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他们穿过回廊,走到了团队休息室里。走进王洛那间办公室后,王洛在周素烟耳边吩咐了什么。然后,她对博列笑了笑,走了出去。

    “请坐。”王洛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然后这样对博列说道。“你觉得我们刚才获胜的计划如何?”

    “&p;的情况有些特殊。”坐下后,博列斟酌着词汇。“他们整体的实力很强,但个体成员的实力并不均衡,并且似乎没有什么提升个人实力的机会。所以,我们之前的煽动才那么成功。”

    “我不知道他们具体是怎么变成这幅模样的。但他们应该和空间里的大部分的团队都不同吧。如果我们想用类似的策略来对付别的团队,并不能照搬之前的做法,还需要针对具体情况来进行操作。”

    “你觉得可以继续吗?”王洛问道。

    “这样成功、有效、低成本的做法,我认为应该完善、细化、广泛运用。”博列说。

    王洛沉默了一会儿。“刚才你找到的那些部下,他们怎么想?”

    “呃小楚很积极。她说接下来就算不能用普吉那本书里的特殊效果,我们也可以从拍卖行里买到功能类似的装备或者配方就算功能不足,对于那些缺乏警惕性,不了解具体情况的团队和人,类似的计划也很有效”

    很麻烦。

    听博列的语气,他们都打算继续执行这种计划。

    这也难怪,做什么事情,得到了利益,想要继续下去就是很自然的事情。想靠空口白话来阻止,不太可能。

    贪欲的泥沼是双向的,把那些敌人陷进入的同时,很多自己人也会陷进去。

    “如果团队暂时不执行这种任务,她会选择私自行动吗?”

    王洛看着博列,直接这样问了出来。

    “我想,应该不会”博列回答的有些犹豫。

    嗯,刚才的那一幕应该能在短期内震慑住团员们。救下他们,能让他们尊敬一旁的尸体,能让他们畏惧。除非我接下来一段时间不作为,或者犯下比较大的错误,这种震慑的效果才会消失,他们才会开始私自行动。

    到那时候,再处理问题就晚了。如果说有什么时候能压制或引导他们心中的贪欲,那就是现在。

    王洛揉了揉鼻子。

    “其余的人呢?”

    “杰普说:我们最好去弄到更多有关其他团队的情报,从中选出适合的猎物。然后,向团队提议让大家分散开来,到各个任务场景里去大规模执行这一类的计划。”

    还好,还不算太拙劣。

    “还有人说:加德这样的人并不多。空间里那些新人们组成的团队,压力极大,走在生死边缘的那些,会更容易相信这些。甚至他们的团长可能都经不住这样的诱惑。”

    “就算陷阱粗糙一点儿也没关系,只要猎物是贪婪的,那成功就毫无疑问。嗯把这些人所有的贪婪、所有的愚蠢都利用起来。让他们互相背叛、杀戮、对抗。如果团队能把能进入的所有场景,都会是我们的狩猎场。”

    嗯,这个还有人应该是你自己。好吧总结的还是很精炼的。

    “我们团队的最终目的是什么?”王洛审视了一会儿博列,这样问道。

    博列是个聪明人,应该能明白自己是什么意思。

    自己之前也对他提过,如果团队接下来打算进行的,是大规模的生产制作,以及团队本身的扩张。

    “击败我们的敌人,建立起更大的团队,以便和您提到的真正敌人进行对抗。”博列考虑了一下,这样说道。“但是,之前的计划,我是按照您的意见来制定和执行的。它很有效”

    我知道是我的意见,这种责任,我会承担的,无需你来提醒。

    王洛沉吟了一下。“效果方面,它当然很出色。但是,在危险的情况下,偶尔使用这种策略是一回事大规模的,不分场合的滥用是另一回事了。到时候,它的负面作用会大于正面效果。会因为一点儿蝇头小利而丧失更大的利益。”

    “您是指什么?”博列问道。

    “平时,团队还是需要以生产、制造、训练、贸易光明正大的做法为主。”王洛说。“倘若可能,尽量的扩张,吸纳更多的人加入我们的团队要这么做,行事非要光明正大不可。”

    “这么做并不是因为道德上的洁癖,而是单纯因为强弱的考虑。”这样说,你会不会更容易接受一些?

    “也就是说,从大团队的总体规划和长远发展来说,秉持恶意、耍小手段的一方会较为弱小。像我从前说的一样,人的行为会扩散,如果某个团队以恶意来作为纲领,那么扩散的恶意所引发的效仿,会不经意的、不由自主的引发各式各样的背叛,从而摧毁团队内部的凝聚力。”

    有点儿乱,但大体意思就是这样了

    “想要构筑大规模的团队,想要提升团队的凝聚力,非要那些看起来枯燥的善意不可。这玩意看起来枯燥乏味,但它们能让团队内的人们好好合作,互相信任,凝聚成一个大的团队来。”王洛说。“我问你:如果你那些负责执行的手下,熟悉了这些诡计,习惯了说谎,那么他们凭什么还对团队真诚?凭什么对你或者我说真话?”

    当然,不止是这样。像某些国家那些,通过宣传来扭曲人们的价值观,把恶行当做理所应当,吃饭喝水一般简单的小事也不是不可能的。

    但是,我可不想那么做。

    王洛看了一下个人空间里的精魂。那样做太弱自己有合适的学习对象,那个最强的对象。

    “也许,是这样。”博列没有否认。

    “我想出了两种应对方法。”王洛说。“一,让宣传部编一本防骗指南,把我们之前使用的技巧,以及这些手段的弱点、缺陷、可以反过来利用它们的地方,全都公布开来。”

    “这怎么行?”博列惊讶的反驳道。“&p;的那些人刚加入没多久,您这样做的话,不怕他们都离开团队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