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马儿非常的有灵性,毕竟是好几年的老伙伴了,知道李子木受了重伤,也不等李子木命令,就带着他转头往后跑。

    龙且当然不会放过铲除李子木这个祸害的机会,驾着马提枪就追了上去。

    两匹马一前一后跑着,李子木这匹马年龄已经有些大了,自然是跑不过龙且的马,很快就被追了上来,几个骑兵冲上来想要拦截,也被龙且一枪一个快速清除。

    李子木身上仅有的一点力气都被他用来稳住自己的身体了,面对着来势汹汹的龙且,他没有一点办法。

    要死了么?

    李子木嘴里轻声的呢喃自语,他没有什么悲伤的情绪,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他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心里已经有了准备。

    人在感觉自己快要死的时候,就会情不自禁的回想起以前的点点滴滴,一张张面孔在脑海里浮现,父母的微笑,祖父的严肃,先生的谆谆教诲,还有苏姬。

    有些可惜啊,李子木心里想着,他还没有给祖父和伯父洗刷冤情,还没有好好的照顾苏姬,还有许许多多想做还没有去做的事情。

    可惜的这一切都没有机会去实现了,身后的马蹄声越来越近,龙且提着枪,直朝李子木的后背刺过去。

    没有什么突如其来的变故,这一枪重重的刺进了李子木的后背,锋利的枪刃几乎将李子木身体给捅穿,他再也稳不住自己的身体,整个人重重的从马上摔了下去。

    龙且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杀人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家常便饭,作为楼烦骑兵的将军,他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郎中骑兵的主将灌婴被他重伤,副将李子木也被他杀死了,没有将军领导的骑兵,只不过是一群待宰的羔羊,这场骑兵之间的战斗,楚军获得胜利,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调转方向,龙且骑着马往自己的阵营跑过去,准备率领着骑兵,将汉军这支郎中骑兵部队彻底剿杀。

    而这个时候,主战场的方向却传来了杀喊声。

    韩信带着步兵阵营,在人数少于楚军的情况下,竟然获得了头阵的胜利,季布没有打过韩信,身上受了伤,楚军的军心受到了震动,一时间汉军占据了前线战斗的主导地位。

    “撤退!”

    龙且看着韩信带着步兵阵营杀了过来,没有丝毫犹豫的发出了撤退的命令。

    骑兵打步兵,原本是有优势的,但这个优势是建立在骑兵的灵活性上,包抄迂回从而获得胜利。

    如果在正面的对抗之下,骑兵对上步兵却不一定能够获得胜利,步兵阵营中装备着长枪和长戟的重甲兵,可以对骑兵造成很大的伤害。

    在楚军败退头阵之后,汉军的主要力量转过头来对付还没有撤退的楼烦骑兵,正面交锋之下,就算是精锐的项家军,也敌不过人数众多的汉军。

    龙且是个精明的将军,他非常清除这个时候的局势,虽然项家军非常厉害,如果正面打的话也会给汉军一些教训,但是他却并不打算这么做。

    原因很简单,项家军可是楚军的精锐力量,不是拿来和汉军的步兵阵营正面对打的,如果继续留下来对付汉军,项家军的死伤同样也会很惨重。

    所以龙且放弃了剿杀郎中骑兵的机会,果断决定后退,骑兵最大的优点就是跑得快,他要是想跑,汉军追不上的。

    韩信赶到的时候,龙且已经带着项家军跑了很远了,想追也追不上,所以他也就不追了,今天这场争夺敖仓的战斗,是汉军获得了胜利,这已经足够了。

    “清点人数,汇总伤亡。”

    沛公脸上露出笑容,自从彭城兵败之后,他就再没有笑过,今天终于又获得了胜利,他也可以暂时的轻松一下了。

    士兵们开始搬运尸体,这场战斗死的人很多,楚军的尸体占多数,汉军的同样也不少,这场战斗虽然是胜利,但也是险胜。

    “这还有活的!”

    一个士兵大叫着说道,他本来是打算来牵这匹马的,但是无论他如何拽绳子,这马儿就是不走,而是自顾自的舔舐着身边这具尸体的伤口。

    本着好奇的心态,士兵上前去看了好一会儿,直到他看到了这个人的手指头活动了一下,他才反应过来。

    这个人还活着!

    他连忙招呼着旁边正在搬运尸体的同伴,几个人小心翼翼的将李子木慢慢的抬了回去。

    没办法,李子木身上的伤太重了,要是就这么大手大脚的抬回去的话,可能原本还没死的人在半路上也会没气了。

    沛公一看是李子木,连忙将部队里的所有军医都召集过来,虽然李子木已经失去了意识,但是还有一点点微弱的呼吸,一个个小心翼翼的包扎着伤口。

    “能否醒来,则视己矣”

    一个老军医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这种情况他见得太多了,绝大多数都是没过多久就死了的,被救活过来的少之又少。

    灌婴一听这句话,整个眼眶一下子就湿润了,刚才如果不是李子木在危急关头救了他一命的话,现在躺在地上的就是他了。

    而李子木自己却躺在了地上失去了意识,这叫他如何不愧疚呢?

    “尔等尽力罢。”沛公发话了,让这些军医们尽最大的努力救人。

    这场战斗能够胜利,除了步兵阵营韩信以少敌多获得胜利之外,还有就是骑兵部队拖住了楚营中最精锐的项家军楼烦骑兵。

    而拖住楼烦骑兵的最大功劳者,是李子木,如果不是他拖住龙且的话,郎中骑兵不可能会坚持这么久,如果让龙且空出手来对付汉军的步兵阵营的话,最后能不能赢还是两回事了。

    而立下这么大功劳的人现在却躺在了地上失去意识命悬一线,沛公就算不为情谊为了安抚军心,也会要求军医们尽最大努力救人的。

    敖仓一战汉军获得了胜利,守住敖仓,便有了接着打下去的资本,楚军受了挫,这场战斗他们损失了不少步兵,在人数上已经没有了优势,所以龙且一时间也不敢再组织进攻了。

    但是这个局面没有持续太久就被打破了,出事情的是另外一边的战场,项羽带着几万士兵,打败了九江王英布的十万大军,英布带着残兵败将逃到了敖仓。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