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再次进入这个扑朔迷离的地下迷宫。

与上次的区别在于,这次我们都是以实体的形式进入这个地下基地了。

那帮打手们在临走前没有来得及把图书馆的进出口关上,这就使我们很方便地利用了它。

当我们自出入口下去时,我们仿佛掉入了虚空。随后,我们便飘飘然地落到了一座与刚才一模一样的“图书馆”里。

但我们知道,从这时起,我们就已经是在一个被复制的校园里了。

与真正的校园简直可以说是一模一样,丝毫不差。唯一的区别就是:上面的校园人才济济,而这里,却空无一人,如坟茔野冢般地死寂。

然而,就在这个死寂的世界里,一场大战就要被点燃了。

演出正式开始。

在我们上面,无数的男生和女生正在安睡;而在这里,一场厮杀就要开始了。一想到我如此心爱的图书馆也将被打得七零八落,尽管只不过都是一些幻像,我还是感到有些于心不忍。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有时候,甚至需要用生命来换取生命。

由于有了以前的经验,我对道路的辨认比上次要强了许多。在我的带领下,我们一行人很快便抵达了地下基地的中心区域——它居然在心理系楼!

太有意思了,我就是从这里出来的,现在又要在这里完成最后的使命。

一切都要结束了,从一开始的地方结束。

不过越是接近中心地带,我就越是小心谨慎。因为一路上我们没有受到任何抵抗和袭击,这丝毫没有令我感到欣喜,相反却更让我担忧。

果然,当我们刚一进入心理系楼的下面,便毫无遮挡地看到了那六名打手。

但是,同时我们也都看见,其中五名打手的都是被别人挡在身后的。

他们每一个人的前面,都扣压着一名人质,她们依次是刘虹芸、马婷婷、那名我在操场上遇到的女生、黄晓萍以及我的“师妹”。

而在她们的脚下,是一个巨大的深坑,如同上次威威险些掉进去的那个一样。我相信,里面一定也充满了极为刺激的液体,它不但可以腐蚀掉我的化学合成身体,也一样可以腐蚀掉威威与“前任”她们的人类和准人类身体。

最后一个人站在这些人的旁边。打了几次交道,我已经知道这就是她们的首领。上次谈判是他,刚才在图书馆教训我的肯定也是他。

看到这里,我的嘴边不禁流露出一丝冷笑。看来他们真的已经黔驴技穷了。上次交战后,他们显然没有合成新的武器。因为他们没想到,居然会在自己的基地入口被威威一个小孩子所挟制。更为关键的是,它们的所有武器只对我有效,因为“前任”和任静都已经进入了向人类转化的后期阶段,她们的身体对于“我们世界”的武器已经“刀枪不入”了。

“我明白你冷笑的意思。”那名首领终于开了口。

“既然你们已经肯定要置我们于死地,还玩这套小孩子把戏干什么?”

在对方僵硬的语法语言面前,我尽情地发挥着自己直接从人类身上学习语言的优势。“你还有什么可要挟我们的?”

“很简单,为了我们自己逃生。”他回答得十分坦白。

“这很简单。”我感到这个条件并不难满足。“只要你们不再难为她们,我想她们肯定会让你们走的。”

在说这话的时候,我还是把自己区别于“前任”她们之外。我毕竟是“我们世界”最优秀的考察员之一,即便是现在,我也不会同意她们的作法,我所有的只不过是同情而已。我决定放她们一马,独自回乡述职——当然更准确的表达方式是“辞职”,而且肯定会受到处分。但我相信,“我们世界”

不会轻易抹杀我以往的巨大功绩,我会得到妥善安排的。

“不行!”任静的话斩钉截铁。

“这又是为什么?”我对她的这种不宽容态度不可思议。“放他们走,而你们留下来,这不是皆大欢喜吗?”

“他们现在回去,‘我们世界’就还会派人来。”“前任”平静地解释道。“我们有些人还没能完全转化完成。”

“那你打算怎么办?”我感到问题非常棘手。“也像他们决心要做的一样——斩尽杀绝?”

“当然不,只不过他们必须再等一年。”“前任”转过头来看着我。“一年后她们就都转化完成了。”这时她的眼睛已经转向黄晓萍她们,目光里充满了慈爱。

“那么……对我来说是不是也一样。”

“一样。”任静冷冷地说道。

“不!不!”我还没有说话,对方的首领已经歇斯底里地大声喊叫起来。

“我决不愿意在这里呆上一年,会染上感情绝症的!不!我决不答应!”

这就不好谈了,因为双方都没有回旋的余地。“前任”她们的说法当然不无道理,但这帮行动人员也决不会答应在这里滞留一年。尽管他们平时足不出户,很少与人类发生关系,但他对这里的感情传染已经有了足够深刻的认识。感情这东西的确比较奇怪,没有的时候极其恐惧,但一旦有了——就像“前任”她们那样,就再也不愿意丢弃。

感情这东西!

变化发生得非常迅速,以至于沉浸着对感情思考中的我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后来我才看清,最先一道火舌吐自威威的“枪口”,随后任静便紧跟着开“枪”了。“前任”则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开了火。

“前任”的犹豫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她是担心“炮火”会伤着那些女孩子们,因为她们还都没有完成最后的转化。不过我还是打心眼儿里同意威威的做法,在这种关键时刻,只能出此下策,先把她们救出来再说。皮肉之苦是难免的,但至少先解除了性命之忧。

这些想法在我脑中只不过是一闪而过。基于这些混杂在一起的复杂想法,我也抬手开了“枪”。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