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噗”被

    萧然撞上的那家伙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就喷出了一口鲜血,仰面朝天地向后甩飞出去。那

    人在撞翻了后面的两个人之后,噗通摔倒在地,滚在泥水中,口吐血沫,整个人抽搐不已,再也爬不起来。“

    靠!不会吧,这么猛?”

    马德彪脸色剧变,心里止不住地就狠狠抽了一下,人也惊惧不已地向后退了一步。他

    万万没有想到萧然竟然会如此厉害?一招就干翻了一个人!

    但是还不等他有所反应,萧然那里已再次发飙。

    手中夺来的铁棍翻舞,“砰”的一声,敲在了近前一个人的脸上,瞬间将那人的脸都敲塌了,整个人在空中翻滚着,摔落在地。接

    着萧然又是夺步而进,抬手用铁棍挡住劈来的一刀,随即抬脚,狠狠一踹,正中来人的肚子。

    顿时,那人惨叫着,倒飞出去,撞断了旁边的一颗小树,倒在地上。踢

    翻一人后,萧然又是一个转身。

    后背猛地来了一个靠山贴,撞进一人的怀中,再一把抓住这人的手臂,脚步狂猛后退,带着这人,接连撞翻了好几人,而后猛地把那人手向下狠狠一掰。

    “咔嚓!”伴

    随一声刺耳的断骨声,那人惨叫着,猛然后退,他的手臂被硬生生掰断,白森森的断骨刺出皮肤,骇人异常。

    萧然此时又把那人铁棍抢下,手持双棍,猛然站定,血红双眸冷冷地扫视周围已经被他骇的都停下了脚步的众暴徒。而

    他的身上已经沾染了敌人的鲜血,浸染着他身上那狰狞的伤疤,更是犹如地狱中杀出的恶魔,气势无匹!“

    咕嘟”,马德彪狠狠地咽下了一口口水,心中胆寒。这才知道今天是撞到了一块铁板,不但够猛,而且够狠,那生断人骨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架势,真是只有杀神才能办的到啊。

    但是这时,马德彪已经骑虎难下,强忍心中骇惧,再次挥手,嘴里疯狂地嘶喊:“上,一起上,干死他!”说

    完,他率先冲了上去!

    众暴徒也是玩了命,跟着马德彪再次冲杀而去!萧

    然不但无惧,反而如嗜血恶魔般咧嘴一笑,挥舞着手中双棍,迎了上去。

    下一秒,整个小院中,细雨里,惨烈的打斗声,痛苦的惨叫声,响成了一片。而

    徐雅婷则刚刚才打完了一个报警电话,但转眼便看到了这个场景,瞬间,整个人已经看傻了。她

    看到的是一个如此可怕,却又如此让她热血沸腾的场面。

    萧然就像是一个无畏的勇士,手舞双棍,和那些人打在一起。虽

    然对方的铁棍也会敲击在他的身上,带出鲜血。但是他全然不惧,悍然突入敌群。那

    血水、雨水淋洒在萧然精赤的上身,仿佛是一场血与雨的洗礼,宣告着萧然的回归。

    不知不觉地,徐雅婷痴了。

    她双拳握在胸前,眼中已没有了其他人,只剩下了萧然一人几

    分钟后,萧然的身影顿住。徐

    雅婷这时才愕然发现,院中的雨水中,铁棍长刀洒落一地,刚才围攻着萧然的十几个人早已经横七竖八地躺倒了一地,翻滚着哀嚎不已。

    “他这真的是萧然哥哥一个人干的吗?”徐雅婷哪怕亲眼看到整个过程,此刻依然震惊的难以置信,小嘴微张,满是惊愕和痴痴的目光望向萧然。

    而小院门口,徐雅婷的两个保镖这时候也冲了进来,他们因为比萧然和徐雅婷晚出来几分钟,加上车速也比不上萧然,所以靠着追踪徐雅婷的手机定位才将将赶到。

    可一进小院,瞬间就将他们两个给吓的面如土色,全都呆住了。

    哪怕他们两个都是最顶级的保镖,也未曾见过如此惨烈的场面,尤其是那些被打的断手断脚的家伙,在血水和雨水混杂的泥泞中惨嚎的场景,简直让他们触目惊心。

    而唯一满身杀气,犹如修罗杀神屹立场中的,正是刚才和他们两个交过手的萧然!“

    人家刚才就是和我们俩闹着玩呢?这要是动了真格的,我们就得和他们一样吧?”两

    个保镖面面相觑,心中都是同样的惊骇和庆幸。

    而此刻,萧然手提双棍就站在马德彪面前,任凭细雨将他身上和铁棍上的血水冲刷而下。马

    德彪则被打的跪坐在地,吓得面无人色,全身都在颤抖。

    “怎怎么会这样?”如果不是他亲身经历,打死他都难以相信竟然会发生眼前这一幕景象。

    马德彪和他的小弟可不是什么刚刚混社会的菜鸟,那都是全副武装,在街头打了几年架的老手了,哪怕你就是练过一些拳脚的人,他们也有信心打的对方连妈都不认识了。

    可眼前的事实是,萧然一个人凭借着那悍不畏死的彪悍,以及可怕无比的战技,几分钟的时间,三下五除二就把他和他那十多个经验丰富的手下给全给干倒了,而且被打的都很惨,可以说是惨不忍睹!

    这个萧然还是人吗?

    这也太可怕!太变态了!这

    时,萧然动了,一脸冰冷地向他走来。“

    啊萧,萧然,你,你别过来!”刚

    才还气焰嚣张的马德彪已经吓得魂都没了,手脚并用地还想向后退,直到撞到了一棵树上,这才停住,骇惧不已地地望着依旧步步逼近的萧然,全身抖颤。

    “当啷!”萧

    然忽然将手中双棍抛出,扔在马德彪的身子两侧。

    铁棍上已经添上了一层厚厚的血迹,浓郁的血腥味,即便是此时的雨水都冲刷不净,让马德彪闻着就想作呕,心中更寒。“

    嘭!”萧

    然一脚狠狠地踩住了马德彪的胸口,身子猛地向下一欺,一双冰冷的没有丝毫情感的眼睛直勾勾地盯住了马德彪。“

    饶,饶命”

    马德彪当即求饶,抖如筛糠,这种如同和死神照面的恐惧感,让他瞬间感到双腿一热,直接吓尿了。

    萧然踩住马德彪,脚上加力,冷冷地问道:“

    说,谁派你来的?我父母的死,和你有没有关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