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新来的,尼玛的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干活啊,不想干,就给我滚!”那

    彪子这时又冲萧然瞪起了眼睛,破口大骂。“

    哦,哦,好的。”萧

    然点点头,拎着大锤向高墙走了过去。虽然他心中怒火暗涌,但也知道,现在还不是发作的时候。

    “咚!”“

    咚!”

    萧

    然挥起了锤头开始砸墙。

    很快,这高墙就出现了一道裂缝。

    “哟,还行。”那

    彪子在身后看了几眼,然后对其他两人一挥手,“走,我们下去。”

    他们几人走到了六楼的楼梯口,便听有人问彪子道:“彪子哥,集团那边怎么好些日子都没来选人了?”

    “切,你以为集团那里是无底洞啊,随时随地都需要人?”

    彪子不屑地哼了一声,“再说了,到了那边,就是刀口舔血的日子,你们不怕啊?”

    “不怕,去了集团,哪怕刀口舔血,也比在这抡大锤有前途啊。”有人应道。“

    行,既然你们这么说,等下次集团来选人,我就推你们两个去!”彪子哈哈一笑道。“

    谢谢彪子哥。”

    那两人齐声道谢。

    高墙边,萧然将几人的话全都听在了耳朵里,双眼一眯,眼中厉色绽放,挥起了大锤,狠狠地砸向了高墙。“

    咚!”

    三

    个多小时后,萧然甩了甩手,将大锤放了下来,摇了摇头,一阵力竭的疲累感涌了来。

    以前这种老式的房屋,其结实程度远远超过了萧然的想象。虽

    然他现在已经将那彪子要求的三分之一的工作量完成了,但是他的虎口和胳膊早已经被震的发麻了,而且整个身体近乎脱力。“

    呼还是身体素质下降的厉害。不过,这农民工的钱还真不好赚啊!”萧

    然看着他面前墙壁已经坍塌的部分,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苦笑着说道。

    不过萧然并不知道,其实他的拆墙的速度比其他工人还是要快许多,很多工人在他同样的时间里,还拆不到他的一半呢。

    而此时,彪子和他的两个狗腿子正在楼下的工具间打牌呢,他们几个在这兼着管事,平时活干的最少,但是钱却不少拿一分,还能时不时地教训一下其他人,轻松自在的很。

    “你去看看,那新来的拆的怎么样了?”这时彪子向其中一人吩咐道。

    那人立即起身,绕到了萧然拆的那面墙楼下,抬头一看,“卧槽,拆了这么多?”

    他惊讶地愣了愣,便立即跑回彪子那,囔囔道:“彪子哥,那新来的力气不小!已经拆完了三分之一。”

    彪子一听,也露出了惊异之色:“嘿!还真没看出来,这个乡巴佬可以啊!”

    “彪子哥,那现在是让他下来歇着?”有人问道。“

    歇个屁,有这力气不用白不用。”

    彪子起身走出了工具间,也到了旧楼边,看了看,便冲边吼道:“新来的你怎么停了,你特么是不是不想干了?”“

    你说中午前,拆掉三分之一就行啊,我已经拆完了。”萧然冲着下面也喊道。

    “放屁!老子是说,你干到中午前不准停下了,你特么耳朵聋了!赶紧的,给我继续干活,否则滚蛋,一毛钱也别想拿!”彪

    子指着楼就破口大骂,根本不顾及萧然是否已经累惨了。

    萧然在楼当即狠狠地捏住了拳头,脸色阴沉下来,一股杀气涌动在胸口。他

    血龙王还真没被人这样欺负过,如果不是为了后面的计划,这口气他绝不能忍。

    但他现在还是没说什么,深呼吸几口气,冲着下面喊道:“哦,好的,我知道了。”

    彪子听到萧然没反驳,顿时得意地撇撇嘴,转身回到了那两个狗腿子身边。“

    彪子哥,牛!”那两人冲彪子竖起大拇指。“

    哈哈,这算什么,来,继续打牌!”彪

    子重新坐下,几人又打起牌来。而

    在其他楼层干活的工人也听到了两人的对话,纷纷暗暗摇头,“唉,这新来力气不小,但太老实了,都不知道省点力气,被欺负定了。”

    旧楼六层,萧然重新捏紧了大铁锤,看着面前的墙壁心里筹划着。

    萧然明白,在这个时候,他绝对不能光用蛮力了。因为他已经有些力竭了,一旦在拆迁的时候,他一个大力用出去,墙垮了,而他收不住,整个人都能飞到楼下去。所

    以,得巧用力!想

    着,萧然往自己手心里啐了一口唾沫,再次挥起了大锤。“

    咚!”

    萧然猛地挥出,一锤砸下,但是就在砸到了墙面的时候,他又往回收了一点力量。

    这股力道恰到好处,将墙壁砸的出现了一道裂缝。接

    着,萧然又是第二锤下去。

    “咚!”第

    三锤、第四锤“

    咚!咚!”

    等到他再次挥到二十多锤的时候,萧然已经开始喘着粗气了,气管中有种被火灼烧的感觉,是真的脱力了。

    可萧然依然没有停下,他已经不再把这事看成是一种折磨,相反他将这个当做是一次对他意志力的锻炼。因

    为,他血龙王就是一步步从苦难磨炼中厮杀出来的!

    他还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困难面前倒下过!

    所以,哪怕是这一次,他也毫不畏惧!“

    咚!”

    铁锤砸中墙面,反震的力量通过手臂传导过来,让他的整个人都有些发颤了。“

    啊!”萧

    然从嗓子眼里低吼了一声,咬牙狠狠地再次挥锤砸出。突

    然!他

    的丹田处一暖,接着一丝莫名的热流,从丹田处流转而出,顺着他用力的方向,化作两股,迅疾地涌入了他的双臂经脉。

    “咚!”铁

    锤再次砸中,“哗啦”,墙面垮了一块,烟尘扬起,扑向萧然。但

    萧然却像是傻了一样,愣愣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怎么回事?”“

    刚才的那丝热流是什么情况?”

    “还有,我怎么感觉我自己的气力恢复了一些?”萧

    然脑子里一片茫然。忽

    地,他松开铁锤,紧紧地握了握双拳。他

    可以感受到,之前他已经力竭的气力竟然真的恢复了少许。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会是幻觉吧?萧

    然惊愕地看着自己紧握的双拳,忽然脑中灵光一闪。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