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苦肉计开始上演

卿晨的脸色猛然沈了下来,“王爷,此事不能胡说!”虽然嘴上这麽说,但是卿晨心里却相信了,而且这也解释得通了为什麽今天他会那样,还有思妍公主为什麽一夜未回。卿晨告诉自己不要介意,其实她心里介意得要命,不过,想到季风中毒了,虽然送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瞬间也担心得不行了。

“我当然没有胡说,其实思妍公主早就喜欢四哥,这次进宫是早有准备,她在四哥的酒杯里下了梦生死,四哥一时没注意,才喝了下去,你也知道梦生死的威力,要是不和女子交欢,三月之内必定慢慢衰弱而死,所以四哥才会把思妍公主留下来,以得到解药,我就纳闷了,为什麽四哥不随便找个女人直接解决了就好了,而且,思妍公主不就挺好的吗,他不是要娶她思妍公主吗?”说着,季源还开始念叨了起来,其实,这些,确实都是他的疑惑,这些都是十哥嘱咐他给老师说的,老师又不是御医?给老师说了有什麽用?而且十哥还让他不准说出来是十哥让他说的,真是奇怪了。“对了,老师,你千万别说出去,四哥不希望这件事情张扬,如果不能逼出解药,他想自己配置解药,我是看你是我的老师,我一直有什麽事情都不会瞒着你,所以这才告诉你的。”其实,这也是季牧为什麽选择让季源告诉卿晨的原因,这麽多年,只要有事情,季源一定会告诉卿晨,这样则是为了避免卿晨起疑心。

而卿晨的脑子猛然乱成一团了,她现在只想着季风,脑海里不禁浮现了他的那句话,我只要你,除了你,我谁都不要。

上次是中了春药,现在是中了毒药,他这样做,只会让她更加的动摇决定,本来已经下定了决心,要离开,但是没想到,他如此,这让她怎麽忍心离去。长叹了口气,最後,卿晨决定了,去先看一看他的具体情况。

“王爷,我还有事找皇上,你先回去吧。”说完,朝季源点了点头,然後转身向着宫里走去,甚至,不觉的,步子有点急。

而看着卿晨突然离去的季源,有点莫名其妙了,老师这是怎麽了,刚刚明明看着他是往外走的,怎麽现在就有事情找四哥了。

一听是丞相来了,皇帝的寝宫里马上就有人去通报了,一小会儿,就有人来让卿晨进去了。

进门,在太监的带领下,卿晨走进了季风寝宫的内室,其实,这儿她不止来过一次,只见季风正半倚在床沿上,脸上全是苍白,整个人显得特别无力,但是手里还拿着奏折,见着卿晨来了,朝她微微一笑,“晨儿,你来了。”

季风挥了挥手,四周的人全部退下了,只留下俩人。

“你是怎麽了?为什麽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卿晨语气淡淡,但是心里却是担心。

“哦,我只是赶上了点风寒,晨儿,你怎麽来了?”季风说话的时候,整个人的苍白无力让卿晨看着,心里很是不舒服。

“你确定只是风寒?”卿晨的眉头微微挑起,目光直视着季风,才几天的时间,他就变成如今这幅德行,卿晨想要让自己不在乎,但是心里却是一阵心疼。

季风的眉头微微一皱,故意的装作无辜与不解的样子,似乎不明白卿晨再说什麽,“太医刚来看过,只是普通的风寒,用了几帖药就无碍了。”看着卿晨这样,季风的心里是一阵高兴和欣喜,他就知道她舍不得,她舍不得他,但是面上却没有半分的显示,卿晨的智慧他是知道的,一不小心就会露出破绽,所以每一步,季风都走得很小心,为了卿晨,他愿意如此,因为,为了她,值得。

作家的话:

更新了,更新了,求关注,求关注,昨天没更,灰常抱歉,灰常抱歉

☆、许下诺言

卿晨的眉头皱了起来,“那好,皇上不说实话,也就是说对微臣已经不信任,微臣留下来,也没有用了,既然如此,微臣再次请皇上允许微臣在这个月月末离去,皇上也知道微臣有着先皇的旨意,只要微臣愿意离开,希望皇上不要阻止。”说着,甚至跪了下来。

“不要,晨儿,你不要走,我告诉你,我告诉你。”季风说话的语气是着急,但是心里却是更加确定,这一步是走对了,果然,苦肉计是最好的办法,季风整个人瞬间就变得轻松了起来。

卿晨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季风,似乎为了确定季风不是准备继续说谎,然後才缓缓开口“你说。”

季风故意叹了口气,声音悠悠,“晨儿,昨日一不小心,我喝下了思妍公主下了梦生死的酒,她不愿交出解药,我本来想着自己配置解药的,没想到被你知道了,可是这件事情,知道的只有几人,晨儿,是谁告诉你的?”最後,季风聪明的加了这麽一句话。

本来心里已经确定了事情,现在经季风的口里说出来,卿晨的脸色还是沈了下来,“谁告诉我的不是重点,现在重要的是你的身体,你就那麽确定,你能够在你死之前配置出解药?”对於季风这样不在意他自己的身体,卿晨心里很不舒服,语气也变得很不好起来。

季风的心里偷偷一乐,然後脸上依旧是一脸的苍白,“这点,晨儿,你不用担心,有三个月的时间,我想,就算思妍公主不把解药拿出来,我也有办法配置出解药,我的医术有多好,你也是知道的。”更加像是安慰卿晨的话语,其实,每一句话,季风都是想好的,他知道,要怎麽说,才能让卿晨不怀疑。

这话时季风早就想好的,但是听在卿晨的耳里,也确实像是他在安慰她,这让卿晨的脸色更难看了,他这样,她怎能放心离开?可是他说过,除了自己,他谁都不要,卿晨的心里现在很矛盾,到底要怎麽做,真的要留下来吗?卿晨想到此,目光忍不住看了季风一眼,他真的会如他所说,一辈子只锺於她一人吗?目光里带着疑惑,带着怀疑,她真的很想问他,今生,他真的只会锺情於她一人吗?季风曾经给过承诺,但是他也曾经说过让自己伤心的话。

“晨儿,你是不是有什麽话想要问我。”季风说完这句话,顺了口气的样子,他看出了卿晨眼里的怀疑。

卿晨目光再次停留在季风的脸上,最後还是问了出来,“季风,你真的这辈子都会只有我一人吗?”

季风心里一滞,但是即刻懂了她的意思,然後很坚定的点头了,没有半丝的犹豫,他知道,此刻只要有半分的犹豫,卿晨就会远去,而且永远都不会回来了,机会既然只有一次,而且现在就在自己的眼前,怎能将机会放走。

“以後不准骂我,不准说让我伤心的话,不准让我伤心,你做得到吗?”卿晨说话的语速极慢,仿佛是经过深思熟虑才说出来的,目光却一直注视着季风。

季风自然是马上点头,“我做得到。”但是心里还是一惊,很明显,她还在在意那天他对她说的话,心里後悔死了,他以後再也不会那样了,他再也不要该死的什麽自尊了,他只要她,只要她在自己的身边就好。

卿晨深吸了一口气,此刻,她竟然觉得自己松了一口气,而且还有一阵的欣喜,看着季风,卿晨说出了一句话,“我们成亲,你让人挑个日子,下个月。”说完,卿晨发现自己的心里竟然无比的舒畅,成亲,其实也挺好的,卿晨的嘴角不觉扬起了一个很小的弧度,很小很小。

季风一愣,这个惊喜,让他太惊喜了真的,太惊喜了,“好好,好,我马上吩咐人去选挑日子,去准备。”季风一想着不久就能光明正大的拥有她了,整个人都变得激动起来了。

听完了季风话,看着激动的季风,卿晨的心情莫名的变好了,自从决定离开,她的心里一直好想被什麽堵着似的,现在竟然没有了这样的感觉了。

婚事如卿晨的愿意,在次月的初一就举行了,而当朝中众人知道卿晨是女子的时候,都是惊讶无比,但是当知道卿晨要和季风成亲的时候,朝中的大臣竟然都是祝福,没有半分的反对,仿佛,季风和卿晨本应如此。婚礼自然是如期进行,皇家婚礼,繁杂无比,但是幸好有季风,卿晨只要跟着他走就好,终於完成了最後一项礼仪,卿晨被喜娘带着进了新房。

作家的话:

肉肉马上就要上来了,大肉,绝对是大肉,将近一万字的大肉即将奉上,敬请期待哦哦哦,嘿嘿嘿

☆、新婚之夜 1

仿佛,季风和卿晨本应如此。婚礼自然是如期进行,皇家婚礼,繁杂无比,但是幸好有季风,卿晨只要跟着他走就好,终於完成了最後一项礼仪,卿晨被喜娘带着进了新房。

新婚之夜,满室的红,正红色,皇帝娶妻,自然如此。卿晨一人坐在房间里,心里说不忐忑是假的,虽然在朝十几年,什麽大风大浪都见过,可是,今天,卿晨竟然紧张了,而且是无比的紧张,双手死死攥着自己的袖子,红盖头将她遮住了,但是她依稀可听见外面的热闹,而且,屋里的一片红色,她也是能够隐隐感觉得到。

此刻,卿晨心里是有点不安,思绪也有点繁杂,自己就这麽成亲了,一个月前,她还坚定着要离开,现在却一辈子都离不开了。卿晨的思绪乱飞着,胡乱想着,同时也在那儿等着季风的到来。

终於,听到了从外面而近来的脚步声,然後是宫里的其他人都被叫出去了,卿晨知道,她知道,那是他,是季风。

看着一双黑色的短靴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卿晨的紧张更甚了,双手更加用力地绞着自己的袖子,似乎在缓解着自己的紧张。。

“晨儿,我来了。”熟悉而温柔的嗓音响起,然後,卿晨的红盖头被掀了起来,卿晨一惊,抬头,俩人的目光对上了,今天的他,也是一身的红色,就连束发的金冠也变成了一个红玉镶嵌的玉冠,一时之间,卿晨看得有点呆了,她知道季风好看,但是,此刻,带着一脸温柔的季风,穿着红色的衣衫,是那麽的让人移不开眼,她从他的眸子里看到了自己,他的眼神是那麽的专注,那麽的迷人。

季风嘴角微微一扬,今天的她,是这麽的动人,从来没有看过她穿女装,第一次就是穿嫁衣,鲜艳的红色衬着的娇嫩的肌肤,不施粉黛,但是却如此的迷人,不过,当目光触及到她头上沈重的凤冠的时候,季风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宝贝儿,戴了一天的凤冠,真是辛苦你了。”

季风这一说话,才惊醒了卿晨,也提醒了她,这凤冠确实挺重的,“恩,好重,你给我把它取下来,都戴这一天了。”

卿晨不经意间带着的撒娇让季风的嘴角扬得更高了,“好,我这就帮你把它取下来。”说着,季风已经上前了,然後小心的帮卿晨取下了凤冠,从上而下,今天卿晨穿的是女装,里面的胸部没有裹胸,只是一个肚兜,而给她打扮的嬷嬷又故意的把她的外面的衣服穿得比较松,所以她白嫩的乳房就这样在季风的眼下了,季风忍不住喉结动了动,那麽白嫩的一对乳房,而且还是自己心爱的女人的,要他不心动,太难了,所以,明明已经将凤冠取了下来,但是季风还是没有动作,只是定定地看着卿晨的胸部,从上而下地看着,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他瞬间就变成了色狼。

作家的话:

亲麽,求投票票哦,肉肉就要来了,肉肉就要来了

☆、新婚之夜 2

“季风,你弄好了吗?”直到卿晨忍不住说话了,季风才回神,目光恋恋不舍的从那一对小白兔上移动回来,然後缓缓将自己手里的东西放在一边,心疼地帮卿晨揉了揉她的脖子,“宝贝儿,让你戴了一天的凤冠,真是辛苦你了。”

卿晨不语,任由季风为自己纾解着脖子上的酸痛,但是却没有注意到,季风的目光又再次停留在了自己丰盈的双乳上。

季风一边温柔地按摩着卿晨的脖颈,同时目光却死死地盯着她胸前的那抹丰盈,终於,季风缓缓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他担心,再多看一会儿,自己就会化身为狼了。

该到喝交杯酒的时候,此刻的季风才发现,卿晨的害羞,心里更是一阵惊喜,原来,自己的女人也有这样的一面,真是太可爱了,看着卿晨微微红羞的脸蛋,季风的心情是瞬间很好。两人喝了交杯酒,卿晨变得十分地局促起来,接下来,要发生什麽,她自己是非常清楚,周公之礼。

季风自然看得出卿晨的紧张,也不着急了,虽然他很想要她,非常想,但是不能让她害怕,他说了,要给她一个难忘的第一次,那麽就不能食言,“晨儿,我们聊聊天好吗?”季风突然发现,俩人都已经成亲了,但是除了公事,以前都没有好好的聊过。

听季风这麽一说,卿晨猛然间松了一口气,脸上竟然露出了季风从来没有看过的笑容,当然,偷偷看的不算。“好啊,但是我能不能先脱了这身繁重的衣服,好累。”卿晨理了理自己身上的嫁衣,这是季风专门命人做的,虽然好看,但是有好几层,穿着好累,卿晨本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