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我望着张海龙,心中不知是甚么滋味,我避不与他的目光相接触,唯恐给他看出我是在向他说谎。这别墅中显然平静无事,白勒克的话未曾兑现,我再在这里多耽搁也毫无意义了。

所以,我立即道:“我要走了,我还要设法和国际警方去联络。”

张海龙道:“好,我也要休息一下了。”我道:“你一人,在这里?”张海龙道:“我不怕。”

我道:“你还是小心一些的好。”

张海龙道:“今天我不想回市区去,除了在这里过夜之外,还有别的办法么?”如果我不是那么急于和国际警方联络,我一定会在这里,陪伴张海龙的。但是如今我却不能。

而张海龙又是那样地固执,我绝不相信自己可以劝得动他。

所以,我只得道:“那么,我们再见了,再有进一步的好消息之际,我会来通知你的。”张海龙用力地握着我的手,连声道:“好!好!”

我出了大门,走下了石阶,张海龙站在门口送我,我出了围墙,由于地势的关系,当我转过头来之际,我可以看到整间别墅。

客厅中的灯光仍然亮着,除了客厅中有光芒射出来,整座别墅,都浸在黑暗的浓雾之中,像是一头硕大无比的怪兽。

在那瞬间,我突然又想起刚才所看到的“妖火”来,在那同时,我的耳际,似乎又听到了白勒克临死前的那一句话。

纳尔逊在无线电话中,吩咐我和白勒克联络,白勒克当然是国际警察部队十分得力的干部了。他会不会死前胡言,一致于此呢?

如果他的话,绝不是死前的胡言,而是确有所指的话,那么,我又何以一无发现呢?

种种疑团,在我心中升起。

我站在那小山岗上,望着浓雾中的那幢别墅,像是对着一整团谜一样。我想了大约两分钟,便决定不知会张海龙,再到那别墅的其他部份,譬如说那实验室去搜索一番。

或许,白勒克所指的发现,就是说我在这里可以发现“妖火”的秘密!

我曾两次见到“妖火”,可以说绝不是我的幻觉,这种奇异的现象是因何而生的呢?它又代表着甚么呢?那是我必须弄清楚的!

我身子伏了下来,又准备向前窜出。

但是,就在那时候,我突然听得身后,传来了悉索声响。

我连忙转过身来。

我是受过高度的中国武术训练的人,动作之快,自然也远在普通人之上,我一转过身,便看到围墙之旁的草丛中,有两条人影,疾掠而起,向围墙的一个缺口处,疾掠了出去。

那两条人影,十分矮小,看来像是小孩一样。

我几乎没有任何停顿,反身一跃,便跃向后去,一个箭步,向前疾追而出。

出了围墙之后,虽然雾十分浓,但是我还可以看到那两条人影,在我的面前飞驰,我用尽了生平之能,向前追去。

但是不到三分钟内,我却已经失去了他们的踪迹。

我呆了一呆,却又听得不远处,传来一了一阵低沉的豹吼声。

在那样的浓雾,黑夜之中,听到那种原始的,异样的吼声,实是令人毛发悚然。我在呆了一呆之后,立即想起我刚才追逐的那两个是甚么人了!

那正是张小龙从南美洲带回来的特瓦族人!

我循着豹吼声向前走去,不一会,便看到了一点光亮,我渐渐地接近火光,当我在那一堆火之旁,突然现身之际,我看到了两张惊骇莫名的怪脸,不出我所料,正是那两个特瓦族人,他们望了我一眼,立即在地上膜拜了起来,叫道:“特武华!特武华!”

我记得,张小娟曾经告诉过我,所谓“特武华”也者,乃是他们所崇拜的一种大力神。

我心中暗忖,如果他们知道我这个“大力神”的处境的话,他们大概也要仰天大笑了。

忽然之间,我又想到,文明的进步,实在并没有给人类带来了甚么好处。

譬如说,在南美洲,特瓦族人在地图的空白点,在原始森林中过日子,生老病死,听天由命,有甚么烦恼忧虑?

而如今,高度的文明,又为人类带来了甚么?高度的文明只是使人的野心扩张,以后到了出现匿藏海底的那个野心集团那样极峰的状态。

我忽然想到,我是根本不必去挽救全人类的命运的(而且,事实上我根本就没有这个力量),人类拼命追求文明,却又不遏制野心,那么,一切悲惨的后果,实在是人类自己所造成的。

我想起了白素,想起了她到欧洲去,大约也该回来了,野心集团的阴谋既然不可遏止,我和白素又何妨到特瓦族土人的故乡去,也作一个土人?

我想得实在太远了,以致那两个特瓦族人,已经站在我的面前,我仍然不知道。

直到其中一个,胆怯地碰了一下我的手,我才抬起头来,道:“你们是幸福的,你们的族人是幸福的!”

那两个特瓦族人莫名其妙地望着我,他们当然听不懂我在讲些甚么的。

那个刚才曾经碰过我的特瓦族人,这时又碰了碰我的手,同时,另一个特瓦族人,则向前面黑暗处,指了一指,又作了一个手势。

那两个特瓦族人,显然有着同一个意图,那便是要带我到一处地方去。

我不知道他们要带我到何处去,更决不定是否应该在他们的身上浪费时间。我犹豫了一阵,那两个特瓦族土人,喉间却发出了一阵十分焦急的声音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