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当我再次回到化学系楼里的时候,不能说楼内已经空无一人,但人的确是少得可怜了。

正当我重复刚才的行动,再次自上而下地搜巡时,突然发现一个黑影在走廊尽头处倏然消失。我无暇细想,急忙追了过去。可惜我还是晚到了一步,走廊拐角处空空如也,那个黑影已经溜走了。

我站在那儿想了一会儿,才慢腾腾地按照原路返回。

果然,当我再次走到走廊中部的时候,那个黑影又出现了。他大概以为我看不见他,还在拐角处非常谨慎地缩头缩脑。

很好,第一次出马就有了收获。我竭力压抑住心底那种欣喜若狂的感觉。

因为我知道,那种感觉应该是人类的感受,而不应该构成我们考察员的行动障碍。

这次我并不急于向他冲去,如果那样做的话,我相信他还会如刚才一样,像一只泥鳅一样从我眼皮底下溜走。这回我得想一个更好办法。

我继续按照原有的顺序一层层地向下走去,并且在每一层都停留片刻,然后仔细地从走廊的这一头检查到那一头。检查中我一直注意着那个自以为隐蔽得很好的“黑影”,他也在按照同样的顺序追随着我。

当我下到三层的时候,我突然返身回到四层。如果我判断的不错,那么在走廊那一头楼梯间的“黑影”显然不知道我改变了固有的方式,肯定会按照刚才的顺序向二层下去。于是我三步并作两步冲向四层的那一头楼梯,然后放轻脚步,蹑手蹑脚地沿着楼梯向下走去。

“黑影”果然上当,他正慢慢地向楼梯处退回来。很显然,他在二层没有发现我的踪影,一时不知应该如何是好,又怕贸然出去被我发现,只得悄悄返回楼梯间的黑暗中。

我让全身溶进黑暗,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等待着“黑影”向我这里退过来,心中不禁一阵窃笑。

“黑影”是一个小个子。他一步步地退了回来。当他距我不到一米时,我突然伸出手去,一把抓住了他。

“黑影”突遭袭击,显然非常惊恐,几乎要叫出声来。但他居然保持了良好的镇静,拼命克制住了自己的恐惧,慢慢转过头来。

天哪,原来是威威!

“你来这儿干什么?”我厉声问道。

“你来这儿干什么?”刚刚平静下来的威威一把打掉我揪着他的手,正了正自己的衣领。反正已经被发现了,他倒是无所谓了。

“我来有事情。”

“我来也有事情。”他居然振振有词。

“那好吧。你说说你来有什么事情。”我得意地笑着说道。“说不出来再找你算帐,非把你送到学校保卫处去不可。”

“我敢肯定你不敢这么做。”威威似乎也很得意。“你来这儿要不是偷偷摸摸的才怪。”

我看着他没有说话。

“这么办吧。你说说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你肯定想知道。怎么样?”他居然与我做起了交易。

昨天晚上我发在电脑网络里的那份关于查找电脑病毒来源的文件,本来就是想用它调起威威的兴趣。而我今天晚上对威威的冷淡态度,则是想要“欲擒故纵”,希望利用几天的时间“逼”他来问我的身份,没想到他居然对我进行了跟踪!

“小小的年纪居然跟我来这一套!”我嘟囔道。“好吧,那我就告诉你。

不过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我得先工作才行。如果你发现了什么,最好先向我合盘托出。”

“等你办完了事,就可以不承认曾经答应过告诉我这一回事了是吧?”

他狡黠地说道。

“你怕我反悔?那我向你保证,事情一结束我一定全部告诉你。要不要先发一个誓?””

“好吧,我相信你。”威威突然表现得十分大度。“也不用发什么誓了,反正发了誓也可以反悔。”

我笑笑,没有说话。

“虽然我不知道你想找什么,但我可以告诉你,在这座楼六层的一间屋子里,好象有点不对头。里面有种奇怪的声音。”

“我刚才怎么没发现?”我不相信自己会有这样的疏忽。

“我发现你快要到六层时,就先赶到了那里。当我经过那间屋子时,里面传出的声音非常清楚。不过我一过去它便停止了,可能是因为我的脚步惊动了里面的人。等你再经过那里时,里面的人当然就会有防范之心了。”

“捣蛋的家伙,净给我添乱!”我感到十分生气,因为显然是威威给那里面的人提了醒。

“得了吧,就算没有我你也不可能发现它。”威威不满地说道。“我刚才经过那里的时候,脚步轻得就像猫一样,里面的人根本听不见,我甚至还扒着门缝往里看了一眼呢。要不是你从那边上来了,我根本不会那么慌张地逃跑,也就不可能引起里面人的警惕了。”威威边说边指指我的脚下。“就您这双大皮鞋,八百里外都能听见。”

我低头看了看,无奈地摇了摇头。我刚到没几天,怎么会注意到这种小事情呢。

“那还有人被我穿着它抄了后路呢。”我提出这一点当做证据,好压一压威威流露出来的傲气“智者千虑也难免一失嘛。”威威自嘲地辩解。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