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本来不但已经相信了她的话,而且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的行动是否正确。可她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让我实在摸不着头脑。

“你以为我们是在什么地方?”她再次提出一个听起来非常荒谬的问题。

“自从你一回来,就被地下基地的人给封锁在这里了!”

没等我开口询问,我突然听到一声巨响,四周猛烈地活动起来。

我急忙伸手去抓栏杆,但此时栏杆也与整个楼体一同摇摆震颤,上下跃动。

后来我才知道,整座图书馆坍塌了下去!

坍塌地整体性的,也就是说,整个图书馆正在完完整整地下沉到地面以下。因此不但我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所有在图书馆中“休眠”的人都没有遭到任何程度上的伤害。

不过我还是被震得够呛,震动毕竟太大了,谁也没有做过幅度这么大的“翻滚过山车”。而且最重要的是,其他人都是在昏迷中经历这场大动荡的,而我和她却需要清清醒醒地忍受这一切。

当我透过图书馆那宽大的玻璃门向外看去时,发现外面的坑道十分熟悉。

就是这一眼,使我马上明白自己身在何处了。

我再次陷入对手们的地下世界。

我绝望地闭上眼睛。原来他们不但在图书馆下面设了一个出入口,而且还是如此的巨大!怪不得“电我”曾经要我注意的两个地方里,就有一处是图书馆。

即使在图书馆还在左右晃动,并没有下降到最后的目的地时,我便抱起任静,顺着楼梯歪歪扭扭地向下走去。当我下到楼梯底部的时候,我发现她也正试图向楼梯而来。

那时我们都深信一点,汇合将使我们更有力量,可以更有效地对付对手们。

她和我一起把任静搀了下去,找到一个相对稳固的地方坐下。我们默契地合作着,整个过程中她只说了一句话:“你一定要和我们在一起,决不能让他们把任静抢走。”

“为什么?”我焦急地想知道原因。

“现在是解释这个的时候吗?”她反问道。

我讨了个没趣,也不再说话,而是密切地注视着事态的发展。

我真没有想到,当我完成了所有的任务之后,还需要与我的任务对象一道保护自己。

图书馆终于停止了它那十分不稳的下降过程,在上下左右地一阵调整之后,终于舒服地安静下来。我们谁也没动,都在静待局势的发展。

这时我发现图书馆的正门被打开了。

这是一个令人极为惊讶的事情,因为图书馆的正门是从来不开的,除非是有重要领导人来参观学校的时候。我正在思忖这件事的意义,空荡的图书馆大厅上方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如果你想完成任务,还来得及把这些真正的人类送走。”

我听过之后半天才明白这话是对我说的,原来正门开启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怪不得外面连接了一条通道。我想了想,决定按照那声音的指示去办。

即使我完成了任务,也应该保证这个世界不受到令人震惊的影响;何况,这些人类本来就没有义务被牵扯进我们的争端。

我站起身来,开始释放“休眠酶雾”的“解药”。

人们像刚才晕倒时一样的速度一个个站了起来,并顺从地服从我的引导,有秩序地走向图书馆的正门。这里面有的人可能在整个四年的大学生涯中从来没有走过这扇门,甚至有可能在心中盼望过无数次。现在,他们终于如愿以偿了。

没有人表现出惊讶和慌乱。这也正是“休眠酶雾”的优势所在。它不会在“解药”发生作用之后让人们迅速恢复清醒,而只是恢复了他们对外界的基本接触,使他们能够完成自己回到卧塌上的要求。而且,在一觉醒来之后,他们会忘记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问题是现在正值夜深人静之际,这样大的一群人让他们到那里去呢?男生还可以回宿舍,而夜里女生宿舍是要锁门的!但我一时顾及不了许多,能让他们先出去就是最大的挽救,这件事的起因毕竟在我。好在学校内部秩序井然,现在天气也不算太冷,距离天亮也已经没有几个小时了。

当然这样做还有另一重冒险,因为这场经历将作为一种内心深处的记忆,永远被保留在他们的大脑皮层中。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们也许会突然想起这件事来。

不过这毕竟关系不大,因为那时候他们早已毕业分手,各奔东西,不会发生大家惊呼“居然在同一个晚上做了同一个梦”的事情。他们最多只会在夜深人静孤枕难眠之际,突然感觉到自己曾经有过一场离奇而激动人心的梦境。

“大姐姐”——也许现在我应该称她为“前任”了——搂着刚刚清醒过来的任静,静静地注视着离开图书馆的队列长龙。当人群走到将近一半的时候,我给她递了个眼色。她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立即扶起任静,跟着队伍向外走去。不管什么时候,侥幸总是难免的。也许那帮家伙的绑架对象真的不过只是我一个人呢。

可是当她们俩来到正门前的时候,门还是突然关闭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