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上次为什么救我?”稍稍寒喧了几句,我便及时地切入了正题。我不想假装地多绕弯子。

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说道:“你就是为了这个来找我的?”

“是不是因为血浓于水?”我更加直接了当。“直说了吧,我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别告诉我你不是。”

她沉默了片刻才再次开口。“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并不重要。”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重要的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非要留在地球不可?”

“因为我喜欢这里。”她说这话的时候终于勇敢地抬起了头。我明白她的意思,她的这一举动是为了告诉我,对于这个问题她可以完全诚实地回答我。

我很不理解。这已经是我听到的第二个这样的回答了。莫非她们已经有约在先?

“就算是这样吧。”我现在不想过多地思考这一问题。“但是现在……”

“但是现在我已经不可能留下了。我知道你要说这话。”她打断我的话说道。“我知道我回去之后一定会受到严厉的惩罚,但是我决不后悔我当初的决定。”

要不是早已经历了无数次冒险生涯,我真的要好好研究一下她们的心态了。她们都那么喜欢这里,而且又都不惜甘受惩罚,并且决不后悔,实在让人难以理解。

“你知道我来找你干什么吗?”

“我知道。你是想知道这里原来的正式前任在哪里。”她直视着我的目光。“但是我不知道。没有人知道。”

“你猜错了,我并不是想找她,或者说我并不是想通过你找她。我知道你不知道。“我罗罗嗦嗦地解释了一大堆。“我只是想向你打听一个人。”

“谁?”

“那天埋怨你有一段柔肠,并告诉你你们会因此倒大霉的那个人。”

她十分惊讶。

“别奇怪了。我什么都知道。”

“是那个孩子跟踪了我。”她幽幽地说。“大家都说那是个相当聪明的孩子。”

“威威的确相当聪明。”我只是附和地说了这么一句,而对她前面的猜测却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那是谁?”她平静地说,心里大概为自己不会出卖同胞而高兴。“过去都是马婷婷与我联系的。”

看来马婷婷已经暴露的消息已经被普遍下达。任何人都可以用她来当挡箭牌。

“她什么样子?”

“她当时蒙着脸。”

“别瞒我了,你不会骗人。”我盯着她躲闪的眼睛。“告诉我吧,否则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她不说话。

“我感谢你救了我,但是如果你不说,我却救不了你。”我不知道自己的话是劝慰还是威胁。

“我只在校园里见过她。”她低声说道,声音小得几乎像蚊子。

“那是肯定的。”我没有急于催促她,我希望她能够慢慢地自己主动说出来。“校园本来就不大嘛。她也是研究生?”

她点点头。

我猜得不错。我越侦查越发现,我已经接近早期来到这里的人员了。如果她们开始的伪装身份是研究生,现在他们会觉得本科生更容易伪装。

“当然不是生物系的了。”

这是一句陈述句。我相信,如果是同一个系的,对她来说就不是见过没见过的问题,那她肯定会认识。

她又点了点头。

“那她有可能是什么系的?”我继续循循诱导。

“她……有可能是……心理系……或者,中文系。”

“根据?”

“因为我好像在女研究生宿舍楼的四层走廊见过她。”

“很好。”我像夸奖一个孩子一样赞赏道。“她还有什么特征?比如有手持电话?”

她白了我一眼,那意思分明是在说:你明明知道不少,却来一点点地套我的话。

“她没有手持电话,却挂着一个寻呼机。”

“这就对了。”我对她说道。“今天我们就谈到这儿?”

她点点头,同时我站起身来。但她马上又把我拦住。

“怎么处理我们?”

我沉吟片刻才开口说道:“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我点点头。“我只负责调查。至于调查结果出来以后怎么办,我还没有得到通知。你只能等待。”

她神色有些黯然。

“你可以趁这个机会继续领略你所喜爱的这个世界。”

这话一出口我就十分后悔。这无异于告诉一个病危的人说,用你最后的几周时间领略生命吧。看着她的样子,我心里有些难受,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

这个到处都充满了感情的世界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