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晚上,当大家都去听课、自习和闲聊的时候,我再次打开了电脑。我估计的不错,“我们世界”的第二批命令已经传送完毕,“电我”可以就一些更为具体的问题与我探讨了。

“‘我们世界’命令:你要领导这里的小组。”“电我”直截了当地告诉我。

“这里的小组?”我有些惊讶。“那么除了我那个失踪的倒霉前任之外,这儿到底有多少我们的人?”

“六个。”

“那还要我来干什么?”

“因为……她们全都失踪了。”

我不禁一愣。

“你要把她们全都找到。每找到一个,她就可以成为你的助手。”

“她们?难道说六个都是女性?”

“对,因为第一个失踪者是女性,为了寻找起来方便,‘我们世界’便向这里源源不断地派出了六名女性。”

其实对我们来说,性别划分的方式与地球人类截然不同,但在宇宙中总是遵循一些基本原则。只不过对于不同的物质形态称呼略有不同,对于电子来说我们称正负,对于离子来说我们称阴阳,……

“那为什么这回派了我——一个男性来?”

“因为我们实在是输不起了。我们猜想,她们纷纷失踪的原因也许与她们的性别有关,所以这回只得破例。”

我总觉得这话并没有说清派我来这里的真正原因。

“那么我应该从那里查起呢?”其实我在问这话的说话,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

“当然是化学系楼。”“电我”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根据我对电脑网络化学系子网络的考察,我觉得其中大有文章。”

“详细说说。”

“这是我从那里得到的资料。”“电我”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将一堆纷至沓来的资料显示到屏幕上面。

“看明白了?”少顷之后,“电我”打出问话。

我当然明白。从这些资料看来,近来有人在化学系楼里进行了一系列我们非常熟悉的实验,我们可以把它称为“维护所合成的有机人体”实验;而“电我”之所以能够发现这些实验的原因,是因为实验者为了实验的顺利进行,使用了电脑辅助设计的实验方法。

接下来我就“希望得到地球孩子威威的帮助”这一想法请示了“电我”

——或者说是“我们世界”,结果“电我”对此表示同意。

于是,我终于想出了开展工作的办法了。

我通过“电我”在电脑网络里发了一份信息,并要求“电我”加以技术上的控制,使它只能被威威一个人获得。这对“电我”来说十分容易,只要在威威上机时把信息直接发进他的“电子信箱”就行。唯一要注意的就是需要来点小技巧,得让威威觉得这是一份不小心误发给他的“电子信件”,就好象平常的邮电信件被投递员送错了地址。

我所“发布”的信息是:目前校园电脑网络中的病毒泛滥,亟待认真解决,为此有关人员已进入校园网络并拟采取具体措施云云。这封“信件”的收信人是我,但由于外部的“发布者”在传递不小心打错了信箱号码,结果导致在第一次传送时它进入了威威的“电子信箱”,而且“发送者”还偏巧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我相信威威看到这则信息后决不会无动于衷。

“电我”很成功地办妥了这件事。我之所以这么认为,是因为第二天晚上威威便匆匆来到了我的宿舍,进来的时候还故意装作漫不经心。

“没出去?”威威不经意地问道。

“我可没选什么选修课?”我边玩游戏边回答。

威威开始还没边没沿地闲扯,可后来总把话往电脑上拉,看来他已经上钩了。

“你玩游戏不怕被染上病毒?”威威这时已经是在没话找话了。“你的电脑里查毒软件丰富吗?”

“勉强凑合吧。”我仍旧注视着屏幕上的妖魔鬼怪。“加起来也就那么七八种吧。”

“还真不算多。”威威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不过依你看电脑病毒的危害大吗?”

“你说呢?”我反问道。“电脑少年对这点肯定有自己独到而精辟的见解。”

“当然大。”威威坚定地说道。“不但大,而且恶贯满盈!”

“有道理。”我故意装作对这个话题没什么兴趣,回避开他的目光,敲击着键盘把游戏存了盘。“不过现在我要出去办点事,等我回来咱们再讨论电脑病毒的危害问题,对此意下如何呀?”

“好吧。”威威看我做出送客的样子,当然不便再说什么,只得怏怏不快地站起身来。

送走威威,我也匆匆离开宿舍,直奔校园的西北端而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