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面对徐雅琴的质问,萧然沉默以对,根本不和徐雅琴解释。

    现在他体内的病毒未解,父母的死因没有查出来,连妹妹也是下落不明,旁人又何曾会理解他心灵上的煎熬呢?

    更何况,他萧然,堂堂血龙王,是需要靠别人的怜悯度日的吗?徐

    雅琴看到萧然沉默的样子,益发失望。接

    着,她从自己的昂贵的提包当中拿出了一张银行卡递给了萧然道:“这卡里有五十万,你拿着当作生活费也好,做点小生意也好,总之不要再混了,我以后绝对不会再进局子里来保你!”萧

    然接过了银行卡,在手中摆弄了一下,对徐雅琴一笑,道:“这算是施舍?”“

    你说什么!”徐

    雅琴顿时就炸了,柳眉倒竖地对萧然说道:“你这个人怎么不识好歹,能不能放下你那可笑的自尊心,你现在还有什么?你什么都没有了!”“

    不,徐雅琴,你错了。”萧

    然正色起来,微微摇头道:“

    无论我到了什么样的地步,我萧然永远都不会放下我的自尊,永远都不会低头!”“

    别说你这五十万的施舍,就是五千万,五个亿,你也休想让我皱一下眉头!”

    “所以,还是拿回去吧。”说

    完,萧然把银行卡递了回去。

    徐雅琴有些愣住了,她万万没想到她能从萧然口中听到这一番话语,一种震动不知不觉从心底涌起。

    但随即,她又内心暗自摇头。漂

    亮话谁都会说,可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几个?想

    到这,徐雅琴叹了一口气,道:“算了,随你的便吧!不过,我有个事要和你商量,是关于我们的”

    “解除婚约,对吗?”萧

    然没等对方的话说完,就接话问道。徐

    雅琴点了点头,把萧然手中的银行卡又推了回去,“这五十万就当是给你的补偿吧。”

    萧然一笑,“婚约我不会解除的。”“

    你什么意思?”徐

    雅琴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声音如同极北的寒冰似的对萧然道:“哼,刚才还说什么五千万五个亿都不皱眉头,现在就嫌五十万少了么?”

    在徐雅琴的眼中,萧然就是打算接着婚约的名头进行敲诈了。

    “看来,你是真的不了解我啊。”

    萧然一笑而道,看了徐雅琴一眼,将银行卡放到了车子前台上。

    “我萧然就没有接受别人施舍的习惯,钱我分文不要,你拿回去。而婚约的事情是我爸妈定下来的,在我没有调查我爸妈死因之前,我不想取消。”

    “你”徐雅琴急了。

    “徐雅琴,你不用紧张。”

    萧然看到徐雅琴想要说什么,立即挥手打断道:

    “你放心,在我没有调查清楚我父母真正死因之前,我是绝对不会来打扰你的生活。而只要我调查清楚了,就会亲自与徐叔叔说明,推掉这门婚约。”徐

    雅琴愣住了,有些诧异的看着萧然道:“你说的是真的?”萧

    然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神色道:“当然,我这个人最有自知之明了,你这样的白富美,我可配不上,哈哈。”笑

    声中,萧然直接推开了车门,走了出去。临

    走的时候,萧然还加了一句:“如果下次再遇到这种事情,不需要你来保释我,我也不会有任何的事情。我们本来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不用担心我会丢了你的脸面。”

    看着萧然从容离去的背影,徐雅琴气的牙根痒痒:“这个混蛋!不识好人心!”

    骂声中,徐雅琴轰然踩下油门,开车而去。

    萧然听到徐雅琴车子离去的声音,连头也没有回,因为他现在必须要去探查他父母的死因。而

    首先要找的,就是那个来自己家找麻烦的马德彪。想

    着,萧然大步离开了这里。

    夜

    幕降临,霓虹灯照亮了这个海滨城市的大街小巷,让这个美丽的海滨城市平添了一股迷人的风采。在

    这迷人的夜色中,海城知名的宁园富人别墅区一片的宁静。而

    在宁园的最中心,有一栋最为醒目的欧式别墅单独矗立着,彰显着它在宁园的独特地位。

    这便是宁园的一号别墅,里面住着的也是海城最为瞩目的人物,徐百川!“

    大哥,萧然确实回来了,两位小姐都和他照过面了。”此

    时,一个四十来岁,精瘦彪悍的男人正站在一号别墅大厅的紫檀精雕沙发边,俯首向着沙发上端坐的一名唐装中年男人轻声说着。那

    唐装中年男人国字脸,肤色偏黑,面容淡漠,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感觉。

    他正是徐百川,徐雅琴和徐雅婷的父亲。此

    时,他没有接话,从面前茶几上的一包八喜烟里抽出一根,点上,叼在嘴里,深深地吸了一口。

    八喜这烟不贵,十块钱左右,对他现在的身份来说简直太低档了。可

    就是这烟,打他从底层开始厮混时候就开始抽。到他坐到了威震海城的地下龙头位置,他也在抽。而如今,处于半退隐休养状态的他,依然还在抽。时

    代在变,可对他来说,很多的东西不能变,譬如这烟,还有那道义!

    “呼”

    在吐出一口烟之后,徐百川终于开口,“陈卫,你看到他了?”

    “是的。”

    陈卫点头,“我接到二小姐保镖的电话,就去了警局,亲眼看到大小姐从里面把他接出来了。”

    “嗯,他和雅琴谈的结果如何?”徐百川又问。“

    不欢而散。”陈卫道。

    “哼。”

    徐百川怒哼了一声,将手中的烟掐灭,冷声道:“雅琴的心气越来越高了。”

    “这也怪不得大小姐。”陈卫低声解释道,“毕竟萧然现在只是个军人,其身份和大小姐差的太多”“

    胡说!”

    徐百川低喝了一声,打断了陈卫的话,怒声道:“军人怎么了?那是保家卫国的英雄!身份哪里低了?再说了,就算现在身份不如她又如何,萧然还有未来!想当年老子刚来海城的时候还是个泥腿子呢,可到现在,在海城谁敢不给我面子?”“

    是可萧然哪里能和您比呢?”陈卫苦笑点头。

    “不能比?哼,那是你们鼠目寸光!”徐

    百川又是冷哼一声,“我来问你,我上次让你查萧然在部队里的情况,你查的结果如何?”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