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这只弱小剑灵毫无疑问应该是刚出生不久,而它的宿体现在却已经断了,如果再不寻常灵剑栖身,这剑灵用不了多久就会消散,而一个炼体修士拿着一把属于剑修的断剑来拍卖,为的却是易形丹和造化丹,估计另有隐情。

    很快,在钱阳嘉的牵线下,那名委托人来到了院子之中,说实话,这块头确实很够分量,韩风头一次看到有人竟然能将肉身练到这种程度。

    何阳峰,一个留着络腮胡的汉子,全身的肌肉几乎快要爆炸,仅凭呼吸,韩风就可以感应到这人身负巨力,随便一拳就有开山之力。

    而对方此刻也在打量韩风,如果不是钱家商行的信誉很好,他也不会轻易送上门来见韩风。

    “你是体修?为何却又剑修特有的剑灵,这剑灵已经虚弱不堪,如果没有更好的灵剑栖身恐怕不就就会消散,但剑修不是那么好杀的,此物你从何得来?”

    何阳峰闻言大怒,他现在可没有功夫在这里慢慢解释剑灵的由来,冷哼一声,扯着一个大嗓门吼道“你管我从哪弄来的?一句话,换不换吧,我还等着拿东西救人呢。你一个筑基期的小崽子也敢来管我的闲事。”

    钱阳嘉还想着上前说句好话,结果被何阳峰一瞪,便不敢多说,这事他已经坏了规矩,确实没办法替韩风说好话。

    “如果此剑来历清白,我自然会换,可如果是杀人越货得来的东西,你觉得我拿着不烫手?万一有仇家找上门来如何?”

    韩风一句话就将何阳峰的火气压了下去,后者一个大块头站也不是,坐下来更不是,显得扭扭捏捏,关键是他已经走投无路,只能指望眼前这个年轻人买下那把剑灵了。

    一个体修拿着一把断掉的灵剑来售卖,是个人都会怀疑,但他却急需两颗灵丹来救命,只能压住自己的火爆脾气。

    一见大汉终于老实了,就说明另有隐情,韩风也送了一口气,他想要一把剑灵培育只是心血来潮,一来五行诀才刚刚开始,而在这个过程中拥有一个弱小的剑灵,会比以后他自己培养一个剑灵省事的多,想想白阳,不就是一把弱小剑灵而来的吗?

    此人面相不坏,应该不是歹人,况且换取的两颗丹药,一颗是用来改变外形、容貌和体味的,一颗则是修复身体经脉所用的灵丹,怎么看眼前此人都用不上这两样东西。

    “此剑是我兄弟的,他得罪了白山宗的一个长老,而这个长老又害怕我兄弟宗门的势力,偷偷给摘星楼下了悬赏,摘星楼的杀手接了单子将我兄弟打入了鬼哭涧,我拼了命将他救了出来,但我兄弟却被那杀手打断了两只手,甚至还伤了心脉,没有造化丹这种灵丹他只能等死,所以我这才试着拿他那把断剑来碰碰运气,这位小兄弟,如果你能换了这把剑,我何阳峰这条命就卖给你了怎么样?”

    韩风紧紧的盯着何阳峰,用魂力探知,发现此人全身魂力并没有什么异常,略一沉思。

    事情如果真如何阳峰所言,那位伤重的剑修应该是被摘星楼的杀手所伤,鬼哭涧他没听说过,但这名字听起来想来也不是什么好地方,所以摘星楼的杀手这才没有查看尸体,留了那剑修一口气。

    亏得眼前这大块头有情有义能把他救出来,造化丹恢复伤势,而那易形丹不用说就是为了让那名剑修改变外貌,以待日后报仇。

    “那易形丹也是为了那个剑修准备的?”

    何阳峰一看有戏,这才松了一口气,随意的坐在了韩风身前,拿起了桌上的一壶酒大口大口喝了起来,等到酒喝完了,这壮汉便抹了抹嘴,对着韩风说道:

    “不错,摘星楼从不失手,为了让那白山宗的长老放心,我兄弟也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可我另一个兄弟会记得这事,他同样是剑修。”

    这汉子果然粗中有细,说话竟然不留口实。

    “好吧,这剑我要了,还有其他需要吗?说实话,剑灵的价值远远超过两个丹药的价值,我不会占你便宜,你可以再提一些条件!”

    何阳峰闻言不敢相信,他知道剑灵的价值,可他没时间再去待价而沽,他那小兄弟的命还等着他去救,而这世上却有人愿意继续帮他。

    “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给我一道去魔界边城两界山的门票,我将我那小兄弟藏在了两界山一处隐秘的地方,可我现在身上已经没有多少灵石可以回去了,回不去还是耽误事。”

    两界山?韩风不清楚,他不由朝着钱阳嘉望去,而后者现在对韩风的话既听既从,只要这事成了,他就能弄到名额,至于韩风自找麻烦,他却是有些诧异。

    “人界和妖魔界毗邻。每天都有不少战事,魔界那边有四座巨城用来与魔界魔族接战,两界山、摩天岭、火焚原和黑血泽。妖界这边则是有六座巨城,分别是屠妖城、化妖湖、青草领、赤眉城、斩仙城和雾海城。每座城中都有证道仙王坐镇,尤其是两界山更是有三位证道仙王。”

    韩风点了点头“的确,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有证道仙王坐镇,哪怕是摘星楼也不敢妄动,你那位朋友既然如此悲惨,确实需要重塑自身,这样才能躲避摘星楼的刺杀。”

    何阳峰点了点头,眼巴巴的盯着韩风,希望他尽快交付。

    毕竟就连他自己也明白,手中这把欠缺的灵剑如果放在往常,丢在拍卖行里根本卖不出好价钱,更是会走漏风声,引来仇家的追踪,也就是眼前这个冤大头恰好需要一个剑灵,否则他朋友的命也悬了。

    “钱阳嘉,两枚丹药价值几何,能不能迅速买到?”

    救人如救火,韩风也不想欠下这个人情,对他来说,获取丹药应该不难,但难救难在找到剑灵。

    钱阳嘉略一估算,立刻说道“这两枚丹药虽然稀缺,我家的商行却有货,两枚丹药大概需要两千万中品灵石,易形丹价值并不高,大概值个五百万中品灵石,而造化丹却能重塑经脉,是救命的,所以要价也高。”

    韩风点了点头,取出了一个装满灵石的储物袋丢给钱阳嘉,他现在手头宽裕,两千万中品灵石丢出去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钱阳嘉接过储物袋,犹豫了片刻,又将储物袋推给韩风“韩少,这钱还是我来掏吧!”

    韩风立马就猜到了钱阳嘉的心思,摇了摇头,他现在手头上已经没有了名额,这钱阳嘉想要拿两千万中品灵石堵住他的嘴,但韩风却不想欠人情。

    “你的事我答应了就会做到,等灵剑交付,你就去找汇丰的柳主事,就按之前我们说好的价从他手中直接换取名额,我手中的名额已全部交付给了汇丰拍卖行,由他们定价拍卖,但这个面子,他柳主事还是会卖给我的,高价换取名额对你来说也是不小的负担,这钱还是留着吧。”

    钱阳嘉愣了一下,重新审视了一遍韩风,他没想到这韩风竟然不贪图灵石,更是一言九鼎,之前留下的芥蒂一下子消失,倒是许多感激之意。

    何阳峰将两人的言行看在眼里,不由得在心里对韩风竖起了大拇指,两千万中品灵石,这可是他一辈子都挣不到的,而眼前这人却连犹豫都没有就直接拒绝,此人值得结交。

    有钱阳嘉办事,效率果然快了很多,两人没等多久,钱阳嘉便风风火火的回来了,手中多了两个玉瓶。

    “一枚易形丹、一枚造化丹。两丹均是名家亲手炼制,成色也算中上。这易形丹服下可能会有不少罪,毕竟要换取原来的面孔、身形还有气味,而你那朋友深受重伤,最好先用造化丹修复伤势,这样一来受的罪也不会要了他的命。”

    三句不离本行,钱阳嘉指点了何阳峰服用丹药的先后顺序,而后者郑重的接过丹药,并将攥在手中的断剑交给了钱阳嘉。

    而钱阳嘉接过断剑之后,便直接交给了韩风,让他验明货物,而韩风只是握住了断剑,却已经能够感应到了剑灵的存在。

    见韩风查验完毕,钱阳嘉便匆匆告别,直奔汇丰拍卖行而去。

    到这里,这笔交易算是完结了,何阳峰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不过韩风倒是多了一句话“如果你那朋友报不了仇,不妨找到摘星楼,去找一个人,或许他能帮到你。”

    何阳峰楞了一下,很快就明白了韩风的意思,但白山宗势大,如果委托摘星楼除掉那长老恐怕要花费很多灵石,而他和他那位朋友根本拿不出那么多灵石来。

    “你拿着此物去摘星楼找一名韩影空的杀手,指名道姓要让他接委托,而酬劳便是我给你的这样东西,他拿到之后应该不会拒绝。”

    何阳峰从韩风手中接过东西,看清了手中物事,只是一颗不起眼的灵石,他有些迷惑了,韩风既然开口让他找摘星楼的杀手,但却拿一枚说不出品相的灵石,难道是来奚落他不成。

    韩风见何阳峰的神情就明白对方没明白过来,但他这好人也只能帮到这里了,有些事说的太明反而会牵扯到他。

    “记住,找到韩影空,多话不要说,将这个灵石交给他他自然会明白,别自作聪明,更不要将此事外泄,你要明白,我既然可以帮你,同样也可以杀了你们,如果让我知道你泄露了此事,不用别人出手,那摘星楼的杀手自然会了结你。”

    何阳峰脸色彻底变了,他终于明白对方的手段了,这事本来就是他们俩的事,而韩风处于同情帮了他,而他如果不是蠢货的话就会守口如瓶,不会将这事说与第三人知道,否则他们两人无论逃到多远,摘星楼的杀手将会如影而至。

    送走了何阳峰,回到了馆驿之后,韩风这才将魂识投入断剑之中仔细探查,这把断剑品阶确实很低,只有黄阶上品,应该属于一个修为不超过金丹期的剑修,而这剑修得罪了白山宗,这白山宗应该是怕这剑修身后的势力这才委托摘星楼出手,而摘星楼竟然失手让这人活着,不得不说下手之人手艺太差。

    而这把断剑并不是被人斩断的,而是被人直接掰断的,能轻松毁去剑修的武器,对方的炼体应该不会太差。

    魂识很快接触到了隐藏在剑中的剑灵,在魂识的感知下,这一缕只有一根头发丝细的剑灵完全处于静止状态,魂识所接触到的也只有迷茫和绝望。

    韩风并不气馁,他知道这剑灵刚刚诞生就遭遇了本体被毁的下场,灵智已经开始溃散,如果那何阳峰不适逢其会的找到他,这剑灵也会在不久消散。

    慢慢随着魂识接近,这一缕剑灵很快就察觉到了有人靠近,开始全身散发出一丝锋锐之气,排斥着来人,尤其是这人根本不是他的主人。

    韩风感知到了,略微有些好笑,果然剑灵只忠于原主人,生人勿进,哪怕快要消散也绝不退缩。

    不过他并没有失望,他要的便是这种忠心不二的剑灵,哪怕弱小也行。

    一缕掺杂着三大剑意的气机从魂识中放出,这剑灵一接触到三大剑意,竟然颤动了几下,紧接着犹如一条活鱼一般贪婪的吸收着气机。

    果然如此!

    剑意是剑道的总结,是每个剑修追究剑道的体现,而三大剑意无一不是真灵界历代总结出的最精华部分,哪怕剑灵对不是主人的拥有者排斥,也绝对不会排斥剑意,剑意对它的成长有决定性作用,哪怕刚开启灵智的剑灵再怎么顽固不化都不会拒绝这一美餐。

    更何况这剑灵本体已经被破坏,消亡也是迟早的事,而韩风是剑意的拥有者,对它细心呵护,就算不是主人也胜似主人。

    没过多久,一缕弱小的意识开始主动接触韩风的魂识,这个弱小的剑灵已经尝到了甜头,当然希望这个现在的主人能够一直这样哺育它。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