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尽管我在某些方面也产生出了不少所谓的柔情,或多或少地受到了一些这个世界的干扰,但是我相信,在大是大非问题的上面,我还是不会受到影响的。对于我来说,我们世界的利益和工作责任高于一切。

“有个小问题——”临出门的时候我突然回身问道。“你知道马婷婷去哪儿了吗?”

刘虹芸摇摇头。

“真的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那好吧。”我的手已经伸到门把上了。“在得到通知之前,你最好小心一些。既要小心不要被人类发现,又不要帮助那些……‘叛逆’们做什么事情。这对你将来的前途恐怕是有好处的。”

我十分诚恳地对她说了这番话。既然她在人类面前救了我,我也很想在“我们世界”面前救她一回。

这又是我感情流露的一丝暗示。

她点点头。

我在门把上的手尚未转动,忽听外面传来一声叫喊:“什么人!”紧接着就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我急忙打开门冲了出去。那是威威的声音!

楼道变得很亮,有人把灯打开了。刚才来的时候,威威没有开灯。想必一定是有人以为这里没人,摸黑过来,结果正被威威撞上。

我听见脚步声是往楼上去了,连忙三步并作两步地向上冲去。这就好办了,楼上可是死胡同。当我冲到五层的时候,正与从里面走廊出来的一个人撞了满怀,原来是威威。

“怎么回事?发现谁了?”

“一个黑影。肯定上来了。可现在又找不着了。”威威的话有些没头没脑。

“不会。他肯定在上面。”我来不及向威威询问相信情况,只是肯定地说。“上面没路可走。”

我们正在说话,从楼上传来脚步声。我们都停止了说话,静静地看着上面。

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六层走了下来。我和威威无声地看着他。

当他刚一拐弯的时候我有些沮丧,因为这分明是个男生。看来他与我们无关了。威威几次有些冲动地想冲上去,都被我拉住了。

不过我相信他一定有问题。刚才他就躲在上面偷听我和威威的谈话。当他意识到自己在上面根本躲不过去之后,便下决心来个铤而走险,装作没事人一样从上面下来。

那人在经过我们的时候看了我们一眼,然后便像无所谓似地继续向楼下拐去。

“你是干什么的?”威威终于没有忍住。尽管他的胳膊被我抓着,可嘴却没有被我堵住。

这时,刘虹芸也从楼下赶了上来。

那人看到这个阵势,不得不停了下来,回过头来问威威:“你问我?”

“这还有谁?”威威没好气的话里咄咄逼人。“当然是在问你。”

“你是干什么的?”那人也不甘示弱。

“这里刚才发生了点事情,所以我们要调查一下你的身份。”我意识到自己必须出面了,否则只是一个孩子是不能够镇住他的。“现在请出示你的证件。”

刘虹芸在下面愣愣地看着这一切,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那人有些挑衅地问道。

“保卫处的。”我说。

“把你的证件给我看看。”他貌似镇定地说道。

“你要是不相信,咱们可以直接去保卫处谈。”威威向前逼了一步,两道严厉的目光狠狠地打在对方的脸上。

从这几句简短的对话中我感觉到,他未必与我的调查有关。但看他那副强装出来的镇定神态,我又觉得他肯定有点什么事,也许真的有些不法行为呢。不过我在心里做出决定,如果他真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也将不闻不问,我没有义务为人类的事情操心。

威威冷笑地看着他。

他与威威互相对视了一分钟左右,终于败下阵来。但在表面上,他仍旧保持着假装的镇静。

“本来你没有证件,我完全有理由不理你的质问。”他说道。“但是明人不做暗事,我可以告诉你我是谁。”

说着,他把手伸进怀里,我顿时紧张了一下。但当他把手拿出来的时候,手里却是一个小红夹子——学生证。

我拿过来看了一眼,没有任何问题。他是教育系的本科生,来到这里虽不合理但也属合法。也许他刚才的慌张是因为从没经历过类似的情况,或许只是担心受到什么事情的牵连。

我故意把小红夹子翻来覆去地仔细研究了好几遍,同时偷偷观察着他的反应。他仍旧有些慌张,但都属于正常范围之内。任何人在受到无端的怀疑时,都会出于本能地感到自己做错了什么。

“我们只是例行公事。”我把学生证还给他,用一种大度的微笑对他解释道。“希望你能够支持和理解。”

“没关系。”他一边接过学生证,一边狐疑地看了一眼威威。那一眼所包含的意思当然是:你所谓的“我们”难道也包括他?

放走他之后,我们也与刘虹芸告别。但这次我却没有再嘱咐刘虹芸一句话,这使我自己都感到惊讶。是因为我真的认为那名男生与此无关,还是我怀疑这是她们的同伙?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下一步我要做的,是要去寻找那位3459。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