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三章「祥瑞」事件

「看报了,看报了,昨晚帝国皇室直系长孙降生……」,「《朝日新闻》号外,《朝日新闻》号外啊,皇长孙出世,天降祥瑞啊,疑是神祇转世」……一大早东京街头巷尾到处都充斥着报童的吆喝声。

「喂,小野君,你知道吗,长孙殿下出生的时候听说天上突然降下大片红霞啊」「不是吧,义熊,谁和你说是红霞的,真该被腰斩啊,昨天晚上明明是天降万道彩霞,莲花朵朵……」小野用鄙视的眼神盯了他一下,彷彿和他解释这个问题是一个很大的罪过一样。

「美子,你看到了没有啊,昨天晚上我在青山皇宫前的广场上看到了天照大御神,她说亲王殿下是下来救苦救难的,是神武天皇陛下转世」「不是吧,我听说是建武天皇陛下转世的,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姐,不管你信不信,反正姐是信得」。

「喂,你们都听说了吗,说长孙殿下刚出生就能说话,而且出口成章啊!」「哪有出口成章,殿下他只是说了他受天照大御神命令下来带领我们大日本帝国共荣东亚的……」额,这个军国主义分子没有注意到听了他的话后,周围那些帝国臣民们满脸黑线。

各位看官看到了吧,祥瑞的事情在崇拜皇室的臣民们积极传播下由一开始的红霞慢慢的就变味了,不过这显得更神圣、更真实、更理所应当了,皇室本来就应该这样嘛,毕竟皇室不同于高贵的华族和普通的平民,他们是神的后裔,已经超脱了人的範畴。

而且这些消息在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推动下正急速的向本州、九州、四国和北海道传播,并且经过了浓厚的艺术加工,用不了多久整个帝国臣民们甚至在台湾和朝鲜的臣民们就都会知道并且深信一件事:长孙殿下是依神谕而降,是领导他们大日本帝国走向更强的灯塔,是整个大日本帝国臣民可以毫不犹豫献出生命的人间真神!

皇宫御书房

「陛下,东京城内关于长孙殿下降生时候的祥瑞传言被一股不明势力控制着在有条理快速的向全国扩散,这股势力暂时模糊不清,不过看其行为目的,应该是忠于皇室、忠于帝国的」内务大臣末松谦澄说完低头看着地面,丝毫不敢乱动,他知道没有查明这股势力背景是他的失职,但是仅凭借一点蛛丝马迹就对天皇说出他怀疑的那个人,是对天皇和自己的不负责任,而且他也不敢乱说,那个人不好惹……

明治今日没有穿他的大元帅服,而是着日本传统御袍,头戴立缨高帽,他盯着末松谦澄脑后勺看了一会,在心里歎了一口气,伊籐卿啊伊籐卿,难道我大日本帝国无人了吗?你的这个女婿真的不适合做内相啊。「关于祥瑞,那是事实,不是传言……」末松谦澄听完这句话,面部肌肉哆嗦了一下,赶忙深鞠躬,大声道:「哈依!」

「至于后面的问题,朕知道了,这个事情你无须再过问就交给田中爱卿吧。田中爱卿,长孙的名和号大儒们都给了哪些建议?」明治将目光转向了一直矗立在末松谦澄旁边的宫内大臣田中光显。

「陛下,大儒们为长孙殿下準备好了名和号,就等着陛下圣指点了,名分别为裕仁、雍仁以及穆仁,号分别是迪宫和谦宫」田中光显说完赶忙把写在雪白的和纸上的名和号,恭恭敬敬的呈送给天皇过目。

明治看着和纸上的名和号,想了想之后,说道:「《尚书》曰:『裕乃以民宁』这句说的好啊,这个社会只有富裕了,我大日本帝国臣民们生活才能够幸福安宁,名就用裕仁了;

至于号就用迪宫吧,希望他将来能够做到『允迪厥德』」说罢用大拇指指甲依次在裕仁以及迪宫上用力的摁了一下,他后面早就準备好的其他宫内厅官员赶忙用毛笔敬录下来,「名记」程序完成。

明治看着末松谦澄、田中光显和宫内厅官员小心翼翼退出御书房的身影,若有所思,暗忖内务省侦察力量暂时靠不上了,看来宫中需要花费大精力创建一支精干特务力量,否则单靠一条腿走路可不是一个好现象啊。

如此这般,周文这厮现在就成了名裕仁幼号迪宫的大日本帝国长孙亲王了,这厮运气背的同时又好的冒泡,怎幺说呢,作为中国人重生成为日本人可谓是运气背的踩狗屎,但是重生成为裕仁又得另当别论了,这位裕仁天皇在后世可是大大的有名啊。

日本唯一一位在位时间最长而又名实具备(即使是在战后日本,也拥有相当强大的影响力)的天皇,发动侵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的罪魁祸首在战后却又逃脱军事法庭制裁摇身一变成为世界着名的生物学家,真是……真心的没话说,美国觉着裕仁存在对他们在日本的统治更有利,当然就会自动忽略掉他身上沾满罪恶的血腥气息,然后将之清洗乾净,沐浴在阳光下,好了,裕仁摇身一变成为真心热爱世界和平、致力于解放黑人和妇女的正义斗士!

美国说:「呵,我多伟大,练得一手好手艺,能把别人洗的乾乾净净」,我勒个去,从这件事可以看出国家与国家之间利益至上,当时的同盟国之内也是勾心斗角的,指导他们行为的不是法律、道德、联合国规章制度而是**裸的利益。

当然,猪脚还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否则表情一定很複杂吧。他现在正在致力于一件关乎大日本帝国未来发展、维护世界和平、解放宇宙妇女同志、保护环境和拯救濒临灭绝小动物的伟大事业。

「喂,两位师太,快点过来啊,老衲要嘘嘘……快点啊,真心憋不住了」,乃合子和菜叶子看着她们的小亲王对她们张牙舞爪的,满脸疑惑,「乃合子姐姐,是不是殿下又饿了啊?」「额,菜叶子,半个小时前你不是才给殿下喝过牛奶吗?」

本来按这年月宫里的规矩,周文这厮应该是要吃奶妈奶水的,但是他实在接受不了,毕竟心理是个成年人啊,抱着个「大馒头」干啃,多不好意思啊,所以这厮死活不喝奶妈的奶水,但是这幺耗着也不行啊,饿坏了长孙殿下可不得了,所以侍女赶忙把问题反映给了宫内厅官员,宫内厅官员也不敢疏忽,这可是涉及到长孙殿下的大事啊,他们也就向明治天皇汇报了这件事,最后老天皇拍板决定让长孙殿下喝牛奶才解决了这个事。

「是的啊,我也很疑惑呢,不过巖崎夫人不是交代过说小孩子的发育需要大量营养嘛,所以我想殿下肯定又是饿了」「嗯,好吧,你再去拿些牛奶过来」菜叶子听完,好像打了胜仗一样,得意洋洋的跑去拿牛奶了,如果周文能够听懂日语的话,一定满头黑线,关键这小子听不懂啊暂时,所以他也很疑惑的看着菜叶子跑出去,然后又看着她满心欢喜的拿着奶瓶微微弯腰撅着小屁股朝他小步跑过来,小木屐鞋踩在庭院过道石板上,发出啪啪的响声。

「菜叶子,你不要跑来跑去的,否则要是被宫里上蜡看到的话,你肯定又要被惩罚了」菜叶子听到乃合子这幺说她,就笑嘻嘻的朝她吐了吐舌头,但是还是停下了脚步,然后小步的向周文的婴儿床走了过去,看着她可爱的模样,乃合子不由的摇了摇头,脸上也不禁露出了宠溺的笑容。但是周文就笑不出来了,当他看到菜叶子拿出了奶瓶后,他的心就彻底碎了,蛋疼的一塌糊涂。

靠了,玉帝,太上老君你们至于吗,老衲只是无意中随口骂了下你们,至于这样报复哥吗?现在好了,连嘘嘘都不自由,比起无期徒刑的劳改犯都不如,人家怎幺说在号子里面也是吃着公家饭,想去尿尿就去尿尿啊,哥现在居然连尿尿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日……给自己最后一次机会,他抬起自己的右手,努力的拨开了盖在自己身上的棉被,然后想用手指指向他的小ji,来表示他要嘘嘘,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后,这厮才徒劳的发现他的右手活动及其不方便,连用食指指向小ji这个简单的动作也完成不了。

最后在心理上承受不住右手不受控制这个打击、生理上实在憋不住的情况下,猪脚完成了一项伟业「老衲对天尿千丈,尼玛玉帝,就当老衲给你赔罪吧,哎以后出去怎幺混啊,居然没有喷到窝篮外,都他妈能申请吉尼斯最短嘘嘘距离了,靠了,现在屁股都潮了,那个什幺,拿奶瓶的师太,快过来救救老衲……」

此时的菜叶子已经傻了,她看到了什幺,她的殿下推开了被子,然后用手抓小ji,最后尿床了,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亲王殿下尿床之后并没有像其他孩子一样哭闹不止,而是嘟嘟囔囔、自言自语的不知道说着什幺,果然不愧是长孙殿下,简直就是与众不同、鹤立鸡群嘛。

周文要是知道小姑娘的这些想法估计想死的心都有了,什幺叫抓小ji,那是指可好,最后尿床那是因为老衲小功力不够,否则都可以把你衣服喷湿了,至于最后的嘟嘟囔囔那是老衲在求救好不好?个小娘皮,一点眼力劲都没有,怎幺混到这个有钱人家里做事的,肯定是走后门,这厮肯定会这样说。

「喂,菜叶子,别杵在那儿发呆了,快过来帮殿下换衣服」「噢,好的,乃合子姐姐」可是在此时有两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周文抬头一看,是这几天每天都出现的两个女的,好像一个是奶妈又或是接生婆,这个不确定,但另外一个肯定是护士,长的还不赖,一身护士服穿的,嗯,很古典,额,为什幺是古典而不是正点?这厮如果要知道现在是1901年估计就明白了。

「真是头疼啊,要不要在美女面前留个好印象呢,给她这幺**裸的看,哥的神秘感就没有了,这岂不是很吃亏」这厮好像忘了他刚出生的时候就是人家给他接生的,所以,在小护士这,他就从来不曾拥有过神秘感这种东西。「乃合子,菜叶子,怎幺了,殿下尿床了吗?」「是的,巖崎夫人」乃合子答道,「我不是交代过你们吗,只要殿下哭闹不止那就是说明他想要出恭了」

「可是,巖崎夫人,殿下他没有哭闹不止,而是自己推开了棉被,然后自己就尿了……」在巖崎夫人越来越严厉的目光下,菜叶子说不下去了,还没有把殿下嘟嘟囔囔的那一段说出来呢,否则一定吓死你,菜叶子悻悻的想到。「你是在为自己的过失狡辩吗,那好吧,你可以收拾行李了,我会将这件事向王妃殿下汇报的」

「不要啊,巖崎夫人,都是我的错,我不会再狡辩了,请让我留下来照顾亲王殿下吧」菜叶子听完巖崎夫人的话后,顿时花容失色,跪在地板上哭泣道,「巖崎夫人,这都是我的错,不关菜叶子的事」乃合子见事态发展极其不利于菜叶子,也跪下请罪,希望可以帮菜叶子顶过这件事,不过她显然忘记了这是宫廷之中,这个世界上外表最光鲜,内里最黑暗的地方,清澈甜美的泉水流进皇宫,排出来的总是又黑又臭的污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