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广孝和尚好像被什么吓住了一样,纸片烧毁之后他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酒楼。这位久负盛名的高僧甚至都没有前往皇宫,只派了自己的弟子前往皇宫,推说自己要效仿太宗时期的高僧玄奘,再去天竺求取上座部佛经。

    这个说辞谁听都不以为然,不过再想去找广孝问个明白,找遍了整个京城都找不到他的下落。武媚娘到得的消息是广孝大师替自己去请吴勉、归不归等人接受封赏,不过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不久之后广孝和尚便失魂落魄的从酒楼当中逃了出来……广孝和尚失踪的事情和吴勉、归不归等人有关,而他们几个人也没有奉召前来皇宫接受封赏。武媚娘再派人去请,归不归称没有听到广孝说什么请他们入宫接受封赏的事情。而且现在不巧他们几个人正在修炼,吸收日精月华的紧要关头,不便前去皇宫接受封赏。什么镇国、护国真人的封赏心领了,他们都是修行之人,不方便接受俗世帝王的封赏。

    见到这几位高人都不接受封赏,武媚娘只好作罢。这位太后又在皇宫旁修边建了一座道场,邀请吴勉、归不归他们前来主持。不过这几位活神仙一般的人物依旧不给这个面子,这次归不归都懒得搭理前来邀请的礼部官员,放出去自己的便宜儿子。一顿臭骂之后将这些官员骂得抱头鼠窜……从此之后,太后便好像忘了这几个人一样,再不提邀请、封赏之类的话。而吴勉、归不归他们一直居住在程咬金的府中,时不时还跟着老程出来在京城当中到处逛逛,似乎在提醒那位居住在深宫当中的武瞾,他们住在双王程咬金的府上。

    以后不要再打老程的主意。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两三个月,这段时间当中,程咬金和太后都派出人马打探陆无、归尘的消息,不过始终没有它们的消息,不管对太后武媚娘,还是对其他的人来说,它们俩一日活在人世上,这口气便一曰要悬着,谁知道什么时候它们俩然突出现在皇宫当中?现在看起来吴勉、归不归居住在京城当中,总是有点威慑的作用。

    就这样,从京城大乱之后又过了半年。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加上一个饵岛方士广治,一直都居住在京城当中。他们没有等来陆无忌、归尘的消息,却等到了另外两个不速之客。

    一天傍晚,程咬金府上正准备开始晚饭的时候,管家一溜小跑的到了双王程老四的身边,说道:“殿下,府门外有广仁、火山二位大方师拜见。说要向吴勉、归不归两位仙长辞行……”

    程咬金听到两位大方师来辞行之后,急忙对着管家说道:“什么?

    两位大方师要来辞行?快快有情……算了,老程我亲自去请,传我的王命,王府中门大开,礼乐齐鸣本王亲自去请两位大方师进府。”

    “傻弟弟,有老子和你几位长辈在这里,你犯不着去抱广仁、火山的大腿……”看着程咬金换上崭新王袍,等着去迎接两位大方师的样子,百无求便泛起了醋心。这位妖王皮笑肉不笑的看了自己的干弟弟一眼,随后继续对着他说道:“这里这么多条大腿,那一条不比广仁、火山的粗?”

    “瞧哥哥你说的,老程我这还不是给咱爸爸和爷叔撑脸面吗?”程咬金哈哈一笑,冲着百无求做了个鬼脸之后,一边向着大门口走去,一边继续说道:“半年多没有这两位大方师的消息,要走自己走就好了,干嘛那么客气来辞行?老程我想起来小家伙家里的穷亲戚,一到家里揭不开锅了就来我们家,说什么要逃荒去。怎么说也是家亲戚,有钱给俩没钱就给半升麸子。拿了钱和粮食也没见他们真走……这不是两位大方师吗?那股香风把您二位挂到老程我这里的……”

    片刻之后,就见程咬金再次回到了正堂当中。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跟在他的身后,广仁和半年前还是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他身边的火山脸上还是有些许的病容。

    见到了吴勉、归不归之后,两位大方师分別行了半礼。又对站在一边的广治客气了几句:“广治先生什么时候回到的陆地,想不到我们师徒远行之前,还有幸能见到广治先生,这话虽然说的亲热,不过广仁话里话外加上了先生的称呼,远不如之前广治跟随他的时候那么亲热。

    这两位广字辈的方士已经相互拉开了距离。

    “广仁你要去见徐福大方师?”

    没等着两位广字辈的方士客气几句,归不归嘿嘿一笑加了进来。老家伙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是说没有徐福大方师之命,广仁你不可以去找他的吗?怎么?咱们那位老师尊吐口了?”

    “大方师尚未颁下广仁可以拜见的法旨”广仁说这话的表情却正好相反,一副师尊要见自己的表情。

    顿了一下之后,他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火山,随后继续说道:“不过这次托了火山的福,由于之前的法旨出现了变数,火山要回去请示大方师是否修改法旨。广仁到时做个人证,这次无法完成法旨并非我们师徒之过。”

    “你这叫做因祸得福吧?”这个时候,百无求忍不住说了一句。随后这位妖王继续说道:“要去见徐福你们就去啊,我们这都见了好几次了。你也不用向我们来显摆。”

    “陛下见谅,广仁想到即将要见到大方师了,心里不免有些得意忘形。”这个时候,被百无求训教了一顿的广仁微微一笑,丝毫不在意的继续说道:“不过这次离开陆地之前,广仁还有几件事情要麻烦几位……”

    “老子说什么来着?傻弟弟,这就是你说的穷亲戚吧?”这个时候,百无求哈哈一笑,再次说道:“咱们就别瞎客气了,广仁你说又打算讹上我们什么?打算弄死谁,心里没底打算让我们去给你出头,然后在找个机会弄死我们几个……”

    “陛下误会了,这次广仁来访,只是询问几位有没有什么要广仁转告大方师的?”广仁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想必大方师也交代给几位什么事情,如果方便的话……”

    广仁说到一半的时候,归不归突然走到了他的身边,将从吴勉那里借出来铜简制成的拓本取了出来。

    随后将它交到了广仁的手上,说道:“大方师真是来的巧了,老人家我真的还有点东西要麻烦二位大方师。

    这个是我老人家我一当中得到的拓本,请大方师代替老人家送给徐福大方师……”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广仁的脸色已经变得难看了起来。见到这个老家伙不避讳自己,这位大方师便不由自主的看了拓本一样。想不到看了一眼之后,广仁大方师的脸色已经十分难看。虽然瞬间又恢复了正常。

    “归师兄你是从那里得到的这个拓本?”广仁深深吸了口气,拓本上面写着的正是逆转长生不老药的法门。这只有自己和徐福大方师知道,这个老家伙又是怎么知道的?

    “大方师別管老人家我是从哪里得到的拓本,现在看起来这个总是没错了的,是吧?”归不归笑了_下之后,继续对着面前的两位大方师说道:“这拓本我老人家也是费劲了千辛万苦得到的,广仁大方师你总不能动动嘴皮子,老人家我就一定要说吧?不过也别说我老人家不近人情,广仁大方师想知道,用要用什么来换吧?老人家我看徐福大方师交给火山的法旨勉勉强强也可以交换了……”

    看着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都默不作声,归不归嘿嘿一笑,索性挑明了继续说道:“原本老人家我已经徐福大方师的法旨是让你们两位大方师拨乱反正,将国运扭转回来的。不过后来火山大方师嘴里说了从占袓当中见到了陆无忌的死法,和他自己的死法之后,我老人家才知道自己想错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归不看着还是有些病容的火山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因为占卜的结果出现了乱象,陆无忌没死,火山大方师也活了过来。现在老人家我才明白过来火山大方师两次使用了占祖,第一次是如何能让广仁大方师再次收他为徒。占卜的结果很有意思,让火山这孩子用命去换。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不管人死没死,起码师徒的名分又定下来了。

    火山去找徐福也是第一次占卜的结果告诉他的,只有去找我老家人的那位老师尊,才能引出来后来的事情。不过后面的事情有大半却是第二次占卜的结果,是吧……”

    “老家伙你先等一下吧,怎么就两次占卜了?”这个时候,百无求听出来归不归话里的漏洞,当下它直接打断了自己‘亲生父亲’的话,随后继续说道:“老子记得你说过的每个人只能使用一次王八壳的,凭什么火山他就能用两次?凭他是大方师?还是红头发的人有特权?”

    “傻小子,老人家我指的是每一块占祖只能使用一次。火山第一次使用的占祖和在徐福大方师那里使用的不是一块……”说到这里,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广仁身边的火山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因为徐福大方师法旨的需要,你在他里那又使用过一次占卜。老人家我想知道的,也就是第二次占卜的结果。”

    “你还是去问徐福大方师吧……”火山面无表情的看了老家伙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我没有完成法旨,这是要回去受罚的。没有完成法旨,和你们几位多少也有些关联。要不然的话,你们几个跟我和广仁大方师一起去见徐福大方师。也好替我们分担一点过失。”

    “当初吃肉的时候想不到我们,现在挨打了就想拉着我们一起挨雷?呸!”百无求冲着火山淬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有胆子你就拉着老子我去,老子把这么多年的帐一起算算,看看你们家徐福怎么说!当初是谁动不动就找上门来,求我们做这做那的?等到事情办完了马上就变脸,你们爷俩翻脸被娼馆里面的娼妓脱裤子还利索,办事之前叫哥哥,办完了事就赶快滚,别耽误老娘我做生意。”

    几句话让火山原本惨白的病容,变得几乎和他的头发一样红。当下也不管自己实力不如这个妖物,也不顾不上它是不是妖王。便要冲过来和百无求拼命:“妖物!你说谁是娼妓……”

    看着火山和百无求越说越呛火,广仁、归不归急忙各自拉住了自己的弟子和儿子。当下白发大方师将手里的拓本还给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说道:“广仁师徒这就离开了,不过有关拓本的事情广仁不敢藏私,一定会向徐福大方师禀明的,还请归师兄你见谅。”

    “大方师不用客气,知道你一定会说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过不了多久我们几个也要再去见见你们家徐福大方师,顺便打听一下这个乱局要如何收拾。到时候广仁大方师你可千万不要客气,再来找我们这几个人帮忙的。咱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以后能不见面还是不见面的好,过年过节想我这个老师兄的。差人送点年礼孝敬就好,人就不用亲自过来了。”

    “广仁也是此意,那就不打扰了。”白发大方师微微一笑,带着火山转身离开了程咬金的府上。

    刚才他们俩争口舌的时候,程咬金都没敢插嘴,一直等到这两位大方师离开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对着自己的干爸爸说道:“老人家您这说翻脸就翻脸的,儿子我还有点接受不了……怎么说他们俩也叫做大方师,给大方师一点面子……”

    “咬金呐,你这是没见过大方师不要脸起来是什么样子。”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当年你也就是害害盟友,捡个子小的欺负欺负,说起来也无伤大雅。不过总没有可着一个人欺负吧?现在你爸爸我不把话说死,后面徐福那个老家伙再有什么法旨下来,他们爷俩能第一个就扑过来找我们帮忙。老人家我当年都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

    说到这里,老家伙顿了一下,转头看着刚才广仁、火山所在的位置,自言自语的说道:“不过话说回来,老人家我还是有些好奇,徐福到底下的是什么法旨?他真的敢动国运?”

    之前归不归想用程咬金试试水,看看如果稍微操控一下国运会怎样。不过自己的干儿子死活不上钩,又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老家伙这次作罢。当初方士一门的时候,操控国运便是大禁忌。不过当时各国宫廷当中又有方士一门的踪影,到底什么叫做操控国运?界限到底在哪里?徐福大方师自己能说得清楚吗?

    就连归不归这样油奸似鬼的人都想不明白,因为武媚娘使用占祖乱了国运,徐福便要强行将国运拨乱反正吗?那不一样还是操控国运?到底他交给火山的法旨是什么?归不归思来想去还是猜不透里面的名堂。

    虽然猜不透法旨上面是什么,不过这曰子还是要过。之后的曰子里,吴勉、归不归他们继续居住在程咬金的王府当中。

    这几年当中,朝廷里又发生了几件大事。新君李显只做了半年的皇帝,便被太后武媚娘废掉,随后立了李显的弟弟豫王李丹为帝。不过李丹这皇帝也没有坐满一年又被自己的母亲废掉,随后这位当年武家的小丫头武瞾竟然自己做了皇帝,成为了自古以来的第一个女皇帝,还给自己又起了一个名字叫做武则天。

    武则天称帝的当天,请了双王殿下程咬金,以及吴勉、归不归等人前去观礼。不过这样国运大乱的事情,吴勉、归不归有怎么会参与?只是程咬金归为卢王、东海王的双王爵不去又不合适。但他老程当年是将天下让给了李家,现在一个后宫太后夺了江山,程咬金心里又开始替自己不值。而皇宫已经传出话来,女皇登基是天下第一大事,朝中大臣就算是重病,抬也要抬到皇宫观礼。

    最后还是归不归出了一个主意,就在武则天登基的那一天,程咬金王府当中突然办起来白事。双王殿下程咬金在女皇武氏登基的当天早上突然亡故,这总不能将死人也抬到皇宫当中观礼吧。

    p斤说程咬金暴亡之后,武则天马上派人前来吊唁。来人亲自查验了程咬金的死尸,确定了双王殿下确实亡故之后,这才匆匆忙忙的回到皇宫复命。当下,女皇武则天称帝之后,在赦免恩旨之后的第一道圣旨,便是追封双王殿下程咬金一些列的官职,配享皇庙的恩典。

    不过就在圣旨送到程咬金王府的同时,王府中传来另外一个消息,书王殿下程咬金在仙长归不归的调理之下死后复生……消息传到了武则天的耳朵里,气的这位女皇掀了桌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