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是夜,星光漫天。燕之鹰悠闲得躺在沙发上听收音机,收音机里不停播放着有关战局的新闻。

    从新闻里,燕之鹰知道中**队已经彻底放弃了东北三省,退守至淞沪至南京一线,日军集结几个师团的兵力向淞沪一带集结,淞沪会战一触即发,中国局势越来越紧张了。

    燕之鹰虽然人在香港,心却记挂着大陆的战势,也记挂着梁聚夫一行人的安危。

    从时间上推算,梁聚夫一行应该已经进入四川境内的凤凰山与马当家汇合了。

    马当家马兰本为全职太太,丈夫陆天明战死疆场之后,马兰难忍悲痛之情,毅然代夫从军,并且拉起一支以寡妇为主的女子战队,盘踞在凤凰山一带,占山为王,多次击溃过日伪军的进攻,在乐山至德阳一带,很有名望。燕之鹰与师妹庞柔远赴四川游玩之时,曾经救过马兰一命,因此结下了深厚友谊。

    因为相信马兰,所以燕之鹰才让梁聚夫一伙去投奔马兰,以后双方合作,共同抗日,共同守卫一方疆土。

    本来想去看望他们,但是现在风声正紧,此去凤凰山路途遥远,而且危机四伏,所以燕之鹰决定等香港的事务先处理完毕,再去看望他们。

    很快广播传来了平顶山惨案的消息,传播消息的是日本翻译官的声音:

    “平顶山惨案是一场误会,日军只是怀疑村民通匪,所以连夜召集村民,挨个审问过去。谁知在审问过程中爆发了冲突,为了缓和局面,日军只好开枪示威,但没有造成人员伤亡。至于起火的原因,则是士兵不小心点着了火造成的,事后,日本方面为了表达歉意已经在原有地基上又盖了房子,安葬了那些在冲突中牺牲的村民。事后日军还给幸存者每人一袋大米,作为补偿。这些都是有据可查的。请中国方面都能以客观事实说话,不要信谣传谣。”

    燕之鹰听了,强压怒火站立起来,走到两女身边,问道:“你们两个大学生,谁的文笔好一点呢?我有一篇重要的文章需要你们来写。”

    李妍伸手一指对面坐着的王雨嫣道:“她的文笔好,经常在学校的期刊发表作品呢。”

    燕之鹰大喜道:“有牢王姑娘为我写一篇平顶山惨案的文章,我拿去让报刊发表,因为他们发表的文章完全掩盖了事实真相,就和广播里面报道的一样。”

    王雨嫣摊开稿纸,说道:“你说我写吧。”

    于是燕之鹰将平顶山惨案的详细过程和盘托出,其中重点讲述了日军的残忍以及村民的勇敢,点出了这是一场日军有蓄谋的屠杀,绝对不是广播说的那个样子,不能让那么多无辜中国百姓的鲜血白流了!

    燕之鹰很严肃很认真得叙说着平顶山惨案,情绪也很激烈,深深震撼了雨嫣的芳心,只见雨嫣含着热泪道:“燕大侠的一一番话完全激励了我的爱国心,我相信这篇文章登出后,一定会引起轰动,引发全世界的关注,这样日军继续在我们领土上肆虐的时候,至少也要背负舆论的巨大压力!”

    写好后,燕之鹰自己核对一遍,满意后藏在暗袋里面,用带着欣喜与感激的眼神看着王雨嫣,却发现王雨嫣也正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燕之鹰心内一怔,感觉触电一样,赶紧把目光移开,又恰好瞥见李妍一双眸子也正默默注视着自己,一眨不眨。

    两女爱一男,结果会怎样?燕之鹰不敢往深处去想。

    第二天,燕之鹰像往常一样驾着车送两女去学校,然后驾车开往报馆。

    一走进报馆的大门,就看见庞柔斜躺在一把藤椅上,专心致志得看着报纸,那个戴着高度近视眼镜的编辑曹仁仍旧就伏案疾书。

    看到燕之鹰进来,曹仁本能得吓得一屁股站起,战战兢兢地退到了一边,瞠目结舌,如临大敌一般。连手中稿纸滑落在地上,也不敢去捡了。

    庞柔伸手拦住了燕之鹰:“燕之鹰,我正想找你,你居然自己找上门来了!”

    “师妹,……”

    “不要叫我师妹!我没你这样的师兄!”未等燕之鹰开言,庞柔随即切断了他的话。

    “这……”燕之鹰愕然,有些反应不过来,他搞不懂庞柔哪里来的这么大脾气。

    多年来,他们两人虽然名为师兄妹,但是情同兄妹,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他们的关系还可以再进一层,但是这一切都回不去了!

    “师妹,你怎么了?”燕之鹰柔声问道。

    “我问你,你是来干什么的?”庞柔道。

    “我是来送一篇稿子的。”燕之鹰道。

    “你又不是作家,你来送什么稿子?”庞柔凤眼瞪圆,不怒自威。

    “报刊的稿子有问题,我重新找人写了一篇来替换原稿的!”燕之鹰说道。

    “那也不能用威胁和逼迫的方式,这不是过去燕子侠的风范,这是地痞恶霸的行径,不是曹仁告诉我,我还不知道会是你,你太我失望了!”

    “师妹……”燕之鹰一时半会解释不了,急地不知如何是好。

    “不要叫我师妹,叫我庞小姐!”庞柔近乎声嘶力竭地喊道,看得出来,他对这件事情是非常在乎了。

    这也难怪,自己身为中国人推崇的行侠仗义的民族英雄,又岂能与强盗土匪画上等号呢?

    这其中应该有点误会了!

    燕之鹰努力定了定神道:“师妹……哦,庞小姐,我想你可能有点误会了,是这样的,我逼迫曹仁编辑停刊文章,等我的稿子,那是因为原稿件避重就轻,一方面,有为日本帝国主义的屠杀行径开脱的嫌疑,另一方面,重在讴歌了外国记者的冒死拍照的大无畏精神。这显然与惨案本身是完全南辕北辙的。所以我才让曹仁换掉,可是人家不肯,我只有用强,因为这个涉及到中国民族形象问题,我才会出此下策。”

    庞柔听了燕之鹰的讲述,稍稍平复了情绪,方才说道:“曹仁也是奉命行事,你这样威胁他,就是你的不对。”

    燕之鹰不想多做解释,径直走向曹仁,从暗袋里取出稿子,往桌子上一摊,说道:“明天让这篇文章上头版头条,没有问题吧?”

    曹仁勉强站直了身子道:“哦,这个,……”

    “怎么,有问题吗?”燕之鹰虎眼一瞪,把曹仁吓得面如土色,支支吾吾着不敢出声。

    好半晌,方才壮着胆子道:“我真的做不了主啊,你就不要为难我了!”

    燕之鹰闻言大怒道:“少跟我来这一套!你只管刊登,出了什么事情,我来扛!主编远在广州,不必征求意见,你就按我的意思办事,否则……”

    但听嗖的一声,燕之鹰匕首出鞘,一道寒芒轻闪,匕首的尖锐部位已经抵在了曹仁的脖子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