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夜晚凌晨1点。

韩国,首尔,瑞草洞某条偏僻的街道上。

一个用塑料布围搭起来的街边小吃摊送走了它今晚的倒数第二拨客人。小食摊老板喜滋滋的数着钱箱里今天晚上的收成,时不时的用余光瞄着浑身酒气、趴在桌子上一动也不动的男人。

他是今晚最后一位客人。话说独自一人跑到街边摊上吃饭喝酒,这在韩国来说很少见。因为在韩国人心目中,晚上一个出来吃饭喝酒就等同于你这个人混的很差、人缘不好。而这位客人来得很早,几乎是开档的同时他就走了进来,并且从开始到现在几乎没有要什么食物,只是一瓶又一瓶的灌自己烧酒,直到伶仃大醉趴在桌上不省人事。

虽然醉的不省人事,老板也不怕这家伙赖账。因为老板在送酒的过程中已经偷看过他的钱包,鼓鼓囊囊的,里面除了韩币之外,好像还有五颜六色的外国钱币。

这家伙今天恐怕喝了差不多20瓶烧酒了吧?!虽然没有点什么食物,光是酒钱也够老板赚上一小笔的了。

“喂...你醒醒...我要收摊了...”老板轻轻的推了推醉酒男人,“呀...别睡了!要睡回家睡去...”

推搡和嚎叫好像完全无效。醉酒男嘴里喘着粗气、眉头紧锁,根本没有醒来的意思。

“呀...我说你这个年轻人怎么这样?一个人来喝酒也能把自己灌的大醉?”老板很无奈,从醉酒男的口袋里掏出手机,准备在手机通信录中找个人把这个醉酒男给接走。

“铃铃铃...”还没等老板拨号。电话自己先响了起来。老板犹犹豫豫的接通电话,把听筒放到耳边。

“你在哪?”一个威严的声音在听筒中响起。

“哟不舍哟...你好。请问你认识这个电话的主人吗?”老板急忙说道。

“...”电话那头突然没有了声音,过了好一会。“你是谁?为什么他的电话会在你手上?”

声音很冷,似乎没有任何感情,这令老板很不舒服。

“电话的主人在我的食摊上喝醉了...内,一个人...我现在在瑞草洞南浦大街中段...内,请你尽快!”

挂掉电话后,老板将电话放回到醉酒男的口袋里,然后哆哆嗦嗦的在他的钱包里抽出几张韩币,数了数后又从钱箱里拿出几张找零放了回去。

10分钟后,两辆纯黑色路虎呼啸而来。在确定地点后。从车上下来3个黑衣男人,其中一个男人年龄看上去已经不小了,身上那股上位者的气质和严肃的表情却让老板有些忐忑。

“把他带走...”黑衣老者大手一挥,朝着醉酒男方向指了指,其余2名黑衣人上前架着醉酒男上了汽车。

“你是老板?”

“内...”

“这酒钱...”黑衣老男人看着满桌的酒瓶子。

“不用了,已经给过了...”

“...”黑衣老者看着老板,嘴角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两辆路虎就这么开走了,从到来、接人、走人。前后不过1分钟时间,快的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路虎车上,开车的黑衣人扭过头看着黑衣老者。

“主席,现在我们去哪里?”

黑衣老男人阴沉着脸。略微沉吟。

“偶像安保事务所!”

翌日,清晨。

一缕轻柔的阳光洒在徐子轩的脸上。原本苍白、颓废且毫无生气的脸突然扭成了一团。

紧接着,本来安静熟睡的徐子轩突然一个挺身下了床。跌跌撞撞的朝着卫生间走去。

“呕...呕...呕...”卫生间里传来一阵阵呕吐的声音。过了好一会,随着马桶冲水和水龙头的流水声。徐子轩拿着毛巾走出了浴室。

客厅里坐着一个人,男人。老男人。

对于老男人的出现,徐子轩似乎并不诧异,并且完全无视。他径直走到冰箱面前,拿出一罐啤酒,直接拧开往嘴里灌了一气。

“...”老男人冷冷的看着徐子轩,没有说话,不过如果眼神能杀死人的话,徐子轩应该早就被千刀万剐了。

痛快的喝了一罐啤酒,舒服的打了个嗝,徐子轩才悻悻的走到老男人面前,一屁股坐了下去。

“你违反了我们之间的约定...这样很不好!”徐子轩淡淡的说道。

“约定?”老男人又气又笑,“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每天那些黄汤马尿还没有把你的大脑给腐蚀干净?你看看现在的你自己,还是以前那个死神吗?你觉得你还有资格要求我完成约定吗?”

徐子轩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坐着,淡淡的看着老男人。

“呀...你说话啊!”老男人气愤的站了起来,同时一把将瘫坐在沙发上的徐子轩也提溜了起来,“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和街头嗑药的那些烂仔有什么区别?死神...呵呵,我看你现在离死人不远了!”

“我死不死的和你有关系吗?”徐子轩轻轻的拨开握着自己领口的那双老手,“既然当初狠心把年幼的我抛弃,现在又跑来装什么好人?你以为没事在我面前诉诉苦、发发威,我对你的看法就会有改观?一把年纪了,还是这么幼稚...”

“呀,徐子轩,你对谁说话呢?我是你阿爸...”老男人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喘着粗气,眼珠子似乎快瞪出来。

“阿爸?”徐子轩冷笑,“哦...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当初抛弃我和我妈的时候你并不认为自己是我的阿爸。现在年纪大了,见到当初被抛弃的孩子已经长大成人,还有出息了。于是回心转意开始重新做回阿爸了!”

“你...”老男人脸色铁青,右手死死地抓住心脏部位。口中大口喘着粗气。

这时从门外冲进两名男子,一名男子迅速的将老男人平躺在沙发上。并且将沙发靠垫放在他脖子后方。另一名男子从手提包里掏出药物,递上一杯水让老男人就着水将药吞了下去。

而徐子轩则是站在一边,冷冷的看着这一切。

老男人走了,没有多说一句话,背影很萧瑟,徐子轩也没有出言挽留。能够面对面说上几句话在徐子轩看来已经是非常给面子了,毕竟人与人之间是靠感情维系的,没有感情的亲情徐子轩非常排斥。

此时太阳已经高高升起,整个首尔沐浴在阳光中。

徐子轩再次拿起一罐啤酒。走到凉台上。

快两年了,从沈石飞离开燕京算起已经快两年了。

偶像安保事务所以及周边看上去似乎更加衰败。

三年前就准备拆迁的这一片区域,不知道由于什么原因拆迁工程无期限的延期了。事务所没有变,里面的装潢、家具全部保留的很好。

看上去和以前没有什么分别,只是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久矣。

安仔赫走了,准确的说应该是突然消失了,在某一天傍晚下楼买晚餐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社长走了,金熙儿也没有留在这里的理由,毕竟徐子轩没有给她发工资的义务。并且她已从首尔大学法学院毕业,进入韩国最大的律师事务所任职,无论从她的工作还是身份来看,她都没有继续待在这个破事务所的理由。

徐子轩不是不想离开。但每次将行李打包好之后,他都想不出自己的下一站去哪!世界那么大,为何他找不到一个容身之处?!

于是。他留下了,一留就是两年。

两年的时间不算短。可以发生很多事情。

比如奶奶去世了。家门变故给了她巨大的打击,再加上长期的抑郁。奶奶最终没有斗过病魔,撒手仙去。郭爷爷终于从领导岗位上退了下来,但是年迈的身体和失去老伴的痛楚,把这位曾经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老人折磨的瘦骨嶙峋,成为天朝高干病房的长期客户。叔叔还在国wu院,只不过由于郭爷爷的退居幕后,他从原来关键岗位调整到清闲的岗位,彻底失去了再上升的机会,过着每天坐坐办公室、喝喝清茶混日子的生活。阿姨被放了出来,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公职肯定是没有了,还背了个案底,虽然是内部的,但是在天朝官场中,有些内部的东西比公开的还要管用。所以阿姨很识趣的回到魔都,接手娘家的家族生意。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小郭子出息了,通过自己的努力进入到狼牙,并且成为狼牙大队的骨干力量。

至于其他人,徐子轩虽然不想去想、不想去知道,但是天总是不随人愿的,有些东西你越是不想知道,它却偏偏总往你的耳朵里钻。

2014年1月1日,李升基和林允儿被曝光交往,消息出来后不到1个小时双方就承认“正处于互相了解的阶段”。

3月13日,jessica和美国韩侨权宁一也被曝热恋中,随后jessica否认了两人的关系,称只是好友。

4月4日,tiffany和nichkhun、孝渊和作家金准亨的恋情再次成功吸引大众的眼球。

9月30日,jessica发表声明,退出少女时代,准备长期待在hk和美国,专注自己时尚品牌的建设。同时,jessica与权宁一的绯闻越来越烈,双方当事人均采用不承认也不否认的态度应付媒体。

2015年3月23日,韩国狗仔曝光了李敏镐、裴秀智在韩国首尔街头幽会的照片,随后李敏镐的经纪团队公布李敏镐、裴秀智恋情。

......

好像还发生了很多事(如自己找到了亲生父亲),只不过徐子轩懒得去记,或者根本不想记住。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

杰西卡、裴秀智......

......

其实,喝醉的感觉,真的很好!(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