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这是哪跟哪呀?”

当威威表示追查那事实上并不存在的电脑病毒应该从数学系下手时,我突然冒出一句当初从电脑网络里学来的俚语。

“您不是本地人吧?”威威突然前言不搭后语地这么问了一句。

“我当然不是。”我不知道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我是这学期刚来的嘛。”

“我们说‘哪儿跟哪儿’,是带有儿音的,而不是什么‘哪跟哪’。”

威威貌似诚恳、实际上百般嘲笑地矫正道。“不要拿你们的方言说我们的俏皮话。”

“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我表面上恍然大悟,私下却出了一身冷汗。

从“电子书本”上学语言,谁又会去注意什么儿音呢?幸好只出了个方音的错误,如果问题出在其他地方呢?后果实在是难以设想。

虽然我心里发虚,可嘴上还是迅速恢复了过来。“说说你关于数学系的想法。”

“全校的电脑网络都是从数学系这个出入口接进来的,而数学系子网络的入口处有一道‘铁将军’把守着——那儿有一套完整的检毒系统工作站。”

威威说出了他的想法。“任何电脑病毒想要进入本校的电脑网络,都必须先经过这位将军的检查。”

威威说到这儿我心里不禁一动。怪不得在到达那天,我在进入校园电脑网络系统时仿佛受到了“阻挡”和“盘查”,闹了半天是数学系的“检查官”在做怪。

不过这也使我受到了启发:既然数学系拥有这么精良的查毒系统,我倒真该进去看看。即使它也一定会像拦不住我一样拦不住我的七名前任,但肯定对她们的到来表示过“欢迎”,因此肯定会有许多次记录。我一定会从那里发现她们的蛛丝马迹。

“不过按你的话说了,咱们完全可以从电脑网络里进去查看,何必非要亲自前往呢?”我摆出威威自己说过的理由,因为我认为直接前往不如通过电脑网络更加安全。“既然不是直接与犯罪分子接触,我就不怕在电脑网络里露面。”

“您想的倒简单!”每当威威一对我使用“您”这个尊称,就说明他对我的观点开始表示不屑。“数学系的检毒系统本来就是为了检疫的,能让别人随便就进到里面去吗?万一谁想把它给染了毒呢!别说你啦,就连我都进不去!”

“口气够大的!”我在听了威威的最后一句话之后大叫起来。

这你就想错了,威威。我要是真想进去的话,是无论如何也能进去的,只要我恢复成电脑病毒的形式就行。但我不会轻易这样做的,因为这样我太容易让我暴露了——我必须反复出入化学系许多回。而且我不愿意做还有另外一层原因:我不愿意让人觉得我的胜利有水份,不是通过本身的智慧获得成功,而是利用了地球人类所不具备的先进技术——尽管并不会有人知道我的任何一种行动方式。

“你还别不服。我的电脑水平未必就比什么‘病危’的人差。”威威的目光盯在我的脸上。尽管只是开玩笑,但我觉得这两道目光里还是含有不少认真成分的。

“那——就这么办。”我开口决定道。

“就怎么办?”威威一时摸不着头脑。

“夜巡数学楼呀。”我说。“现在就走。”

“现在?数学楼早就锁楼门了!”威威站起身来准备回宿舍。“明儿再说吧。”

“你就这么走了?你可是好不容易才把我说动的!”我很惊讶威威这种虎头蛇尾的做事方式,连忙追上去拉他。“说不定明天早晨我一起床就后悔了呢。”

“那我也没有办法。”威威脚下没有停步,仍旧一边走一边说。“说实话,是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我还从没见过有你这么痛快的大人呢。”

我的脸上绽开得意的笑容。“你可以认为我是第一个。”

“那也没用。”威威沮丧地说道。“我刚才就是那么一说。真要到数学系去,又怎么进入检毒系统的工作站机房呀?撬锁呀!”威威的神态仿佛是丢失了一件心爱的宝贝。“就算你真敢那么干,也该问问那儿的警卫系统灵敏不灵敏呀!”

威威的话让我一愣,但我马上就恢复了过来。“您不是学校的知名人士吗?这事就要指靠您来想办法了。”

威威白了我一眼,什么话都没说就扭头走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