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11章 姜允诺的软肋

冬日的午后,惨淡的阳光透过宽大的天窗,照进空旷的室内球场,带来若有若无的暖意。

场内,活跃着几个挥汗如雨的年轻身影。校篮球队的队员们正在这里进行每天的例行训练。

“歇歇吧”,陈凯觉得有些累了,走到场边拿起毛巾抹了把脸。

“没劲,就是没打比赛有意思”,李斌一边喝水一边嚷嚷。

“因为少了美女助阵吧”,队长气喘吁吁的走过来,“没出息,别他妈少了女人就不顶事了”。

“老刘你失职了哈,连校花都跑去足球队混了,你这队长怎么当的啊?”被叫做老刘的人也不过二十出头,只不过有点少年白头而已。

“关我啥事啊,再说你急什么呀,人家绯闻男友都没说话”,老刘拍拍许可的肩说,“许可不急太监急啊”。

被损的那个人一瓶矿泉水飞了过去,接着很三八的说,“怎么最近言兮萝和踢足球的那帮人走得那么近啊,许可你也不表示一下”。

“不关我的事”,许可用手指转着篮球,漫不经心的回答。

“听说林轩那小子为了她把女朋友都给甩了”,有人继续八。

“是么,他女朋友不就是那个小辣妹么”,老刘向许可做了一个挥拳的动作,问,“说真的,你和她到底有啥过节呀?”

“真的么?”许可停住手里的球,拨开老刘的拳头,盯着男三八问。

“应该不会错吧”男三八很肯定地说,“我一老熟人是他们班的,计算机学院早传开了”。

“也对”,陈凯若有所悟的点点头,“论脸蛋,论身材,那小妞没一样赶得上言兮萝的。”

李斌“嘿嘿”的笑着,“A罩的不要,别看林轩那小子平时挺老实……”,余音未落,一只篮球当面飞来。

“你***有病啊,不是说不关你的事吗?”李斌捂着鼻子想冲上去,被老刘一把拽住。

许可的手捏成拳插回口袋,冲他点点头,“不想死的,先把牙刷干净”,说完,用手指勾起椅背上的大衣,头也不回的走出大门。

* * * * * * * * *

对于自己认定的事情,姜允诺不会花上过多的精力再去做些什么,就连“分手”两个字也不想去说。既然是心照不宣,又何必多此一举。

然而林轩是个矛盾的人。上课的时候,他依然坐她旁边的位置,他还是会陪她吃饭,一起自习,如同往常。只是,他那么的心不在焉。

也许人性就是如此。好像喜欢逛街的女人,永远不知道哪一件衣服更适合自己,却贪心的都想要。

可惜,在与人的交往之中,姜允诺最讨厌的就是,不清不楚。对于发生过的事情,她最不愿意做的就是逃避和自欺欺人。

因此,她决定打破这种看似和平的局面。

分手的场面,她已经事先在心里演练过好几次。因为有心理学家说,当痛苦来临的时候,这种行为可以稍稍挽救一下低落的情绪。希望这些专家不是吃白饭的。

“我们还是做回朋友比较好”,她认为自己说的不够直接。她是个果断的人,但是有些犹豫的心告诉自己,对他,还是有些喜欢的。

“……”,林轩的表情和他的人一样矛盾。

“另外”,没等他开口,她又接着说,“言兮萝好像是许可的女朋友,我不希望我的弟弟因为你而受到什么伤害”,她一本正经得说完,就觉得自己在犯傻。对于如今的许可,难以想象,他会受到什么伤害。和他比起来,林轩才是“纯洁的小白兔”。

“我觉得”,林轩微微叹了口气,“其实你想和我说的,是后面这句话吧。”他有几分失望,又有几分窘迫,眼前的这个女孩子,一如既往的敏锐和果断。从她清澈淡然的眼神里,他捕捉不到丝毫的留恋,最终放不开的人,是她,亦或他?

忽然之间,他开始痛恨自己的优柔寡断,强势的人都不喜欢陷于被动。

“希望我们能成为好朋友”,她微笑着说。

“一定可以的”,他深深吸了口气,努力表现出和她一样的果决。

于是,街头的两个人,向左走,向右走,带着各自不同的心情。

为什么不想哭呢?姜允诺问自己,然而,心,的确是痛的。有那么一会儿,她觉得自己很差劲。是的,相当沮丧,毕竟,她是个很骄傲的人。酸酸苦苦,好像眼泪的味道,如果这就是失恋的感觉,为何又多了些许乏味。

随后,她去了画室。

纯白的纸上,她用笔寥寥勾勒着,那是一个男人的肖像,漂亮而清冷。

她又开始勾勒其他的面孔,一个接一个,侧面的,正面的,冷漠的,微笑的,都是同一个人。

情绪低落的时候,脑海里呈现出来的,只有他。

此时此刻,最不想见到的人,也是他。

鲁迅大爷说,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也许现在并没有多惨,她不是什么勇士,只是一个失恋的小女生,这段恋情的存在还不到一学期,又能惨到哪里去?可是,偏偏的她是个骄傲的人,特别是在那个人的面前……姜允诺痛苦的闭上眼,仿佛某人就在眼前,脸上带着嘲弄而戏谑的笑。

所以,还是做鸵鸟吧!

从此,姜允诺开始小心翼翼的生活。

吃饭,决不去接近法学院的食堂。看书,尽量窝在寝室里。篮球馆,绝对的绕道而行。如此这般,她越来越鄙视自己。

寝室的女孩们都很理解,失恋的人这样做,正常。更何况还是被甩的一方,不玩玩自闭什么的太对不起观众。

这样的剧本,在无聊的大学校园里,几乎每天都会上演。这种八卦绯闻爆料也实在比专业书有趣的多。

总之,我行我素的姜允诺,不自量力的姜允诺,看上去有些清高有些厉害的姜允诺,这回栽了。

一时间,同情的眼神和冷嘲热讽一齐扑面而来,她只是无所谓的笑笑。

这些,可不是她的死穴。

这堂课,是计算机英语。

姜允诺一边悠闲自得的翻看着英文课本,一边琢磨着,这英语要好好学学了,不然考试的时候脑袋里尽是法语单词。她左右两边的位置依然空着,林轩事件的后期效应仍然强大。

英语老师走进了教室,是一位中年女士,看上去严谨而优雅。她喜欢在课上突击点名,极其痛恨迟到和缺勤。

“你,站住”,女老师叫住从她身后旁若无人走进教室的高大男生。

教室里的窃窃私语嘎然而止,所有人都瞄向他。

“请问有什么事么”,男生的双手插在仔裤的口袋里,闲闲的转过身,微笑着。

好像夺目的阳光照进眼里,女老师失神三秒钟后,才眨巴着眼慢半拍的说,“同学,你的名字”,声音非常的温柔。

“许可”,男生回答。

英语老师急急得翻着花名册。

“不用找了,我是法律系的”。

“哦,请坐……”,阳光仍然刺眼,女老师继续浑浑噩噩,女生们心如鹿撞,男生们突然间觉得自己很猥琐。

我们的好学生许可,带着纯真无害的微笑,径直走到姜允诺身边,落座。

第12章 恶作剧之吻

该来的还是会来。

姜允诺郁闷的吸了口气,低声问,“你来做什么”,虽然知道自己是明知故问。

“来安慰你呀,被人甩了,很惨的”。啊啊啊,讨厌的家伙,讨厌的语气。一切都不出所料啊,这么个大好机会,他怎么能错过呢。姜允诺气恼的伸出手偷袭许可,却被他一把握住,某人还得意地笑呀笑。

“咳”,女老师终于忍无可忍,现在的女孩子真是,上课都不消停,“大学里谈恋爱,我们做老师的管不着,可别在上课时谈,你们是来学习的,上课坐在一起本来就影响学习,现在还……”,老师严厉的盯着姜允诺一字一句地说,教室里的坐在一起的几对小情侣都尴尬的低下了头。

这是什么跟什么呀,姜允诺有些气短,一遇到这个讨厌鬼,自己就会出状况,活像个做事没大脑的傻瓜。她无可奈何的摇摇头,用手支着脑袋看老师的嘴还在一张一合。

真是不可教也,看到她一幅无所谓的表情,英语老师得出结论,“姜允诺是吧”,她翻翻花名册说,“我倒要看看你这次期末考能得多少分”,嗯嗯,走着瞧。

众人一起同情的看向姜允诺。

“老师”,她微微叹着气,“别耽误大家时间了,他是我弟”,说完,她瞪了旁边的祸水一眼。

“呃”,老师一脸错愕。大家伸长脖子等着看戏。

“不是”,祸水波澜不兴的说,“我没有姐姐”,然后也侧过脸等着看戏。

姜允诺措手不及。

众人哄笑,“是情人弟弟吧”。

她彻底内伤。

二十多年来没这么出过糗,虎落平阳啊。

* * * * * * * * *

冬季的傍晚,下课时已是华灯初上。

姜允诺看着这个让自己有些头痛的孩子,她想,应该和他谈谈,怎么他的青春叛逆期就这么长呢。

“吃烧烤去,我请”,说着,她把课本和笔塞到许可手里,今天又忘了戴手套了。

许可低着头,侧脸看她,眼睛亮亮的,“还和以前一样怕冷,嗯”,说着握住她的手。

他的手很大,很温暖。

微微的迟疑了一下,她轻轻的抽回手,放进自己的大衣口袋里,尽管她很讨厌这种凉飕飕的感觉。许可也没再说话,两人沉默的走着。

这是他的习惯吧,和女生走在一起就牵人家的手,真是随便的家伙。突然涌上一股怒气,姜允诺急急得往前走了几步。

“看车”,胳膊被许可一把抓住,路边的一辆摩托擦身而过,“你在想什么啊”。

“到了”,她突然觉得脸有些发烫,急忙钻进路边的一家小店。

不大的店面,但让人觉得舒服。干净,随意,柔和的音乐,通风也不错,重要的是很暖和。

“凤爪,鱿鱼,羊肉,猪肉,脆骨,韭菜,茄子,土豆……每样10串,越辣越好”,姜允诺一口气说完,拿起服务员送来的水就要喝。

“等会儿”,许可拿过水杯,把碗筷里里外外仔细冲洗了两遍,又用小壶里的热水把水杯涮了叁遍,才重新倒上一杯热水塞到姜允诺手里,“喝吧”,然后向服务员要来两瓶啤酒。

“真够婆妈的”,姜允诺嘟囔着,这家伙的习惯是一点没变的,每次在外面吃饭他都会帮人家洗上几次碗。

“以前你也是这样说我的”,许可笑着说,“那时候我就在想,究竟谁是大一点的那个孩子,会不会是姜敏和徐怀把咱两的生日记错了”。

“无所谓的,今天已经有人不认我这个姐姐了”。

许可喝着酒,淡淡的说,“我没说谎,八年前,姐姐就离开我了”,说话的时候,他并不看她,只是低头看着瓶里的酒。过去的岁月就像酒里的泡沫一样,脆弱的在转眼间消逝。再重逢时,恍然中当时年少……

他的眉毛浓黑而且英挺,眉间飘散着若有似无的忧郁,姜允诺不禁一时恍惚,很想,用手抚去他脸上那抹淡淡的悲哀,换回无忧少年的俊朗笑颜。

“可可”,她脱口而出,“我们现在不是又在一起了么”,不对不对,这话说得,怎么跟情人间的表白似的,很有些……暧昧。“就算你不认我,我还是你姐姐,我会照顾你的,呵呵……你放心,我没那么记仇的”,姜允诺干笑几声,开始对付刚刚端上来的凤爪。

许可的眼神有些闪烁,他轻轻笑道,“女人在发泄情绪的时候都特别能吃,看来你这次受到的打击还真不小”。

“是呀是呀”,她边吃边含糊不清地说,“我很喜欢他,这次真是伤心死了”,哼哼,又想惹我生气,就是不让你得逞。

“是么”,许可仰头喝了一大口啤酒。

“对了,把你的言兮萝看紧点。”

“是得看紧点。”

啧,今天的烧烤可真不咋地。都不辣的,吃着没劲,姜允诺扔下凤爪,开始啃土豆。

“你很闲啊,怎么到我们系去听课?”臭小子,不知安的什么心。

“想选个第二专业来读读,顺便……”,说到这个,帅哥眉眼都笑弯了,“顺便看看某个傻丫头的笑话,你不会以为我是来安慰你的吧”。

“不会,永远也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