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初见

作者有话要说: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先生,你东西掉了!”早在出安检口的时候,安宁就已经注意到一直走在她前面这个高大的年轻男孩儿了。明明只是一个背影而已,就已经让她忍不住一看再看。身材很好,走路的姿势也很帅气。像安宁这样的“颜控”,是努力的克制自己,才没有一时冲动赶到人家跟前去“一探究竟”的。不过,她倒是不知不觉就跟在人家后面出了机场。只是她没有想到真的会有这么一个机会去看到这个男孩儿的脸。如果她预测能力,知道在这一次见面之后会发生以后的诸多事情,打死她,她也不会因为对方一个帅气的背影就多管闲事的。

在口袋里的纸巾掉出去的那瞬间,祝颜就感觉到了。只是一包纸巾而已,他完全没有必要冒着大太阳去捡回来。而且,跟在他身后不远处的保镖们肯定会替他捡起来的。可是,在听到安宁的提醒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回头了。是的,忍不住,因为安宁的声音很好听。祝颜20年来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动听的声音,似乎能在这炎热的夏季,给人带来沁人脾肺的清爽。

安宁一出声,不仅仅是引起了祝颜的注意,更是让散布在祝颜周围的保镖们瞬间提高了警惕。甚至有一两个已经习惯性地去摸枪了。也许安宁和祝颜都没有注意到,可是他们深为称职的保镖却注意到了安宁自从出了安检口就一直跟在他们家少爷身后不远处走。这样的举动,在保镖眼里,绝对可以算得上是“可疑行为”。

安宁不迟钝,就在祝颜回头的那一刹那,她注意到了周围气氛的变动。一种不详的感觉,迫使她放弃了去看好不容易盼来的背影帅哥的“回眸”,有些惊恐地看向围在她四周面色不善的保镖们。

安宁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的打扮,贴身的牛仔短裤,露出修长白净的双腿;花样繁复五颜六色的塔跟凉鞋,衬托得她的足踝更加纤细白嫩。只是,她怕热,上半身只穿了一件白色真丝吊带,外面本来还有一件藕色小外套,被她在刚下飞机的时候脱掉了。害怕好不容易养白的肤色再次被晒黑,她难得不怕麻烦地打起了遮阳伞。

祝颜回头,看到笼罩在淡蓝色伞影下安宁的脸,鬼使神差地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温温热热的,却没有汗渍,难得在这样炎热的夏天仍然是一片爽滑。

祝颜的这一举动,不仅让被吃了豆腐的安宁大吃一惊,就连旁边一脸警戒的保镖们也石化了。

“……流氓!”安宁愣了好一大会儿才反应过来,扔下手中的阳伞和行李箱拉杆,用力推开依旧在她脸上来回摸索的那双手。

“你叫什么?”被推开的祝颜很不满地皱起了眉头。不过,他这个表情被大大的遮阳镜挡住了。

“你再这样我就报警了啊!”安宁这个叫后悔,难得遇到一个帅哥,竟然是个神经病。可不是神经病么,正常人有一见面就摸人脸的么?就算是相熟的异性朋友,做这种举动都显得不太妥当。遇到精神有问题的,自然是三十六计走为上了。可是,她刚迈出两三步,就被人抓住了双手。不是祝颜,而是一直出于石化状态的保镖,出于反射的执行了少爷的命令。

“救命啊!!!!唔——”早在开始的时候安宁就注意到周围这些人有些不对劲,直到被抓住,她才反应过来,这些人和那个流氓是同伙。安宁在第一时间想到传说中的“犯罪集团”。为了保命,她不顾形象地大叫了一声救命,随即就被一只手捂住了嘴巴。

不过,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她这一声救命还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几个大男人围着一个年轻女人,机场的保安早就注意到了这里。几乎是在安宁喊出救命的瞬间,就有不少身穿制服的警察迅速集结过来。

可是,警察并没有像安宁想象中那样英勇地除暴安良。只见他们气势汹汹地走来,却在看到祝颜和他身边的中年男人之后,态度瞬间180度大转弯。

“原来是颜少!恕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多有得罪!”警队小组长在看清楚一直被他们认为是可疑人员的祝颜和他身边的沈轻时,硬是在这样炎热夏季的正午,狠狠地打了几个哆嗦。

祝颜哪里是他们得罪得起的人呐!虽说A市遍地都是有钱有权的,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得罪了一般人,还不要紧,总有能制住他的。可是,如果是得罪了祝家,那可真就是Game over了。而祝家现在最宝贝的就是这个唯一的血脉祝颜,颜少了。现在,不管他们是在干什么,警队小组长已经很明确自己的立场了,就当没看见,只当没看见。

祝颜一直在看着安宁,根本就没有理会警察的意思。倒是沈轻从容地开口:

“警察同志你好,我是沈轻。”

“沈先生你好你好!我想这是有什么误会,绝对是误会!”

安宁看到这种情况,几乎绝望了。

“你叫什么?”那边沈轻和警察周旋,这边祝颜还在纠结这个问题。

“我……求求你,放了我吧!”眼看着警察都是那种态度了,安宁瞬间就没有底气了。更让她恐慌的是,她并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招惹到了这个看似神经病,实则是惹不起的人物。

“名字。”祝颜再次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

“安宁,我叫安宁。我不知道哪里得罪您了,还请您大人有大量,放我走吧!”安宁注意到警察已经离开了,就更没有底气了。

“祝颜,记住了。”祝颜说完,示意保镖放开了安宁。

看着渐渐走远的祝颜等人,安宁几乎要虚脱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等着力气恢复了,安宁近乎狼狈地拿起地上的阳伞和行李箱,一路冲出机场。直到上了出租车,她才狠狠地舒了一口气。

作者有话要说: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有妈的孩子像个宝

家里只有弟弟一个人坐在地板上玩积木,看到安宁,弟弟几乎是连滚带爬地爬到她面前,用他那肉嘟嘟的胳膊紧紧地抱住了安宁的腿。

“姐姐,姐姐!”

“宝宝乖~”安宁弯下腰,抱起肉嘟嘟的弟弟,狠狠地揉了两下,总算是感觉魂归原位了。

“亲亲~嗯……”小家伙嘟着粉嫩嫩的小嘴巴凑到安宁面前。

“姆啊~”安宁毫不客气地上前亲了一口。

宝宝今年三岁,是安宁同母异父的弟弟。安宁的父母在她九岁那年离婚了。安宁懵懵懂懂地看着母亲面无表情地离开了,破旧的屋子里只剩下满脸灰白的父亲和一脸无知的她。那个时候的记忆是黑白的,泛着陈旧的昏黄,像老电影一样。已经花白了头发的奶奶站在门口,背着阳光,所以安宁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母亲走之后,本来就不太安分的父亲更加堕落了,酗酒赌博,聚众闹事,最终被关进了监狱。安宁和奶奶相依为命一直到十五岁,奶奶去世。

相隔六年,安宁再次看到母亲王英的时候,感觉她像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精致的妆容,典雅的打扮。那张脸,甚至比六年前更漂亮了。安宁依稀知道王英在和父亲离婚后过得不错,好像是嫁给了一个有钱的男人。

九岁的安宁是懵懂无知的,十五岁的安宁是迷茫而苍白的。她守在***灵前哭得晕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住在陌生而精致的二层小别墅里。

王英再嫁的丈夫陈俊,总的来说,对安宁不错,供吃供住供学费。甚至在无意中得知安宁喜欢画画之后,还花钱让她上美术培训班,供她上学费比较昂贵的美院。有时候,安宁觉得,陈俊这个继父比亲母亲王英更像是自己的家长。不过陈俊的态度在宝宝出生之后慢慢地产生了变化。后来,安宁才知道王英陈俊之所以在奶奶去世之后接自己回来,是因为那个时候王英刚刚小产了一次,医生说以后怀孕的几率不大。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王英竟然在三十大几岁的时候怀孕了,还顺顺利利生了一个大胖小子。

安宁和王英的关系一般,她却倒是从心里喜欢自己这个同母异父的弟弟。

坐了四个小时的飞机又经历了机场那让人恐惧的事情,安宁觉得自己急需一些来自外界的温暖。这种温暖,恐怕也只有这个还没有懂事的弟弟来给予了。

“怎么不洗澡就和宝宝玩?”王英突然从楼上下来。

“我这就去。”安宁放下依依不舍的宝宝,拎起被自己随意放在沙发旁边的行李箱匆匆走回自己房间。

都说有妈的孩子像个宝,可是这种定律似乎并不适合每一个人。安宁站在花洒下,任凭温热的水冲刷着自己的身体。

其实,她并不想回家。因为,这根本就不是她的家。可是,不回这里,她又不知道自己去哪里。早在宝宝出生之后她就意识到了自己在这个家里的尴尬境地。只是,还没有任何生存能力的她,只能厚着脸皮呆在这里,接受着来自母亲的施舍。

早在大学一年级安宁就已经开始打工了,只是打工赚的钱远远赶不上昂贵的学费。不过从二年级开始,她只从家里拿三分之一的学费,其余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自己赚来的。王英和陈俊持默许态度。还有一年……就毕业了。不管怎么说,至少要养活地起自己。

不过,看得出来王英和陈俊都是极要面子的人,因为他们每个季度都会给安宁买两身高档次的衣服。至少,在外人看来,他们对她确实不错。

安宁洗完澡出来看到客厅里静悄悄的,估摸着宝宝可能睡觉了,就没上楼找他而是跑到小区外面的网吧里查了查这里的暑期工信息。家里其实有两台电脑,一台放在王英的卧室,一台放在陈俊的书房。不管是卧室还是书房,都是比较私密的地方,除非迫不得已,安宁很少去那边上网。

把招聘信息记下来,安宁回家刚好赶上做晚饭。

陈俊回来的时候脸色不太好,所以餐桌上的气氛也跟着有点僵。

吃晚饭洗好碗,又把客厅和餐厅收拾了一遍,直到晚上十点安宁才躺倒自己床上。刚躺到床上,她又爬了起来。从包里拿出招聘信息,一条一条阅读,思考着明天的求职路线。

“墙体绘画?”迅速浏览了一遍,没想到工资最高的竟然是墙体绘画。虽然听起来像是力气活,可是高工资在那里诱惑着呢……

第二天安宁起了个早给一家人做了早饭,自己倒是没顾得上吃,只吞了两个包子就拎着包出门了。因为她打电话给墙体绘画那边,没想到自己竟然符合条件。而且那边说要抓紧时间,因为大老板这两天就要去检查。

工作地点是一个正在装修的俱乐部,位于市中心,位置很好找。安宁到那里的时候,里面一片混乱。不过整体来说,装修已经初具规模,看得出来挺上档次。安宁知道这里,或者说,整个A市的人都知道这里,这是A市最上档次的俱乐部,就是传说中的会员制的那种。以前每次路过这里,都忍不住停下来看看外面那些车子,哪里是停车场啊,简直就是世界名车展览会。

想到那些车,安宁就有些怯场。怪不得一个“墙体绘画”竟然给那么高的工资……

“你是?”一个中年男人匆匆走过去的时候,看到安宁之后停了下来。

“我是安宁,来这里画墙体绘画的。”安宁匆忙自我介绍。

“时间紧迫,我就开门见山了。我是张坤,这里的监工。”张坤显然很忙,嗓子都有些沙哑。听了他的解释,安宁大致明白了自己的工作。就是在四周的墙壁上画一幅油画长卷。像这种高级俱乐部,自然是不会马马虎虎随便请人过来画的。早在一个月之前,他们就已经找好了国内最高美术学府里的本科生甚至研究生来画,只是因为要求太高,进程比较慢。昨天老板助理突然打来电话说这两天可能过来视察,张坤自然就坐不住了。可是,现在正值暑假,学校放假了,根本找不来大批的学生,只能在网上散布招聘信息。

听了张坤的话,安宁才发现原来围绕着大厅墙壁一周,有不少坐在高脚凳上埋头画画的年轻人。画风偏向装饰风格,却也不失高雅的艺术品位,颜色比较厚重,人物形象有些变形,但是很漂亮,正是安宁喜欢的类型。

“你如果对自己有信心就可以上去试试。一个小时之后我来验工,如果可以你就留下来。”不行,就走人。

“我想应该可以。”安宁接过张坤手中的原稿,领了一套工具,爬上高脚梯。

画画的人真正的画起画来,就陷入无人境地了。等安宁画完自己手中的画稿,也就是一平方米大小的画之后,抬起头,甚至听见了自己颈椎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竟然不知不觉已经中午了。正在想着不知道那个张坤究竟有没有来验工时,听见一声呼喊:

“那边墙体绘画的,过来领盒饭!”

安宁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