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罗飞又打开手机里的通讯录,随便找了个靠前的号码拨出去,通讯录上这个号码的名称叫做“嫒嫒”,按照拼音规则排在了通讯录的第一位。

这次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一个女人在听筒那边发着嗲:“哟,帅哥,今天想起我来了啊?”

罗飞皱了皱眉头,对机主的身份有了猜测,反问道:“你认识张建南?”

对面的女人听出不对劲,立刻换上了很不善的语气:“你是谁?张建南人呢?”

罗飞的猜测得到了印证,他不再搭理电话那头的女人,直接把手机挂断,然后连同证物袋一起递给小刘:“收好,这是死者的遗物。”

小刘接过手机,同时下意识地瞟了眼不远处的死者——尸体出现在湖滩上,而手机却遗留在快艇中,这说明了什么呢?

罗飞也在思考着这个问题,不过他的目光却是看向了广袤的湖面。湖水泛着绿光,即使是在阳光刺目的夏日午后,也仍能给人带来一种幽冷昏暗的感觉。罗飞的眼神专注而锐利,似乎要直刺破平静的水面,看透那些隐藏在幽幽碧水下的秘密。

罗飞的这番沉思直到彭辉到来后才被打断。后者手拿着几页打印纸,脚步匆匆地赶到码头上:“罗队,你要的资料整理好了。”

罗飞立刻转身下了快艇,他接过那几张纸扫了一眼,正是张建南、凌广锋和郑天印的个人信息,除了照片之外,还配有详细的履历资料和性格分析。罗飞赞了句:“很好。”然后又突然问道:“13020011590,这是不是凌广锋的手机号码?”

彭辉连忙翻出自己的手机通话记录进行查看:“对,13020011590,是凌广锋,怎么了?”

“十四点十一分,凌广锋给张建南打过电话,俩人通话一分多钟。这个情况你们了解吗?”罗飞一边看资料一边问道。

“是有这么回事。我们是通过现场目击者了解到的——张建南这次来度假村带了一个女孩,这个女孩一直陪在他身边。你是怎么知道的?”彭辉显得有些迷惑,罗飞并没有机会和那个女孩接触到,而且他怎么能对具体的通话时间都掌握得那么精准呢?

“我们提取到了张建南的手机。”小刘得意洋洋地晃了晃手中的战利品,“在快艇上找到的。”

彭辉露出懊恼的神色,这么重要的线索居然被自己漏过了,这的确是个令人遗憾的失误。

相比于小刘炫耀般的神情,罗飞却只是淡淡地笑了笑,然后他对彭辉说道:“你去把那个女孩找来吧。”

彭辉点头离去。罗飞此时已将那些资料快速地看完了,他将资料转交给自己的助手:“你也看看吧,然后我们讨论一下。”

小刘立刻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那几页纸上。别看他平时嘻嘻哈哈的,但工作起来也并不含糊。

第一页的最上方便是死者张建南的大幅照片。他微倚在一辆白色的宝马轿车旁,精神奕奕。

小刘认出这宝马车正是自己在停车场看到的那辆。不久之前他还曾对车的主人暗慕不已,没想到对方已经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难免令人感慨世事之难料。

从照片上来看,张建南是个不折不扣的帅哥:身材高大,剑眉虎目,脸庞上棱角分明。一身名牌的tshirt和牛仔裤,墨镜很随意地搭在手指上,若有若无的笑容挂在嘴角,那种男人的魅力几乎令人无法抵挡。

照片下方的文字描述是经过彭辉整理筛选过的,主要是显示与案情有关的个人资料,内容如下:

“张建南,29岁,白羊座。毕业于本市艺术大专,曾在夜总会担任领班和DJ。相貌英俊,性格外向,能说会道。交友甚众,尤其擅于博取女人的芳心。去年年初在夜总会与沈萍相识,立刻展开猛烈的追求,半年前与沈萍结婚。婚后辞去工作,频繁出入于本市各种高档娱乐场所,花钱无节制并且暗中包养多个情人。但近一个月来,他的手头似乎比较紧张,曾多次向周围的朋友借款,据说是在外面欠了不少赌债。”

看到这里,小刘有所收获,分析道:“这么看来,张建南和沈萍的婚姻的确出现了问题。张建南需要向朋友借钱还赌债,说明在经济上已经受到了沈萍的控制。那么凌广锋说沈萍在秘密策划离婚,这个可信度就比较高了。”“嗯。”罗飞点点头表示认同。

小刘得到队长的鼓励,精神头“噌”地长了一块。他兴冲冲地将资料翻过一页,继续往下看。

这页纸的最上方仍然是一名男子的照片。不过和张建南相比,这个男子实在是寒碜了很多。他身形瘦小,可能连一米七都还不到;小小的眼睛藏在硕大的玻璃镜片后面,那近视看起来至少也有五百度以上;头发腻乎乎的,软软地搭在脑门上,又长又乱;他的穿着也很难说得体:一件半旧的白色衬衫,领口处露出内衣的痕迹,下半身的西裤也是松垮垮的,过长的裤脚遮住了皮鞋,给人一种很不利落的感觉。

然而在照片下方,这名男子的履历却又令人肃然起敬。

“凌广锋,28岁,天蝎座。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硕士研究生。性格内向,喜安静。交友不多,但口碑甚好。高中时和沈萍是同学。凌广锋考入清华大学期间,俩人间曾有过一场‘柏拉图式’的恋爱,但凌广锋毕业回到龙州之后,俩人却因生活方式相差过大而分手。凌广锋对沈萍似乎念念不忘,因为他分手几年来再未找过女友。俩人多年来仍然时常保持着朋友间的联系。”

“清华的高材生啊。”小刘赞叹道,同时又转回目光将那照片再次审视了一遍,然后他忍不住摇摇头,“从外表真是看不出来呢,就这照片,还真有点‘技术民工’的意思。”

“技术民工?”罗飞第一次听说这个名词,颇有些不解。

“呵呵,这是网络上的流行语,用来形容这些高学历的工科毕业生。他们学识丰富,在各自的专业里都是技术高手。不过他们往往其貌不扬且不修边幅,与人打交道的能力也比较差,只知道沉浸在自己的技术世界里,整天除了工作还是工作,在这一点上就像是劳苦的民工一样。所以就有了‘技术民工’这个词。他们自己似乎也认同这样的称呼,还经常挂在嘴边自嘲呢。”小刘难得遇到罗飞不懂的事情,说起来神采飞扬,头头是道。

“技术民工……”罗飞轻轻重复着这个词,心中则感叹中国文字的神奇——用如此精短的语言便活灵活现地勾勒出了一类人群的特征肖像。的确,这样的技术人员有着某些与民工相同的特质,罗飞并不觉得这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因为他们和民工一样,是这个世界真正的建设者,“民工”这个词理应获得人们更多的尊敬。

可惜的是,社会上绝大部分人的想法却和罗飞是不一样的,他们欣赏的是那些享受财富而不是创造财富的人,是那些擅于表现而不是独蕴内涵的人,就好比张建南和凌广锋,当这两个人同时出现的时候,人们的目光往往会集中在前者的身上,而后者注定会在一个无人关注的角落里独自寂寞。

沈萍是不是也由于这些原因才和凌广锋分手的呢?当她投入张建南的怀抱之后,也许这才比较出前男友的好来。所以她要在离世之前和张建南离婚,这个计划只有凌广锋知道,说明后者终究是她心中最值得信任的人。

在罗飞思索这些问题的时候,小刘已经把资料翻到了最后一页,他的目光遽然跳动了一下,这也是罗飞不久前翻到这页资料时出现过的神情。

让他们动容的正是照片上的那名男子——翡翠湖度假村的老板郑天印。

成熟、敏锐、干练、老辣——这就是郑天印给人带来的感觉,而这感觉仅仅透过一张照片便已经清晰无误地传递了出来。他长着一张国字形的方脸,浓眉眀目,面部表情和蔼可亲,但那眼神中却透出一种锐利无比的感觉,即使只是和照片对视着,你也会觉得这个人早已看透了你的心思,他完全能够将你的一举一动掌控在鼓掌之中。

由于这个人自身给观察者带来的感觉过于强烈,他的穿着打扮相形之下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小刘的目光在那照片上停留片刻后,已情不自禁地惊叹道:“这个人可不简单。”

是的,这也正是罗飞的判断。如果说张建男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凌广锋是颇具内涵但貌不惊人,那郑天印则是一个内外兼修,各方面都令人不容轻视的厉害角色。

这个人的履历资料也说明了同样的问题。

“郑天印,41岁,摩羯座。早年参军,专业后经历复杂。摆过地摊、开过饭店,还干过拆迁工程。为人精明,擅于交际,遇事极为冷静,能够在任何情况下为自己谋求到最大的利益。性格坚韧,曾被人骗得倾家荡产,也曾因暴力纷争进过监狱,不过最终都能扭转颓势,绝境逢生。五年前完成了原始积累,并且在黑白两道都打通了相当的人脉关系,生意越做越大,主要涉及餐饮和娱乐行业。两年前投资建设翡翠湖度假村,以俱乐部的形式发展了一批有钱有闲的阶层作为会员,据说获利极丰。”

“看起来还是个传奇人物。”小刘伸出一只手挠了挠脑门,既羡慕又佩服地感叹道,“这种人就是命硬,越是挫折多,挺过来之后命数就越旺。这次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是大难不死,看来他的后福小不了啊。”

罗飞“嘿”了一声,不置可否。这时却见彭辉带着一个年轻女子向着码头这边走了过来,罗飞知道那应该就是见证了张建南接电话的当事人。于是他冲小刘做了个手势,俩人一同向着对方迎了过去。

彭辉脚步匆匆,很快便赶到了罗飞面前,他往身后指了指:“罗队,这就是那个女孩,她叫冷芸芸。”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