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在很多人眼中,周瑞是个“废物”。

    破屋一间,地无几垅,终日待在家里不肯出门。

    同龄的要么上大学,要么外出打工,很少有人会像他一样,窝在家里哪都不去。

    同村的村民,包括左右的邻居都说,这孩子怕是已经废了。

    其实说这话的人都知道,周瑞之所以会是这样,完全是事出有因。

    他是从村口捡回来的弃儿,村里的光棍老周为了有人养老送终,就将他当成了儿子养活,起名叫做周瑞。

    家境贫寒,日子过得饥一顿饱一顿,周瑞能活下来,当真是相当不易。

    虽然日子过得艰苦,却也从未耽误周瑞的学业,老周吃了没文化的亏,不想让周瑞也遭遇相同的命运。

    谁料就在他上中学那年,光棍老周因病去世,家里就剩下了周瑞一人,艰难的支撑着活下去。

    小小少年吃了不知道多少苦,天冷没人关心,病了没人买药,同时还要承受各种异样的眼神。

    周瑞的心里始终压着一块石头,心里却憋着一口气,一定要努力学习,然后出人头地。

    那样一来,才能活得像个人。

    他的学习很刻苦,成绩也还算可以,只要坚持下去,未来或许会有出头之日。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就在高考的那天,他却遭遇了变故,突然间被汽车撞倒,直到两天后才醒过来。

    只能说命运弄人,再一次将他推入深渊。

    醒来后的周瑞浑浑噩噩,虽然看起来和常人无异,却仿佛丢了魂一般,再也无心学习。

    在医院呆了几天,周瑞带着一笔赔偿金,回到了自家的破房子里。

    除了买东西外,轻易不与外人接触。

    有人说周瑞受到的打击太大,弄不好已经得了精神病,否则一名好好的孩子,不可能一夜之间变成这样。

    还好不是武疯子,否则左邻右舍怕是要倒霉了。

    最开始的时候,时不时的还有人来看周瑞,只是过了一段时间后,就很少再有人登门。

    破落的小院子里,只有一名不洗头不洗脸,终日穿着破棉袄的男人,坐在土炕上看着棚顶发呆。

    ……

    “天气越来越冷,怕是冬天就快要到了吧……”

    蜷缩在被子里的周瑞轻声说道,紧接着他就感觉眼皮沉重,似乎下一刻就会沉沉睡去。

    那怕是整天呆在家里,吃了睡,睡了吃,却依旧感觉又累又困。

    别人异样的眼神,周瑞自然能够感受到,可是他也没有办法。

    身上的异状让他懒得理会一切,只想躲进被子里面,睡到天荒地老,哪怕世界毁灭都不理会。

    可是家里的房屋需要修理,否则严寒的冬季来临后,就会把屋子变成冰窖,而他也会因此变成冰棍。

    为了活下去,周瑞必须要离开冰冷的被窝,然后想办法修缮破损的房屋。

    对于一名全天有将近二十个小时都在睡觉,却依旧感觉浑身无力的人来说,这其实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

    拼命的扛住了想要睡觉的**,周瑞从被窝里爬了起来,眼神却飘忽无比。

    就仿佛熬夜几天没有睡觉般,此时只要意志力稍稍放松,他就会再次昏睡过去。

    然后睡到天昏地暗,不知道何时醒过来。

    不过这一次的周瑞,却硬生生的扛住了连绵不绝的困意,趿拉着鞋,慢慢走到门外。

    小院里面荒草遍地,基本上都已经枯萎,树叶大部分变黄脱落,只有零星的几片挂在枝头。

    “看来马上就要入冬了,时间过得真快……”

    周瑞感叹了一句,仿佛老人一般,颇有些伤春悲秋之意。

    转头看着玻璃碎裂的窗户,周瑞估算了一下尺寸后,朝着村里的食杂店走去。

    他要买朔料薄膜,将窗户封住,免得有寒气灌进屋子里。

    沿途碰到一些村民,纷纷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同样也有人开口关心几句。

    这都是些上了年纪的人,心里存着一丝善意,可也仅限于此。

    其实也不怪别人,此时的周瑞胡子拉碴,头发足有六七寸长,再加上散发着异味儿的破棉袄,不认识的人肯定会把他当成疯子。

    四处讨饭的乞丐,估计也就是这种打扮。

    周瑞简单的回了两句,强忍着困意来到食杂店,买了塑料布后就往家里走。

    此时的他,一点时间都不能浪费。

    身后几名农村妇女的议论声,清晰的传入他的耳中。

    “这孩子还知道封窗户,看起来也不傻啊?”

    “他不傻,是心里有病,否则正常人哪能这样,跟叫花子差不多。”

    “可惜这孩子了,学习那么好,却碰上这种事儿,这辈子怕是废了喽!”

    “谁说不是呢,命苦天作贱,这都是命啊!”

    听着身后传来的议论声,周瑞心里暗暗苦笑,如果有选择的话,他又何尝愿意如此?

    如今他的口袋里面,只有两千多块钱,这是当初撞人者的赔款。

    周瑞被撞送到医院后,并没有检查出严重的内外伤,对方能赔给他一万块钱,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毕竟他孤身一人,从头到尾,都没有谁替他出头办事。

    可是任谁都没有想到,会有这样古怪的后遗症出现,几乎将他整个人彻底废掉。

    周瑞不是没有想过找肇事者,问题是时间过去这么久,即便是找到了对方,也未必会有什么满意的答复。

    更何况他的身体也不允许,遇到纠纷的话,也不会有人帮他出头。

    现在周瑞面临的最大难题,就是冬天取暖和食物问题,如果不能完美解决的话,这个冬天他怕是休想挨过去。

    问题是他现在连睁开眼都困难,随时都有可能倒头睡着,更不要说完成这一系列“复杂”的工作了。

    强忍着困意回到家里,周瑞翻找工具,拖着虚弱无力的身体,将前后窗户都用塑料薄膜封住。

    随后他再也扛不住滚滚而来的困意,直接栽倒在冰凉的土炕上。

    和过去不同的是,这一次他在睡着之后,眉心的位置突然有光芒闪烁,紧接着身体竟然直接消失不见!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