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我信步来到图书馆前。在我出来的时候我并没有决定方向,但我的双脚却不自觉地把我带到了这里。

图书馆是一座高大的五层建筑,通体镶嵌着白色的瓷砖和茶色的玻璃。

由于它以中心为凸起,两边依次向后退去,因此,如果拿动态的眼光来看,仿佛能够感觉到它正欲奋力前冲;而当人以静态的眼光观察它时,则会发现它很像一幅具有某种现代风格的油画。

在图书馆的前方,是一片开阔的场地,其间绿草如茵,花树飘摇,尤其是正前方的两条长花坛,更是姹紫嫣红,五彩缤纷。在空场的东西两侧,还各有一个连接着长廊的凉亭。

面对如此美好景色,我心中忽然生出一份从未有过的感慨:如果我的前任不是突然失踪的话,那么她的“工作单位”是多么的舒适和美好;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不是她突然失踪的话,我又怎么能够领略到如此美丽的风光?

我就这样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信步走上草地中的小径。

在图书馆与主楼之间的一片草地上,我看到一个男孩正在读书,他的年龄大约只有十一、二岁。

而在我的意识所“储存”的资料中,这颗星球上不管哪个地区和民族,小孩子都是最容易接近的。

其实在整个宇宙中的每一个区域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我从那个孩子的后面偷眼看去,发现他正在读一本《高等数学》。根据我所了解的资料,这么大的孩子读这样的书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我也没表现出过分的惊讶,因为我猜想,在地球上一定不乏神童。

“电我”告诉我,我这次来肩负有两个任务:首先是找到我的前任;其次嘛,在寻找前任的过程中,完成我的前任所没有完成的任务——研究地球人类的心理。

于是我慢慢向那个孩子走去。

男孩肯定觉察出了动静,抬头看我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去读他的书。他的眼睛很大,而且十分有神。我趁机上前坐下:“你肯定是有问题要问我。”

“我说你这个人自我感觉怎么那么好?”他白了我一眼,“别太自大了好不好?”

我笑了笑没再说话。没想到他却真的把书举到了我面前:“那就考考你吧,你看看这道题怎么做。”

我拿过书来描了一眼,原来是道积分题。

“这还不简单?”我运用从电脑网络里学来的知识,三下五除二就把那道题给他解了出来。人类的生活习惯和心理状态还需要费一番功夫研究,人类的科技知识对我来说可就太简单了。

他皱着眉头看了一会儿,接着便咧开嘴笑了。“还行。”

“说吧,打算怎么谢我?”我不失时机地对他笑道。

“一块口香糖?”他歪着头征求我的意见。

“太便宜吧?”我努着嘴皱眉头。

“那你说。”他宽宏地把主动权交给了我。

我略作思忖。“一根和路雪的‘顶点’怎么样?”这种冷饮我只在电脑网络中“听说”过,还没来得及亲口品尝。

“太奢侈了!”他跳起来大声叫道,惹得旁边读书的大学生都往我们这边看。“一道题要这么贵!这不是漫天要价嘛!”

“那就不好办了。”我摊摊手。“这可是你让我说的。”

“那你也得说个符合实际的条件吧。”他好象忍受了很大的不公正待遇。

“我的经济实力有限呀!这么办吧——”他似乎想出了一个好主意。“我没钱,但我也有脑子和手,我也帮你干点什么事儿怎么样?”

其实我就是在等他说这句话,但还是故意装作思考了半天才下决心的样子:“那也只好这样了。”

“那好,说吧,你想让我帮你干什么?”看到自己的意见被采纳,他表现得十分兴奋。

这倒真让我为难了,因为现在我实在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他去做。说实话,在这次任务中我的确需要许多帮助,可现在我的工作还一点都没有开展起来,哪里谈得上需要什么帮助呢。

不过我还是十分喜欢这个孩子,因为我发现,他身上具备了地球孩子身上的不少优点:聪明,机敏,热心,能说,外加上一点淘气。我决定交他这个朋友。

“这样吧,我需要你帮忙的事一时还想不起来,等我想起来再告诉你怎么样?”

“行。那你就先存着。”他非常爽快地答应了。“不过到时候可不要外加利息呀。”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

那天我们没聊几句就分手了,因为他说他还要急着去办一件事。分手之前他告诉我他叫威威,而我则告诉了他我的房间号。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