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哼,放心,我也不是单方面要解除赌约,而是要和你做一个交易,用我手上掌握的东西,和你交换解除赌约!”彭丹宁嘴角一勾。

    “那就要看你掌握的东西,够不够换对你一天的为所欲为了!”萧然淡淡一笑。

    “我想,这个消息,肯定够了!”彭丹宁朝椅子后面靠了靠,自信瞬间弥漫在脸上“你养父母家,你妹妹的消息!”

    “你说什么?”萧

    然腾地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原本还风轻云淡的脸上,立刻严肃无比,就连房间里的空气,也在这个时候变得沉寂了下来。

    “果然,你一直留在海城,目的还是找寻他们的消息!”彭丹宁脸上的自信之色愈浓。“

    你究竟掌握了什么消息?”

    这个时候萧然也顾不得彭丹宁准确猜测出了他的目的所在,满脑子想的,都只是关于自己妹妹的消息,他在海城这么久,一直没有查到关于自己妹妹的消息,这早就让他内心有些绝望,如今冷不丁得到消息,让他心里不免有些激动。

    “我先说好,告诉你这个消息后,我们之间的赌约也就此作罢,从此以后,你提也不准提,更不许当着众人的面,对我动手动脚!”彭丹宁说道。

    “只要你的消息确实有用,且是我不知道的,我绝对答应你的条件,况且,从头到尾,我都是被动的,你对我来说,并没有多少吸引力!”萧

    然严肃认真地说出这话,顿时让彭丹宁有种要吐血的冲动!自己没有吸引力?这损人也不带这么损的吧?

    “好,好,好!”

    彭丹宁一连说了三个好字,精致的瑶鼻几乎都快气歪了,不过还是保持着镇定道“我告诉你,你的妹妹得了很罕见的病,但是最终,却没有接受治疗,依我看,她可能已经去世了!”“

    什么?”

    这话如同五雷轰顶一般,直接将萧然打击的半晌说不出话来,心口更是抽搐一般的绞痛,刚刚还带着一点激动的脸庞,瞬间惨无人色。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内心里一直想要找到的妹妹,居然在这个时候传来噩耗,这让心里保留的最后一点幻想,骤然烟消云散。“

    不可能,你肯定是在骗我,再说了,你也只是说的是你的看法,你并没有验证她的死亡对不对?对不对!”萧然一把拉住彭丹宁的袖口,充斥着猩红的双眸仿佛一只受伤的孤狼,在绝望与疯狂的边缘徘徊。萧

    然的样子吓了彭丹宁一大跳,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萧然这个样子,她万万没想到,萧然会有如此的表现,这种举动,完全是对亲人爱到了深处才会自然而然的流露。

    “这只是我的推断,我们也确实没有验证过,但是根据这份病历来看,恐怕她的日子,应该很不好过。”彭丹宁没有怪罪萧然的拉扯,耐下了性子解释道。萧

    然闻言,脸上的疯狂这才稍稍缓和,随后又重新坐到了椅子上“对不起,刚才是我太冲动了!”

    彭丹宁诧异的看着萧然,这突然的转变,似乎让她重新认识了一番眼前的这个男人,霎时间,彭丹宁突然觉得萧然是个很矛盾的人。在

    他的表面,似乎隐藏了许多的东西,看到的表象,仿佛就真的只是表象,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是真正的他。“

    这是她的病历,希望对你有一些帮助!”将调查到的资料抽出来递到了萧然的面前,彭丹宁坐在椅子上,也开始沉默了下来。接

    过资料,萧然认真的阅读了起来,虽然上面涉及到专业的东西他看的并不是很明白,可是当他看到病历上的时间,顿时陷入了迷茫之中。这

    份病历,是在他回来的两年之前,也就是说,自己的妹妹,在两年之前就知道得了这个病。“

    她为什么没有接受治疗,还是说,她已经治愈或者转到别的地方接受治疗了?”萧然敏锐的现了其中的问题。“

    根据我们的调查,在华国的医院里,没有看到她的就诊病历,要么,她是放弃了治疗,要么,就是在我们查不到的地方接受治疗,当然,这种事情消耗太大,且不一定会有结果,所以,只能交给你自己来查!”彭丹宁的语气缓和了许多。

    “谢谢,从此以后,我们之间的赌约作废,而我也不会再对你动手动脚的了!”

    拿着资料,萧然认真地说完,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缓缓的走出了办公室。“

    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彭丹宁看着萧然的背影,一脸的复杂。

    “

    徐叔,你知道我妹妹得病这件事吗?”

    一出警局,萧然就拨通了徐百川的电话。

    “得病?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啊,怎么,你查到关于你妹妹的消息了?”徐百川也是诧异不已,虽然和萧然的养父母关系交好,可是他毕竟日理万机,对这种事也就自然不知道。之

    前调查的时候,也没有朝这个方向追查过。“

    没错,得了一种十分罕见的疾病,只是这种疾病究竟是怎样的,还要等我去医院查一下之后才能知道!”说

    完,萧然就挂断了电话,然后直奔当时接诊过自己妹妹的医院。

    第一人民医院,作为海城赫赫有名的医院,也是海城最大的医院,每天接收的病人,流量大的难以计数,而前不久,萧然也在这个医院的急诊室获得了第二次的生命。

    医院的布置极为的规矩,数十栋大楼,也因各种类型的疾病而被分布排列。

    一到医院,萧然就朝病历的主治医师找了过去。

    姜芷沁,一看这个名字,萧然就知道,这是个女人的名字。只不过,医生是男是女,并不是他想要关注的问题,他只想知道,他妹妹究竟得了什么病,还有,得了这个病之后,究竟能够活多久!很

    快,萧然就在护士台咨询到了姜芷沁的诊室,而今天这个时间,也正好是她问诊的时间。

    怀着忐忑的心态,萧然来到了这个姜医生的门口。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