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六千五百万!”

    然而,还不待印文轩的话音落下,萧然立刻又叫出了价格来。此

    话一出,印文轩在心里将萧然的十八代祖宗给骂了个遍,本来五千万就能搞定的事情,如今居然硬是多花了一千五百万。

    而且,看现在这样子,要是萧然不停,他不知道还要亏多少。

    虽然在印文轩心底还是不太相信萧然能拿出六千多万来,但是萧然的自信还是让印文轩没了底气,同时也不愿意冒当众喊萧然做爷爷的风险。

    “六千五百一十万!”所以,印文轩黑着一张脸,只能再次出价,然后他狠狠地盯着萧然。不

    过这次直到祝弦落下三次的木锤之后,萧然都没有再加价,这让他心里骂萧然祖宗的时候,又不禁松了一口气。

    “呵呵,轩少,恭喜了,你赢了我,那辆奔驰车物归原主了!”萧然微微一笑,扭头看向印文轩道。

    “噗!”

    印文轩只感觉喉咙处血气上涌,发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萧然,心里现在只有两个字:卧槽!

    他突然觉得自己好亏!自

    己这边多出了一千五百万,结果赢回来的还是自己的车,一辆只值几百万的车子。而萧然却什么都没亏,这场拍卖,若不是要叫萧然爷爷,他宁愿他自己输了!

    强压着内心的愤怒,恨恨的瞪了萧然一眼,然后一甩袖子,找了个位置便坐了下去。

    身边的几人和特勤人员这时也不禁面面相觑,他们也知道,印文轩虽然赢了,但是这赢的……还不如不赢呢。

    “呵呵……”萧然摇了摇头,看着印文轩的眼神渐渐的深邃了起来,其实他刚才根本没有必要和印文轩打这个赌注的,他之所以要打这个赌,完全是为了后面拍卖热场的。因

    为,他现在的身份毕竟只是个特勤人员,待会出手拍卖,肯定会很突兀,恐怕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窥视。

    而现在,借着印文轩这一闹,那么待会他再出手拍卖的时候,别人就不会那么的关注了。有

    了第一件藏品就引出的爆点,很是让拍卖会热闹了许多,而接下来的拍卖品价格也趋于普通价,通常都是十万起步,这让拍卖会的气氛渐渐有些变冷。

    祝弦对这种情况,似乎根本不在乎一般,依旧自顾自的拿出拍卖品,也没有像其他拍卖师那种不停的调动起在场人的情绪,让他们出高价的做法。这

    让这场拍卖会愈发的冷了起来,除了第一件拍卖品引出了爆点之外,在后面很长一段时间,都显得有些沉寂。

    “下面,乃是清初画家王时敏的一张真迹,起拍价,七十万!”

    祝弦依旧不冷不淡的将下一件藏品叫了出来,而这件藏品一出,萧然顿时眉头一挑,打起了精神。

    这幅画,正是苏晓冉托付给他,要将其拍卖下来的几幅画中其中的一幅。

    只是面对这个价格,萧然有点望洋兴叹,开价就已经是七十万了,那成交价,只会更高,而他自己身上其实带的仅仅只有那张卡里的二百万,恐怕是不够的。

    就在萧然打算放弃的时候,台上的祝弦突然又道:“因为接下来的一件拍品,并没有太多的价值,所以,决定和这幅画一起拍卖!”随

    着祝弦的话音落下,那两个女子已经端上了一个盘子。

    而随着盘子上的物品显露真容,萧然的眼睛彻底亮起。

    原来,在那盘子上面,正是那龙头面具。

    依旧是缭绕的胡须,以及微微张开的龙嘴,亲眼看到这张面具,比起在照片上所看的,萧然感觉它似乎更加的生动一些,只是这种生动,仅仅是相对而言。而

    且,这种感觉转瞬即逝,很快,再一看的时候,这张面具,已经变得普通至极。

    “这不就是捆绑拍卖么?要买这幅画,还得买下这玩意儿,这东西有啥用,拿来当做小丑面具和小孩子玩不成?”

    “呵,这东西买回去,给我孙子玩,也不是不可以嘛!”

    一时间,在场的人议论纷纷,对这捆绑拍卖,显得颇有微词。

    不过祝弦却是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只是自顾自道:“这张面具,加上这幅画,起价一百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万,现在竞价开始!”“

    一百零五万!”“

    一百一十万!”

    “一百一十五万!”

    这两样东西,很明显没有引起大家的兴趣,价格停留在了一百一十五万,便已经没了继续上涨的动力,而萧然见状,心头不由一喜,这种情况,对他来说,可谓是大大的有利。只

    要他们不继续出价,那他那两百万,就会够用。“

    一百二十万!”萧然试探性的喊出了价格,按照刚才的节奏,这个钱,他十有**,能够将那幅画和那张龙王面具给拿下。

    果不其然,在萧然喊出了价格之后,众人只是再度朝萧然看了看,然后便没了动静,也没有继续加价的打算,这让萧然心头信心大增。

    然而,就在祝弦手中的木锤落下第二次的时候,一道声音悠悠的响起:“一百二十五万!”

    此话一出,萧然眉头一紧,扭头朝着声源发出的位置望了过去。

    只见在会场最左边的角落处,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子,正慢悠悠的将手放下。由

    于戴着鸭舌帽,那人显得与这里的名流有些格格不入,不过萧然见此人很是普通,也就没有继续看下去,只是嘴里喊出了新的价格。“

    一百三十万!”

    “一百五十万!”

    就在萧然的竞价出口,鸭舌帽的男子毫不犹豫便叫出了更高的价格,这让萧然不禁又多看了几眼。不

    过片刻之后,萧然便再度喊道:“两百万!”

    这个价格,已经是他现在能够出到的极限,刚才鸭舌帽男子的那招明显是想将他给逼退,来个一锤定音,这在拍卖场上很是常见,让别人知道他信心坚决,从而放弃。

    而他也同样来了个相同的手法,让他知道,自己对这东西也是势在必行,从而将对方逼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