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二天晚上威威又有选修课,于是我独自一人再探化学楼,结果没有一点收获。晚上我回来的时候,看到了威威插在我门上的条子:回来以后别出去,我来帮你实现诺言。

“诺言”的“诺”是后改的,本来他想写成“誓言”。大概后来想起昨天晚上他并没有让我发誓。

我看躲不过去,只得决定一会儿对他透露一点什么。

晚上,威威果然来了。

“我想通了。我还是对你说实话的好。”

“这就对了。”

“不过你必须保证,不能对任何人说起它才行。”我说这话的时候故意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子。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想泄露事情的严重性呢,还是不愿意让一个孩子承受太多的心理负担。“你必须做到保密。”

“还要保密?”威威看了看我。“看来我也得想想。”

“还要想想?”我很惊讶。我没想到他居然不肯答应我——不肯敷衍了事地应付我。

“当然啦。我告诉你,要是一个人上来就对你保证说他能保密的话,一般来说这个人都是不可信任的。”威威说的极为认真。“所以就算我心里决定答应,也得做出一副先要想想的样子。”

“你这都是从哪儿听来的?”听了他这既诚恳又“狡猾”的解释,简直令我哭笑不得。

“从我大姐姐那儿。”

又是他的大姐姐。在上次威威拿给我看的那份“资料”当中,我便了解到他的“大姐姐”是他表哥的同班同学,也是他表哥的女朋友。她和威威的关系也十分融洽。

“算了,我相信你就是。”我不想再节外生枝,对威威保证道。

“那我能保密。”于是威威也作出了保证。

“这事说起来和你还有点关系,因为它涉及到电脑病毒。”威威的神情果然专注起来。“你对电脑很熟悉,当然知道电脑病毒的危害。可是有人不但到处传播,而且还专门制造各种电脑病毒,并把它们发到电脑网络里,感染别人的文件。对于这种人我们当然决不能客气,必须制止他们的不道德行为。”

“不过大学生们传播和制造的电脑病毒都很一般,我们把它们叫做‘善意病毒’,它们都是用来搞笑的,没有多大危害。”威威显然是在为大学生中那些电脑病毒的制造和传播者进行辩护。接着他便给我列举了一大串大学生制造和传播的电脑病毒,像什么“戏弄饭桶”“啤酒啤酒”“校园须知”

等等,的确都非常有趣,有些甚至让人忍俊不禁。

“你说的这些我相信。但是你知道吗,有人可能在不知不觉中传播了一些‘恶意病毒’。”我沿用了威威对电脑病毒的划分方法。“根据我们的调查,现在有一种非常厉害的病毒已经被感染进了咱们学校的电脑网络。”

“什么病毒?”

“YY病毒。”我搬出事先准备好的货色。“它不但会随便冲洗电脑硬盘里的数据,而且还会破坏电脑网络中的通路。”

“YY病毒?”威威看着我重复这个词。“怎么没听说过?”

“大多数人都没听说过。”我毫不客气地向他指出。“要不‘控病委’也不用派我来了。”

“谁病危了?”

“没有谁病危,是‘控病委’。”我向威威强调我的身份。‘控制电脑病毒委员会’。”

“真够新鲜的。”威威的神态就像是刚刚打了一个长长的口哨,嘴唇嘬的老高。“是个秘密组织吧?要不我整天泡在电脑网络里,怎么居然会不知道。”

“是比较秘密,因为我们的任务比较特殊。”我不得不这样说。

“不过那你去化学楼干什么?”威威话锋一转,突然问起昨天晚上的事来。

“那是因为我通过电脑网络发现,这种电脑病毒在化学系的子网络里出现了。”

“那你利用电脑网络里把它查出来并消灭掉不就行了?亲自去一趟又能起什么作用?”

“唉,你不知道。”我有些沮丧地对威威解释,从神态来说已经完全进入了角色。“这和一般的检查电脑病毒可不一样,因为这种电脑病毒未必就是当事者自己故意传播的,我只有顺藤摸瓜才能找到源头,可又不能打草惊蛇,所以只能采用这种古老的方法。”

其实只要仔细分析一下,威威便可以发现我的话里充满了漏洞。先不说我的表达方式本身,即使是人类的电脑知识我也不是很懂,初来乍到时从电脑网络里学来的知识内容并非十全十美,毕竟还有不少缺陷。问题是威威对我有一种良好的信任,因此他似乎也就没有再多表示怀疑。

“好吧,我明白了。”威威边思忖边说道。“不过我认为这毕竟不是办法。我觉得即便是用这种方式的寻找,也不应该从化学系开始。”

“那你的意思呢?”

“应该从数学系开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