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回到宿舍,我打开电脑,再次与“电我”“交谈”。

“我需要查找一下心理系或中文系有寻呼机的女生。”

“这可不好查。”“电我”在屏幕上显示道。“你要查的这项可不属于学校有义务登记的。”

“这就要看您的本事了。受累。”

“自己跟自己还客气什么?”“电我”说完便不再说话,那意思显然是已经答应了。

“另外今天我还遇到了另一伙势力。”

我把刚才的情况大体打进了电脑。

“去见面吧。我想没事儿。”“电我”在听完我的“述说”之后,很镇定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没事儿’是什么意思?”

“无非就是一场谈判嘛。”“电我”的回答中颇有一种大将风度。“地球上有句古话:两国交兵,不斩来使。”

看到这话我笑了。

在这家朝鲜风味的饭馆里,我们展开了面对面地谈判。

还没等到进入正式谈判,威威就被一名大汉像拎小鸡一样揪了进来,扔在了我旁边的座位上。我注意到他的衣服被撕破了。

在此之前,我本来是让威威在外面站岗的。这样我手里就可以有一张王牌:如果他们敢于扣住我不放,那我就可以对他们说,有人马上就会去报告的。

威威刚一被放下,就要张嘴“扰乱秩序”,但他的嘴马上被一杯饮料堵住了,“呜噜呜噜”地说不出话来。对方的压低声音对我发出警告:“让你的小朋友老实点。我们不打算对你们怎么样。”

我估计他说的是实话。这场谈判如果真是“武谈”而不是“文谈”,又何必要选择这个热闹的饭馆呢?于是我对威威下令:“威威,听他的。”

其实就是人家打算对我们怎么样,我们又能怎么样呢?现在可真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啊。

接着威威便被带到了旁边的一张桌子那里。这点我很满意,因为我并不想让威威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他们的谈判安排十分独特,首先要做的竟然是核实身份,这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因为我们现在的身份都是地球人,因此都不可能有什么特别的功能,怎样才能向对方证明自己的身份呢?

办法还是对方想出来的。

“我们知道你。”对方说的虽然是我,但事实上也是在自我表白。“你参加过早期的星际拓荒,签署过星际联盟的协议。你在水晶智慧与植物智慧那里丢失了两次当地的生命。”对方对我的历史似乎相当了解。“在你职业生涯的早期,还参加过星际间谍争夺战。为了证实我们的身份,我来向你描述一下那次间谍战的情况。”

从他嘴里说出关于我的情况说的一点都不错。对那次间谍战的上半部分描述的也十分正确。

与这些人谈话我发现一个特点。我在心里暗自思忖道。那就是这些人说起话来有些古板,好象是在按照语法拼凑词汇,比起我来说实在是差得很远。

这点在昨天晚上我就发现了。

“那么后来呢?下面我们要确凿地证实一下你的身份。请你继续描述下面的情况。”

于是由我来接着往下讲述那次间谍战的情况。

双方的身份被核实了,因为地球人是不可能知道这些的。

“这么说的我们双方在这里产生了矛盾?”身份问题一解决,我便迫不急待地向他们询问道。

“不错。”

“原因呢?”

“你自己心里清楚。当然是因为失踪的四个人。”

“你们还好意思说?”我简直不知怎么表达才好。“不是四个,是六个!

我们至少被你们弄走了六个人!”

现在我有些明白了,“我们世界”的考察员一定都是因为他们的说服、蛊惑和强制而留下的。昨天晚上我所看到的情况,显然是第三种方法。他们要强制留下那名女生。

对方的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你们也失踪了四个人?”我突然明白了过来。

“什么叫‘也’?我们的确失踪了四个人。”

我开始还如入雾中,但渐渐地开始清楚了。

原来他们真是另外一个文明世界的代表,而且,他们也在这颗星球上失踪了四个人!

多么大的讽刺呀!真可谓同是天涯沦落人!

我急切地对他们讲述了我所知道的一切,可对方听了以后却没有任何反应。

“你们打算怎么办?”我的问话有些关切。尽管这些人无疑是在与我们争夺“市场”,但现在我们可以算是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

“我根本就不相信你的话!”

听到这儿我一下明白了,问道:“你们抓那个女孩就是为了问出口供?”

“不错。”

“马婷婷是不是也在你们手里?”

“不错。”

我几乎要跳起来,可马上被身后的手按了下去。我偏头看看站在我后面的大汉,忍住没敢发作。

“你们这纯粹是胡闹!”

“在证实你说的话之前,我们只能这么胡闹下去。”

“你这样做会坏事的!”我简直不敢想象校园里失踪学生所引起的巨大轰动。“‘我们世界’要是知道,决不会与你们善罢甘休!”

“我们各为其主。”对方冷冷地一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