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八章净谭泉再遇有缘人

    想自己,想过去,想未来:过去,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最起码还是幸福的!未来,现在哪还有未来?除非祈祷马上穿越回现代去!

    正想着,她听见脚步声,“谁?”白天受的欺负已经让她有点草木皆兵了,她看着来人,这没什么光亮,她试探道:“谁?”

    来人脚步顿了一下,过了半晌,才开口:“我们是不是见过?”

    “啊?”叶晴宜脑中无数问号闪过,在这宫中我还有认识的?还是男的?

    那人走近了,借着微弱月光,叶晴宜才看清,这是一张熟悉的脸,在脑中搜索,“…哦,是不是,那天那个…哲人?”

    她想起,这都多久了?还不是刚进宫时来这打水碰见的那个神秘人。“你到底是什么身份?”这下终于把憋在心底几个月的疑问问出,她瞪着眼睛好奇的问。

    “那么重要吗?我不就是个…失意的人,那天不是说了吗。”他这么说,叶晴宜反而觉得他是谁没那么重要了。

    “我是宫女,叫叶晴宜。”她伸出手,又想起这不是在现代,尴尬地想抽回手。

    那人看了看她的手,笑笑,“我也一直想知道你的名字,你是哪个宫的?”

    自己什么都不说,还问我,叶晴宜想,真是奇怪,却也答道:“现在在…”想起白天被那太子欺负的情景,“碧玺宫。”

    “哦,碧玺宫啊。”他似乎并不惊讶。

    “你对那里熟吗?”叶晴宜打着水漂,没精打采得问。

    “还行。”

    “我问你,如果你被人欺负了,这人你还对付不了,怎么办?”

    “谁呀?”

    “得罪不起的人。”叶晴宜回答得很快。

    “那就忍吧。”

    叶晴宜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只能忍…”她要哭出来了。

    “到底是谁欺负了你啊?”

    “你也对付不了。”叶晴宜说着又哭了起来,人就是这么奇怪,之前自己一个人蹲在这还能顶着,可是一有人问你,或是关心你,你就会觉得顶不住,像是卸下了防备一般。

    那人好像没见过这场面,有点手足无措的,“恩…姑娘,叶姑娘,到底是谁欺负你了?”

    “当今太子,你也帮不了我…”她哭的更欢了。

    那人不禁一怔:二哥!二哥怎么这么有闲心,连个新入宫的宫女都欺负?

    “哪天我帮你…”他想了想,顿住了。

    “你有什么办法?你得罪的起吗?”叶晴宜抹泪。

    想到对方还不知自己身份,朱一冰一笑,“他怎么欺负你了?”

    “他…”叶晴宜犹豫了下,就把白天发生的事原封不动的告诉他了。

    朱一冰听完不禁暗想:二哥怎么还像个孩子啊?连欺负人都这么幼稚。他想了想,说:“我敢笃定他不会伤你性命的。”

    “你们都这么说,可是我的自尊心已经受到了伤害,把人绑在木桩上…”叶晴宜泣不成声。

    朱一冰不禁想,这王喜在太子身边,不仅不引导他向善,还误导他整日玩乐,以后怎么当储君啊。

    ------题外话------

    又遇四皇子哈哈,求收藏和评论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