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春梦了无痕

春梦 了无痕

“嗯,不要了,皇上微臣受不了了。”传入季风耳力的事卿晨充满着情欲味道的娇吟,这让在卿晨身上耸动的季风更加卖力了,大手更是顺着卿晨纤细的背部直接往下挪动,然後停留在了两人交合的地方。

看着那粉色的xiāo穴承受着自己巨大的ròu棒进进出出,季风的眼里瞬间就红了,“宝贝儿,你里面真紧,让朕想要永远留在里面,里面好暖。”说着,抽插的动作更大了,另外一只手挪到身下男子的胸膛,使劲地揉搓着那两点樱红。

卿晨背对着季风,一边被他插着,一边在那儿呻吟,感受着自己的紧致包裹着娜说道的ròu棒,在那儿低吟呼唤着,甚至主动将身子往自己身上的男子贴近,似乎在渴望着他的爱抚。

“爱卿,朕插得你舒服吗?”看着自己身下那意乱情迷的男人,季风故意加大了手上的揉搓力量,让自己的巨大更加卖力的进出,更是故意地用自己在朝堂上的称呼,就是为了增加他的羞耻感,果然,如季风所料,这句话,让卿晨原本紧致的xiāo穴变得更加撩人了,甚至,他还能感受到里面的蠕动,似乎想要将他的ròu棒吸进去。

“皇上,亲您别说了。”卿晨此刻连脖子都红了,他没想到季风会这麽恶劣。

在卿晨xiāo穴里进进出出的季风突然使劲耸动了起来,已经爱了他快一个时辰了,虽然很不想就这样放过他,但是看着怀里人儿的虚弱,心里有点不忍了。

“嗯嗯嗯,皇上,微臣受不了了,皇上。”伴随着季风那撩人的呻吟声,季风终於将自己的jīng液射进了卿晨的xiāo穴里。

“好爽。”季风满足地低喃,然後猛然睁眼,感受着自己黏湿的下部,季风一阵无奈,自己又梦到卿晨了,而且和每次一样,都是梦到他在自己的身下,然後自己使劲地疼爱他,想到这儿,季风心里的无奈更甚了,为什麽明明知道他是一个男人,自己还是忍不住想要得到他呢?

☆、前奏

早朝下了之後,卿晨就被太後的人找了去,对於这件事,卿晨还是很奇怪的,但是当看到太後之後,卿晨依旧是礼数尽到,和太後说话也回答得滴水不漏,但是心里却在寻思着太後找自己到底有什麽事情。

最後,卿晨心里是泪流满面,她每天原来除了要关心国家政事,就连皇帝的家事都要管,一想着太後那张慈眉善目的脸上的乞求,卿晨就不忍心拒绝了,可是皇帝的家事关她什麽事啊???

“爱卿?”对於突然出现的卿晨,季风可是十分惊喜,目光不禁开始肆无忌惮地在卿晨的身上挪动,似乎想要透过衣服看穿卿晨,而且,季风确实有这样的想法,想着在梦里在自己“他”那撩人的样子,季风身体开始有了反应,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他真的想要将季风压在自己身下好好疼爱,而且,这样的想法 ,季风绝对是不是现在才有的,目光继续停留在卿晨的那张脸上,明明是一个男人,为什麽就长得这麽“可口”呢?

反观卿晨则是从头到尾都低着头,经过今天太後这麽一说,再加上自己身上的那肆无忌惮的目光,卿晨更加确定皇帝大人真的好龙阳了,还好自己是一个女人,女扮男装,心里不禁暗自舒了好几口气。

然後清了清嗓子,卿晨才缓缓开口,将今天的主题点明,“皇上,太好让微臣提醒一下您,你已经有一年多没有召幸後宫的娘娘们了,作为您的大臣,太後说了微臣有必要劝一下皇上。”继续低着头说话,每一句话都把自己的关系撇得很清楚,这可是太後老人家的意思,和我无关。

季风看着在那儿低着头的卿晨,突然上前,和她之间的距离拉得很近,近得他能感受得到她的呼吸,“爱卿的意思是让朕去宠幸那些女人?”低喃着的声音带着蛊惑的味道,甚至伸出了一只手,轻轻挑起卿晨的一缕头发,然後放在了手心上亲了亲,仿佛在亲卿晨。

而反观卿晨,继续低着头,面无表情,似乎已经习惯皇帝的行为,或许开始的时候她还会恐慌,但是现在,她完全没有畏惧了,皇帝喜欢的是男人,又不是女人,自己安全着呢。

然後,卿晨猛然退了一步,“既然太後娘娘的话已经带到了,微臣就先走了。”说着,卿晨就准备走人了,但是下一刻,只感觉眼前一黑,然後她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而季风准确地接住了卿晨,脸上露出一抹精光,自己为了怀里的这个人已经一年多没有开荤了,他还让自己去宠幸那些女人,对那些女人他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从很多年前就没怎麽碰那些女人了,愿意一边想着他,一边自己解决,季风也不愿意碰那些女人。

而现在,此刻,他就不用继续忍下去了,其实早在很久以前他就下定决心,不顾世俗的目光,然後得到卿晨,而今天,就准备开始第一步了,反正,这个皇位,他也不在乎,国家这麽安定,而且七弟更合适当皇上。

想着,季风脸上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然後抱着晕了过去的卿晨,大步向床榻走去,今天,就要让他有意识他是自己的人,自己是他的人也行。

温柔地将卿晨放到了床上,季风早已经吩咐过,今天无论任何人都不见,而自己今天就要将他稍稍吞入腹中,即使他是男人,反正这麽多年了,他也没有成亲,这就说明,没准他也不喜欢女子。

只是看着卿晨的睡脸,感受着他的呼吸,季风的下部就硬了起来,看着自己胯部的凸起,季风觉得自己今天这麽做是做对了,即使不真正地占有他,但是至少可以让他帮自己舒缓一下自己的铁棒。至於真正占有,还是要两情相悦,现在,只是先稳住他。

☆、用手解决

随意地,季风就讲讲自己的衣服全部退去了,而且,动作有点急不可待的样子,随之,健硕的身体就展现了出来,结实而富有力量,看了一眼自己胯间的老二,季风的目光忍不住停留在了卿晨的脸上。

走近,按照自己的期待,季风拿起了卿晨的两只手,然後将它们放在了自己的巨大上,感受着有点凉意的小手包裹着自己的巨大,季风瞬间更加兴奋了,明明同样是男人,他的手却这麽小,这麽温柔,包裹着自己的感觉好舒爽,就着自己的手,然後让卿晨的收包裹着自己的硕大在那儿套弄。

季风的眼里更全是红意的看着没有一点知觉的卿晨,“小骚货,你的手好舒服,套弄得我好舒服。”一边在那儿套弄着,一边想象着自己现在正埋在他的身体里,正在抽插着他,“卿晨,你真是个好宝贝。”

季风边说着,手上的速度又变快了,大手附着卿晨的小手,然後套弄着自己的ròu棒,他的手在自己的老二上的感觉,可比自己自慰的时候舒服多了,这是这几年来,季风第一次这麽舒爽。

“用力,小浪物。”季风眼里带着浓浓的爱恋,语音里带着浓浓的情欲,一声低吼,季风终於在卿晨的手里释放了自己的jīng液,浊白的jīng液就这样喷洒而出,其中有的部分喷洒到了昏睡中的卿晨的脸上,看着那些jīng液在卿晨白皙的脸上,季风的眼睛红了。

才刚刚释放完的季风瞬间感觉自己又硬了,自己的jīng液就这样在他的脸上流淌,要是他能伸出他的舌头舔一下,那该是多迷人啊,光想着,季风的心里就热血沸腾。放下了卿晨的小手,然後低下了头,吻上了自己向往已久的那唇瓣,果然,味道和自己想象中的一样甜美,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会这麽美。

季风的吻继续深入,虽然卿晨没有回应,但是这样吻着他,季风已经很满足,自己的脸蹭到卿晨脸上自己刚刚留下来的jīng液,季风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邪光,然後恋恋不舍地离开卿晨的唇瓣,在离开的时候,还故意带出了一些津液,缠绵的液体,让季风的ròu棒就僵硬了几分。

稳了稳心神,季风目光停留在卿晨脸上的浊白上,然後慢条斯理的伸出自己的一根手指,揩拭了一些jīng液,然後,另一只手微微掰开了卿晨的小嘴,之後,很邪恶的,季风将自己沾满jīng液的手指放入了卿晨微张的小嘴里,而且还开始在那儿搅拌了起来,手指感受着他嘴里的细腻,眼神变得愈发淫邪了起来,但是却控制着力道,不伤着他,这麽细嫩的小嘴,当然要小心,恋恋不舍地,终於,季风抽出了自己的手指,继续附上自己的双唇,这麽甜美的小嘴,更适合用来亲吻,季风心里突然感觉,这麽多年了,自己这是第一次感受到真正的亲吻,好美。

☆、制造证据

亲吻着卿晨的唇瓣,季风变得越发不能自持了,大手也开始到处乱摸了,顺着卿晨纤细的背部再往下抚摸,但是力度不是很大,也没有将卿晨的衣服给剥下,虽然他季风是有点小人,对待卿晨的事情上,但是还不至於那麽禽兽,在卿晨还没有完全答应自己之前,他是不会对他做出什麽很过分的事情,让他帮自己解决欲望吗,也是情理中的事情,自己喜欢了他这麽久,肖想了他这麽久,吃不到,但是至少可以先试下试一下。

想着,季风的吻更甚了,恋恋不舍地从被自己吻得嫣红的唇瓣上往西移动,顺着光润的下巴,直接到了他那迷人的脖颈之间,一个男人,竟然没有一点喉结,果真天生生来给自己疼爱的,她的脖子好美,而且锁骨也很美,忍不住,季风在卿晨的脖子和锁骨之间种下了可爱的草莓,这算是季风之前想好的,留点痕迹,到时候,就算他醒来,想不认也不行了,看着那可爱而带着诱惑力的痕迹,季风忍不住又吞了吞口水,该死的,真是诱惑人,自己的凶器又硬了几分了,季风担心着,自己再继续这麽下去,真的会忍不住直接上了他,但是现在绝对不能做这样的事情。

暗自运气,调节内息,将自己的欲望硬生生地压了下去,虽然这样做多了会伤身,但是自己可不能在他昏睡的时候要了他,自己一定要给他一个美好的第一次,而且,刚刚已经在他的手里释放了一次了,现在得做正事了,要不然,马上他就要醒来了,自己只是点了他的睡穴,他武功那麽高,不能拖时间长了。

虽然还是有点舍不得,但是季风还是从卿晨的身上下来了,又重重亲了几下,才拿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东西,是红色的颜料,医用颜料,他特意让太医配的,抹在身上,就会像,季风憋了一眼卿晨脖子上可爱的痕迹,抹了上去,就会有那种痕迹,季风用颜料开始在自己的身上抹,没一会儿,季风身上就多了很多痕迹,就好像被别人强要了欢愉很激烈留下的痕迹。

看着自己的杰作,季风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後把颜料藏好,之後上了床,在卿晨的身边躺下,把他的手放到自己的脖子之下,造成他搂着自己的假象,然後,一身赤裸的季风就这样在卿晨的“怀里”安睡了,等着接下来的惊喜,季风嘴角不禁扬起了一个弧度。

作家的话:

亲们,答谢支持,多谢支持,多谢支持,大爱你们

☆、表明心意

果然,如季风所料,季风刚睡下没有一会儿,卿晨就悠悠转醒了。

首先感觉到的就是手臂上的重量,慢慢睁开眼睛,然後转头,朝着自己承受重物的手臂看去,这不看还好,一看卿晨瞬间就被吓着了,一颗头,男人的一张睡得似乎很熟的脸就枕在自己的胳膊上。

“季风,你给我起来。”卿晨马上就跳了起来,然後看到的让她马上脸上就一阵红热,因为自己的动作带走了被子,然後全身是红痕的季风就这样赤裸裸滴出现了卿晨的面前,而且除了他那全身的红痕,最让卿晨受不了的就是他胯间的那一柱擎天,这是卿晨第一次看到男人的巨物,就算她已经是二十几岁的女子,也会脸红不已。

马上,卿晨就将脸转了过去,而季风迷迷糊糊整开了眼睛,“爱卿,这是怎麽了?”声音里还带着一股迷糊的味道,但是目光里却全是得意,虽然卿晨转了过去,但是他还是看得到他耳根的红色。

“季风,你给我把衣服床上。”卿晨捡起了季风的衣服,然後头也不回的就扔了给他。

而季风虽然心里再不情愿,但是还是乖乖地把衣服穿上了,因为卿晨对他的称呼,直接称呼名字,生气了他。

“爱卿,我穿好了,你可以转过身了。”声音里带着点委屈。

卿晨深吸了几口气,好不容易稳住了心神,然後才转过身,还好,还好,现在季风全身都在被子里,不过她脑海里还是忍不住浮现季风巨物的样子,脸上微微带上了一点红意,只是露出一颗头可怜兮兮的看着她,卿晨有种错觉,季风的样子就是自己强上了他,而且,想着他那满身的痕迹,卿晨心里可是一个心惊胆战啊,不过,卿晨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那些痕迹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自己的衣服完好无缺。

“皇上,不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