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我们三人走进那家名字具有朝鲜风味的餐厅。

“小姐先请。”我把菜单推向“师妹”。

“我要一个蚝油生菜。”接着她把菜单转给威威。

“我点酸菜鱼。”接着他把菜单转给我,然后看着我坏笑。

“这有什么好笑的。我明白你的意思,宰还不宰一刀狠的。”我也微笑着拿起菜单。“我来糖醋里脊吧。””接着我又把菜单转给“师妹”。“一人一个菜太少了,再来一圈吧。”

“…………”

进餐时的气氛十分融洽,我们慢慢地喝着饮料和啤酒,聊着近来学校中发生的事情。

我们要的菜被一道道端了上来,三个人津津有味地吃着。就在我刚刚夹起一块糖醋里脊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有什么事情不对,扔下筷子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师妹”和威威看了都很诧异,我强作镇定,说了句“我有点事儿”,然后撒腿冲了出去,留下他们俩面面相觑。

一出饭馆我便发足狂奔,好几次险些撞到人家的自行车轱辘上。我越过操场,穿过小巷,直扑化学楼。

既然马婷婷告诉黄晓萍不要再想什么办法,而黄晓萍又不愿意把这个办法告诉我,那她就一定会再最后再想一次办法的!

那么,她会想什么办法呢?当然是化学楼里的那间实验室!而既然马婷婷事先对她打了招呼,那么就肯定要出问题!

我一路上继续思考着刚才在饭桌上没有想完的问题,同时拼命地向前奔跑。

我边想边冲进化学楼,几乎与前面镜子里的“自己”撞了个满怀。我侧身让过镜子,飞身直奔六楼。冲上五楼的时候,我迎面碰上了正在巡楼的值班大爷,他对我的惊慌行为显然发生了怀疑,冲我大吼一声:“干什么去”,我还了他一声“我东西忘在上面了”就匆匆离去。他肯定在后面望着我的背影感到疑惑。这也难怪,周末一般是不会有人把东西忘在这里的。

这回那个房间没有亮灯,但里面果然传出了隐隐的风声。我一脚把门踹开,拉起里面的人就往外冲。我已经可以肯定她就是黄晓萍了。可她拼命挣扎,最后终于把一瓶液体泼在了自己身上。液体被溅到我的手上,有一种针刺的感觉。

“我完成了。”她几乎虚脱过去。

我顾不上问她什么,也不顾她一路上的挣扎和叫喊,想都没想就拉着她离开了这栋大楼。

“你不要命了?”我把她拉到了楼前的自行车篷里。她惊魂未定,我便大声斥责。“你以为那个实验室还安全吗?”

她很奇怪地看着我,看得我自己也觉得自己的行为过于鲁莽。我究竟凭什么认为这间实验室要出事呢?

“什么叫你‘完成了’?”我只好把我的分析先放在一边,目光严厉地盯视着她。她忙把眼睛移向一边。

“回答我!”我紧逼不放。“那种液体是不是能让你转化成为人类?”

她默默地摇了摇头,接着又恐慌地点了点头。

“嗯?”我的目光依旧严厉,但她却不回答我。

“实验室里的风声是怎么回事?”我没有继续追究她那矛盾的点头和摇头,突然想起了那奇怪的风声。

“什么风声?噢,那是排风扇的声音。”看到我迷惑不解,她继续解释道。“我的身体越来越接近人类,所以已经很难忍受各种药品的气味了。”

我真笨!也包括威威!不过我又怎么会想到,她是因为身体已经接近人类而不能忍受气味才打开排风扇的呢?如此说来,刚才她在把那液体泼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忍受了多么巨大的痛苦呀!我的身体尚能感觉到针刺感,就更不用说她了。

你这又是何苦呢?

看来我的猜测不错。刚才黄晓萍泼在身上的化学药品,一定是一种特别的转化药液,它肯定能够使我们本可以自由出入于网络的“人类身体”得以“固定”,转化成为与人类一模一样的物质。

当马婷婷发现我出现之后,试图阻止黄晓萍再使用这种化学方法使自己成为人类,以免我发现这种方法,继而发现以前使用过这种方法的人。因此,她一定会在警告之后破坏这个实验室的!

事实很快便帮我坚定了刚才的信念。当楼上爆发出一声巨响的时候,我甚至有点沾沾自喜。用眼光斜着黄晓萍她看,那意思仿佛是在说“明白了吗?”

“你等在这里,一会儿我还有话问你。”我说完便往楼上去,但很快又回头补充了一句。“万一有危险你就自己逃命吧。”

我再次冲上六楼,这时楼道里已经聚集起了一群人。我小心地挤过去,倾听着人们的议论。

“强氧化物……”

“肯定是易燃物洒在地上……”

“…………”

我正在脑中分析自己所听到的专业术语,前面的一个人突然回过头来。

没等我反应过来,他突然大叫起来:“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苦哇——!我在心里苦叹一声,深感自己不该再次进来。

这正是刚才那位巡楼的大爷。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