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41章 还是下不了手

星期六,姜允诺做了一整天的家教,补齐上个星期推掉的课程。从学生家里出来,她看见许可站在楼下的草坪旁,身边停放着一辆自行车。

“你怎么在这儿?”她心里一高兴,几乎是小跑了过去。

“来接你啊”,许可拍了拍自行车前面的横杠,“上来,我载你”。

姜允诺看了看那辆自行车,貌似陆程禹的那一辆,铃铛只剩半个,后座已经没了,“或者我骑车,你走回去”,她说。

“上来”,许可一把将她拽到面前,作势要吻她。

姜允诺赶紧躲开他,坐了上去,“到学校跟前就把我放下”。

前面一大段空地,许可把车子蹬得飞快连带大幅度的转弯,风从耳边刮过,姜允诺抓住他的一只胳膊,向后靠近他的怀里,“你慢点”,她低声叫着,如果摔下去,她可是垫背的。

许可轻轻笑着,腾出一只手来搂着她,“好不好玩?”

“不好玩,又不是过山车”,风吹得她睁不开眼睛。

“那多没意思,也不能抱你”,他说。

姜允诺的脸又红了。

许可突然问她,“诺诺,你……想不想回家?”

她低下头,使劲拽着他的衣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心里有些彷徨。

许可隐隐地叹了口气说,“还是算了”。

来到通往学校的主干道上,车辆行人渐渐的多了,两人还是决定一起走回去。姜允诺刚跳下车,一辆奥迪“嘎”的一声停在他们面前半米处。

“真是你们”,许瑞怀摇下车窗看着他俩。

姜允诺的心突突的跳着,不知道许瑞怀是什么时候看见他们的,这种骑车载人的方式实在有些暧昧,对于姐弟来说。

许瑞怀朝他们招招手,“都上车,去我那儿吃饭”。

“爸,我等会儿还有训练呢,今天就不过去了”,许可说。

许瑞怀笑笑,“周末还这么忙啊,我今天难得有空,你姐这么长时间才回来一趟,大家一起聚聚多好”。

许可担心许瑞怀有其他想法,也不便再推脱,“自行车是同学的,我得先还回去”。

许瑞怀点点头,“诺诺,你先上来,我们去学校门口等他”。

姜允诺上了车,许瑞怀问她,“你们刚才去哪儿玩去了?”

姜允诺说,“我去做家教,回来的时候遇见了许可”。

“哦”,许瑞怀开着车,“你俩从小就分开,我还担心见了面会生疏,现在看来处得挺好的”。

姜允诺看着窗外,“还凑合”。

许瑞怀又说,“可可还小,有什么事你让着他点,男孩子在这个年纪还是懵懂的”。

“嗯。”

许瑞怀极为善谈,就算姜允诺只是坐在后面偶尔应上两声,他也能悠然自得的从一件事扯到另一件事,绝不冷场。许可上车的时候,两人看起来聊得挺热络。“儿子,坐前面来”,许瑞怀拍了拍身旁的座位,“你们还真把老爸当司机使唤呢,一个个都知道坐在后面享福”。

许可看了姜允诺一眼,坐到副驾驶位上,父子俩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许可嘴甜,哄得许瑞怀呵呵直乐。姜允诺少言寡语心不在焉,在许瑞怀面前也很少搭理许可,她总觉得自己像是多余的人,满心盼望着快点吃完饭,可以回学校呆着。

许瑞怀带着两孩子去买菜,再回到他的住所时,天都黑了。他看上去心情不错,跑进厨房忙活了一阵子,做了一桌子的菜,又拿出酒杯让许可开了瓶茅台。

姜允诺看看时间,已经十点多了,父子两人还喝得不亦乐乎,其乐融融。她突然觉得好笑,想起姜敏曾经带着自己去迪斯尼乐园的情景,仿佛也是一种久违的家庭温暖。 明明是可以一直相守的四口之家,现在却是各有各的乐趣,各有各的活法,还过得有滋有味。倒不如从一开始,就让他们成为陌生人。

她有些困倦的站起身,走到客厅里看电视。不多时,那两人也吃得差不多了,许瑞怀开始收拾碗筷,许可走过来悄悄地握住她的手,“你不高兴?”他盯着电视屏幕说。

“没有”,姜允诺瞄了瞄厨房里的身影,“只是他对我来说没有爸爸的感觉,就好像一个比较熟的人而已。如果他不是我的爸爸,情况又会怎样?”

“不管怎样”,许可看着她,“我都是一样的”。

无论他是谁,你又是谁。

姜允诺摇摇头,“未必,这种事情都和家庭环境,年少时的经历有关……所以……”

许可使劲地捏了捏她的手,“诺诺,别再想了,这是我们的命”,他低声说,“命里注定的,我……甚至有些高兴”。

我不在乎,通过什么方式和你相遇。

我只在意,能否在茫茫人海中遇见你。

姜允诺抬起头,冲着他微微一笑,眸光闪动。

许可看着她,轻轻地说,“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无论在什么时候,想吻你了就可以吻你”。

“不早了,你们就在这儿住一晚”,许瑞怀突然走了过来,“明天我再送你们回学校”。

姜允诺吓了一跳,迅速的抽回手,许可看着电视,双手抄进裤子口袋里。

许瑞怀说,“上面还有一间小卧室,诺诺你去楼上睡,可可你睡下面的客房,晚了,都去睡吧,楼上也有浴室,可以洗澡……”

姜允诺应了一声赶紧上楼,她不敢看许瑞怀的脸,双腿软绵棉的,心脏还在剧烈的颤动。

她走进浴室,拧开花洒。

水有些凉。

她整个人呆立在花洒之下,越洗越冷。

她想,我怎么就把他丢下自己跑了呢?

胡思乱想的,似乎过了很长时间,她穿好衣服走出来,楼下一片黑暗,隐隐约约听到下面浴室传来的水声,她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赤着脚走到外面的阳台。

视野很开阔,昏暗宽广的江面,黑色的船只,对岸的万家灯火以及灿烂灯光点缀下的大桥,远远看去像是镶满宝石的陈列品。空气清新凉爽,江水缓缓的拍打着沿岸的礁石泥土,她趴在栏杆上似睡非睡。

许可,许可,她在心里默念着,你已经睡了么?

“在想我吗?”耳边传来低语浅笑,她被人从身后温柔的抱住。

她转过身,鼻尖贴着他的胸膛,熟悉好闻的味道,带着淡淡的酒香和洗浴后的温热气息。

“你竟然还敢偷跑上来”,她说着张开手臂环住他的腰。

“我房间的门关着,他以为我睡了”,许可把她抱起来放在栏杆上,刚好和他一般高,“抓紧我,不然可就掉下去了”。

“哦,那就让我掉下去”,她松开手,头往后仰。

“你这家伙”,许可吓了一跳,牢牢的勾住她的腰。

姜允诺俯在他的肩上闷声笑着。

他的手在她的腰间轻轻摩挲,摊开手掌,中指到大拇指之间的距离恰好是她半侧的腰围。

“呜,痒痒”,她轻轻笑着,把脸埋进他的颈窝里,嗓音如孩子一样的娇憨稚嫩。

“痒痒”,他学着她说话,心里泛起酥麻的感觉。

“我这儿还是痛的”,她嘟着嘴,指着自己的左肩,“我要去打狂犬病疫苗”。

“看看”,他把她的衣领拉下了些,用指腹轻轻抚摸,伤口上结了一些小小的硬痂,和周围细腻的肌肤极不相称,“已经好了”,他低下头又要去咬。

她使劲扳开他的脑袋,气哼哼地说,“不许再咬了”。

他抓住她的手,“那你让我亲亲”。

他低头吻着她的肩,锁骨,而后停在胸前,摩擦着,隔着薄薄的衣物。

呼吸声变得粗重。

她搂着他的脖子,言语里带着一丝怯怯的虚弱的抗拒,“我真的要掉下去了”。

仿佛有一根细细的紧绷的弦,猛然在黑暗里“啵”的一声断掉。

他的心里被一种难耐的湍急的情绪充斥着。他紧紧的抱着她走到门边,把她抵在冷硬的墙壁上。

她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却被他急躁地堵住了嘴,用唇。

淡淡的酒精味道如同催眠的药引,在夜里郁郁的沉淀。

他的手滑入她的衣襟里,手掌从腰间顺着柔滑的背脊向上移动,带着略微的压迫,再缓缓的探入胸前,小心翼翼的的握住。

柔软丰盈的触觉使他心颤不已,呼吸也跟着颤抖起来。

她的上衣突然被推了上去,他俯下身,沉迷的吮吸着,如同婴儿一样。

她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切,头脑里一片混沌,想要推开他却又呆呆地站在那里,耳边传来嗡嗡的好似江中回荡着的汽笛声,思维飘散到半空,直到胸前传来清晰而羞涩的刺痛。

许可一个趔趄,撞在身后的栏杆上。

胳膊肘向后撑着,他垂下头重重的喘息。

良久。

他走了过去。

她紧紧地贴着墙壁。

他扯住她的衣衫,细细地整理好。

姜允诺这才惊觉,自己傻傻的站了好长时间。

许可伸手圈住她的颈项,下巴轻轻的搁在她的头上。

她甚至可以听见他心跳的声音,闷闷的,很有力,又很遥远。

四周安静极了。

可以听见清晰的脚步声,不知何时已走上楼梯,就在近旁。

许可飞快的放开她。

许瑞怀按亮阳台上的灯,看着他们两人。

“怎么还没睡啊,这么晚了”,许瑞怀的神色有些疲倦。

早上。

三人坐在桌旁吃早餐,都不怎么说话,只有许瑞怀偶尔发动一下报纸发出的的声响。

姜允诺把碗碟收进厨房后拿起书包,“我还有家教,先走了”,她看了看许可。

“一起走吧”,许可也站了起来。

许瑞怀放下报纸,问姜允诺,“几点的家教?”

“九点。”

许瑞怀看了看表,拿起车钥匙,“我送你”。

他走到门口,转身对许可说,“可可你帮我看看书房里的电脑,不知道是不是中了病毒,总是启动不了。你姐赶时间,我先送她过去”。

“好”,许可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车在沿江大道上直行。

许瑞怀把车开进江滩公园,找了个空位停下。

越出云层的太阳,红彤彤的像只熟透了的桔子,飘散出酸甜的味道,公园里早锻炼的人渐渐散去。

许瑞怀打开车门,“诺诺,你下来,我有话和你说”。

两人走到前面的沙滩。

许瑞怀从钱夹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姜允诺,“这儿有五千欧,你拿着花,完了我再给你存”。

姜允诺没有去接那张卡,她静静的等待着。

“赶紧的,你给我回法国去”,这位父亲说。

第42章 小强成长记

许瑞怀的脸色从来没有这么难看过,包括当年和情人约会被挺着大肚子的前妻捉奸在床,然后离婚,把女儿扔到国外的时候。他眉间显露出淡淡的“川”形褶皱,眼里带着血丝,想是一夜没睡好。他盯着女儿说,“给我回法国去,越快越好”。

姜允诺拽着拳头木然的站在沙地上,一动也不动。浅褐色的沙子,绵延不绝,单调得令人窒息。沙粒幼细松软,仿佛随时都能令她身陷其中,悄无声息的掩埋她,不如,就干干脆脆的埋葬她。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们……”,他想说什么,又难以启齿,来来回回的踱着步,似乎想缓解一下焦躁而伤心的情绪。

姜允诺的脑袋很晕,汗水顺着背脊蜿蜒滑落,凉嗖嗖的一片。握成拳的双手渐渐麻木,犹如小虫不轻不重的啃噬。她唯有沉默以对。

许瑞怀更为恼火,他在姜允诺面前顿住脚步,极力压抑着脾气使自己看起来平静一些,“这不是正常的感情,许可,他是你弟弟!”许瑞怀用力扳着她的肩,“诺诺,听爸爸的话,早点抽身,对你们都好”。

她狠狠的咬了咬嘴唇,抬起头,“我,没办法离开他……”

许瑞怀涨红了脸大声喝斥,“这是说的什么话”,接着他被突如其来的念头吓了一跳,“你们……不会已经……”

姜允诺顿时面红耳赤,低声说,“没有”。

许瑞怀稍稍松了口气,“你们姐弟俩,总有一天会分开,有自己的家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