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小妹,相信冷绝,你心里是相信他的,那就相信他可以把这件事处理好。”水泉拿过丁凡手里的资料,认真的收好,这件东西不能到别人手里,“我们先回家,问问爸,既然有人这么说,咱们还得先和爸说一声,让他们有个准备。”

    丁凡现在做什么都没用,只能等着冷绝回来再说,她相信他。

    三天的时间,足够丁凡想明白,和弄明白很多事情,反复看了两箱子的照片,丁凡把事情都理顺的差不多了。

    送照片的人就是他们说的背后神秘人,水泉说那人叫苏时,原来是京市人,在冷绝父亲那一辈的时候,做过生意,一直想打败风影,结果可想而知。

    后来走了政途,冷绝的父母走后,冷谦就是在他的帮助下,独揽大权,直到冷绝做足了准备。

    冷谦是制造冷绝父母车祸的直接凶手,背后指使的就是苏时。

    现在苏时在政途上所做的事情暴漏,很快就撑不下去了,事到如今,冷谦也知道自己没可能继续安然无恙,尤其是苏时自顾不暇根本没可能保住他,这才来找上冷绝。

    那资料上的证据和说法,不知道冷谦是怎么做出来的,但那不是真的,目的也只有一个,他不好过,也不会让冷绝好过!

    另一方面,苏时从她这里入手,给她送一些真真假假的照片,也不过是为了扰乱冷绝和他们的计划,想拖延时间。

    只是苏时没想到,冷绝和丁凡的感情不是一般人能打破的,不管他们做了什么。如果那么不坚定,她和冷绝早就散了,还能被搅和着,走到今天?

    三天后,冷绝从京市回来,已经天黑了,这三天他也不好过,弄明白证据是假的,冷谦伪造的,但是却没有办法洗脱水泊的嫌疑。

    回到小公寓,冷绝焦急的打开门,想第一时间和丁凡解释这件事,把一切都说清楚,可是屋子里一片漆黑,就像那天晚上丁凡会来没看见冷绝一样。

    房间里连丁凡的一点熟悉气息都没有,冷绝一下子就慌了,急着打开所有的灯,丁凡不在家!他千算万算都没算到当他回来的时候,她却不在。

    “该死的!”这句是他在骂自己,是他自己没给丁凡电话和消息,自己又没说明白,她肯定很难过……

    视线扫过床边的那个相框,压着一张信笺,以前那里是没有任何别的东西,现在多了一张信笺,肯定是丁凡留下的。

    “绝,你这次太过分,不过我现在都知道了,所以你不可原谅。我对着太阳起誓,你要是再敢这样,我以后都不理你了!”

    短短几句话,说是信笺,不如说是小纸条,反复看了好几遍,冷绝又气又好笑,“真是……”想想又不对,“这次是怪我了。”

    拿出手机拨着电话,此时的冷绝多想快点听到丁凡的声音,可是不如愿,对方一直没有接。

    手机另一头的丁凡,看着手机在旁边不断的想着,上面显示熟悉的名字,“哼,不接,就当出气了。”这么任性,任性到了这种程度,也是她第一次。

    又看了一遍小纸条上的内容,冷绝想到了一个地方,随即又开始担心,如果她真的去了那儿,外面有开始下雪的迹象……

    着急的下了楼,冷绝摆摆手,让身后的人不用跟着了,自己一个人开车往鹿山的方向驶去。

    什么对着太阳起誓,想起她在鹿山山顶给自己讲的那个故事,就猜到丁凡可能在去了山顶,在这种鬼天气!

    车子急速在蜿蜒的山路上行驶,冷绝恨不得马上飞到山顶。

    山顶上,一顶小巧的帐篷,丁凡正在里面窝着,裹着厚厚的被子,打着哈欠,虽然冷,她在周围点了篝火,“天快亮了,太阳又要出来了。”

    刚电话都打了好几个,人也该到了?

    正在想着,耳边传来熟悉好听的声音,“你不冷么?”

    冷绝轻手轻脚的站在帐篷一侧,他连夜赶过来,天都快凉了,还孤孤零零的飘着雪花,看样子就冷,她竟然一个人把帐篷弄到山顶!气死他了!

    恨不得现在就把人拉出来,可他不敢,因为是自己有错在先。

    “呐,有火,这儿,还有被子,很暖和,你要不要过来?”丁凡没有动,仰着头看着站在身边的冷绝,眼里没有多少见到他的欣喜,也只看了他一眼,丁凡就缩进被子里,然后继续看向东方。

    冷绝苦笑了一下,谁让他这次做错事了,怪不得丁凡这么对他。

    没有进丁凡的被子,他身上凉,只是钻进帐篷,在暖和过来后,才进了被子,揽着丁凡的腰,“小凡,我回来了,我有好多话要说……”

    “别说话,太阳就要出来了。”

    抱紧了怀里的身体,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还安心,可不让他说话,现在忍不住,“你说什么对着太阳起誓,知不知道这种天气很容易生病的?还有,你敢一个人来?”

    “谁说我是一个人?”丁凡伸了伸脖子,让自己舒服点,“我一个人搬不动,大哥二哥刚走没多久,半山腰还有人……”

    冷绝回想了一下,他上山的时候,好像是遇到几辆下山的车,不过他一心想着快点找到丁凡,根本就没有注意。

    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的等日出结束,冷绝一低头,发现丁凡竟然窝在自己怀里睡着了,只能给后面的人打电话,让他们来收拾,自己抱着丁凡上车,回家。

    小公寓里,丁凡醒来的时候,就闻到饭香,迷迷糊糊走出卧室,“绝,真的是你?”她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看到人才放心,这都是真的,他回来了。

    “小笨蛋,你以为你在做梦么?”冷绝端着做好的饭菜,“还有,以后不许在这么冷的天在外面露宿,知道么?”

    “你还怪我了?”丁凡赖在冷绝身上,“实在找不到地方让自己静一静了。”

    “万一再感冒呢?上次发烧的事情忘了?”冷绝一听这话,就忍不住责备,幸好昨晚赶回来了,不然得后悔死他。

    “以后你不这么无缘无故的离开,我怎么会这么做?”丁凡坐在椅子上,拉过另外一把,冷绝坐在旁边,犹豫了下,还是问道,“你,那边还顺利么?”

    冷绝这回也不隐瞒,反正他们都知道了,“都好,你不用担心,爸那边,也没事,但是我需要时间。”需要时间得到冷谦的口供,让他亲自承认那份资料是作假的。

    不然就算现在起诉冷谦,他把那件莫须有的事情抖出来,收不了场。

    “嗯,家里人都知道,二哥也在想办法。”丁凡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对了,送照片的人是苏时,二哥告诉我的,昨天苏时给了我联系他的时间和地点,我决定去看看……”

    “不行,很危险的!”冷绝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要是让他去,还行,让丁凡去冒险,他第一个不同意。

    可这件事丁凡自己都想好了,也只有这样,才能弄明白很多疑问,“不行也得行,还有好多事情没弄明白呢……”

    “有什么不明白的?既然你知道他是苏时,水泉肯定也告诉你他的背景和做这些事情的目的,所以我不会让你去的。”想起以前丁凡的事情,还有眼下这么多棘手的事儿,冷绝再怎么做也不会拿丁凡去冒险。

    “可是,我不去,他还会继续这么折腾,两个箱子都满了,现在都开始装第三个箱子了,你不在意,时间长了,我还受不了呢,那可都是你和别的女人的照片啊!”边吃着东西,丁凡小声嘀咕着,“还有过分的照片,我可忍不了。”

    说到他照片的事情,冷绝默了,他不是没看过,他自己都很无语,要不是冷绝对他的身体熟悉,说不定就信了,但是怎么看都碍眼,丁凡要拿这件事威胁他,他也只能松口,“那你得跟着人,这是我最后的底线。”

    “这当然,我才不笨……”丁凡起身跑向卧室,拿出两张纸,“你看这个,是你走后他给我的。”说是给,不过是被人送到门口,她现在连本人都没见过呢。

    冷绝也看了苏时的第三封和最后一封信,几句话,没有什么信息,但是意图都很明显,就是针对他,让丁凡疑心的。

    而约丁凡见面,定的时间和地点就在五天后,水氏附近的那个拐角咖啡,他们都很熟悉。

    回来没两天,丁凡和冷绝去了水家。有些事情,要冷绝亲自说才妥当。

    小桃子正在丁凡腿上翻着书看,“感觉好长时间没看到小桃子了,长大了不少,我都觉得重了。”

    “小凡啊,小桃子这孩子真懂事,别提多省心了。”张嫂端着水果,坐在一旁,摸着小桃子的头。

    小桃子也听见他们是在夸他,抬起头应和着,“对啊对啊,小凡妈妈,我很听话的,下次出去玩儿,我也去好不好?”

    “好,带着小桃子一起。”丁凡实在受不了小桃子睁大眼睛看着她祈求的样子,萌的不得了。

    正说着话,张嫂突然认真起来,一边摸着小桃子的头,一边问,“对了,小凡,前阵子出了那种事儿,我和你妈在想小桃子也该改个名字了,姓什么?”

    “当然跟着绝姓冷,这是他儿子,我找他给起名。”说起这事儿,丁凡有点内疚,孩子领回来了,不过好像他们什么都没做,连名字都给忘了,还叫小桃子呢,要不是张嫂提出来,他们一时半会儿是想不起来了。

    4fob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