话号码(我们大厦所有固定电话号码,前面4个数字相同),不会是米小妮说晚上不能回来吧?

“喂。”

“我是路涵。”

“哦,有事吗?”

“我想今晚请你吃饭。”

“请我吃饭?”我心里一阵激动,路涵主动约我哎,多么难得的事情。可是我又想起我的菜还在厨房呢!

“你有事啊?”路涵听出我语气中的犹豫。

“没有,没事,没什么事。”“重色轻友”的我看来又要得罪米小妮了,这些菜只好留着明天做给她吃了。

我最怕的饭店就是装潢华丽的大门口站着两排服务员,进去一个客人就齐声说“欢迎光临”,因为我总觉得听在耳朵里就变成了“欢迎花钱”。我始终认为这样的饭店纯粹就是浪费钱的地方,菜式不见得比一般的饭店好多少。可是路涵挑了这么家饭店,我也不能有什么异议,只是惦记着一会儿自己还是要很有风度地付账。现如今的社会,美女能说请你吃饭就是无上的光荣了,可是没说不用你付账,这也是“行规”,只是不知道这是谁定的行规。

“其实我今天找你,是有事情想请你帮忙。”酒过三巡进入正题,我知道路涵每次找我都一定有事,多半还是我不喜欢的事情,可是我还是要来,“男人就是贱”这句话似乎用在现在的我身上挺适合的。

“有什么事?说吧。”

“我男朋友回国了。”

“你男朋友?”我没想到路涵还称那个家伙叫男朋友,而没有加上一个“前”字。

“嗯,他说他觉得最爱的人还是我,所以和美国的那个女孩儿分开了,回来找我。”我看是他被那个女孩儿甩了吧?真不明白平时看上去挺聪明的路涵,遇到那个家伙就变成了笨蛋。

“你要我帮什么忙?”

“就是上次你在我们家的时候,视频被他看见了,他有点生气,我想找你和他解释一下。”我似乎开始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虽然路涵的男友向路涵提出了分手,但是路涵并没有因此真正放下这段感情,之后还一直保持和她男友的联系。上次找我去演戏,也许根本不是为了证明没有那个家伙可以过得很好,而是要刺激那个家伙。现在那个家伙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从美国回来重新和路涵在一起。如果事情是这样的话,我连垫背的可能都算不上了,完全成了利用工具啊!我无奈地摇摇头,心里有种很堵的感觉。

“那你想我怎么和他解释?”算了,既然我好人都做到现在了,就继续做下去,求一个功德圆满吧。

“找机会我约他出来,你当面和他解释好不好?”

“好的,没问题。”

“不过……”路涵犹豫了一下,“你可以两个人去吗?”

“两个人?为什么?”

“你带一个女朋友去,这样解释起来比较方便一点。”路涵说得没错,我有女朋友的话对于解释这个问题确实有很大的帮助,不用多费唇舌。

“可是我没女朋友。”

“你临时找个人帮一下忙吧!米恩挺合适的。”晕倒,连人选都替我想好了,也算煞费苦心了。

“我是没问题,她愿不愿意我就不能保证了。”

“我相信你一定能说服她的。”路涵又用那双清澈的大眼睛看着我,我知道我又要答应了,只是这次我觉得那个眼睛不那么清澈了。

回家之前,去超市买了一大瓶健康饮料,米小妮最喜欢的,求人办事,怎么也要送点礼啊!现在就是个礼尚往来的社会,谁叫咱们是礼仪之邦呢!

敲开米小妮的门,就看见米小妮用愤怒的目光向我宣泄她心中的不满。我知道她一定正为晚上把她叫回来吃饭,却只看见一堆生菜生气呢。不过要解释也要有解释的机会,我从门缝里硬是挤了进去。

“你最喜欢喝的,我帮你放冰箱里面。”我走进厨房,看见所有的东西全部和我走的时候一模一样。

“你吃晚饭了吗?”

“没吃。”

“你干吗不吃晚饭啊?都几点了,会饿坏的。”

“饿死拉倒。”米小妮又把她的嘴唇噘得老高,你别说一般人撅嘴噘成这样一定很难看,但是米小妮就不一样,这丫头的嘴唇长得也忒好看了,就算这么噘着,也颇有一种诱人的性感(你能不能先不谈嘴唇的问题,解决一下心情问题?我自言自语说)。

“我知道,都是我不好,我真的是因为临时有事,我现在帮你做饭。”

“不稀罕。”虽然米小妮嘴上说不稀罕,可是我还是老老实实地去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来尝尝我的手艺。”

“不尝。”这丫头这次还挺坚定。

“不尝会后悔的哦,你没闻到诱人的香味啊?”

“还诱人的香味呢?你不过就会煮半焦的饭,很甜的白菜和很咸的土豆而已。”丫头居然对她那么小时候发生的事情还有记忆。

“那怎么能比,这么多年我可是长进了不少。”

“没看出来,连不守信用这条也没见你有长进。”

“我小的时候就不守信用?”这个回答实在太无奈了,根本就是承认现在不守信用了,还纠缠什么小时候啊?

“当然了,有一次在爸妈单位门口,你叫我在传达室等着,你进去找人把我们带进去,结果你自己在里面玩得把我忘记了。”

那次我进去原本想找父母把米小妮带进去(因为单位规定没有大人带小孩子不能随便进出,所以要留一个在那里做“抵押”),可是跑进去遇到几个小男孩儿,玩得兴起就忘记进来的目的了,米小妮就在传达室待了一下午。

“那是记性不好,不是不守信用。”

“那有一次,你答应我爸妈去接我放学,结果自己被老师留堂就直接回家了。”

“那我是以为迟了你可能已经被你父母接走了才没去的啊。”

“可是我在学校门口一直等你,我爸妈来接我都没走,就怕你来了找不到我。”那次米小妮丫头还真倔,非要坚持在学校门口等我,说我一定会去的,她父母去接她她都不肯走,一定要我去,怕我找不到她会着急。最后,还是她老爸找到我老爸,把我带过去才把这小丫头给弄回来。

“那也是误会,不算不守信用。”

“有一次……”

“行了,我是不守信用,我知道错了,我现在意识到这个问题非常严重,我以后一定改,对米小妮说过的话一定遵守,答应米小妮的事一定做到!”不能让米小妮说下去了!这丫头的记忆力也太惊人了,这些事情要不是她提醒,我早不知道忘哪儿去了。再让她继续往下说,我实在不敢想象我小时候还做了哪些糗事……

“这还差不多,”米小妮看到我认错的态度,颇为得意,“你在干吗?”

“我试一下菜的味道啊。”我拿着筷子看着米小妮。

“那是做给我吃的,你不准动。”

我很无奈地给米小妮让个位置,看着米小妮一道菜一道菜地品尝起来。

吃完饭,我又服侍米小妮在沙发上坐下,倒上一杯米小妮最喜欢的饮料,接着去厨房收拾碗筷,清洗干净。我看我真是有成为家庭妇男的潜力哦。

“这下满意了吧,大小姐?”

“马马虎虎。”

“还马马虎虎,要不要我帮你把地也抹了?”

“今天不用了,下次再说吧,你现在可以说了,有什么事求我?”米小妮对我的了解,绝对在我对米小妮的了解之上。

“没什么事啊!”虽然我确实有事情要请米小妮帮忙,但是我不能这么直白啊,怎么也要含蓄点,要不然感觉像在做交易多不好。

“再给你一个机会,说不说?”

“我真的没什么事。”

“三。”

“数什么数啊?”

“二。”

“你别无聊啊!”

“一。”

“你能不能当我女朋友?”我只能屈服地迅速将我的目的说出。

米小妮一下愣在原地,3秒钟后才有所反应——拿着靠垫追打我:“陈大虎,你又想作弄我。”

我一边躲闪,一边解释:“米小妮,你先听我说,哎呀,你别打头啊!你听我说啊,怎么解释也不给解释,哎呀,说了不要打脸的。”

“你说的是不要打头。”

“脸不是长在头上的?”这个时候我居然和米小妮讨论起这么无聊的问题。

米小妮打得累了拎着靠垫,单手叉腰,看着我:“解释吧。”

“你怎么看着这么像女混混儿。”在米小妮的靠垫再次举起之前我连忙说,“行了,我是想找你假扮女朋友。”

经过我的一番详细说明,米小妮对于我和路涵发生的事情有了基本了解。

“你找我假扮女朋友就是去给路涵解释?”

“嗯。”

“就因为路涵,你就低三下四地向我承认错误,帮我买东西,帮我做饭,帮我洗碗,讨好我?”

“怎么这么说,对你好那是我打心里面愿意做的,请你帮忙那也是建立在我们俩20多年深厚感情上的,和路涵无关。”

“借口,不帮。”

“为什么?”

“我就看不惯你为了一个女人变成那样。”

“我变成哪样了,我对你好那可是20多年一个样啊。”

“不帮就是不帮。”——

嘴上说不帮,米小妮不会真的不帮我的。在路涵的安排下,我、米小妮、路涵以及那个男人进行了一次四方会晤,地点就在一家西餐厅。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我不得不承认,从外形上说他确确实实是一个帅哥,无论身高、体形、面貌都非常好。我不想说路涵太注重外貌,而实际上有谁不是注重外貌的?男人喜欢美女,自古以来就是,每个男人都一样,包括我自己。女人同样喜欢帅哥,只是这一点表现得没有男人那么明显。在有些时候,女人会更“理智”地将金钱、权利等条件摆在相貌之前进行选择,所以弱化了相貌的功效。但是实际上女人喜欢帅哥的程度一点都不比男人喜欢美女弱。另外,从路涵那儿知道,这个家伙去美国自费留学,学成毕业之后目前受聘于美国一家不错的电子科技公司任部门主管。这样条件的男人如果空降在陌生女人面前,我想她们多半会惊喜得叫出来,少半会含蓄地窃喜。如果有不喜欢的,那她可能属于不喜欢男人的那种。

经过简短的寒暄之后,我就立刻开始主题,因为我对这个男人从来不抱有好感,这次委曲求全来做这么无聊的解释,已经到了我忍耐的极限,所以我想早点结束这次无聊的“会晤”。

“Mark是吧?”去了美国自然不用中文名字了,“其实我们今天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和你说明一下,我和路涵之间只是普通朋友,没任何关系,请你放心。”

这个叫Mark的用右手食指戳着自己的眉心,做出一个自以为很酷的样子:“你是不是觉得我智商有问题?你这么说我就会相信了?”这个家伙的语气一点也不客气。

“不是你智商的问题,而是这是事实,今天我女朋友也来了,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我不想发脾气,以免搞砸这次解释,就让这家伙嚣张一次吧。

“你女朋友?哼。”这家伙冷哼一声,做出一个不屑的表情,“随便找个人来就说是女朋友?你们怎么证明?”

“证明?你想怎么证明?”

“你们俩接吻给我看,要舌吻。”那个家伙将身体靠在靠背上,就差没把脚跷到桌面上了。

看着这家伙一副扬扬得意看穿我的神情,我就想打他。我准备将愤怒的眼神投向他的时候,中途被路涵的眼神截住。路涵很抱歉地看着我,向我点点头。其实我也为路涵喜欢这么一个男人而感到愤愤不平过,但是就各方面条件来说,这个男人确实很不错。如果你说他品性低劣,他又有多低劣呢?去了美国,找了新的女朋友?这么多年的远距离恋爱,你觉得有多少人可以坚持下来?有多少人可以忠贞不贰地守护自己的爱情——在这份爱情已经被距离和时间慢慢冲淡的时候?你说他小气,尖酸?确实他对我的态度足以让我有理由扁他,但是如果换位思考一下,你在外多年,在视频上看到你女朋友被另一个男人抱进房间一个多小时,你会怎么想?算了,今天是展现我大度的时候了,就不和他计较了。

我的眼神中途转变得柔和后看着这个家伙:“接不接吻那是我和我女朋友的事情,没必要向任何人证明。”

“连接吻都证明不了?你找的这个临时女朋友太不专业了。其实也无所谓,我今天来不是看你是不是有什么女朋友的,而是看清楚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现在我知道了,路涵的档次还不至于低到看上像你这样的,所以我相信她不可能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见过那种特别欠揍的表情没有?现在这个绝对就是!

“可惜路涵的档次低到了看上你这种垃圾的层次。”米小妮在我的教育下,今天一直都保持沉默,可是在我被诋毁之后,这丫头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我从小就不让别人欺负米小妮,米小妮同样从小就护着我,连我老爸每次教训我,都是米小妮很执著地挡在我前面,张开她弱小的手臂保护着我,使得我免受了不少的皮肉之苦。

“哦,临时女朋友开口了,这样就有点像了,早应该这样护着你的临时男朋友了嘛!”这家火一直“临时”“临时”地强调不停,听着十分别扭,“这样才有敬业精神嘛!对了,你是他花多少钱请来的?平时在哪个夜总会上班?留个联系方式,我也可以给你介绍生意。既然收了人家的钱,就做得真实点,舌吻一下来证明你们是男女朋友。”

我承认我刚才对这个男人的判断错了,这个家伙根本就是一个低劣无耻的垃圾,他居然用这种词语去侮辱米小妮。我已经说过了,我只允许自己欺负米小妮,绝对不允许别人欺负米小妮。

在米小妮的脸色转青发作之前,我已经发作了:“你叫‘妈的’(Mark)是吧?你还真他妈的败类,你要证明什么?你怎么证明你是你妈生的,难道叫你妈再生你一次给我们看看?”

“你……”终于看到这个家伙愤怒的表情,感觉上很滑稽的愤怒表情。

“你什么你,我还真不明白路涵怎么会喜欢你这种垃圾,我告诉你,你就祈祷路涵不要把你甩了,她甩了你之后,你千万别让我遇到。”这只是一种虚张声势的恐吓手段而已,我没有打算对他做些什么,最好我再也想不起曾经见过这样一个人。

在这个家伙还在酝酿怒火考虑该对我采取什么样的行动以确保面子的时候,我看了一眼路涵,接着抬起我的手臂对米小妮说:“老婆,生气了,回家。”

米小妮愣了一下,笑着挽着我的手臂一同走出餐厅。我十分纳闷我这句老婆是怎么叫出口的,还叫得很自然。难道因为虽然和这个家伙动了真火,还是想替路涵解释清楚我和她的关系?还是我心里面……算了,这个问题不能想的……

这件事情之后,我就尽量躲着路涵,除了觉得有些抱歉之外,更多的是对于她喜欢这个男人感到的失望吧!路涵似乎也刻意地回避着我和米小妮,所以我们之间没了交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