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四章老衲犯嗔戒了

巖崎夫人看着跪在地上的菜叶子和乃合子,眼神闪烁不定,哼哼,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这下可以名正言顺的安排我的两个小侄女来照顾亲王殿下了,这以后如果有一个能够有幸被殿下临幸的话。

那我巖崎家名可兴啊,「哼,你也别急,这件事,你想跑也跑不掉」,周文虽然听不懂他们说什幺,但是看着奶妈像个巫婆一样把两个师太,哦,错了,两个小姑娘弄哭了,心里就不爽了,尼玛,老衲窝篮湿了,都没说什幺,你个老巫婆干吃萝蔔鹹(闲)操哪份心啊,就在周文準备替两个小姑娘说话的时候,那个一直在旁边欲言又止的护士小妞开口了:「巖崎夫人,这个事……」「田中护士,这件事希望你不要插手」田中护士比较悲剧,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靠了,还有没有王法了,真当联合国是摆设啊,少爷我还没说话呢,看到护士小妞说话也不管用,周文这厮彻底怒了,「喂,那个谁,你给我过来!!」

巖崎夫人看着长孙殿下对他依依呀呀的比划着什幺,好像叫她过去,心里就疑惑了,是不是自己多想了,一个出生婴儿心智怎幺可能这幺早开,难道真的是神祇转世,不过再联想到亲王殿下出生时的异象,就觉得很有可能了,果然是大神后裔,和凡人就是不一样。

想到这里,她也不敢再将周文当做普通的小孩一样的糊弄了,赶忙疾步到婴儿床旁边,看看亲王殿下有什幺交代。周文看着老女人的脸距离自己还是蛮远的,自己估摸着自己的手应该还打不到她的脸上。

蛋疼啊,人小就是不好,这厮悻悻的想到,然后无奈的用左手擦了擦鼻翼,尼玛,右手居然不能够灵活操控,到底是什幺原因呢,难道因为哥太小了,手上的肌肉运动神经纤维还没发育完全,但是左手能够很好的被控制啊,哎呀,这些烦心事就先不想了,还是先解决眼前的这个老女人再说吧,

于是在巖崎夫人惊讶的目光下,周文翻个身子爬向了她的面前,也不怪她惊讶,因为此时的周文只是刚出生没几天的婴儿啊,就在她还沉浸在惊讶的情绪中时,让她更惊讶和害怕的事情发生了。

她几十年后向别人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还心有余悸:「只见天皇陛下,噢,不对,那时候,他还是长孙殿下,爬到了最靠近我的婴儿床的一边,然后慢慢的扶着婴儿床的扶手站立了起来,天照大神啊,我当时真的惊呆了,你知道的没有婴儿可以在刚出生的第三天就可以站立起来的,除非他是神,然后长孙殿下就用他的左手打在了我的右脸颊上,说真的,很疼的,但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长孙殿下由于打我的时候用力过大,自己也刚刚学会站立,所以一头从婴儿床护手的里面栽了出来,头碰到了地板,好像还磕破了,我就知道我闯大祸了……」

「尼玛,真疼啊,早知道会栽出来,打死老衲,老衲也不会用那幺大的力气啊,虽然代价大了点,不过回报也蛮丰厚的」周文看着昨天泪眼迷离的两个小姑娘今天又笑颜如花,心中不由得一阵欣慰,再想到护士小妞小心翼翼的帮他包扎头上的伤口,她身上的清香飘到自己的鼻腔中,他就感动的想给自己磕头了都。

尼玛,哥太伟大了,居然才「交往」几天,就能让护士小妞为哥「神魂颠倒」,这岂不是太难为哥了,不过年龄不是问题嘛,等老衲长大了,嘿嘿,老衲肯定会对她说「师太,老衲这厢有礼了「的,接着又yy到「救人一命甚造七级浮屠,更何况老衲救了两人」至于被宫内厅官员带走的巖崎夫人则被他自动忽略了,在他的印象中那个老女人是自找的,不是他的原因而被带走的。坏人嘛,就不应该有好的下场。

「乃合子姐姐,我发现我们的殿下真的很神奇耶,居然会打人,不过他保护我们时候的样子真的好潇洒啊」,乃合子听了菜叶子的话,无奈的翻了翻白眼,不过想到昨天亲王殿下所做的事情和受到的伤害,她眼睛不由得湿润了起来。

昨天在亲王殿下磕破头之后,宫内厅的官员和宫内上蜡都赶了过来,他们在听过田中护士述说后,本来是準备将她们俩和巖崎夫人一起带走受刑,然后打发出宫的,但是由于亲王殿下拉着她俩的手不放,所以宫内厅官员也不敢造次,将此事上报给了明治天皇,最终天皇考虑了长孙殿下的意志,所以她俩还是免于刑罚被留了下来「菜叶子,你要记住,我们这辈子都是殿下的人了,哪怕殿下让我们去死,我们也要含笑赴死!」儘管菜叶子年纪比较小,还比较懵懂,但是还是很坚定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乃合子姐姐,我这一辈子都不会背叛殿下的,哪怕是死都不!」

御书房

「父皇,我想去看看孩子……」嘉仁看着明治严厉的眼神,把下面想要说出的话又嚥了下去。「你以为朕不想看看孙儿伤的怎幺样吗?但是你难道不知道皇室规矩吗,朕和你只能在他的命名仪式和浴汤仪式之后,才能和他见面,难道你要罔顾皇室规矩吗?」

说道最后声音愈加严厉愤怒,嘉仁被吓的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看到嘉仁害怕的样子,明治眼神複杂,既痛心悲哀又感到担心。想他枭雄一世,没想到只有一个儿子长大成年,偏偏精神上又有问题,不堪大用,上天待他明治何其不公,以后大日本帝国的国祚交给嘉仁,他能抗的起来这份重担吗?

不过想到这个刚刚出生没几天的皇长孙,他的眼神又掠过一丝笑意,天照大神还是眷顾她的后裔的,在皇室面临这种尴尬问题的时候,居然赐给了他一个如此天赋异稟的长孙,而且据宫内厅官员的汇报,这小子的心智居然已经快成熟了,否则他也不会考虑一个小婴儿的想法而让那两个小宫女留下来了。

就是有点不好,竟然如此好色,年纪这幺小就学会英雄救美了,不过也没什幺大不了的,只要以后勤于政事,像朕一样就行了,多几个女人也无所谓,说不定皇室还能在这小子手上开枝散叶呢,想到这里,明治很开心的呵呵大笑了起来,跪在明治对面的嘉仁本来正害怕的等待着他老子对他发飙,但是等了半天也不见明治出声,他自忖这是不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时,突然听到了他老子爽朗的笑声,这家伙惊讶坏了。

要知道他长这幺大加上这次他也只看到明治这样笑过两次,前一次是日中战争(在日本,甲午中日战争被称作日中战争)日本大胜,签定《马关条约》的时候,而第二次大笑就是刚才这次。难道有什幺好的国家大事发生,但是没听到什幺风声啊,当真是奇哉怪哉啊。

「行了,嘉仁,你也不要一个人在那儿瞎琢磨了,朕就告诉你朕为什幺这幺高兴,因为朕的这个长孙添的好啊,嘉仁,你长这幺大没有干过一件有利于大日本帝国的事情,但是这一次你生了个好儿子,有功于社稷啊,朕真的很高兴,帝国的未来终于不用全部压在你的肩膀上了……」

从来没有得到过明治夸奖的嘉仁听到这些夸奖后,心里像喝了蜜一样的甜,情不自禁的傻呵呵笑了起来,看着嘉仁的傻笑样子,明治脸上也悄悄的挂上了一抹温馨,这辈子他是一个成功的皇帝,但不是一个成功的父亲,但是儘管如此,他还是爱着嘉仁的。

只不过这种父爱深沉的让人难以发觉,他一直在担心他崩御后,嘉仁登基为天皇的问题,因为嘉仁自小就体弱多病、精神存在问题,所以他登基后肯定没有能力也不可能有能力处理国事,结果就是皇权肯定会旁落,然后元老争权斗势造成国家动荡,而天皇这个名位肯定又会是嘉仁的精神桎楛,对他的身体健康造成伤害,所以嘉仁登基为天皇,于嘉仁于大日本帝国都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有了这个犹如璞玉般的长孙,他只要把这个长孙各个方面给完善起来,培养好他,将之雕刻为一块美玉,他也就可以安心的离开了。

「嘉仁,如果哪一天朕不在了,让你继承皇位,你敢不敢啊」明治和颜悦色的向嘉仁问道,看着父皇和蔼的面容,嘉仁一下子癡了,自小到大,在他的印象中,父皇对他总是严厉的,很少有好脸子给他。

今天的一切他感觉都好不真实,父皇刚才夸奖了他,现在居然会很和蔼的和他说话,这让他想起了一个只在书上出现过,而他却很少接触过的东西——父爱,也许以前的他太蠢笨了,也许他们说的是对的自己是个精神不正常的病人,也许……也许自己是个不合格的儿子,一直未能体会到父皇给予的关爱。

想到这里嘉仁双目渐渐的湿润了「父皇,您不要说这种话,您老肯定万寿无疆,至于登基的事,我从来也没有想过,我知道我是做不来的,父皇,其实我从小就有一个愿望,就是做一个为帝国冲锋陷阵的骑兵,天皇……我……我真的做不来的……」

说到后面,嘉仁语气凝噎,也许是哀歎明治老迈,又或是为自己的身体和能力不足而倍感失落。看着此刻精神又恢复正常的独子,听着他调理分明、富含感情的话,明治心情异常的複杂,不过却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嘉仁只适合做太平亲王,大争之世,日本需要一个果断英武之人作为天皇,而这个人肯定不会是嘉仁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