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这是一名娇小柔弱的女生,脸色苍白,呼吸微弱。

她似乎只是有些轻微的昏迷,因为当我们把她移到空气流通的走廊后,她马上便清醒了过来。

看到我们她感到十分惊讶,但我用微笑制止住了她的惊叫。

“别害怕。”我对这名刚从昏迷中清醒的女生说道。“你大概是被药品熏昏过去了,休息一下就会好的。”

她没有说话,只是睁着惊恐的眼睛看着我。

“这是你的办公室?”等到她的呼吸变得平稳下来之后,我才开始对她“审讯”。

“不……我是学生……”她再次惊慌起来,同样的话重复了好几次我才听明白。

原来她借了实验室的钥匙,想要自己做一项实验,没想到由于操作失误,不幸被缓慢燃烧的药物所放出的气体熏倒了。

“那灯为什么熄了?”我问道。

“可能是我在摔倒时碰了开关。”她猜测着回答说。

在谈话中她了解到我们并不是楼管员时,于是她恳求我们不要把这件事张扬出去。

我点点头同意了。

接着她又提出一个请求,让我们帮助她收拾实验室,我仍旧点头同意了。

她说自己先要去一下卫生间,在她回来之前让我们不要动室内的任何东西,只要先把窗户打开就行。

由于她的潜台词里有回来的意思,这就促使我产生了第一个疏忽。

我和威威进屋打开窗户,同时在窗户的轻微撞击声中,听到卫生间的门响了一下。这时我突然意识到不对,连忙开门去看,发现她根本就没有进卫生间,只是通过开门声造出了一个假象,自己早已头也不回地跑到了西边的楼梯间。

威威看见之后撒腿想追,但我把他拦住了。

没有这个必要。我已经把她的面容深深地刻在了脑海里。

我和威威把实验室仔细地收拾干净,从她使用过的仪器和药品来看,我完全清楚了她所做实验的目的。最后我小心地把门锁撞上,并嘱咐威威“此事切勿声张”。

回到宿舍,我打开电脑,轻而易举地进入了校园电脑网络,从中调出了全部在校学生的名单。在“电我”的帮助下,我很快便找到了被扫进学生花名册的那张面孔的照片。

这是一张略带孩子气的脸,剪着一个娃娃头,从照片上的样子看还是一个中学生。估计她的岁数一定不是很大,很可能是刚跨入校门没多久的新生。

下面的文字资料证实了我的猜想:她是化学系二年级学生。她的名字是黄晓萍。

文字资料并不很多,因为这里毕竟只是一般性的登记。不过对我来说这些已经足够了,因为我发现了她所居住的宿舍号码。

第二天我让威威自己活动,我需要静下心来分析一下所有的情况。他表面上很理解地答应了,可从他的表情上我明显可以看出,他的心里急着呢,恨不得我马上就能告诉他结果。

根据学校有关规定,男性公民进入女生宿舍的时间被限制在下午17:00至19:00,而且还必须扣压有效证件换取“访问牌儿”。我到达女生宿舍院门口时离规定时间仅差十分钟,可还得等在那里。

一队队的花枝招展女生着拿着饭盆去食堂打饭,而我却在微风中等待着黄晓萍的到来。

根据我所调查的结果,她的宿舍在学生9宿舍的二层。我准备和她正面接触。

时间终于到了,我正准备用学生证换牌儿进去,突然产生了一个新的想法。我皱着眉头看着那些出来的女生,又把学生证放回了口袋。

也许我直接到她的宿舍显得过于突然,会使她产生抵触情绪。如果她不肯承认怎么办?我决定在这里再多等一会儿,即便她今天真的不出来吃饭,一小时后我再进去也无妨。

她果然出来了,手里端着饭盆。

这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女生,放在人堆里面一点都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我迅速迎了上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