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没等我从被窝里爬出来,房门就被人敲得震山响。不用说,这肯定是威威。

“有眉目了吗?”一进屋他就嚷道,好像昨天晚上根本就没和我发生过不愉快一样。

“有了,在电脑的帮助下,现在我已经可以证明——”威威目不转睛地看着我。“——那几个都不是YY病毒的痕迹。”我在发布这项新闻的时候装作十分沮丧。

“这就好了。”威威仿佛松了一口气。“我担心了一晚上呢。”

“怎么好了?”我很奇怪他的态度。

“不是的话就还可以再接着找呀。”威威似乎在陈述一个显而易见的道理。“要是一下就找到了YY病毒的踪迹,那多没意思。我就喜欢破案多绕点弯路。”

“你这是唯恐天下不乱!”我厉声指责道。“那依说你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发了脾气。因为昨天的变故,我还真有点觉得我的暴露是由于威威多事去找了马婷婷的缘故。但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么认为毫无道理,我在明处,从我一到这里就被她们给盯上了。

好在威威根本就没在意,继续给我出谋画策。

“要我说呀,咱们可以再到电子系看看,那儿也有一套独立的检毒系统,是他们系自己搞出来的,当然比数学系那套要差多了。再有就是图书馆,他们好像也有一套图书馆系统的检毒手段。”威威如数家珍似的报出了学校里诸多的检毒系统。

“是不是又得凭你的名气和关系?”这下我真有点生气了。难道你还要让我再暴露一回不成?我并不想再有类似举动了,因为所有的“入侵”记录不会有太大差别——我又不是真的来找什么YY病毒的。

“这回我可不一定能联系上了。”威威倒是说了实话。

“那你说这些又有什么用?”

威威终于发现了我态度的变化。“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一点都经不起失败?”

我静下心来。是啊,我和一个孩子发什么脾气呢。

过了一会儿,我才再次开口:“我决定还是再去一次化学楼。”

威威抬头看了看我,坚决地说道:“我陪你去。”

我们像上回一样从先上顶层,随后再向下移动。到达六层的时候,我再次注意到那个始终亮着灯的房间。

“这么晚了,这个人怎么还在这儿?他究竟要干什么呢?”黑暗中我扫了威威一眼,用目光对他说了这番话。我相信他一定能够理解。

就像回答我的问题一样,那盏灯光突然熄灭了。我和威威连想都没想,马上一左一右地遁入走廊中的黑暗,把自己隐藏在高低柜子之间的阴影里。

我们两人一点冲突都没有,配合的十分默契。

那扇门死寂般地无声无息。

似乎过了很久,我觉得足有十分钟。当然啦,人在等待的时候总是非常心焦的,因此很难正确地判断时间;不过那也至少有五分钟以上了。这时我看到威威冲我比划了一下,我便朝他慢慢移动过去。

威威冲我做了个“怎么回事”的动作,至少在我理解是这个意思。

我也觉得奇怪,为什么关灯之后人却不出来呢?我预感到里面出了事,于是按住威威叫他不要动,自己摸过去仔细倾听。

里面依旧死寂般地没有一丝一毫的动静。

我招招手让威威过来,然后我轻轻地敲了敲门。

里面没有反应。

我又重重地敲了几下,里面还是没有反应。我的动作已经接近于砸门了,可是里面依然如旧。我转身去看威威,发现他也正在看我。

“撞开?”我用肩膀做了个动作。“你要是怕受牵连可以先走。”

威威故作姿态地怂怂肩。“干吧,特殊情况嘛。说不定里面的人突然发病昏倒了呢,我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呀。”

我们一起倒退了几步,然后猛然向前一冲,合力撞破房门。

尽管是在黑暗中,但我还是能够感觉到屋子里充满了烟雾,因为它们直扑向我的眼帘和鼻孔。我忍住烟熏雾呛,在墙上左右乱摸,想要把灯打开,却怎么也找不到电灯开关。

黑暗中我和威威不时地互相碰撞,又一起碰倒了不少瓶瓶罐罐。一时间玻璃破碎的声音到处都是,我都担心自己的鞋底已经被那些尖锐的碎玻璃碴扎破了。

可是威威一点也没考虑这些,在黑暗里四下寻找那个本该存在的人。我跟在威威小心地摸索着。

终于,我的双脚触到了一个倒在地上的人。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