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解馋3

季风的手指继续在卿晨的xiāo穴里面抽动,突然感觉到xiāo穴内壁的嫩肉开始收缩了,季风知道,卿晨的高潮就要到来了,所以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不要,你慢一点。”卿晨突然开口,眼里有点难奈的样子。

“宝贝儿,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季风一边用温柔的嗓音安抚着卿晨,他知道,她一时之间承受不了如此之多的快感,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放慢,他知道,她只是不适应,但是却很享受,只是一时之间不能完全接受而已,她是他最爱的女人,他要让她享受到最美好的感觉,让她的第一次高潮完美的绽放。

“季风,恩,恩?????”卿晨感觉自己的xiāo穴里面突然忍受不住,好像尿尿了一样的感觉,很羞,但是又很舒服。

季风嘴角微微向上斜挑起,手指上感觉着xiāo穴里喷出的那股热潮,湿润瞬间就将他的手指完全包裹了,“好爽,宝贝儿,我的手指被你小嘴里面的水包裹得好爽,真渴望我们洞房花烛夜的那天,那天晚上享受到你的小嫩穴的就不只是我的手指了,还有我的ròu棒,到时候,我的ròu棒一定会比手指更舒服。”季风低声说道,光想着自己的ròu棒能够被这细嫩的xiāo穴包裹着,眼里就流露出一阵舒爽,要是真的能够插进去,那该是多好的事情啊,一定很享受,一定很舒爽。

终於,卿晨慢慢从情欲里面缓过来了,而季风则是开始自己套弄起了自己的巨物,就当着卿晨的面,毫不顾忌地在那儿套弄着,而且目光里全是那种想要将卿晨剥吞入肚的侵略眼神,同时带着肆无忌惮的欲望。

卿晨一愣,不是第一次看这他的生殖器,但是却第一次看这季风这个样子,卿晨本来全是红潮的脸蛋,感觉一阵烧热,下意识地想要将自己的脸别过去,不知道为什麽,就看着季风这个样子,自己出了羞涩,还有一种渴望的感觉。

“宝贝儿,回过头来,看着我,我要让你看着我释放。”一边上下套弄自己的ròu棒,季风一边哑着嗓子说道,里面带着一种蛊惑的感觉。

吞了吞口水,卿晨还是将目光慢慢地集中了季风的身上,看着他的动作,只见季风加快了套弄的速度,目光里的火热是有增无减似乎要将卿晨给吞下腹中一样,而此刻的季风确实有这样的想法,目光里的侵略是肆无忌惮的,他确实想要将她吞入腹中,然後,她一辈子都是他的,别人都不能惦记,她那麽的耀眼,就算穿着男装,喜欢她的男人绝对不止自己,还有七弟,他对对卿晨的意思季风已经早就看在眼里,所以,季风对自己的七弟可是一直都是设有防心的,现在晨儿是女子,那就要更防着了,要不然,到时候,晨儿被骗走了,自己该怎麽办?

边想着,季风套弄的速度又加快了,终於,季风感觉自己的脊椎一股麻意,然後,自己的巨物就在自己的套弄之下,在卿晨的注视之下释放了。

然後,白色而浑浊的液体,就这样喷射了出来,完全没有顾忌地就喷到了卿晨的脸上,有的甚至停留在了卿晨的唇瓣上,上一次,卿晨急忙躲闪还好,但是,这一次,卿晨硬是没有闪开,等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季风的眼神已经再次变得火热。

看着自己的jīng液就这样喷洒在了自己心爱的女人的脸蛋上,季风不想承认自己变态,但是自己的心里真的很兴奋,甚至,刚刚疲软下去的巨物又有了重新抬头的趋势,更甚者,看着卿晨有点无措的样子,季风竟然忍不住伸出了自己的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变态。”看着季风的样子,似乎要将自己生吞活剥了一眼,卿晨恼怒了,急忙乱扯了被子,将自己脸上粘腻的液体擦掉。

这时候,当擦干净了之後,卿晨猛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能动了──

☆、矛盾 1

然後,卿晨动了动手,再然後,只听见一声惨叫──皇帝被踢下床,而卿晨,则是,完全不管季风,自己开始整理自己的衣物,之後又洗了一个澡,还好自己的浴池是保温的,要不然,又要冲凉水澡了,现在屋子里全是一股羞人的味道,卿晨就算再讨厌洗冷水澡,也只能将就,不过好在,自己不用洗。

清理完了自己之後,卿晨睨了一眼在地上动弹不得的人,虽然被自己点住了穴道,而且自己也裹得一丝不漏,但是某人的眼睛还是肆无忌惮地打量着自己,似乎,要将自己的衣服给看穿。

“皇上,微臣看你现在不是很舒服,全身应该也出了不少汗,微臣觉得您应该需要洗个澡。”冷冷地说完,不待季风说完,卿晨已经将季风扔到了水里,然後转身,越过屏风,舒服地躺在了自己刚刚收拾好的床铺上。

而季风却只能乖乖地躺在浴池里,想求救,是不可能的,其实,刚刚就算卿晨给他说话的时间,他也不会说话的,因为某人被点了哑穴,而本来欣赏美人的目光也被彻底的挡住了,该死的破屏风。

季风最後,只能──衣衫不整地躺在宽大的浴池里面,同时,伴着自己那竖着不倒的老二。

而卿晨,虽然看似很冷静,但是心里却乱成一团了,自己怎麽就那麽的克制不住自己呢,虽然对方是季风,但是,自己刚刚的样子,光想着,卿晨脸上就是一片红晕,最後,胡思乱想着,卿晨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麽时候睡着的,她只知道,第二天自己醒来的时候,季风还躺在浴池里,没有好气地为季风解了穴道,然後不理他了。********************************************************************************

“四哥,最近你心情不错啊。”这日,皇家的几位兄弟坐在一起饮着酒,七王爷季腾忍不住问道,别有深意的眼神看着季风,这段时间,他们可都是看在眼里,一直冷冷冰冰的四哥可是很奇怪,每天傻笑,确实是傻笑,有时候,甚至没有注意旁边的人地傻笑。

季风收敛了一下自己的笑容,没有回答季腾的问题,而是把目光看向了自己十二弟,也就是十二王爷季源,“十二弟,你觉得你的老师会喜欢红珊瑚吗?”季源的老师便是卿晨。

季源瞅了一眼季风,心里也有点纳闷了,四哥难道是想给老师送礼物?但是还是如实地回答了,“四哥,老师不喜欢这些东西。”不过,这话到提醒了季源,再过不久就是老师的生辰了,自己和卿晨已经是五年的师徒了,虽然他只比自己长了六岁,但是自己一直把他当做长辈。而且,对於这个长辈,季源可是非常尊敬的。

说道卿晨,季腾的眼睛突然一暗,丞相?脑海里划过卿晨的样子,他倒是觉得卿晨穿水蓝色的衣服好看,他的那身官服虽然穿在他的身上也倒是好看,但是总觉那种服饰玷污了他似的,想着一身蓝衫,目光清浅的卿晨,倒是感觉很脱俗,即使自己是一个男人,同为男人,他也忍不住多看几眼,目光在季风的身上停留了一圈,四哥对丞相一直都有着不一般的感觉,他可是知道的,但是,这种不伦的情感,要是四哥只是一个普通人,要是丞相也有相同的心思,俩人在一起也就算了,但是四哥乃是皇上,而卿晨乃是一朝的丞相,这种事情是绝对不能发生的。季腾的思绪继续翻腾,难道皇兄这段时间如此和丞相有关?

正想着卿晨和季风的事情的季腾目光不经意间往窗下一看,目光恰巧被一道水蓝色的身影吸引住了,“丞相?”

作家的话:

大家多多留言啊,嘿嘿

☆、矛盾 2

下意识的,就脱口而出了,而再看卿晨的身边还有一个人,“十弟?”

“你是说老师?”季腾这一句话,同时吸引了其他俩人的注意力,首先说话的是季源,而且他马上把身子凑了过去。

季风自然不落後,身子也凑了上前去,这不看还好,一看,季风的脸彻底黑了。

卿晨正和十王爷季牧俩人走在街道上,而且,平时都比较少笑的俩人,边走着边说着话,竟然脸上都带着浅浅的笑意,特别是卿晨的那一抹笑意,看在季风的眼里,那是十分的碍眼,该死的,她竟然对着一个男人,对着除了自己之外的男人,她竟然可以那麽笑,对着自己她可没有那麽笑过,该死的,季风拳头捏紧,然後忽然猛然一拳,瞬间,一张桌子就毁了。

季源和季腾猛然回神,眼里全是惊讶,不知道季风这是怎麽了,一看季风,他整张脸都阴着,一想到卿晨脸上那抹该死的笑意,季风的怒火就忍不住直往上窜,她怎麽能够对着十弟笑得那麽开怀,该死的,她就没有点自觉,她是他的女人,她怎麽能够笑得那麽的开怀,即使知道她和十弟素来叫好,但是季风的怒火还是忍不住,醋意还是止不住。

“四哥,你这是怎麽了?”不明白季风是怎麽了,刚刚明明很高兴的样子,怎麽说变脸就变脸了,季源忍不住开口问道。

“没事。”季风没好气的说着,然後起身,拂袖而去。

独留下俩个有点错愕的人。

而卿晨,却完全不知情,而且,就算知道了,卿晨也不会去理会。

“晨儿,你说水烟会喜欢这个吗?”季牧手里拿着一个墨绿色的簪子,笑着问道。

看了一眼簪子,卿晨点了点头,“虽然比较素雅,但是正好是墨姑娘喜欢的,而且墨姑娘喜欢穿绿色的衣裳,这绿色正好配着。”水烟是季牧所中意的女子,将军之女墨水烟,如今芳龄十八,但是将军夫人一直不愿意自己的女儿嫁入皇室,而且,甚至以死相要,所以俩人才一直蹉跎至今。

听卿晨这麽说,季牧也没有多想,直接付了钱,今天把卿晨叫出来,就是为了给水烟选礼物,马上就是她十八岁的生辰了,自己定要送她一份精致的礼物,可是自己又不怎麽了解女孩子的东西,其实,每次给水烟买东西,都得带上晨儿。

俩人继续走着,“对了,晨儿,你也不小了,该想想自己的事情了,你一个女孩子,不可能一辈子这样待下去,而且,要是万一哪一天,四哥给你赐婚了怎麽办,你也知道,灵儿一直对你有意,灵儿马上就十九了,要是她去求四哥,到时候该怎麽办?”卿晨是女子的事情,季牧早就知道,而关於卿晨的婚事,季牧也不止说过一遍了,灵儿是季风的妹妹,三公主季灵,也是太後比较宠爱的公主之一。

季牧的余光注视着卿晨,而这一次,依旧没有在卿晨的脸上看到让他满意的表情,卿晨的面色依旧平静如水,但是,卿晨却说了几个字,“你放心,他不会赐婚的。”声音清澈似水,语气平静无澜。

季牧一愣,“此话怎解?”脑海里全是疑惑,灵儿乃是四哥最宠的妹妹,而且也是母後最爱的女儿之一,要是她去求四哥指婚,怎麽可能不成,可是,看了一眼依旧一脸宁静的卿晨,季牧脑海里的疑惑更多了。

卿晨嘴角微微向上扬了扬,“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对了,时间不早了,我也要回府了。”没有给机会给季牧继续问下去,说完话,卿晨转身离去。

作家的话:

为什麽没有人留言呢?大家为什麽都不说话呢?给我留言,求留言,求留言,求礼物,求礼物,呜呜呜

☆、矛盾3

“唔。。。。”卿晨刚刚回来,跨进自己的房间,就被人一把抱住了,只是短短一瞬间的挣扎,卿晨就放弃挣扎了,闻着熟悉的味道,她就知道是他。

季风一脸阴沈,将卿晨抱着坐到了凳子上,然後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让她的小脸对着自己,“你是不是喜欢十弟?”脸上神色很不好,而且语气也很不好。

看着季风如此,卿晨很好的心情变得阴郁了起来,猛然从季风的腿上站了起来,“皇上,您这是在审问犯人吗?”目光看向外面,卿晨的脸色也很不好,他凭什麽这样责问自己自己,一副自己欠了他的感觉。

看着卿晨这样,季风的火更加旺盛了,明明刚刚对着十弟,她可以笑得那麽开心,但是对着自己,就这样冷淡,自己事事讨好她,她还想怎麽样,季风猛然站了起来,“我对你这麽好,什麽都满足你,就连後宫里的女人我都为了你遣散了,你还有什麽不满意,还对着别的男人笑得那麽开心,十弟真的那麽好吗?还是你想招惹每一个男人,只要是男人你都想要?”怒气上头,伤人的话马上就脱口而出,季风马上也意识到了自己说错话了,但是已经晚了,他想要张口解释,但是当看着卿晨突然转身,眼里露出不可思议的时候,季风突然不知道该说什麽了。

卿晨的脑海里猛然一震,没想到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眼里先是不可思议,然後深吸了一口气,取而代之的马上就是平静似水,压下自己心里的那一阵抽疼,目光仿佛在看季风,其实根本就没有看他,嘴角微微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