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九江王英布败了,败在了项羽的计谋上。

    如果说项羽硬要正面渡河过去攻打英布的话,那么凭借着他那几万士兵的兵力,必败无疑,就算他是当世的霸王。

    不过项羽毕竟是项羽,他选择了另外的办法,留下一万士兵在河边驻扎,而自己却带着剩下的士兵连夜赶到了泗水河的上游,从上游渡过了河。

    至于他是如何不被英布发现少人的呢?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了,项羽吩咐炊事营,就算人走了,但是饭依旧是做原来的量,炊事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浪费粮食,但也依旧照做了。

    第二天,楚营像往常一样升起了几股袅袅炊烟,和之前并没有什么不同,英布见状,以为今天还是和之前一样,所以也没有提起警惕。

    按照炊烟的数量判断敌军总数,这一直都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法子,不用近距离就能大致推断出来对方人数几何。

    而项羽正是利用了这一点,将计就计,通过炊烟来混淆英布的视野,自己则是带着大部队悄悄从上游渡过了泗水河。

    等着第二天晚上夜深了,项羽才对着九江营发动了突袭,楚军打突袭那是出了名的厉害,英布就算是有十万大军,也没有顶得住在梦里就被人家给宰了的结局。

    沛公原本刚刚舒展开来的眉头又一下子皱了下来,看着这身材已经发福的九江王英布,他虽然相敬有加,但是心中却暗暗摇头。

    虽然败了脸上依旧没有什么悲伤的英布,沛公终于知道了当初李子木回来说的那句话了,如今的九江王,当初的天下第一杀手,已经失去了原有的锐气,变成了一个混吃等死的废材。

    英布这一失败,九江也归到了楚国的板块,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项羽又得空回头来对付他刘季了,原本刚刚打了一场胜仗,他的脸上却如同吃了败仗一样的难看。

    陈平是汉王当初得势的时候来投靠,到现在势微了之后依旧没有离开的人,虽然这人曾经是项羽的手下,但是沛公依旧很重用他。

    什么偷嫂之名,什么贪污之名依旧没有让沛公改变他重用陈平的想法,虽然这一举动引来了很多人的反对。

    毕竟像樊哙这些将军,从沛公举事起就开始跟着他干了,立下的功劳不计其数,但是沛公却一而再再二三的重用外人。

    先是韩信,作为一个外人,被沛公任命为了大将军之职,二是这陈平,又是从楚营逃过来的,沛公二话不说给了他一个行军总管的位置,地位又比这些原来的部下高一些。

    这让夏侯婴樊哙这些人心里怎么受的了?他们劳苦功高,最后还落得个被外人驱使的下场,如果是韩信也就算了,人家武功高强,领兵打仗厉害,这段日子已经证实了。

    但是这陈平,来了汉营这么久,不仅寸功未立,自己本身也不怎么干净,但是沛公却以一句有能力者居之将自己这些下属给敷衍了过去。

    陈平心里也清楚得很,汉营之中,除了汉王之外,没有人对他有好感,平常他发号施令,也没人去鸟他,可见他如今的地位有多尴尬。

    说不定再过不久,就连汉王也开始对他不怎么样了,如此以来,要想改变自己如今的局面,只好立下功劳来证明自己的用处。

    陈平进入营帐的时候,几乎没有人多看他一眼,但是他却一点儿没有不自在,而是自顾自的径直走到汉王的面前行了一礼,不紧不慢的说道:

    “臣有一计,可使楚乱,以弱其力,若大王信臣,大可交与我行,不出半月见效。”

    沛公这时候心里正烦躁得不行,听见陈平这么一说,心里大喜,只要是能够让项羽吃亏,就算是让他去卖屁股他都愿意的。

    之所以在陈平没有立功的情况下就给他重职,其实是有原因的。

    很简单,因为陈平是一个谋士,而且是战国四公子之一窃符救赵的魏无忌的亲孙子魏无知推荐的,沛公知道一个谋士对于战争的重要性,所以当即就重用了他。

    “爱卿有何妙计,只管说罢!”沛公赶紧让陈平说,如今局势紧张,项羽马上就要带着军队过来了,有什么办法削弱项羽的力量,一定不能放过。

    看着大家鄙视的眼神,陈平笑了笑一脸风轻云淡的说道:

    “正所谓攻城为下,攻心为上。若大王肯赐我黄金,让我行贿楚营,无论成败,必定能削弱项王之力。”

    “攻城为下,攻心为上”沛公嘴里轻声的呢喃着,还没等他决定呢,一边的许多将军们就纷纷投了反对的票。

    陈平的名声那是出了名的坏,不仅盗嫂,而且还收受贿赂,这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而他这个时候向汉王要钱?

    谁知道这家伙是不是看见汉营有难,想拿钱跑路呢?

    沛公心里也很为难,毕竟流言这种事情,他也听了不少关于陈平的坏话。

    “臣深知流言可畏,吾何不为,故令众同僚如此恶我,其余以同等之法以待楚?”

    陈平接着说道,他深知流言可畏这个道理,因为他现在就正处在这样的局面下,所以他正好也可以拿这个来作为经验,用同样的办法来对待楚营。

    沛公想了想,终于还是点了点头,当即就下令拨给陈平四万两黄金,而且不需要陈平上报钱财的去处,这已经是极其信任的体现了。

    陈平既然愿意将自己的处境拿来开玩笑,证明他的心胸不是一般的宽广,而且钱嘛,他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了,反正也是从嬴政仓库里搬出来的,又不是他自己的,用不着心疼。

    陈平见汉王如此信任他,也不矫情,连感激的话也没有说,让下面的几个士兵扛着装了四万两黄金的几个大箱子,就往自己住的地方走。

    所有人都在等着看陈平的笑话,只要陈平一有点儿什么出格的事情,他们就绝对不会放过这个人。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刚刚好过了半个月的时间,楚营里就传来了一些消息。1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